標籤: 羅三觀.CS


w0x7p玄幻小說 我能看見狀態欄-第二百一十二章 死刑看書-fno8k


我能看見狀態欄
小說推薦我能看見狀態欄
孙立恩带着胡春波抵达了病房。而在进入病房的第一时间,胡春波就叫停了对曹志全的有创医学检查和治疗。
我只想安靜的宅在家
是的,连治疗都停了。胡春波以蛮不讲理且理直气壮的态度强行要求正准备挂水的护士先停下手上的工作。
如果确实可以确诊为CJD,那停止治疗也算有情可原——作为一种死亡率100%,发病后一年内死亡率90%的疾病,医生们手里根本没有武器可以对抗这种疾病。
但曹志全现在还没确诊。
“这个病人高度疑似CJD,你们做好防护了再进来。”胡春波大概解释了一下,也没管护士们究竟有没有听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就走到了曹志全身边,然后从推车上拿起一副手套,朝着曹志全的眼眶按了下去。
“能睁眼,但是没有其他反应。”胡春波毕竟是专业的神内医生,护士们才迟疑的走出病房,他就基本做完了查体,并且得出了结论——“有轻微的颈强直,是无动性缄默。”
“这个我已经确认过了。”孙立恩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确定这是CJD?我们还没查14-3-3蛋白……”
“高度疑似,而且基本可以肯定了。”胡春波打断了孙立恩的话,“其他能导致无动性缄默的疾病,不会进展的这么快。”
在胡春波看来,曹志全的疾病有且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他是一个CJD患者,要么曹志全得的就是症状和CJD几乎完全一致,但还有的救的VGKC(复合物抗体相关的边缘性脑炎)。
“道理我都懂……”病房里除了护士和曹志全以外,还有一直没离开的周策。他恰到好处的打断了胡春波和孙立恩的对话,“谁能跟我解释一下,CJD是什么?还有,这位医生又是谁?”
胡春波在病房里指示的样子实在是太有气势而且太自来熟了一点,护士们只以为这大概是从神内来会诊的医生,听着人家的指示放下手里的工作就离开了。但周策却非常肯定,胡春波可不是四院自己的神内科医生。
四院神经内科一共有十七位医生能来会诊,包括一名主任医师和两名副主任医师。而这十七人他全都认识。
“CJD你都不知道?”胡春波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周策,然后转身对孙立恩问道,“你们还招这么大年龄的规培呢?”
“咳咳……那个……”孙立恩不用看也知道周策现在脸上的表情不大好看,连忙解释道“周医生是我们治疗组里的主治,他是肾内科出身的。”
“哦哦,这我就明白了。”胡春波虽然有时候嘴巴比脑子快,但脑子只要转起来也是很灵光的那种。他笑着解释道,“周医生你在肾内待久了不知道也很正常——CJD是个地地道道的罕见病,每年的发病率大概在百万分之零点四左右。不过,另一种类似的疾病你应该听说过——VGKC。”
周策露出了有些困惑的表情,他想了想之后摇头道,“这个……我也没怎么听过。”
胡春波愣了一下,然后苦笑了起来,“我光想着VGKC和免疫有关,却忘了这个病目前报告不算太多了。”
VGKC是一种和免疫相关的罕见边缘性脑炎,患者大多表现出和CJD一样的MRI图像——缎带征。而且也有和CJD患者一致的三相波EEG,亚急性痴呆等等症状。甚至连脑脊液中的14-3-3蛋白质阳性症状也一模一样。
可以说,VGKC和CJD几乎是一对外在完全一致的双生子。但它们之间仍然存在着一个巨大的不同。
VGKC是可以被治疗的。
作为自身免疫系统疾病中的一种,VGKC患者在接受激素冲击治疗和血浆置换后,往往能够获得相当不错的治疗效果。定期服用相关的糖皮质激素药物后,不少VGKC患者甚至可以恢复到一个完全可以接受的程度。
我家的狐仙不會咬人的 南風回暖
但CJD不同,所有罹患了CJD的患者毫无例外都会死亡。CJD患者发病后一年内死亡率高达90%,人类有史以来确认的CJD患者发病后最长的生存期也仅仅只有八年。
“CJD,就是克雅氏病。”胡春波没有继续说话,孙立恩站了出来,负责对周策解释CJD到底是什么。“这个名字如果听上去还是有些陌生的话,那它的一个特殊种类你一定听过——疯牛病。”
克雅氏病,是一种由朊蛋白颗粒既朊病毒(prion)引发的致死性传染疾病。同时,它也是一种人畜共患病。而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80年代发源于英国工业化养牛场的疯牛病。
作为一种最近六十年才被人们发现的全新致病体,朊病毒不同于人们传统所认知的任何一种致病体——它并不含有任何DNA或者RNA结构,朊病毒的本质其实是一种蛋白颗粒。但由于朊病毒被发现的时间不算太长,而其尺寸比已知的最小的病毒更小(约30~50纳米),因此,人类对于朊病毒的认知还很肤浅。
虽然对于这种蛋白质颗粒的了解尚浅,但医生和科学工作者们还是找到了至少其中一类朊病毒的特征。
PrPsc朊蛋病毒主要攻击动物的神经系统,朊蛋白会感染脑神经,并且促使大量神经细胞死亡。这些神经细胞消亡后,往往会在脑组织里留下大量的空洞,让脑组织看起来像是海绵一样。因此,朊病毒病又被称为传染性海绵状脑病(TSEs)。其中包括感染牛和人的疯牛病(BSE),感染羊和老鼠的羊瘙痒症(scrapie),以及会在人之间传播甚至遗传的库鲁病和克雅氏病。
周策恍然大悟之后又摇了摇头,“这不应该啊……患者本人是在工地上打工的,他肯定没有去过英国,更不会在国内吃到英国牛肉——这玩意国内应该是禁止进口的。”
生產企業免、抵、退稅從入門到精通
“对英国牛肉的进口禁令已经在19年6月放开了。而且这也不见得就是疯牛病……他也有可能是遗传性、散发性或者医源性的克雅氏病患者。”对于周策的疑问,胡春波倒是进行了非常完善的解答,随后他就开始以向孙立恩提问的方式验证起了自己的猜测,“患者接受过神经外科的手术么?有没有移植过角膜?父母有没有过痴呆的表现?”
“没有。”孙立恩摇了摇头,这些问题他倒是询问过患者家属。不过遗传病学上可能有些问题——曹志全的父亲死在了抗美援朝的战场上,而他的母亲则是因为肝癌去世的。曹志全的父亲不必说,他母亲过世时还不到50岁。
“那就麻烦了。”胡春波叹了口气,“如果不是遗传性或者医源性,那就是散发性了。”
遊戲王之假卡王 毒美人
散发性克雅氏病的诊断……严格来说其实有些滑稽。
穿越之嗜血皇妃 筱菱雨
首先,克雅氏病的诊断方案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脑组织活检或者脑组织尸检。总的来说,除非在显微镜下看到了这种海绵状的脑子,否则医生们最多也只能“高度怀疑”而无法“确诊”克雅氏病。
其次,散发性CJD是完全找不到来源,根本没有线索的克雅氏病。谁都不知道患者本人到底是怎么感染了朊病毒的——有些患者是自己的基因位点有变化,因此在脑组织里错误合成了PrPsc脘病毒。有些患者压根就没有基因位点变化,但他们仍然表现出了克雅氏病的症状,并且迅速过世。但因为患者家属的意愿问题,在国内能够对高度疑似克雅氏病患者进行脑组织活检或者尸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十几年的统计中,接受了尸检并且最后得到确诊的“高度疑似CJD患者”仅有两位而已。
正是因为这种特殊的现象,在临床上才会出现医生们会把“高度疑似”当做CJD的“确诊”来处理的情况。
没办法,确诊的条件太苛刻了。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医生们自己也不太希望完全确诊CJD患者。理由也很简单,这种病是没救的。
蕭灑走一回
朊病毒的特质决定了它本身对所有的药物全都免疫。没有任何一种治疗手段能够阻止脘病毒在患者的大脑中复制自己并且杀死其他神经细胞。就连辐射都没有效果——事实上,人类之所以能够确认脘病毒本身不含有DNA和RNA等遗传物质,正是因为这一点。早期的科学家们对患有瘙痒病的羊脑组织进行了辐射处理,随后再次把这些脑组织接种给其他的健康羊只。而被接种的羊之后也开始发病,这才有了“病原体不含有遗传物质”的大胆推测。
化学药物无效,生物药物无效,辐射等手段也无效,至于更传统的神经外科手术就更没有效果了——尺寸不到50纳米的蛋白质颗粒,就算是真的开发出了科幻小说里的纳米机器人,恐怕也不一定能处理的了。
退一万步来说,哪怕现在突然出现了可以阻止朊病毒继续复制的药物和治疗手段。曹志全的情况也不会有丝毫改善,最多就是病情不再进展了而已。已经死亡了的神经细胞,是无法重生的。
要想治好CJD患者,那就要有能够彻底杀灭脘病毒的手段,同时还要有促进神经细胞再生的能力。
也就是说,最少两个诺贝尔医学奖凑在一起,才有可能挽救回曹志全的性命。
孙立恩沉默了一会,看着躺在床上的曹志全,轻轻摇了摇头。


jep45优美小說 我能看見狀態欄-第二百一十章 無動性緘默(補10月12日1/1更)-ufm9h


我能看見狀態欄
小說推薦我能看見狀態欄
这应该不是药物过量造成的反应。
麻醉科的医生应周策的请求前来会诊。经过一些简单的刺激检查之后,麻醉科的医生们种族和眉头给出了自己的会诊意见,“这不是药物过量导致的昏迷。”
其实光从剂量上,麻醉科的医生们就能够做出如此判断。但人体总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不同寻常之处,也许真的有些人状态和普通人不大一样——他们真的会因为两毫升的地西泮注射液而出现药物过量。
萬古狂尊 一壺酒
为了排除这一点,麻醉科的医生们搬出了脑电图分析仪对曹志全进行检查。而检查的结果则令充分的证实了麻醉科医生们的判断——曹志全的EEG(脑电图)表现出了典型的三相波结构。
“我们不是神内,看EEG不如人家专业。”孙立恩赶到病房的时候,麻醉科的医生正在对周策解释自己的发现,“不过药物过量可不会出现三相波——这玩意一般是代谢性脑病、阿尔茨海默症、脑炎或者药物中毒性脑病之类的病人才会出现。”
放養彪悍妻 大愛在心
“三相波?”孙立恩和房间里的麻醉科医生打了个招呼,又朝着看上去有些焦虑的周策点了点头,这才接过EEG看了看。
冷情總裁的玩寵 趁唇色尚紅
对临床医生来说,脑电图是个看起来很没意思而且令人充满困惑的图形——这一大堆看上去没什么规律且杂乱无章的波形图不光患者看不懂,非相关科室的医生一般也看不太懂。
孙立恩介于“看不太懂”和“懂的不是太多”之间。培训老东西的时候,EEG是一种出现频率很高的资料。所以连带着孙立恩也看不过少。作为临床上分析意识障碍患者的一项重要工具,他对此多少有些了解。
“波形没问题,确实是三相波……”孙立恩看着这份EEG,在混乱繁杂甚至可以被成为“混沌”的图形中找到了三相波的位置。波形挺典型的,不过还是得认真找才行。
“给他查肝功了么?”孙立恩也首先想到了代谢性脑病。而且,代谢性脑病也符合全脑皮层弥散加权成像高信号的症状提示。而代谢性脑病中,孙立恩个人最熟悉的就是肝性脑病。因此才有了这么一个提问。
“刚刚下的医嘱,护士还没来抽血。”周策摇头补充道,“我还同时下了肾功能和血糖的检查……如果是代谢性脑病的话,这些也得一起看看。”
周策的考虑是老成持重之举,孙立恩自然也不会反对。他在点头的同时,重新开始观察起了曹志全的状态栏——刚入院的时候,曹志全的状态和现在的装填肯定会有巨大差别。如果能通过前后两次状态栏的差别找到导致变化的原因,也许对诊断能有些帮助。
“曹志全,男,44岁。全脑皮层弥散加权成像高信号(12833.19.41)、亚急性痴呆(127833.19.41)、阵发性肌肉痉挛(1438.39.50)、无动性缄默(07.24.51)”
果然,状态栏提示了新的动作。但是孙立恩并没有从中得到什么太有价值的情报——他毕竟不是神内医生。无动性缄默当然是个重要提示,这个提示至少能让孙立恩确定曹志全的昏迷状态确实和地西泮的关系不大。
但这个状态……和他现在的症状有什么关系?和他的全脑病变、亚急性痴呆、阵发性肌肉痉挛又有什么共性?
孙立恩觉得自己有些头疼,这种疼发——是用脑过度时的那种典型感觉。
第五空間續集:青春無悔
从乐观一点的角度上来看,至少无动性缄默能帮助诊断组少走一点弯路。曹志全肯定没有什么代谢性脑病。无动性缄默一般出现在脑干上部网状激活系统和前额叶-边缘系统损害的患者身上。一般会由原发性脑瘤、松果体瘤、转移瘤和脑底血管病等原因引发。相对来说,这是一个很严重的症状。
天仙之紅塵行
孙立恩走到曹志全的身边,开始尝试着把他叫醒“曹先生,曹先生?”
这种尝试效果不太好。曹志全的眼皮轻微动弹了一下,但是依旧闭着眼睛。
无动性缄默又被称为“醒状昏迷”“睡眠过度症”,这种状态下的患者基本会表现为意识水平低下、对刺激有反射性四肢运动,但缺乏随意运动、自言自语和情绪反应。有些患者可能有自发性的睁眼、注视甚至追视动作。
既然对声音刺激的反应不大……那就试试看触觉吧。
bubu 農家娘子,摳門相公滾出去
孙立恩学着当初周军的样子,用大拇指压住了曹志全的两侧眶上切迹,稍微一用力,曹志全果然皱起了眉头,而且还动了动双手双脚。
“对疼痛有反射,昏迷的程度不是很深。”孙立恩对一旁的周策说道,“这看起来有点像是无动性缄默。”
周策对神经内科的内容也不是很懂,他想了想提议道,“我还是请一下神内会诊吧。这个病人的情况有点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
这个患者的情况何止是超出了周策的能力范围,就连孙立恩自己都有点搞不定。毕竟曹志全是做过头颅MRI的。除了脑萎缩和全脑皮层弥散加权成像高信号以外没有其他症状,检查结果并不支持相应的脑底血管病变和实体脑瘤。
穿越之星際紀元 懶娃娃
事情到了这一步,孙立恩也觉得有点难办。如果单纯是为了解决一个谜题,那倒是还有很多可以用的办法。但曹志全并不只是一个“谜题”,他还是一个人,一个父亲,一个丈夫。
如果只是一只小白鼠,那为了解决问题,研究人员们甚至完全可以考虑对小白鼠进行解剖,再把脑组织提取出来研碎做物质分析,又或者切片进行观察。反正只是一只小白鼠而已——在解决问题的需求面前,处死一只实验动物并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
但曹志全不行。
就算是脑组织取样进行活检,也必然会对大脑造成不可挽回的损伤。而且损伤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水平再高超的神经外科医生,也不能保证自己所提取出的脑组织不会影响大脑的正常功能。更不能保证提取出的脑组织正好可以成为确诊患者的最后一块拼图。
孕夫江湖遊
冒着让一个家庭顶梁柱彻底或者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风险,去解决谜题?除非这个谜题关系到患者生命,否则孙立恩绝对不会这么干。
当一个医生,这种程度的人道主义原则是必须要有的。
“请神内会诊吧……先给他上溴隐亭和美多巴。”孙立恩考虑再三,决定还是先按照标准流程进行治疗。联合应用溴隐亭和美多巴是针对重度颅脑损伤,从而表现出无动性缄默患者的成熟疗法。需要指出的是,尽管这是现在的主要治疗方案,但有效率依旧不尽如人意。这种联合治疗方案的总有效率大约在60%左右,能够恢复意识和生活自理程度的患者一般仅有25%。
浴血焚天
对于颅脑损伤的患者而言,最宝贵的永远是治疗的时间。治疗越早展开,恢复的效果一般也会越好。
土豪美利堅 五陵狗熊
孙立恩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曹志全,心情有些沉重。
但愿他还能站起来,拥抱自己的生活和亲人。


gyv3p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能看見狀態欄-第二百零四章 頭疼(補10月7日1/1更)看書-owsde


我能看見狀態欄
小說推薦我能看見狀態欄
为了一个用过镇静药物而昏睡的病人请会诊,理论上应该选择有处方权的精神科而非心理咨询科进行会诊才对。毕竟心理咨询科的临床心理师们大多没有处方权,而他们的主要工具和手段则是谈话和各种评测表格。对于一个正在昏睡的病人,临床心理师们能够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但孙立恩请会诊的主要目的,则是为了给自己解惑。不管是在宁远医学院里,还是在四院急诊,又或者是在吴友谦院长和老东西的训练中,临床精神科的内容都少的可怜。
孙立恩想要解决的最关键疑问只有一个——曹志全被诊断为躯体化障碍的时候,做出诊断的医生都看到了什么症状。仅凭一个“躯体化障碍”,孙立恩是没办法反向推断出接诊医生当时所有的考虑的。状态栏的提示让孙立恩直接把疾病类型锁定为了具体的器官病变,而孙立恩现在绞尽脑汁想要搞清楚的,则是自己和当初诊断的医生之间究竟看到了什么差异。
“如果是SSRI(五羟色安再摄取抑制剂)的话……隔了几个月再用镇静类药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赖谦宏医生沉默了一会后说道,“不过这个诊断……我也不好确定。当时的医生究竟看到了什么症状,这个大概只能等到详细的诊断纪录送到了之后我才能下判断。”
孙立恩沉默了一会后问道,“如果仅凭他现在的症状呢?可以肯定的是,他有阵发性全身肌肉痉挛,有……认知能力衰退。”凭借着曹志全的自述和之前询问家属所获得的病史,孙立恩能够提出的症状只有这么两条。夜间急诊MRI头部扫描还没有做,因此能拿出来提问的也就只有这两条了而已。
“躯体化障碍当然会考虑,但是……也得排除其他的问题。”赖谦宏考虑了一会后摇了摇头,“我会考虑首先给患者做个头部MRI,然后看看有没有器质性病变。如果器质性病变不严重或者根本就没有,那我会首先考虑MCI。只有排除了MCI这个选项之后,才会去考虑躯体化障碍。”
MCI(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中文译名为“轻度认知功能障碍”。这是一种介乎于正常和痴呆之间的状态。患者会遭受到轻微的记忆障碍困扰,但对日常生活影响不算太大。有大约15%到20%的MCI患者最终会发展为阿尔茨海默症。
“轻度认知功能障碍是吧?这个我知道。”孙立恩终于在茫茫的知识盲区里找到了一丝自己听过的东西,他高兴了几秒钟后,又被新的问题所困扰,“你的意思是,你怀疑这个病人可能是个早发性的阿尔茨海默症?”
赖谦宏被孙立恩的问题问住了,不过他被问住的点并不在于“早发性阿尔茨海默症”,而是“轻度认知功能障碍”。“MCI……好像是叫这个吧?就是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他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孙立恩道歉道,“我对这些病的大陆叫法还不是很习惯。”
“确实是叫这个名字。”孙立恩有些好奇了,“你是香港来的?我听你的口音可不太像。”
赖医生笑了笑,“当然不像香港啦,我是台湾人——我是高医毕业的。”
·
·
·
等到赖医生离开了办公室,孙立恩重新打开了面前的电脑开始下医嘱。
台湾医生孙立恩以前一个都没见过,不过就算见到了,感觉也没什么不一样。大家都是在四院里工作的同事,最多就是外地来的医生,以前没见过而已嘛!还能有什么区别呢?反正大家都是中国人。
不过对于大陆的专业名词翻译不太熟悉,这个就有点麻烦。难怪这个赖医生之前会用SSRI来代指五羟色安再摄取抑制剂——估计这玩意在台湾的译名和大陆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按照赖医生的说法,还是需要一个脑部MRI的结果才能判断。只要之前精卫中心的医生是正牌医生而非假冒的外行人,那他们也一定做了相应的检查,并且排除了MCI的可能性之后,才会做出躯体性障碍的判断。
换言之,孙立恩现在可以肯定,之前的曹志全的MRI结果应该是正常或者只有轻微病变,并且绝对没有脑白质高信号这种MCI的标志性病变。
既然如此,那状态栏提示的全脑皮层弥散加权成像高信号就很值得研究一下了。这个提示孙立恩见到的次数还算比较多——一般来说,出现了脑缺血、颅内肿瘤、脱髓鞘病变以及感染性脑脓肿的患者会经常出现脑弥散加权成像高信号的提示。
但是全脑皮层……这可真没见过。孙立恩一边下了急诊MRI的检测医嘱,一边调出了曹志全的急诊血液检查结果。果不其然,和感染有关的指标一切正常。
也就是说……不是感染性的脑脓肿。孙立恩搓了搓自己有些扎手的下巴,脑缺血会导致患者的脑功能异常,从而出现精神症状和认知能力受限。但这个……精卫中心的医生们应该不至于注意不到。毕竟脑缺血的症状实在是太过明显,只要医生们脑子还在正常运转,就基本不应该误诊。
那么……可能是颅内肿瘤或者脱髓鞘病变?孙立恩首先排除了脱髓鞘病变的可能性。这种病变有非常明显且标志性的变化,患者会有手套和袜套状的四肢感觉衰退。以曹志全那个大喊大叫把什么事儿都往外喊的样子,他不太可能会漏了这一点没有提。
“所以是……肿瘤?”孙立恩皱着眉头敲了敲桌子,肿瘤这一块领域仍然是他所不熟悉的。原因也很简单,肿瘤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才会有急性发病的可能。急诊接诊到肿瘤患者,只有在本院肿瘤科床位已满,而外院患者转院过来无处可以安置时才可能出现。
换句话说,孙立恩对肿瘤的认识基本就和对精神科疾病的认知程度相似。除了学校里教过的那些比较笼统的内容以外,他对肿瘤的了解基本都来自于偶尔的会诊和新闻。
如果是脑瘤,全脑皮层弥散加权成像高信号难道是意味着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脑皮层?这不应该吧……?癌细胞是没有正常细胞功能的,如果全脑皮层都已经出现了癌细胞,那患者的意识和几乎所有大脑所控制的功能都应该受到了极大损害。这种状态下,别说躁狂似的大喊大叫了。他应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整个人除了偶尔全身肌肉痉挛以外什么都做不到才对。
所有的可能都被排除,但证据本身就摆在这里。这种诊断上的巨大反差让孙立恩实在是有些头疼。


v54qv人氣都市小說 我能看見狀態欄-第二百零三章 蛛絲馬跡(10月6日1/1更求訂閱)熱推-7el5l


我能看見狀態欄
小說推薦我能看見狀態欄
询问持续了大概二十分钟,孙立恩在自己的小本子上记下了一堆可疑的症状表现。但总的来说,凭借着这些描述,只能引导出“亚急性痴呆”这一条而已。全身性肌肉震颤和脑部的影像变化并无证据。
收治这样的病人绝不是什么轻松的工作,孙立恩虽然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仍然觉得有些棘手。时间已经过了12点,影像科那边虽然可以做急诊MRI,但是曹志全的情况似乎也没有紧急到这种地步。相比较之下,孙立恩还是倾向于先把病人收下来,然后等到第二天早上全组成员都在的时候开始诊断。
曹志全目前情绪不太稳定,对于他的看护也需要更加小心谨慎一些。虽然已经拿到了执医证,但是要给曹志全开精麻类管控药物,孙立恩反而心里有些没底。一个服用过西酞普兰的病人,再次使用精麻药物时需要注意些什么……这个还是得问问专家才好。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孙立恩拖出了一本联系册,然后开始翻找电话。过了好一阵,他才从上面找到了四院心理咨询科的电话。
第四中心医院有自己的心理咨询科,但这个科室基本不开展门诊或者住院服务。他们的存在有点像是宋文为四院工作人员搞来的福利待遇——心理咨询科的主要工作内容是在工会的领导下,为院内的医生们提供心理咨询和治疗服务。同时,他们偶尔也会介入到住院治疗中,为那些长时间住院的病人提供心理支持和治疗服务。
比如做过初步换肝手术的小嫣然,她就曾经在四院里创下了“住院时间最长”和“接受心理咨询科评估最多”两项纪录。当时给小嫣然请心理咨询科,还是宋文亲自点的卯。
顺便一提,据说接受心理咨询服务最多的科室是肿瘤科,第二多的则是重症医学科。而儿科则是进行心理咨询服务最少的科室,理由据说是因为儿科医生根本没时间去进行咨询。
心理咨询科也会应医生们的请求进行会诊,不过这事儿吧……就不是简单填个会诊单就可以了的。填会诊单请人家过来会诊,有可能只是来个医生对患者情况做一下简单评估就完事儿。孙立恩还是想和心理科的医生们认真沟通一下——他还想搞清楚为什么精卫中心的医生会把曹志全诊断成躯体化障碍呢。
“心理咨询科。”电话拨出去响了三声后,一个男声在电话里响了起来,“孙医生,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打电话过来呢。”
“嗯……?”孙立恩一惊,这种电话刚一接通就被对方叫出名字的事儿发生在手机上还好说,在办公室的公用电话里就显得有些惊悚了。虽然惊悚,但该说的话还是得说,“额……医生您好。”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赖谦宏。”电话那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这里能够显示院内的呼叫号码,从来没有给我打过电话的部门就只有孙医生你的综合诊断中心了而已。”
这大概算是解释了一下直接叫出名字的理由?孙立恩愣了几秒钟,然后才说出了自己打电话的意图,“赖医生你好,我这边是想请……”
“会诊是吧?”赖谦宏再次打断了孙立恩的说话,从电话里穿出了一阵翻阅纸质资料的动静。随后赖谦宏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大概十分钟左右能过去,是要看看这个叫……曹志全的患者对吧?”
……孙立恩一边沉默着,一边上下开始扫视起了自己的办公室。这实在是有点太吓人了,好家伙,难道是心理咨询科的医生们往办公室里放了监视器不成?
沉默了好一阵子,电话里接连传出了好几声“喂?”之后,赖医生那边干脆挂了电话,然后过了几秒钟又重新拨了过来,“孙医生,刚才线路可能有点问题,我问你是不是给曹志全……”
“是。”连续两次被打断话头,孙立恩决定要先下手为强。于是他主动打断了对方的话头,“你是怎么知道的?”
“今天晚上送到急诊科,然后又转到综合诊断中心的只有一名病人,而且这个病人正好又是精卫中心诊断过的。”看起来,赖谦宏大概是打算保护一下自己的情报信息来源。他对于孙立恩的提问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谈起了自己的推理过程,“精卫中心那边的系统和四院不对接,他们就算同意分享病例,也得先拿到我们这里来……”
“好的,我知道了。”不知为何,孙立恩对电话里的这位赖医生印象不算太好,他给孙立恩一种急于“显摆”并且迫切希望获得“肯定”的感觉。这个风格可和四院里的其他医生们大不一样。“赖医生你什么时候能过来会诊?还是说要等到明天再来?”
“刚才我也说了,十分钟就可以。”赖谦宏果断道,“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说完之后,再次挂了电话。
孙立恩拿着电话的手过了好一会才放了下去,这个心理咨询科的医生……没有啥心理问题吧?
·
·
·
“我在四院工作了四年,这还是第一次出夜间的急会诊呢。”过了八分二十七秒后,一个个头挺高,而且看上去还挺健壮的年轻人一头钻进了办公室里。他朝着孙立恩招了招手,“孙医生你好……我应该没来晚吧?”
“你来的很及时。”孙立恩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这个赖医生给他的心理压力实在是有些太大,以至于孙立恩自己不自觉的摆出了一副防御的姿势。“赖医生……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不是。”赖谦宏摇了摇头,然后迅速转移了话题,“病人在什么地方?咱们先看过患者之后再聊天吧?”
“患者……现在恐怕没办法接受询问。而且也做不了评估表。”孙立恩看着赖谦宏手里捏着的厚厚一叠纸质评估表道,“我请您来会诊,主要是有些精神科用药上的疑问。”
“这样啊。”赖医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虽然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孙立恩很明显能感觉到面前这个年轻医生的情绪有些低落。这种非常微妙但是直白的情绪变化让孙立恩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点,至少现在看起来,赖谦宏医生看上去像是个正常人了。“这种问题直接问药剂科其实也是可以的吧?”
“药剂科的执业药师们对用药反应知道的比较多,但是我还有些专科上面的问题想要问问您。”孙立恩从一旁拉出了一张椅子,示意赖谦宏先坐下,然后自己转身端了两杯热可可过来。“首先,我想请教一下您,躯体化障碍的定义。”


cvuh7精华都市言情 我能看見狀態欄 txt-第二百章 解決問題(10月2日1/1更)-nh1kf


我能看見狀態欄
小說推薦我能看見狀態欄
以马永芳的经验来看,她在四院所收治的第一名病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就只是一个单纯的二型糖尿病而已。只不过因为这名患者平时的生活习惯实在是太糟糕,含糖的碳酸饮料每天喝的实在是太多,所以才会有现在这种症状。
“他对胰岛素是有些抵抗,不过也不奇怪——这人胖啊。”马永芳一边被面前的湖南菜辣的连连倒吸凉气,一边有些不在意的说道,“人胖就容易抵抗胰岛素,现在给他用到每天一百九十个单位,再配合一点胰岛素增敏剂,餐后血糖至少能够控制在16左右。继续住院,慢慢调整控糖方案呗。”
这种血糖控制方案当然算不上是“可以接受”的那种。但总比每天四百多单位的要强上不少。根据马永芳的经验,这样的患者只要加上一些饮食控制和运动,再配合上多种控糖药物,还是有希望把每天的胰岛素使用剂量降低到四十个单位左右的。
“还是得快一点。”不过,坐在桌上的张智甫教授有些不同意见,“咱们这边的病房虽然床位一点都不紧张,但是住院的费用还是要比专科那边要贵的多。这个患者家庭情况虽然不算太紧张,但要是没有什么必要的话,还是把他尽快转给内分泌吧。”
“目前来看,没有什么特别的。”马永芳点了点头,把这个病人转给内分泌她也没什么意见。“那我今天回去就准备一下,争取明天下午之前,把他转给内分泌科——只要内分泌那边有床位就行。”
内分泌科的床位一向是比较紧张的。这倒不是因为内分泌科需要处理的危重病人数量多。
由于大部分接诊的患者都是糖尿病或者甲亢/甲减,因此内分泌科的患者们经常需要定期住院接受系统性的身体检查和相关指标追踪。这些检查并不怎么昂贵,但特别耗费时间。因此,内分泌科的床位经常会被这些需要做相关检查的病人所占。
“内分泌那边最近应该床位还算比较多。”张教授点了点头,“这不是马上就到元旦了嘛。”
公众假期期间,各个住院部都会尽量把床位空出来。这一方面是为了减轻一些值班医生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其他医生们有一个比较难得的休息时间。可以说,在公众假期的时候,整个四院除了急诊科以外,其他部门基本都在休息。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中青年社畜们简直就是现代社会中最缺乏医疗保障的人群。平时上班的时候公司不给假期看病也就算了,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假,结果医院的住院部和门诊又不正常工作。也难怪总能看到这些人大闹急诊——从本质上来说,医生们其实还是挺同情这些患者的。
“咱们这边的假期排班表还没出来。”孙立恩忽然想到了这件事儿,连忙插嘴道,“今年的元旦假期院里一共放一天假,干脆这样吧,过节的时候要是病人不多,那就我在医院里守着,你们还是好好休息一下。”他想了想补充道,“这次张教授你们来的比较急,平时工作压力也比较大。休息一天,把自己生活上的事情好好处理一下吧。”
新来的诊断组医生们和孙立恩这种在编的规培生可不一样。虽然四院目前的宿舍足够多,但这些宿舍仅向住总、住院医和规培医生们开放。普通的主治医生乃至副主任甚至主任医师都得自己解决住宿问题。徐有容周策和袁平安就是自己在外面买的房。
四院附近的房价虽然不便宜,但也不算太夸张。一平米房子价格不到两万,用公积金贷款的话,三十年期贷款算下来每个月还款七千多块。主治一级担负这个还款压力不算太大。而且医生们贷款比起那些连看病都得挑日子的社畜们还有一个优势——如果不幸生病,至少在本院挂号挺方便。
孙立恩这话是个示好,而其他治疗组的医生们也没不至于没眼力到拒绝孙立恩的好意。作为交换,张教授决定在自己原本可以休息的一月二号回来上班一天,到时候顺便替孙立恩值一天班。
“那我就先谢谢您了。”孙立恩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一月二号那天他还真的有事儿。“您可千万替小孙我把把关,别往我床上放什么疑难杂症啊。”
“往我床上放人”这个说法,其实更像是住院医师和护士们之间的一个小段子。由于工作时间安排的原因,以及住院部预约住院制度的推行,很多时候住院医师早上来上班就会惊讶的得知自己管的病床上多出来了一个没见过的病人。抱怨的时候说的简略点,就成了“别往我床上放人”。
张智甫教授笑眯眯的看着孙立恩道,“我看,孙医生你不是怕我放的病人病情复杂——你是怕我选的病人还不够复杂吧!”
孙立恩的“运气”已经在四院里有了相当的名气,就连张教授都有所耳闻。
“能简单一点还是尽量简单一点。”孙立恩认真的举起了自己面前的可乐道,“张老师,我一直特别羡慕那种只下一次诊断就能明确诊断的医生。真的。”
·
·
·
饭局结束的比预期要稍微晚一点,毕竟桌上坐着四个经验丰富的上级医生,以及一个以处理疑难杂症而闻名的开挂规培生。大家聊起来自己行医中的见闻时,甚至让旁听的医生们有了一点“这也行?!”的错觉。
抛开孙立恩这个开了挂的家伙不谈,不管是帕斯卡尔或者布鲁恩博士,又或者是张智甫和陈天养。任何一个人见过的奇怪病人数量都要比其他的医生多出太多。结果一不小心,这顿饭就吃到了晚上九点半——要不是饭店的服务员进来了好几次催促“最后加菜”,这场饭局还得再继续上几个小时才行。
孙立恩开着自己的车,慢慢悠悠往宿舍开去。刚过了个红灯,他连在车上的手机就叫唤了起来。“烤面筋!”的声音连绵不绝,直到孙立恩接起电话为止。
“孙医生,我是林兰。”电话那头,林兰用有些激动的声音说道,“您现在方便说话吧?”
“方便的。”孙立恩答道,他隐约感觉林兰找自己恐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于是把车往路边一拐,正好停在了一个空出来的路边停车方格里。把车停稳后,他继续道,“您说。”
“您现在马上和徐有容医生联系一下,让她马上给我打电话。”林兰在电话里的声音仿佛机关枪一样连成一片,“这个事情很重要,无论如何让她在二十分钟内和我联系,错过了这次,再要把她的女朋友从精神病院里救出来可就难了!”
“好的好的!”一听是这事儿,孙立恩也来了精神。他先赶紧把事儿答应了下来,然后稍一犹豫,不知道要不要再问问细节。结果林兰先把事情说了出来。
“和我们关系比较密切的一位参议员决定介入,但是她的时间比较紧张。一个小时之后,她能匀出四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和徐医生通话,并且了解一下事情的原委。”林兰在电话那头显得很是激动,“这位议员是支持LGBT群体的,而且也是霍普金斯大学出身。如果能够得到她的帮助,这件事情就能很快得到解决。”


pfwju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能看見狀態欄笔趣-第一百九十九章 有眼不識(10月1日1/1更)-uerff


我能看見狀態欄
小說推薦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二天,第三天,日子就这么在“请你们吃饭”的许诺声中快速且隐蔽的流淌着。等到张智甫教授真的请吃饭的时候,已经是第四天的晚上了。
“本来应该早点请大家一起聚一聚熟悉熟悉的。”在太阳城的湖南饭馆里,张教授举着一杯苏打水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孙立恩等人道,“不过听说你们组里有个医生请假了,我本来还想着等人回来了再一起吃饭……”
“徐医生的事儿比较麻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周策有些无奈道,“她到美国这也好些天了,一直没跟我们联系过……”他看向了一旁的孙立恩问道,“头儿,徐医生给你打电话了么?”
“没呢。”孙立恩摇了摇头,徐有容自从到了美国之后,就一次都没有和孙立恩联系过。倒是刘保国和孙立恩打过两次电话,内容大概是他在美国的律师团队正在协助徐有容获取有足够法律依据的代理人证明。不过事情还得在美国的官僚机构中多打几个来回,甚至还有可能得先开两场听证会才行。总而言之,麻烦多多。
“徐医生的事情估计不会太快结束,不过这次只要把麻烦解决掉……估计以后就再也不用往美国跑了。”袁平安笑着补充道,“说不定她回来的时候,还能带着瑞秋一起——到时候咱们组里还能多一个肿瘤学专家。”
张智甫教授听的有些云里雾里,不过他还是附和着笑道,“有个肿瘤学专家那可太好了,肿瘤学出论文可比其他学科容易的多。”
饭桌上的气氛逐渐热络了起来,陈天养今天和自己的学生王国南被普外拉去当了外援,据说等着他们的是一台胃穿孔手术。临走的时候,陈天养放出话来,声称区区一台胃穿孔手术,最多两个半小时就能搞定。算算时间,差不多饭局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陈天养就能和王国南回来接场。
结果等菜刚刚上齐,陈天养就带着王国南急匆匆的赶了过来。白胖子推开房门,一边嚷嚷着“累死老子了”,一边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看他和王国南都是一头的汗水,孙立恩小心翼翼的问道,“陈老师,手术挺顺利吧?”
“顺利个屁!”陈天养抓过面前的冰镇苏打水,咕咚咕咚灌了半罐下去。然后很不雅观的打了个嗝,“搞了个毛线,什么鬼胃穿孔,那是个胃癌!”
“胃癌?”张智甫皱了皱眉头,“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做不了根治术?”
“怎么做不了了?”陈天养很没形象的瞥了一眼张智甫,同时筷子直接伸进了面前的盘子中,狠狠的从盘子里的肘子上撕了一大块皮肉下来——一旁的布鲁恩看的眉头直跳,仿佛这一筷子是从自己身上撕肉一样——然后填进了自己嘴里。咀嚼了几口之后,他仿佛咽药一样把肉咽进了肚子里,这才带着一脸得色道,“那也就是我出手,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就搞定了一台胃大切合并淋巴清扫,再加个毕罗II式胃肠吻合。”
在场的医生们,除了当事人的陈天养和王国南以外,其他基本都是内科方向的。张智甫教授虽然以前是搞麻醉的,但对于这种手术方案也不太熟悉。
外科医生要在一桌子内科医生面前嘚瑟自己手术做的好,这是个难度非常非常高的事情。一不留神,就容易被内科医生的冷淡反应给气出心梗。最可气的是,人家内科医生还真不一定是故意的……他们真的不太理解这种手术在两个小时内搞定的难度有多大。
“老主任以前做手术,以‘稳、准、轻、细、快’著称。”王国南眼见自家老师可能要被气出点问题,连忙出来向面前这一堆外行解释起了陈天养手术的水平有多高,“老主任做这么一台根治术,大概也得快两个小时才行。”
云鹤同德医学院出身的普外医生们,一旦提起“老主任”三个字,那自然是在指开创了中国普外科、肝胆外科和器官移植外科的资深院士裘法祖求老爷子。
光从手术时间上来看,国内最顶级的普外科医生做这么一台手术,两个半小时内完成就算是发挥的不错。其他三甲医院里的普外科主任做胃大切加淋巴结清扫,再合并上一台毕罗II式胃肠吻合术,最起码也得四到六个小时。四个小时算是一切顺利,六个小时算是基本正常。
目前全国被公认为最强的那位“西北第一刀”岳教授,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大概能把根治术压缩到90分钟。
可惜的是……至少孙立恩仍然对这个事儿没什么概念。大家闹哄哄的碰了碰场,晚餐才算是正式开始——陈天养一开始的那几口肘子权当开饭前的小菜甜点。
考虑到明天还有人需要值班,而且今天晚上孙立恩得和布鲁恩博士一起留守诊断中心,因此大家都没喝酒。但一群医生们在饭桌上并不需要酒来助兴才能聊的开心,一些麻烦的病例同样能够起到助兴作用。
“我们组收的那个病人,配合度差的不是一般。”明确有糖尿病的患者自然是由内分泌科出身的副高马永芳牵头负责。作为久经沙场的“老将”,马永芳对这个患者依旧很有些头疼,“我就没见过态度这么奇怪的病人!”
“他昨天突然开始摔东西,主要还是因为突然一下看不见了。”陈学荣医生一边笑着,一边揉了揉自己隐约有些疼的左手。昨天为了从对方手里把移动式监护仪保下来,陈医生的左手被狠狠砸了一下。还好X光和孙立恩双重确认过,这只手只是有些软组织挫伤而已。
“这人不听劝啊。”马永芳看上去还是有些生气,“早就跟他说过了,血糖突然降下来,眼球的屈光度是会变化的。再说他又不是连光感都没了,就是看东西模糊了一点嘛!”
“那个病人昏迷了几天,刚醒过来没多久眼睛就开始模糊,意识都不太清醒,很容易出现这种过激反应的。”布鲁恩博士啃着肘子,对面前这个年轻的副高说道,“这就是没在急诊干过,经验不够丰富。要是换成我,肯定要在他醒来之前就先给他上束缚带。”
“那家属就更不干了。”王国南啃着手里的椒盐寸骨,摇头道,“这家家属也是个不讲道理的。别说上束缚带了,小郭在他昏迷的时候给他扎留置针,光失败了一次就被搡了一下……小郭这个体型他们都敢上手搡,要是上束缚带,家属还不得把病房给拆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