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俠想


ktw39精彩都市言情 繼承兩萬億 txt-第二千一百三十四章 一個人的救贖閲讀-pzqts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白宣言先生,你来我这里做什么?”见到温言来找自己,李韵元让座之时,眼神里颇有几分冷意。
白小升已经把雨夜那晚发生的事,原原本本都告诉了李韵元。
李韵元听得又惊又怒,心里早就对温言气的不行。
在他看来,一个对自己兄弟、朋友下手的人,根本就不配留在集团!
更不配作为白振北的孙子!
神奇道具師 道三生
要不是现在不便透露白小升的消息,李韵元真想对温言破口大骂,甚至给他两耳光才解气。
温言也感觉到了李韵元对他有怒意,却不以为奇。
制霸空權
在他恢复的这段时间,加南德警方几度造访,数度询问雨夜那晚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白小升、白宣语独自驾车离开了咖啡屋,没人见他同行,他却会出现在事发地点……
为什么警方赶到的时候,白宣语正对他进行暴力殴打……
关于肇事车辆,他不能提供任何信息,关于他乘坐的交通工具,他也不能提供任何信息,这怎么解释……
许多问题,温言都以沉默对待,而这些一旦被李韵元知晓,就算李韵元不敢确定车祸与他有关,也会有所推测。
所以,温言看来,李韵元对自己这种态度,并不意外。
“李老,我知道您对我有意见,我不想解释,只想在这关头为集团尽一份力。”
温言脸色看上去颇有几分苍白,说话时也有几分孱弱感。
“亏你有这份心了!”
李韵元冷哼一声道,“前一阵子集团力压沃夫戈尔德家族,事务繁忙多上了天,我也没见你站出来!现在你莫不是觉得集团群龙无首,跟他们斗不下去了,所以想跑来抢个代理董事长当当,想趁机上位吧!”
温言被怼的无言,许久方才喃喃道,“如果集团需要的话……”
“集团不需要!”李韵元厉声道,“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代理董事长,没人需要!还有,白宣言先生,你是记性不好,还是忘了?咱们代理董事长白小升先生,已经给你安排了工作!你想要工作,尽可以去上任好了。其他事,不劳大驾!”
李韵元真越看温言越生气,是真的生气。
他曾经非常看好这个年轻人,却没想到对方居然是这个德行。
现在,李韵元一眼都看不下这个畜生!
温言涩然苦笑,对李韵元叱骂浑然不觉,笨拙起身道,“既然您这里不需要我,那我走了。”
“不送!”李韵元气哼哼道了一声。
影視契約
温言颇有几分萧然之相,默默往外走。
不过将要出了李韵元办公室的时候,他还是停下来,转身道,“李老,不管我曾经做过什么,我多后悔,那都是……无法挽回的。而现在的我,是真的想为集团出力!我在医院看了一个月的天花板,终于是有些想明白了……”
李韵元面无表情看着他。
“没有了集团,我将彻底失去一切。”温言喃喃发声,既像是说给李韵元听,又像是说给自己。
李韵元无动于衷。
“还有,就是——”温言嘴唇发抖,无声说出三个字,然后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李韵元定定看着门口,继而发出一声轻叹。
悠长无比。
花仙,遇上愛
温言没有发出声的三个字是,“我错了”。
“这三个字,你与我说不着,而他们……我没办法替他们原谅你,那是他们才有的权力。至于他们会不会原谅你,他们有选择不原谅的资格。”李韵元喃喃道,“错就是错了,你得承担后果!”
“不过,能够说出那三个字,我心中,你还有的救。”
……
从李韵元办公室里出来,温言神情有几分呆滞,沿途对所有的人打的招呼都视而不见。
温言回了自己的办公室,阮语迎了上来。
“怎么样,李副董他……怎么说的。”阮语小心翼翼,轻声问道。
现在的温言,让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怜惜。
他就像是一个走丢的孩子,想要回家,却怎么都找不到回家的路。或者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了路。
花都邪皇 或許
阮语可以给他最温柔的港湾,却知道他心里会时刻惺惺念念着归途。
所以,阮语依旧没有选择去告诉他该怎么做,而是默默陪在他身边,陪他走下去。
“我要离开这里。”温言道。
重生之悠然空間 商七
“离开这里……”阮语喃喃重复,没有理解这话的意思。
“离开总部。”温言抬起头,眼神坚定,“集团这样的现状,我不能坐视不理,我要为集团尽一份力!”
阮语凝望着眼前这个男人。
他看起来消瘦又苍白,但他的眼睛生出了一种光辉,那是与过去一个月来死气沉沉不同的色彩。
“我陪你。”阮语只有这一句话,用最轻柔的声音告诉温言。
温言感激看着她,挤出一个笑容。
快穿:總裁攻略手冊
振北集团反击沃夫戈尔德家族的第六周。
白振北养孙白宣言出院,奔走四方,游说振北集团原有各大合作伙伴,请他们扛住沃夫戈尔德家的利诱拉拢,宣讲振北集团才是他们的百年盟友。
接下来的半个月,振北集团惨遭沃夫戈尔德家族拆台,连连损失,丢掉不下二十位分量级合作伙伴。
温言奔走各方,成效寥寥,受尽白眼。
许多评论人甚至将温言当成一个笑话,一个相信商界有童话的傻子。
八周后,在沃夫戈尔德家族召开的内部会议上,连霍华德都拿温言当一个笑话。
“振北集团终于还是有一位嫡系继承者能够站出来的,只可惜啊,他在做一些可笑的无用功!”
“这说明什么,振北集团已然黔驴技穷,瞧瞧,就连唯一可以推上台当个龙头的人都成了笑柄!”
“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位白宣言先生是怎么想的,他这些行为,难道就是他们高层商量出来的对策!”
“我觉得这一次,振北集团应该是彻底处于了绝望边缘。”
“是啊,我也认为,只要咱们再加把劲,他们就彻底垮了!”
“该死的振北集团,这段时间以来真给咱们找了无数的麻烦,咱们拿下他们的成本,直接翻了几番!”
“等到他们求饶之际,一定得狠狠宰他们一刀,赔偿我们损失才成!”
妖精的魅惑 蘇子青
沃夫戈尔德家族核心成员尽情嘲笑着温言,嘲笑着振北集团,也无比乐观看待接下来与振北集团的较量。
白振北隐秘别墅。
白小升与司徒寅一如既往,了解了温言今日在外做的一切。
“真是个愚笨的家伙。”司徒寅听得摇头,看了眼白小升,“妄想以如此方式来完成救赎。”
白小升站起身,杵着拐离开,声音飘来,“还算有些用,省了我不少安排!”
司徒寅不觉莞尔。
此时,白小升目光中光辉跃动。
沃夫戈尔德家绝想不到的下一阶段,很快要来了!


8v616熱門都市小说 繼承兩萬億 ptt-第二千一百二十九章 牽動人心閲讀-za547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白小升失踪的消息,让所有关心他的人,都为之震惊,为之揪心。
很多人第一时间赶赴振北集团总部,探查情况。
最先到的,是北美魏家的魏雪莲,她也是白小升的未婚妻。
露面之际,魏雪莲那绝色容颜苍白如纸,整个人都显得魂不守舍。
魏家魏雪祺亲自陪同自己这位妹妹,面色凝重。
此外,北美白家白月风也一道前来,同样神情黯然。
李韵元亲自接待了这几位,并且对他们详细讲述了目前搜救的方案与进展。
魏雪莲就算受到极大的冲击震动,却还能冷静听完这一切,着实让李韵元暗暗赞许。
“我们魏家以及白家,联合北美华人商会,已经额外组织了数千人的搜救队伍,加南德市府已经同意,今天就能加入搜索当中。”魏雪莲喃喃道,“一定会找到他的!”
涉及白小升安危,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希望。
李韵元自然连连点头。
冷魅死神的小甜心
仙魔戰記
“除此之外,魏家白家还要联合发布了一条悬赏,赏金一亿美元。任何能够救下白小升的人,均可以获得这笔钱!”魏雪祺补充。
再多的搜救人员也不够,那索性,就把整个加南德都动员起来。
一个亿美金的悬赏,足以让任何人为之疯狂!
“这笔钱,我振北集团也要出一份!”李韵元当即道。
管它什么高层会议同不同意,不同意的话,他就算自掏腰包,这笔钱也出了。
面对如此恳切的李韵元,魏雪莲作为白小升的未婚妻第一时间表示感谢,并且道,“还请您在这里给我找一个房间,我就在这里死等!不见白小升,我哪儿都不去!”
魏雪莲眼神坚毅,话语坚决。
李韵元叹息一声,重重点头,并无二话。
魏雪祺、白月风也没有任何阻拦。
“我一并留下跟你作伴,不见到他,我也不会走!”白月风也道。
魏雪莲拉住她的手,终是显出几分女人脆弱的一面。
重返初三 坤極
……
魏家、白家人的到来,只是当天的第一波,下午的时候,又一群人风尘仆仆进了集团总部。
林薇薇、雷迎众人都认得,俩人都是揪心的凝重神情。
白小升对于他们而言,比亲人还要亲。
与他们一道来的,是些只能在媒体上见到的面孔。
凯文、艾瑞儿、莫昕、艾伦、米萝丝、乔纳斯、罗月峰……浩浩荡荡一二十人,在这一刻只有一个身份——白小升的朋友。
这些人是从欧洲包机赶过来的,许多人连午饭都没吃一口,水都没喝一口。
李韵元又是亲自接待这班客人。
那些人在了解过情况之后,去见过了魏雪莲。
同样,许多人表示要留下来,死等。
傍晚时分,第三波人到了。
这回是来自距离较近的南美,为首的是南美秦家人。
此外,甚至十二国警事联盟的一批卓越人物也都来了,当初白小升可说是他们的教员……
在随后一两天里,从南美、欧洲、亚洲、大洋洲、非洲赶来的人简直络绎不绝。
振北集团总部都快成为国际客栈了。
那些客人们的身份都不低,这组团前来,便是李韵元都极为吃惊。
白小升一个人所拥有的人脉,竟然比整个振北集团还要丰厚。
就连米卢特洛斯家族、弗克林家族这两大对头,都派来了雅米与娜迦莎这两位千金贵胄。
华夏、欧洲爱莎皇室、非洲奥山酋长国等等官方,都派了人前来过问。
而第三天,一批最为特殊,最为重量级的人,来了。
白小升父亲白明行、母亲李秋云夫妇亲至,陪同来的还有宋楷大师、陆云,以及二度露面的郑东省、罗恩等人。
得知白小升的爸爸妈妈到了,魏雪莲亲自相迎。
謝謝你的愛
眼见未来的儿媳人憔悴的不像样子,李秋云也是抓着她的手,怜惜无比。
实际上,李秋云自己也是消瘦的厉害,毕竟亲儿子几天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见到在场几十人每一位都在为白小升揪心伤神,白明行给大家深深鞠了一躬。
他强压心中的痛楚,与众人道,“我谢谢大家,谢谢你们对小升的关心!他交了你们这些朋友,是他的荣幸,也是我白家的荣幸!”
在场众人见状,赶紧回礼。
接着,白明行又对众人强笑道,“我知道各位都是做大事的人,都很忙。请回吧,各位,回到你们各自的岗位、生活中,这里有我们做父母的来等就够了!”
这句话却招致所有人反对。
“白叔叔,小升一日没有消息,我们回去也无心一切!”
“是啊,他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他没有消息,我们哪儿也不去!”
“就在这里等,我们相信他吉人天相!”
无人愿意离开,态度坚决。
“各位!”白明行坚持道,“你们的心意我白家收下了,但这真的不行!小升若在,他也不会希望你们因为他耽误正事!我诚恳请求大家,恳请你们先回吧!若有消息,我白某必当通知大家!”
白明行坚持之下,众人也变得默然。
這個總裁有點壞
“别人都可以走,但是我要留下来!”魏雪莲握着李秋云的手坚决道。
李秋云凝望着这个貌若天仙、善良无比的好姑娘,泫然欲泣,重重点头。
最终,在场众人在白明行的坚持下,还是离开了。
爆寵妖妃:邪王請自重
不过依旧有许多至亲好友,悄然在附近酒店找地方住下,等待消息。
不见到白小升,他们是不会走的。
不过所有人的心头,都不可避免地遮着一层阴霾。
已经过去了三天,大批搜救队,大群民众,甚至连计算落点、水流的科学家都出动了,白小升却毫无所踪,跟消失了一样。
廢材逆天狂傲妃
他究竟去了哪里?
这是一个牵动所有人心的问题。
而此刻,关心白小升的,还有沃夫戈尔德家族一方。
不过这几日,他们显然更关切振北集团到的客人身份。
“什么,华夏那边腾云、升省国际、尊白致胜、雪莲万和……那十几家巨头公司的所有人都到了!”
收到消息的霍华德,真是大大吸了口冷气。
这些天他们统计过了,遍布五洲四海,来振北集团询问白小升情况的大商人,竟不下几十位!
能够被沃夫戈尔德家族认定为大商人的,绝对不是小货色,无不是一洲一域的龙头翘首。
那些人竟然会因为白小升,而汇至振北集团总部,真不可思议!
就连久不问世的巴菲李特都被惊动了,有些人,甚至他都想要见上一见。
“什么时候振北集团竟然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就算当年白振北顶峰之际,也未必有如此风光吧!”
霍华德当然不相信,这会是白小升自己的影响。
“霍华德先生,那咱们对振北集团的攻势,这些天是不是要缓一缓?”有秘书从旁询问。
霍华德一扬手,冷声道,“不必!眼下正是关键时期,能否对振北集团取得决定胜利在此几日。
再者,眼下他们正是群龙无首之时,大大利好我们。就这样一鼓作气,决胜振北集团吧!
那些商业巨头虽是上门表示关切,是很给面子,难不成还真能在生意上帮振北集团,跟咱们沃夫戈尔德家族作对不成!”
说完,霍华德也摸着下巴,喃喃道,“可就连我都有些好奇了,整个洛纳河都被翻过来了。
那白小升就算是死了,也该有个尸首吧!”


9knh8精品玄幻小說 繼承兩萬億 ptt-第二千一百二十七章 雨夜鑒賞-8393u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温言的话,以及他那满腔的疯狂,白小升跟白宣语都听到了,听得清清楚楚。
“你还真是无药可救!”
白小升悲悯的看了温言一眼,然后全力往上拽白宣语。
既然温言不是来救命而是来索命的,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必须要尽快把白宣语救上来,再晚谁都撑不住。
而且,温言也会等不及亲自下手的。
冷情王爺,寵妃不拐彎
明朝時代 上卷
“白宣言。”
“白宣言!”
被血糊住双眼的白宣语叫着这个名字,一声比一声听来凄厉,他脸上不光有愤怒,还有深深的悲哀。
寵妻有術:冷王別太壞 冰靈月
一起活到大的兄弟,怎么会变成这样!
怎么也不该这样!
这一刻,白宣语的心在撕裂、死去。
温言站在那辆半身卡在桥外的车头前,看着白小升拼命救白宣语,白宣语在凄厉的喊自己的名字。
他的脸上神情不住变化,时而狰狞狠戾,时而迷茫痛苦,时而泫然欲泣。
一辆车缓缓驶了过来,要撞向白小升与白宣语他们那辆车,把他们给推下桥。
但在靠近的最后一刻,温言走了过去,用身子挡下驶过来的车,又在灯光照射下,用力一挥手,让那辆车退下去。
那辆车默默退后退远。
温言只身一人,再度走到白小升他们那辆车的车头附近,抬脚揣在上面。
白小升已经拉住了白宣语的手,松开了他身上的安全带,将要把他拽过来。
车身在这一刻却出现了大幅晃动,似乎随时可能掉下去。
温言脚下再发力,掩去了迷茫,神情变得冷酷。
他想与白小升、白宣语,做最后的诀别,口中一字一句在喊,“这一世,我欠你们的!下辈子,我加倍还给你们!”
喊出这句话,温言忽然感到了脸上有了一丝丝冰凉坠落。
而后,越来越多冰冷的从上空袭来。
他仰起头,天空下起了雨。
对温言这番告别,白小升不屑回应,全身暗暗运力把白宣语拉向自己,也悄然把他那侧的车门打开。
但凡有一线机会,白小升就不会放弃!
他会拉着白宣语冲出车外,会让温言亲眼看到失败,这才是他白小升的行事风格!
鼎革
“不要再挣扎了,你们放弃吧!”温言脚下在运力。
就在这时,白宣语忽然发出大笑。
太古神煌 神道高手
那笑声,肆意、夸张,让白小升一怔,也让温言看向他。
“白宣言,你这辈子,也就这点本事了!怪不得爷爷没把集团交到你的手里,因为你不配啊!”
白宣语爆发出嘶吼。
“这辈子,我拿你当亲兄弟,是我瞎了眼!你真让我看不起!
下辈子,我依旧看不起你!你永远,永远都是个没种的混蛋!”
白宣语的大骂,切中温言的软弱。
他被骂的神情扭曲,嘴唇颤抖,眼神狰狞,脚下再度猛然发力。
拐個相公來種田
“闭嘴,你给我闭嘴!死!都死!
你死了,他死了,最后我就是胜者!
狐顏禍水 清香的泥巴
这个世界历史是胜利者写的,我会拥有一切!”
在温言疯狂用力当中,车子大幅倾斜,真变成了悬而欲坠。
白小升拼命倾斜身子,拉拽白宣语,让车尽可能保持平衡。
不过这样一来,就更加不利于他与白宣语冲出去。
“白小升!”白宣语不再理会温言的疯狂,而是开口对白小升道。
雨水越来越大,冲刷着他脸上的血渍,让他看清楚白小升拼命救自己的样子。
白宣语咧开嘴,露出一个笑容。
白小升看向他。
“你,是爷爷的血亲,也是我的弟弟。”白宣语笑道,“长久以来,我却对你……我真的错了。现在,我其实挺想,跟你做兄弟的,真的,非常想。我想尽一尽做兄长的责任,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我以前不合格。”
这时候说这番话,不应景。
白小升感到自己手臂跟腿再度疼痛来袭,钻心一样的疼。雨水中他大汗淋漓,却还是笑了起来。
“会有机会的。”白小升笑道。
大明星的神級保鏢 南宮瘋子
“不会了。”白宣语也笑了,声音温厚,“真可惜,不会了。”
白小升从白宣语神情语气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瞬间瞪大眼。
“做兄长该有的呵护,这辈子在这里,我全给你!”白宣语拼尽全力把白小升推向车门,推向桥上。
这股力量的反作用下,也终于使得悬而欲坠的车还有他自己,跌向黑洞洞的桥下,跌向河里。
不过为白小升做了最后一件事,白宣语满足了。
他神情安详,张开双臂,安心跌向河里,安心赴死。
一直在踹着车头,明明真的用力就可以把车弄下去的温言,忽然失了力,竭力稳住身形的那一刻,脸上的狰狞、狠毒、犹豫,忽然化作了一空。
他眼里,有了浓浓的悲伤。
他也知道,他即将失去什么。
“红莲!”
忽然一声炸裂般的吼叫,冲天而起,那是一个没人听过的名字。
坠落的白宣语忽然感到自己脚脖子被人一把抓住,而后一股强悍到非人的力量扯动他的身体,让他身子一瞬间被甩了起来。
吃惊的白宣语,在求生本能下最终抓住了桥边破损护栏的一部分,而他也看到另一个身影,力竭之下,坠入了黑漆漆的河流。
脑袋里嗡的一声,白宣语心头冰凉……
温言只看到两个身影与一辆破车都坠下了桥,他呆呆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空无一物。
一切,都如他所愿了。
现在,没有了白小升,没有了白宣语,没有了一切可以跟他竞争的人。
他会是振北集团的董事长,会拥有权力,拥有地位,拥有他梦寐以求的一切。
然后呢……
温言站在那里,现在才开始想这个问题。
得到了,他心里反而空落落,反而感觉很痛苦。
雨水如鞭,打在他的身上,寒气冲击他的心。
温言感觉眼睛非常难受,滚落的不光是雨水,还是很咸很涩的东西。
旁边,一个人影爬了上来。
温言察觉到的时候,被一脚踹倒。
“我杀了你!”白宣语发出一声非人的叫声,扑了过去。
……
冷色之歡:嬌妻有毒 殷喬
当警车闪烁着刺目的灯光,将事故地点围下的时候,没了闲杂人等,只有两个在泥水中的男人。
一个倒在地上,一个在上面,一拳接一拳。
……
这是一个加南德的雨夜,有些冷。


yomv1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繼承兩萬億-第二千一百二十六章 你們不能怪我閲讀-od1qh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白小升,有件事,我还一直没跟你说呢。”白宣语一边开车,一边与白小升笑道。
“什么事?”坐在副驾驶的白小升顿时好奇问道。
白宣语似乎有几分不好开口,连看白小升几眼,方才动容道,“集团能有你,真好!”
戒中 鉉金如水
我叫道格是只貓
话听上去有几分肉麻的感觉。
“为什么这么说?”白小升笑道,“你冷不丁这么抬举我,麻嗖嗖的,我都有点接受不了。”
“这不是抬举你。”白宣语很认真很认真道,“我是说大实话,实实在在的大实话。”
眼看对方言真意切,白小升倒一时不知怎么接茬了。
白宣语继续道,“我以为我是爷爷一手带出来的,在领导岗位上做了这么多年,已经能够应对一切的问题与麻烦。
但是沃夫戈尔德家族攻势突然而至,我这心里,其实是有些慌乱无措的。
那日,我面对大幕上的一片红,也就是极多问题的时候,我能想到办法,但是都是局部的片面的。
直到你给我们讲了你的应对方略,我才明白,原来我跟你是有差距的,我不如你!
我这个人以前特别不愿承认不如人的。”
白宣语又看白小升一眼,语气诚恳道,“但是那一刻,我真挺佩服你的!集团能有你,我相信一定会渡过危机!”
賴上無良痞公主 唯、紫汐
“有你,真好!”白宣语认认真真又说了一遍。
“我说两个大男人,你这么跟我说话,让我这心里感觉挺奇怪的。”白小升只得调侃,缓和自己觉得尴尬的气氛。
“哪怪了?”白宣语好奇看向白小升。
这人是正直到一点脏乱差的意识都没有。
白小升也不想逗他了,就要以一声“谢谢”来收下他的赞美之词。
就在这时,白小升忽然察觉到了危险——他们与前车的距离,太近了!
白宣语开车一直很稳,是对方,急刹了!
倩女幽魂之瘋狂甲士
白小升迅速反应过来,眼神一厉,大喝道,“小心前面!”
不用白小升提醒,白宣语也近乎同时察觉到了,他手下方向盘保持不动,脚下猛踩刹车。
这就考验一个司机的驾驶经验了,要是下意识打方向盘,那就有翻车危险。
魔臨九霄 心留夢
此刻,他们的车正通过一座桥,这座桥在一条横穿加南德市中心的著名河流上,晚上这个点车没那么多,突发状况更是少之又少。
白宣语在毫无准备情况下,却还是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实属难得至极。
刹车声在安静的夜幕下,显得格外刺耳。
忘恩首席腹黑妻 淺水之夏
白小升、白宣语双眸放大,眼瞅着与前方突然停下的SUV,无限接近!
“砰”的一声,两辆车终于发生了亲密接触,发生了碰撞。
白小升、白宣语身子猛地一震,又再度停稳。
白宣语这车性能非常优异,刹车踩得果断及时。
碰撞发生了,但是并不猛烈,连气囊都没有打开。
不过,俩人却惊得一头汗。
在急促喘息之后,白宣语忍不住怒了,“怎么搞的,前面的车,怎么突然停下!”
白小升无从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他看到前面那辆车的司机,拉车门走了下来。
“咱们该问问他!”
白小升其实也很生气,毕竟这可是生死攸关的事。
白宣语从车窗探头出去,喊那人,却看到那人迅速离开前面的车,而且并没有向他们走来。
他要去哪儿?白宣语一时错愕。
可就在这时候,从后面爆发出了白炽刺目的光辉。
白小升与白宣语霍然回头,不顾光的刺眼,瞪大双眼。
伴随着一声轰鸣般的汽笛声,他们只见到,从白光中蹿出来一个“庞然大物”!
假愛噬心:陌少的雙面嬌妻
重型卡车的车头!
俩人脑海之中,只来得及反应这一个信息。
随后,一声巨响下让俩人耳鼓嗡鸣,他们感觉自己成了巨浪中微不足道的蚂蚁。
他们的车在扭曲变形,在腾空,在翻滚。
整个世界都像是在旋转起来一样!
夜幕里难以分出天地,只有光一明一暗在交替着,那是路灯的光辉。
娘子進錯房 胡妍
随后,俩人都感受到重重的跌落撞击感。
安全带让他们的身体没有脱离座位,但他们五脏六腑却像是翻了一翻,说不出的难受,想吐。
白小升在副驾驶还好,白宣语那边的车门已经飞掉,他半个身子都不受控制的甩出车外,并且怎么都扭不回来。
在经过短暂的眩晕、恶心、迷茫之后,白小升听到了一个声音,持续跟自己说着话。
那是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
“检测到宿主受创,预估七处骨折,十三处软组织挫伤,内脏没有破裂迹象,轻微脑震荡,采取紧急救护措施,措施等级为最高级……”
是红莲的声音。
白小升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在红莲帮助下清醒过来。
他这才发现,不光是白宣语身姿古怪,连自己也是。
他们的车倾倒在大桥边缘,半个车身探出,白宣语迟迟不能回正身躯,除了有受撞击身体不受控的因素外,就是他身子也大半悬空在桥外。
白小升感受到那一侧有超冷的气流,瞥了眼那一侧下方,黑洞洞,好像深渊一样。
应该是下面的河流。
这功夫,白宣语也清醒几分,在努力动着身子。
他只一个动作,整辆车都在摇摇欲坠。
“别动,再动掉下去了!”白小升竭力朝着白宣语大叫道。
情况比他预估的还要糟糕,很可能半个车身都在外面。
现在处在一个极为微妙的平衡状态。
白宣语虽然还有几分晕头转向,但听到白小升的声音,基于对他的信任,顿时停止了挣扎。
白小升伸手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只是一个简单动作,却疼的他大汗淋漓。
“红莲,给我止痛,给我提升各项激素,让我保持清醒,保持力量!”白小升心中大喝。
“目前宿主状态不宜行动,请慎重考虑!”红莲提醒。
“照我说的做!”白小升咬牙道。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
红莲在短暂沉默之后,终于作出应答,“明白。”
片刻之后,白小升便感觉不到一侧小臂与同侧小腿的知觉,但那一侧手脚还是能动的,身体疼痛也暂时消失。
白小升毫不犹豫伸手拉住白宣语,道,“听我指挥,把左手伸过来!”
白宣语碰的头破血流,已经流到了眼里,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却还是顺从的按白小升说的办。
我成了一個神
白小升拉了拉他,感觉车身发生可怕的倾斜,顿时不敢再动,开始往另外一个方向尝试。
眼看情况好一些,白小升顿时面露喜色。
就在这时候,白小升忽然看到车前方有光照过来,依稀还有一道身影在光的后面。
有人来了!
这一刻,白小升真无比欣喜。
凭他自己的力量,很难带白宣语脱离目前的险境,他需要帮手。
“来帮忙!”白小升朝着那个身影大喊。
一声,两声。
那个人静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最后,那人的手电光照向了他自己的脸。
白小升也终于看清了,身处光辉,脸色晦暗的人——温言!
堯天女帝
“是你!”
白小升眼眸顿时瞪大,瞬间明白了。
这不是一场车祸,是蓄意谋.杀!
温言看着白小升,看着白宣语,眼神像着了魔一样,神情也无比狰狞。
“我不能看你们毁了集团,我只能毁了你们。
你们死了,集团就轮到我来掌管。
你们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你们自己!”


3txl3有口皆碑的小說 繼承兩萬億 線上看-第二千一百二十六章 你們不能怪我推薦-rfjot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白小升,有件事,我还一直没跟你说呢。”白宣语一边开车,一边与白小升笑道。
“什么事?”坐在副驾驶的白小升顿时好奇问道。
白宣语似乎有几分不好开口,连看白小升几眼,方才动容道,“集团能有你,真好!”
话听上去有几分肉麻的感觉。
“为什么这么说?”白小升笑道,“你冷不丁这么抬举我,麻嗖嗖的,我都有点接受不了。”
“这不是抬举你。”白宣语很认真很认真道,“我是说大实话,实实在在的大实话。”
眼看对方言真意切,白小升倒一时不知怎么接茬了。
白宣语继续道,“我以为我是爷爷一手带出来的,在领导岗位上做了这么多年,已经能够应对一切的问题与麻烦。
烈女求偶記 草林皆冰
但是沃夫戈尔德家族攻势突然而至,我这心里,其实是有些慌乱无措的。
那日,我面对大幕上的一片红,也就是极多问题的时候,我能想到办法,但是都是局部的片面的。
直到你给我们讲了你的应对方略,我才明白,原来我跟你是有差距的,我不如你!
影壇大亨
我这个人以前特别不愿承认不如人的。”
白宣语又看白小升一眼,语气诚恳道,“但是那一刻,我真挺佩服你的!集团能有你,我相信一定会渡过危机!”
“有你,真好!”白宣语认认真真又说了一遍。
“我说两个大男人,你这么跟我说话,让我这心里感觉挺奇怪的。”白小升只得调侃,缓和自己觉得尴尬的气氛。
“哪怪了?”白宣语好奇看向白小升。
这人是正直到一点脏乱差的意识都没有。
白小升也不想逗他了,就要以一声“谢谢”来收下他的赞美之词。
就在这时,白小升忽然察觉到了危险——他们与前车的距离,太近了!
白宣语开车一直很稳,是对方,急刹了!
白小升迅速反应过来,眼神一厉,大喝道,“小心前面!”
不用白小升提醒,白宣语也近乎同时察觉到了,他手下方向盘保持不动,脚下猛踩刹车。
这就考验一个司机的驾驶经验了,要是下意识打方向盘,那就有翻车危险。
此刻,他们的车正通过一座桥,这座桥在一条横穿加南德市中心的著名河流上,晚上这个点车没那么多,突发状况更是少之又少。
白宣语在毫无准备情况下,却还是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实属难得至极。
刹车声在安静的夜幕下,显得格外刺耳。
靈異實錄:捉鬼實習生
白小升、白宣语双眸放大,眼瞅着与前方突然停下的SUV,无限接近!
“砰”的一声,两辆车终于发生了亲密接触,发生了碰撞。
白小升、白宣语身子猛地一震,又再度停稳。
白宣语这车性能非常优异,刹车踩得果断及时。
碰撞发生了,但是并不猛烈,连气囊都没有打开。
不过,俩人却惊得一头汗。
在急促喘息之后,白宣语忍不住怒了,“怎么搞的,前面的车,怎么突然停下!”
白小升无从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他看到前面那辆车的司机,拉车门走了下来。
“咱们该问问他!”
白小升其实也很生气,毕竟这可是生死攸关的事。
白宣语从车窗探头出去,喊那人,却看到那人迅速离开前面的车,而且并没有向他们走来。
他要去哪儿?白宣语一时错愕。
可就在这时候,从后面爆发出了白炽刺目的光辉。
白小升与白宣语霍然回头,不顾光的刺眼,瞪大双眼。
伴随着一声轰鸣般的汽笛声,他们只见到,从白光中蹿出来一个“庞然大物”!
重型卡车的车头!
俩人脑海之中,只来得及反应这一个信息。
随后,一声巨响下让俩人耳鼓嗡鸣,他们感觉自己成了巨浪中微不足道的蚂蚁。
他们的车在扭曲变形,在腾空,在翻滚。
整个世界都像是在旋转起来一样!
夜幕里难以分出天地,只有光一明一暗在交替着,那是路灯的光辉。
随后,俩人都感受到重重的跌落撞击感。
最強紈絝少爺
安全带让他们的身体没有脱离座位,但他们五脏六腑却像是翻了一翻,说不出的难受,想吐。
白小升在副驾驶还好,白宣语那边的车门已经飞掉,他半个身子都不受控制的甩出车外,并且怎么都扭不回来。
在经过短暂的眩晕、恶心、迷茫之后,白小升听到了一个声音,持续跟自己说着话。
那是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
“检测到宿主受创,预估七处骨折,十三处软组织挫伤,内脏没有破裂迹象,轻微脑震荡,采取紧急救护措施,措施等级为最高级……”
是红莲的声音。
白小升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在红莲帮助下清醒过来。
他这才发现,不光是白宣语身姿古怪,连自己也是。
他们的车倾倒在大桥边缘,半个车身探出,白宣语迟迟不能回正身躯,除了有受撞击身体不受控的因素外,就是他身子也大半悬空在桥外。
白小升感受到那一侧有超冷的气流,瞥了眼那一侧下方,黑洞洞,好像深渊一样。
应该是下面的河流。
这功夫,白宣语也清醒几分,在努力动着身子。
他只一个动作,整辆车都在摇摇欲坠。
“别动,再动掉下去了!”白小升竭力朝着白宣语大叫道。
情况比他预估的还要糟糕,很可能半个车身都在外面。
现在处在一个极为微妙的平衡状态。
異世嫡女
白宣语虽然还有几分晕头转向,但听到白小升的声音,基于对他的信任,顿时停止了挣扎。
白小升伸手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只是一个简单动作,却疼的他大汗淋漓。
“红莲,给我止痛,给我提升各项激素,让我保持清醒,保持力量!”白小升心中大喝。
“目前宿主状态不宜行动,请慎重考虑!”红莲提醒。
“照我说的做!”白小升咬牙道。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
红莲在短暂沉默之后,终于作出应答,“明白。”
片刻之后,白小升便感觉不到一侧小臂与同侧小腿的知觉,但那一侧手脚还是能动的,身体疼痛也暂时消失。
白小升毫不犹豫伸手拉住白宣语,道,“听我指挥,把左手伸过来!”
白宣语碰的头破血流,已经流到了眼里,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却还是顺从的按白小升说的办。
白小升拉了拉他,感觉车身发生可怕的倾斜,顿时不敢再动,开始往另外一个方向尝试。
眼看情况好一些,白小升顿时面露喜色。
就在这时候,白小升忽然看到车前方有光照过来,依稀还有一道身影在光的后面。
有人来了!
这一刻,白小升真无比欣喜。
凭他自己的力量,很难带白宣语脱离目前的险境,他需要帮手。
“来帮忙!”白小升朝着那个身影大喊。
一声,两声。
那个人静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最后,那人的手电光照向了他自己的脸。
白小升也终于看清了,身处光辉,脸色晦暗的人——温言!
“是你!”
白小升眼眸顿时瞪大,瞬间明白了。
这不是一场车祸,是蓄意谋.杀!
温言看着白小升,看着白宣语,眼神像着了魔一样,神情也无比狰狞。
“我不能看你们毁了集团,我只能毁了你们。
你们死了,集团就轮到我来掌管。
你们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你们自己!”


nky0j玄幻小說 繼承兩萬億笔趣-第二千一百二十六章 你們不能怪我分享-5c40q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白小升,有件事,我还一直没跟你说呢。”白宣语一边开车,一边与白小升笑道。
“什么事?”坐在副驾驶的白小升顿时好奇问道。
白宣语似乎有几分不好开口,连看白小升几眼,方才动容道,“集团能有你,真好!”
话听上去有几分肉麻的感觉。
“为什么这么说?”白小升笑道,“你冷不丁这么抬举我,麻嗖嗖的,我都有点接受不了。”
“这不是抬举你。”白宣语很认真很认真道,“我是说大实话,实实在在的大实话。”
眼看对方言真意切,白小升倒一时不知怎么接茬了。
白宣语继续道,“我以为我是爷爷一手带出来的,在领导岗位上做了这么多年,已经能够应对一切的问题与麻烦。
但是沃夫戈尔德家族攻势突然而至,我这心里,其实是有些慌乱无措的。
那日,我面对大幕上的一片红,也就是极多问题的时候,我能想到办法,但是都是局部的片面的。
直到你给我们讲了你的应对方略,我才明白,原来我跟你是有差距的,我不如你!
我这个人以前特别不愿承认不如人的。”
白宣语又看白小升一眼,语气诚恳道,“但是那一刻,我真挺佩服你的!集团能有你,我相信一定会渡过危机!”
“有你,真好!”白宣语认认真真又说了一遍。
“我说两个大男人,你这么跟我说话,让我这心里感觉挺奇怪的。”白小升只得调侃,缓和自己觉得尴尬的气氛。
“哪怪了?”白宣语好奇看向白小升。
这人是正直到一点脏乱差的意识都没有。
白小升也不想逗他了,就要以一声“谢谢”来收下他的赞美之词。
就在这时,白小升忽然察觉到了危险——他们与前车的距离,太近了!
白宣语开车一直很稳,是对方,急刹了!
白小升迅速反应过来,眼神一厉,大喝道,“小心前面!”
不用白小升提醒,白宣语也近乎同时察觉到了,他手下方向盘保持不动,脚下猛踩刹车。
这就考验一个司机的驾驶经验了,要是下意识打方向盘,那就有翻车危险。
此刻,他们的车正通过一座桥,这座桥在一条横穿加南德市中心的著名河流上,晚上这个点车没那么多,突发状况更是少之又少。
九天道祖 範西屏
白宣语在毫无准备情况下,却还是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实属难得至极。
刹车声在安静的夜幕下,显得格外刺耳。
白小升、白宣语双眸放大,眼瞅着与前方突然停下的SUV,无限接近!
“砰”的一声,两辆车终于发生了亲密接触,发生了碰撞。
白小升、白宣语身子猛地一震,又再度停稳。
白宣语这车性能非常优异,刹车踩得果断及时。
碰撞发生了,但是并不猛烈,连气囊都没有打开。
不过,俩人却惊得一头汗。
在急促喘息之后,白宣语忍不住怒了,“怎么搞的,前面的车,怎么突然停下!”
白小升无从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他看到前面那辆车的司机,拉车门走了下来。
“咱们该问问他!”
白小升其实也很生气,毕竟这可是生死攸关的事。
白宣语从车窗探头出去,喊那人,却看到那人迅速离开前面的车,而且并没有向他们走来。
他要去哪儿?白宣语一时错愕。
可就在这时候,从后面爆发出了白炽刺目的光辉。
白小升与白宣语霍然回头,不顾光的刺眼,瞪大双眼。
伴随着一声轰鸣般的汽笛声,他们只见到,从白光中蹿出来一个“庞然大物”!
重型卡车的车头!
俩人脑海之中,只来得及反应这一个信息。
随后,一声巨响下让俩人耳鼓嗡鸣,他们感觉自己成了巨浪中微不足道的蚂蚁。
他们的车在扭曲变形,在腾空,在翻滚。
整个世界都像是在旋转起来一样!
夜幕里难以分出天地,只有光一明一暗在交替着,那是路灯的光辉。
飛升大荒 傅嘯塵
随后,俩人都感受到重重的跌落撞击感。
安全带让他们的身体没有脱离座位,但他们五脏六腑却像是翻了一翻,说不出的难受,想吐。
白小升在副驾驶还好,白宣语那边的车门已经飞掉,他半个身子都不受控制的甩出车外,并且怎么都扭不回来。
邪性鬼夫,慢慢撩
在经过短暂的眩晕、恶心、迷茫之后,白小升听到了一个声音,持续跟自己说着话。
那是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
“检测到宿主受创,预估七处骨折,十三处软组织挫伤,内脏没有破裂迹象,轻微脑震荡,采取紧急救护措施,措施等级为最高级……”
是红莲的声音。
白小升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在红莲帮助下清醒过来。
他这才发现,不光是白宣语身姿古怪,连自己也是。
他们的车倾倒在大桥边缘,半个车身探出,白宣语迟迟不能回正身躯,除了有受撞击身体不受控的因素外,就是他身子也大半悬空在桥外。
白小升感受到那一侧有超冷的气流,瞥了眼那一侧下方,黑洞洞,好像深渊一样。
应该是下面的河流。
这功夫,白宣语也清醒几分,在努力动着身子。
他只一个动作,整辆车都在摇摇欲坠。
“别动,再动掉下去了!”白小升竭力朝着白宣语大叫道。
情况比他预估的还要糟糕,很可能半个车身都在外面。
现在处在一个极为微妙的平衡状态。
白宣语虽然还有几分晕头转向,但听到白小升的声音,基于对他的信任,顿时停止了挣扎。
白小升伸手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只是一个简单动作,却疼的他大汗淋漓。
胖大仙 耿朔
“红莲,给我止痛,给我提升各项激素,让我保持清醒,保持力量!”白小升心中大喝。
“目前宿主状态不宜行动,请慎重考虑!”红莲提醒。
“照我说的做!”白小升咬牙道。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
红莲在短暂沉默之后,终于作出应答,“明白。”
片刻之后,白小升便感觉不到一侧小臂与同侧小腿的知觉,但那一侧手脚还是能动的,身体疼痛也暂时消失。
白小升毫不犹豫伸手拉住白宣语,道,“听我指挥,把左手伸过来!”
白宣语碰的头破血流,已经流到了眼里,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却还是顺从的按白小升说的办。
白小升拉了拉他,感觉车身发生可怕的倾斜,顿时不敢再动,开始往另外一个方向尝试。
眼看情况好一些,白小升顿时面露喜色。
就在这时候,白小升忽然看到车前方有光照过来,依稀还有一道身影在光的后面。
有人来了!
骨脈
这一刻,白小升真无比欣喜。
凭他自己的力量,很难带白宣语脱离目前的险境,他需要帮手。
“来帮忙!”白小升朝着那个身影大喊。
一声,两声。
那个人静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最后,那人的手电光照向了他自己的脸。
白小升也终于看清了,身处光辉,脸色晦暗的人——温言!
“是你!”
白小升眼眸顿时瞪大,瞬间明白了。
这不是一场车祸,是蓄意谋.杀!
温言看着白小升,看着白宣语,眼神像着了魔一样,神情也无比狰狞。
“我不能看你们毁了集团,我只能毁了你们。
你们死了,集团就轮到我来掌管。
你们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你们自己!”


18nx3精品小說 繼承兩萬億 俠想-第二千一百二十六章 你們不能怪我展示-wnnxf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白小升,有件事,我还一直没跟你说呢。”白宣语一边开车,一边与白小升笑道。
“什么事?”坐在副驾驶的白小升顿时好奇问道。
白宣语似乎有几分不好开口,连看白小升几眼,方才动容道,“集团能有你,真好!”
夏有萌源暖無疑i 南宮蕓
话听上去有几分肉麻的感觉。
“为什么这么说?”白小升笑道,“你冷不丁这么抬举我,麻嗖嗖的,我都有点接受不了。”
“这不是抬举你。”白宣语很认真很认真道,“我是说大实话,实实在在的大实话。”
眼看对方言真意切,白小升倒一时不知怎么接茬了。
白宣语继续道,“我以为我是爷爷一手带出来的,在领导岗位上做了这么多年,已经能够应对一切的问题与麻烦。
但是沃夫戈尔德家族攻势突然而至,我这心里,其实是有些慌乱无措的。
那日,我面对大幕上的一片红,也就是极多问题的时候,我能想到办法,但是都是局部的片面的。
直到你给我们讲了你的应对方略,我才明白,原来我跟你是有差距的,我不如你!
我这个人以前特别不愿承认不如人的。”
白宣语又看白小升一眼,语气诚恳道,“但是那一刻,我真挺佩服你的!集团能有你,我相信一定会渡过危机!”
“有你,真好!”白宣语认认真真又说了一遍。
“我说两个大男人,你这么跟我说话,让我这心里感觉挺奇怪的。”白小升只得调侃,缓和自己觉得尴尬的气氛。
“哪怪了?”白宣语好奇看向白小升。
这人是正直到一点脏乱差的意识都没有。
奪相 月半晚
白小升也不想逗他了,就要以一声“谢谢”来收下他的赞美之词。
就在这时,白小升忽然察觉到了危险——他们与前车的距离,太近了!
白宣语开车一直很稳,是对方,急刹了!
白小升迅速反应过来,眼神一厉,大喝道,“小心前面!”
不用白小升提醒,白宣语也近乎同时察觉到了,他手下方向盘保持不动,脚下猛踩刹车。
家有萌妻:老公太霸道 蟲兒
重生之不朽毒賊
这就考验一个司机的驾驶经验了,要是下意识打方向盘,那就有翻车危险。
此刻,他们的车正通过一座桥,这座桥在一条横穿加南德市中心的著名河流上,晚上这个点车没那么多,突发状况更是少之又少。
白宣语在毫无准备情况下,却还是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实属难得至极。
刹车声在安静的夜幕下,显得格外刺耳。
白小升、白宣语双眸放大,眼瞅着与前方突然停下的SUV,无限接近!
“砰”的一声,两辆车终于发生了亲密接触,发生了碰撞。
白小升、白宣语身子猛地一震,又再度停稳。
白宣语这车性能非常优异,刹车踩得果断及时。
碰撞发生了,但是并不猛烈,连气囊都没有打开。
超級吸收 曾經擁有的方向感
不过,俩人却惊得一头汗。
在急促喘息之后,白宣语忍不住怒了,“怎么搞的,前面的车,怎么突然停下!”
白小升无从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他看到前面那辆车的司机,拉车门走了下来。
“咱们该问问他!”
白小升其实也很生气,毕竟这可是生死攸关的事。
白宣语从车窗探头出去,喊那人,却看到那人迅速离开前面的车,而且并没有向他们走来。
他要去哪儿?白宣语一时错愕。
可就在这时候,从后面爆发出了白炽刺目的光辉。
天才兒子極品娘親
白小升与白宣语霍然回头,不顾光的刺眼,瞪大双眼。
伴随着一声轰鸣般的汽笛声,他们只见到,从白光中蹿出来一个“庞然大物”!
重型卡车的车头!
俩人脑海之中,只来得及反应这一个信息。
随后,一声巨响下让俩人耳鼓嗡鸣,他们感觉自己成了巨浪中微不足道的蚂蚁。
他们的车在扭曲变形,在腾空,在翻滚。
美女總裁戀上我
整个世界都像是在旋转起来一样!
夜幕里难以分出天地,只有光一明一暗在交替着,那是路灯的光辉。
随后,俩人都感受到重重的跌落撞击感。
安全带让他们的身体没有脱离座位,但他们五脏六腑却像是翻了一翻,说不出的难受,想吐。
白小升在副驾驶还好,白宣语那边的车门已经飞掉,他半个身子都不受控制的甩出车外,并且怎么都扭不回来。
在经过短暂的眩晕、恶心、迷茫之后,白小升听到了一个声音,持续跟自己说着话。
那是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
“检测到宿主受创,预估七处骨折,十三处软组织挫伤,内脏没有破裂迹象,轻微脑震荡,采取紧急救护措施,措施等级为最高级……”
是红莲的声音。
白小升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在红莲帮助下清醒过来。
他这才发现,不光是白宣语身姿古怪,连自己也是。
他们的车倾倒在大桥边缘,半个车身探出,白宣语迟迟不能回正身躯,除了有受撞击身体不受控的因素外,就是他身子也大半悬空在桥外。
白小升感受到那一侧有超冷的气流,瞥了眼那一侧下方,黑洞洞,好像深渊一样。
应该是下面的河流。
这功夫,白宣语也清醒几分,在努力动着身子。
他只一个动作,整辆车都在摇摇欲坠。
“别动,再动掉下去了!”白小升竭力朝着白宣语大叫道。
情况比他预估的还要糟糕,很可能半个车身都在外面。
现在处在一个极为微妙的平衡状态。
白宣语虽然还有几分晕头转向,但听到白小升的声音,基于对他的信任,顿时停止了挣扎。
白小升伸手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只是一个简单动作,却疼的他大汗淋漓。
超神替補
“红莲,给我止痛,给我提升各项激素,让我保持清醒,保持力量!”白小升心中大喝。
“目前宿主状态不宜行动,请慎重考虑!”红莲提醒。
“照我说的做!”白小升咬牙道。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
红莲在短暂沉默之后,终于作出应答,“明白。”
片刻之后,白小升便感觉不到一侧小臂与同侧小腿的知觉,但那一侧手脚还是能动的,身体疼痛也暂时消失。
白小升毫不犹豫伸手拉住白宣语,道,“听我指挥,把左手伸过来!”
白宣语碰的头破血流,已经流到了眼里,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却还是顺从的按白小升说的办。
白小升拉了拉他,感觉车身发生可怕的倾斜,顿时不敢再动,开始往另外一个方向尝试。
眼看情况好一些,白小升顿时面露喜色。
就在这时候,白小升忽然看到车前方有光照过来,依稀还有一道身影在光的后面。
我的冥妻大人是90後
有人来了!
这一刻,白小升真无比欣喜。
凭他自己的力量,很难带白宣语脱离目前的险境,他需要帮手。
“来帮忙!”白小升朝着那个身影大喊。
一声,两声。
那个人静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最后,那人的手电光照向了他自己的脸。
青春幻想紀
白小升也终于看清了,身处光辉,脸色晦暗的人——温言!
“是你!”
白小升眼眸顿时瞪大,瞬间明白了。
这不是一场车祸,是蓄意谋.杀!
温言看着白小升,看着白宣语,眼神像着了魔一样,神情也无比狰狞。
“我不能看你们毁了集团,我只能毁了你们。
你们死了,集团就轮到我来掌管。
你们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你们自己!”


essku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繼承兩萬億 線上看-第二千一百二十六章 你們不能怪我展示-sm2w9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白小升,有件事,我还一直没跟你说呢。”白宣语一边开车,一边与白小升笑道。
“什么事?”坐在副驾驶的白小升顿时好奇问道。
白宣语似乎有几分不好开口,连看白小升几眼,方才动容道,“集团能有你,真好!”
话听上去有几分肉麻的感觉。
“为什么这么说?”白小升笑道,“你冷不丁这么抬举我,麻嗖嗖的,我都有点接受不了。”
謝氏阿姜 納蘭三變
“这不是抬举你。”白宣语很认真很认真道,“我是说大实话,实实在在的大实话。”
眼看对方言真意切,白小升倒一时不知怎么接茬了。
白宣语继续道,“我以为我是爷爷一手带出来的,在领导岗位上做了这么多年,已经能够应对一切的问题与麻烦。
但是沃夫戈尔德家族攻势突然而至,我这心里,其实是有些慌乱无措的。
那日,我面对大幕上的一片红,也就是极多问题的时候,我能想到办法,但是都是局部的片面的。
直到你给我们讲了你的应对方略,我才明白,原来我跟你是有差距的,我不如你!
我这个人以前特别不愿承认不如人的。”
白宣语又看白小升一眼,语气诚恳道,“但是那一刻,我真挺佩服你的!集团能有你,我相信一定会渡过危机!”
“有你,真好!”白宣语认认真真又说了一遍。
“我说两个大男人,你这么跟我说话,让我这心里感觉挺奇怪的。”白小升只得调侃,缓和自己觉得尴尬的气氛。
“哪怪了?”白宣语好奇看向白小升。
这人是正直到一点脏乱差的意识都没有。
白小升也不想逗他了,就要以一声“谢谢”来收下他的赞美之词。
就在这时,白小升忽然察觉到了危险——他们与前车的距离,太近了!
白宣语开车一直很稳,是对方,急刹了!
鬼雨 蘋果面包
白小升迅速反应过来,眼神一厉,大喝道,“小心前面!”
不用白小升提醒,白宣语也近乎同时察觉到了,他手下方向盘保持不动,脚下猛踩刹车。
这就考验一个司机的驾驶经验了,要是下意识打方向盘,那就有翻车危险。
此刻,他们的车正通过一座桥,这座桥在一条横穿加南德市中心的著名河流上,晚上这个点车没那么多,突发状况更是少之又少。
白宣语在毫无准备情况下,却还是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实属难得至极。
刹车声在安静的夜幕下,显得格外刺耳。
白小升、白宣语双眸放大,眼瞅着与前方突然停下的SUV,无限接近!
“砰”的一声,两辆车终于发生了亲密接触,发生了碰撞。
白小升、白宣语身子猛地一震,又再度停稳。
白宣语这车性能非常优异,刹车踩得果断及时。
碰撞发生了,但是并不猛烈,连气囊都没有打开。
不过,俩人却惊得一头汗。
在急促喘息之后,白宣语忍不住怒了,“怎么搞的,前面的车,怎么突然停下!”
白小升无从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他看到前面那辆车的司机,拉车门走了下来。
“咱们该问问他!”
白小升其实也很生气,毕竟这可是生死攸关的事。
白宣语从车窗探头出去,喊那人,却看到那人迅速离开前面的车,而且并没有向他们走来。
他要去哪儿?白宣语一时错愕。
可就在这时候,从后面爆发出了白炽刺目的光辉。
白小升与白宣语霍然回头,不顾光的刺眼,瞪大双眼。
伴随着一声轰鸣般的汽笛声,他们只见到,从白光中蹿出来一个“庞然大物”!
重型卡车的车头!
俩人脑海之中,只来得及反应这一个信息。
随后,一声巨响下让俩人耳鼓嗡鸣,他们感觉自己成了巨浪中微不足道的蚂蚁。
他们的车在扭曲变形,在腾空,在翻滚。
整个世界都像是在旋转起来一样!
夜幕里难以分出天地,只有光一明一暗在交替着,那是路灯的光辉。
随后,俩人都感受到重重的跌落撞击感。
安全带让他们的身体没有脱离座位,但他们五脏六腑却像是翻了一翻,说不出的难受,想吐。
白小升在副驾驶还好,白宣语那边的车门已经飞掉,他半个身子都不受控制的甩出车外,并且怎么都扭不回来。
紅塵深淵
在经过短暂的眩晕、恶心、迷茫之后,白小升听到了一个声音,持续跟自己说着话。
那是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
“检测到宿主受创,预估七处骨折,十三处软组织挫伤,内脏没有破裂迹象,轻微脑震荡,采取紧急救护措施,措施等级为最高级……”
是红莲的声音。
白小升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在红莲帮助下清醒过来。
他这才发现,不光是白宣语身姿古怪,连自己也是。
他们的车倾倒在大桥边缘,半个车身探出,白宣语迟迟不能回正身躯,除了有受撞击身体不受控的因素外,就是他身子也大半悬空在桥外。
白小升感受到那一侧有超冷的气流,瞥了眼那一侧下方,黑洞洞,好像深渊一样。
应该是下面的河流。
这功夫,白宣语也清醒几分,在努力动着身子。
他只一个动作,整辆车都在摇摇欲坠。
“别动,再动掉下去了!”白小升竭力朝着白宣语大叫道。
情况比他预估的还要糟糕,很可能半个车身都在外面。
现在处在一个极为微妙的平衡状态。
白宣语虽然还有几分晕头转向,但听到白小升的声音,基于对他的信任,顿时停止了挣扎。
白小升伸手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只是一个简单动作,却疼的他大汗淋漓。
“红莲,给我止痛,给我提升各项激素,让我保持清醒,保持力量!”白小升心中大喝。
“目前宿主状态不宜行动,请慎重考虑!”红莲提醒。
“照我说的做!”白小升咬牙道。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
红莲在短暂沉默之后,终于作出应答,“明白。”
片刻之后,白小升便感觉不到一侧小臂与同侧小腿的知觉,但那一侧手脚还是能动的,身体疼痛也暂时消失。
白小升毫不犹豫伸手拉住白宣语,道,“听我指挥,把左手伸过来!”
白宣语碰的头破血流,已经流到了眼里,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却还是顺从的按白小升说的办。
白小升拉了拉他,感觉车身发生可怕的倾斜,顿时不敢再动,开始往另外一个方向尝试。
眼看情况好一些,白小升顿时面露喜色。
就在这时候,白小升忽然看到车前方有光照过来,依稀还有一道身影在光的后面。
有人来了!
这一刻,白小升真无比欣喜。
女神的貼身特種兵 正月初一
凭他自己的力量,很难带白宣语脱离目前的险境,他需要帮手。
“来帮忙!”白小升朝着那个身影大喊。
歡喜仙
一声,两声。
那个人静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最后,那人的手电光照向了他自己的脸。
白小升也终于看清了,身处光辉,脸色晦暗的人——温言!
盛寵娘子 笑寒煙
“是你!”
太古絕神
白小升眼眸顿时瞪大,瞬间明白了。
这不是一场车祸,是蓄意谋.杀!
温言看着白小升,看着白宣语,眼神像着了魔一样,神情也无比狰狞。
“我不能看你们毁了集团,我只能毁了你们。
你们死了,集团就轮到我来掌管。
你们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你们自己!”


yt80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繼承兩萬億》-第二千一百二十六章 你們不能怪我閲讀-wnn2s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白小升,有件事,我还一直没跟你说呢。”白宣语一边开车,一边与白小升笑道。
“什么事?”坐在副驾驶的白小升顿时好奇问道。
白宣语似乎有几分不好开口,连看白小升几眼,方才动容道,“集团能有你,真好!”
话听上去有几分肉麻的感觉。
“为什么这么说?”白小升笑道,“你冷不丁这么抬举我,麻嗖嗖的,我都有点接受不了。”
“这不是抬举你。”白宣语很认真很认真道,“我是说大实话,实实在在的大实话。”
眼看对方言真意切,白小升倒一时不知怎么接茬了。
白宣语继续道,“我以为我是爷爷一手带出来的,在领导岗位上做了这么多年,已经能够应对一切的问题与麻烦。
但是沃夫戈尔德家族攻势突然而至,我这心里,其实是有些慌乱无措的。
那日,我面对大幕上的一片红,也就是极多问题的时候,我能想到办法,但是都是局部的片面的。
甜心妻子,老婆大人我錯了! 竹子陌
直到你给我们讲了你的应对方略,我才明白,原来我跟你是有差距的,我不如你!
我这个人以前特别不愿承认不如人的。”
白宣语又看白小升一眼,语气诚恳道,“但是那一刻,我真挺佩服你的!集团能有你,我相信一定会渡过危机!”
“有你,真好!”白宣语认认真真又说了一遍。
“我说两个大男人,你这么跟我说话,让我这心里感觉挺奇怪的。”白小升只得调侃,缓和自己觉得尴尬的气氛。
“哪怪了?”白宣语好奇看向白小升。
这人是正直到一点脏乱差的意识都没有。
白小升也不想逗他了,就要以一声“谢谢”来收下他的赞美之词。
就在这时,白小升忽然察觉到了危险——他们与前车的距离,太近了!
白宣语开车一直很稳,是对方,急刹了!
白小升迅速反应过来,眼神一厉,大喝道,“小心前面!”
不用白小升提醒,白宣语也近乎同时察觉到了,他手下方向盘保持不动,脚下猛踩刹车。
这就考验一个司机的驾驶经验了,要是下意识打方向盘,那就有翻车危险。
此刻,他们的车正通过一座桥,这座桥在一条横穿加南德市中心的著名河流上,晚上这个点车没那么多,突发状况更是少之又少。
白宣语在毫无准备情况下,却还是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实属难得至极。
刹车声在安静的夜幕下,显得格外刺耳。
白小升、白宣语双眸放大,眼瞅着与前方突然停下的SUV,无限接近!
“砰”的一声,两辆车终于发生了亲密接触,发生了碰撞。
白小升、白宣语身子猛地一震,又再度停稳。
白宣语这车性能非常优异,刹车踩得果断及时。
碰撞发生了,但是并不猛烈,连气囊都没有打开。
不过,俩人却惊得一头汗。
在急促喘息之后,白宣语忍不住怒了,“怎么搞的,前面的车,怎么突然停下!”
白小升无从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他看到前面那辆车的司机,拉车门走了下来。
“咱们该问问他!”
白小升其实也很生气,毕竟这可是生死攸关的事。
白宣语从车窗探头出去,喊那人,却看到那人迅速离开前面的车,而且并没有向他们走来。
他要去哪儿?白宣语一时错愕。
剩女剩愛
可就在这时候,从后面爆发出了白炽刺目的光辉。
白小升与白宣语霍然回头,不顾光的刺眼,瞪大双眼。
伴随着一声轰鸣般的汽笛声,他们只见到,从白光中蹿出来一个“庞然大物”!
重型卡车的车头!
俩人脑海之中,只来得及反应这一个信息。
随后,一声巨响下让俩人耳鼓嗡鸣,他们感觉自己成了巨浪中微不足道的蚂蚁。
他们的车在扭曲变形,在腾空,在翻滚。
整个世界都像是在旋转起来一样!
夜幕里难以分出天地,只有光一明一暗在交替着,那是路灯的光辉。
随后,俩人都感受到重重的跌落撞击感。
安全带让他们的身体没有脱离座位,但他们五脏六腑却像是翻了一翻,说不出的难受,想吐。
白小升在副驾驶还好,白宣语那边的车门已经飞掉,他半个身子都不受控制的甩出车外,并且怎么都扭不回来。
在经过短暂的眩晕、恶心、迷茫之后,白小升听到了一个声音,持续跟自己说着话。
那是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
“检测到宿主受创,预估七处骨折,十三处软组织挫伤,内脏没有破裂迹象,轻微脑震荡,采取紧急救护措施,措施等级为最高级……”
是红莲的声音。
白小升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在红莲帮助下清醒过来。
他这才发现,不光是白宣语身姿古怪,连自己也是。
他们的车倾倒在大桥边缘,半个车身探出,白宣语迟迟不能回正身躯,除了有受撞击身体不受控的因素外,就是他身子也大半悬空在桥外。
白小升感受到那一侧有超冷的气流,瞥了眼那一侧下方,黑洞洞,好像深渊一样。
应该是下面的河流。
这功夫,白宣语也清醒几分,在努力动着身子。
他只一个动作,整辆车都在摇摇欲坠。
“别动,再动掉下去了!”白小升竭力朝着白宣语大叫道。
情况比他预估的还要糟糕,很可能半个车身都在外面。
现在处在一个极为微妙的平衡状态。
白宣语虽然还有几分晕头转向,但听到白小升的声音,基于对他的信任,顿时停止了挣扎。
白小升伸手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只是一个简单动作,却疼的他大汗淋漓。
“红莲,给我止痛,给我提升各项激素,让我保持清醒,保持力量!”白小升心中大喝。
“目前宿主状态不宜行动,请慎重考虑!”红莲提醒。
特種兵王在古代 易殘
“照我说的做!”白小升咬牙道。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
红莲在短暂沉默之后,终于作出应答,“明白。”
片刻之后,白小升便感觉不到一侧小臂与同侧小腿的知觉,但那一侧手脚还是能动的,身体疼痛也暂时消失。
白小升毫不犹豫伸手拉住白宣语,道,“听我指挥,把左手伸过来!”
白宣语碰的头破血流,已经流到了眼里,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却还是顺从的按白小升说的办。
白小升拉了拉他,感觉车身发生可怕的倾斜,顿时不敢再动,开始往另外一个方向尝试。
眼看情况好一些,白小升顿时面露喜色。
就在这时候,白小升忽然看到车前方有光照过来,依稀还有一道身影在光的后面。
唐朝最佳閑王
有人来了!
这一刻,白小升真无比欣喜。
我本單純 章蕓兒
凭他自己的力量,很难带白宣语脱离目前的险境,他需要帮手。
“来帮忙!”白小升朝着那个身影大喊。
特警亂明 慕容寒竹
一声,两声。
那个人静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最后,那人的手电光照向了他自己的脸。
白小升也终于看清了,身处光辉,脸色晦暗的人——温言!
“是你!”
白小升眼眸顿时瞪大,瞬间明白了。
这不是一场车祸,是蓄意谋.杀!
温言看着白小升,看着白宣语,眼神像着了魔一样,神情也无比狰狞。
“我不能看你们毁了集团,我只能毁了你们。
你们死了,集团就轮到我来掌管。
你们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你们自己!”


gtvqs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繼承兩萬億》-第二千一百二十六章 你們不能怪我熱推-hczoi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白小升,有件事,我还一直没跟你说呢。”白宣语一边开车,一边与白小升笑道。
“什么事?”坐在副驾驶的白小升顿时好奇问道。
白宣语似乎有几分不好开口,连看白小升几眼,方才动容道,“集团能有你,真好!”
话听上去有几分肉麻的感觉。
“为什么这么说?”白小升笑道,“你冷不丁这么抬举我,麻嗖嗖的,我都有点接受不了。”
“这不是抬举你。”白宣语很认真很认真道,“我是说大实话,实实在在的大实话。”
眼看对方言真意切,白小升倒一时不知怎么接茬了。
白宣语继续道,“我以为我是爷爷一手带出来的,在领导岗位上做了这么多年,已经能够应对一切的问题与麻烦。
但是沃夫戈尔德家族攻势突然而至,我这心里,其实是有些慌乱无措的。
那日,我面对大幕上的一片红,也就是极多问题的时候,我能想到办法,但是都是局部的片面的。
直到你给我们讲了你的应对方略,我才明白,原来我跟你是有差距的,我不如你!
我这个人以前特别不愿承认不如人的。”
白宣语又看白小升一眼,语气诚恳道,“但是那一刻,我真挺佩服你的!集团能有你,我相信一定会渡过危机!”
“有你,真好!”白宣语认认真真又说了一遍。
“我说两个大男人,你这么跟我说话,让我这心里感觉挺奇怪的。”白小升只得调侃,缓和自己觉得尴尬的气氛。
“哪怪了?”白宣语好奇看向白小升。
这人是正直到一点脏乱差的意识都没有。
白小升也不想逗他了,就要以一声“谢谢”来收下他的赞美之词。
就在这时,白小升忽然察觉到了危险——他们与前车的距离,太近了!
白宣语开车一直很稳,是对方,急刹了!
白小升迅速反应过来,眼神一厉,大喝道,“小心前面!”
不用白小升提醒,白宣语也近乎同时察觉到了,他手下方向盘保持不动,脚下猛踩刹车。
这就考验一个司机的驾驶经验了,要是下意识打方向盘,那就有翻车危险。
此刻,他们的车正通过一座桥,这座桥在一条横穿加南德市中心的著名河流上,晚上这个点车没那么多,突发状况更是少之又少。
白宣语在毫无准备情况下,却还是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实属难得至极。
刹车声在安静的夜幕下,显得格外刺耳。
白小升、白宣语双眸放大,眼瞅着与前方突然停下的SUV,无限接近!
“砰”的一声,两辆车终于发生了亲密接触,发生了碰撞。
白小升、白宣语身子猛地一震,又再度停稳。
白宣语这车性能非常优异,刹车踩得果断及时。
碰撞发生了,但是并不猛烈,连气囊都没有打开。
不过,俩人却惊得一头汗。
在急促喘息之后,白宣语忍不住怒了,“怎么搞的,前面的车,怎么突然停下!”
白小升无从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他看到前面那辆车的司机,拉车门走了下来。
“咱们该问问他!”
白小升其实也很生气,毕竟这可是生死攸关的事。
白宣语从车窗探头出去,喊那人,却看到那人迅速离开前面的车,而且并没有向他们走来。
他要去哪儿?白宣语一时错愕。
可就在这时候,从后面爆发出了白炽刺目的光辉。
白小升与白宣语霍然回头,不顾光的刺眼,瞪大双眼。
伴随着一声轰鸣般的汽笛声,他们只见到,从白光中蹿出来一个“庞然大物”!
重型卡车的车头!
俩人脑海之中,只来得及反应这一个信息。
随后,一声巨响下让俩人耳鼓嗡鸣,他们感觉自己成了巨浪中微不足道的蚂蚁。
他们的车在扭曲变形,在腾空,在翻滚。
家裏養個狐貍精 唐川
整个世界都像是在旋转起来一样!
夜幕里难以分出天地,只有光一明一暗在交替着,那是路灯的光辉。
随后,俩人都感受到重重的跌落撞击感。
安全带让他们的身体没有脱离座位,但他们五脏六腑却像是翻了一翻,说不出的难受,想吐。
青春為何這麽傷 聞文人
總裁的琉璃小新娘ⅲ親上加親
白小升在副驾驶还好,白宣语那边的车门已经飞掉,他半个身子都不受控制的甩出车外,并且怎么都扭不回来。
在经过短暂的眩晕、恶心、迷茫之后,白小升听到了一个声音,持续跟自己说着话。
那是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
柔光離亂 雪湮
“检测到宿主受创,预估七处骨折,十三处软组织挫伤,内脏没有破裂迹象,轻微脑震荡,采取紧急救护措施,措施等级为最高级……”
是红莲的声音。
白小升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在红莲帮助下清醒过来。
他这才发现,不光是白宣语身姿古怪,连自己也是。
他们的车倾倒在大桥边缘,半个车身探出,白宣语迟迟不能回正身躯,除了有受撞击身体不受控的因素外,就是他身子也大半悬空在桥外。
白小升感受到那一侧有超冷的气流,瞥了眼那一侧下方,黑洞洞,好像深渊一样。
应该是下面的河流。
这功夫,白宣语也清醒几分,在努力动着身子。
雷嘯 血筏
他只一个动作,整辆车都在摇摇欲坠。
“别动,再动掉下去了!”白小升竭力朝着白宣语大叫道。
情况比他预估的还要糟糕,很可能半个车身都在外面。
现在处在一个极为微妙的平衡状态。
白宣语虽然还有几分晕头转向,但听到白小升的声音,基于对他的信任,顿时停止了挣扎。
白小升伸手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只是一个简单动作,却疼的他大汗淋漓。
“红莲,给我止痛,给我提升各项激素,让我保持清醒,保持力量!”白小升心中大喝。
機械強殖
“目前宿主状态不宜行动,请慎重考虑!”红莲提醒。
“照我说的做!”白小升咬牙道。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
红莲在短暂沉默之后,终于作出应答,“明白。”
片刻之后,白小升便感觉不到一侧小臂与同侧小腿的知觉,但那一侧手脚还是能动的,身体疼痛也暂时消失。
白小升毫不犹豫伸手拉住白宣语,道,“听我指挥,把左手伸过来!”
白宣语碰的头破血流,已经流到了眼里,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却还是顺从的按白小升说的办。
白小升拉了拉他,感觉车身发生可怕的倾斜,顿时不敢再动,开始往另外一个方向尝试。
眼看情况好一些,白小升顿时面露喜色。
就在这时候,白小升忽然看到车前方有光照过来,依稀还有一道身影在光的后面。
有人来了!
这一刻,白小升真无比欣喜。
豪門邪少:老婆你就從了吧
凭他自己的力量,很难带白宣语脱离目前的险境,他需要帮手。
“来帮忙!”白小升朝着那个身影大喊。
一声,两声。
那个人静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醜妃一一暮雪
最后,那人的手电光照向了他自己的脸。
白小升也终于看清了,身处光辉,脸色晦暗的人——温言!
“是你!”
白小升眼眸顿时瞪大,瞬间明白了。
这不是一场车祸,是蓄意谋.杀!
騎士亂武 無語淚千行
温言看着白小升,看着白宣语,眼神像着了魔一样,神情也无比狰狞。
“我不能看你们毁了集团,我只能毁了你们。
你们死了,集团就轮到我来掌管。
你们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你们自己!”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