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6t36非常不錯小說 非洲酋長-第四百零五章 賴賬也無謂分享-wlh5p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呵呵……”
面对那么多旺盛的好奇心,又或明或暗夹藏着讨好的心思,成希也是措手不及,她这时候又不便再开溜,在工位上坐了一个多小时,脸都快笑僵了,关键还不知道要如何解释。
难道真说曹沫在非洲挖到金矿,别人就信了?
“曹沫真要接手新泰华手里的新联股份?”临近下班时,最近刚调到下面支行任职的周姗跑到总行来,也是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坐到成希跟前问道。
虽说周姗的性格多少有些精明算计,但毕竟同宿舍毕业后到同一单位工作多年,成希跟她的关系还是相当不错;而婚礼事件过后,周姗待成希越发亲近,两人的关系就更密切起来。
周姗特地跑到总行来找成希,倒也不是纯粹为了打听八卦。
目前像林云山等新联银行高层,都知道曹沫要出手收购这部分股权,但他们毕竟不是李晓东、余一鸣,并不确认曹沫的真正意图是什么,到底是纯粹搅局,报价随时有可能收回呢,还是真想接手这部分股权。
作为新海联合银行管理层的一员,他们一方面是希望新海联合银行的股权能更分散,同时也希望新海联合银行的股权能保持相对稳定。
这样,管理层也就能保持稳定,不会受到股权及董事会变动的冲击,同时管理层的权力及地位也会得到增强。
还有林云山等高层,更关心的是曹沫接手这部分股权之后,联手东盛获得董事提名权,现在曹沫直接让成希负责收购股权的事宜,想来到时候也会叫成希兼任这个董事。
那问题来了,成希除了兼任董事外,在新海联合银行内部的职务要怎么安排?
倘若她直接挂上副行长或行长助理的高级职务,那就将成为地位要高过普通副行长的执行董事,那就将对新海联合银行现有的管理层结构造成冲击。
李晓东、余一鸣他们现在不会去考虑这些有的没的,完全可以等股权收购既成事实之后再商议,但林云山他们却不敢不重视。
林云山他们却不便跑到成希跟前来打听八卦,周姗却是合适的人选。
成希她自己都还有些发懵呢,当然不会跟周姗说太多,好不容易捱到下班,成希与周姗她们告辞,先乘电梯到她妈的办公室里。
对她来说,今天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因为新泰华投资拖欠新昌钢贸的债务,截止日期就在八天之后;他们需要在八天内完成交易,以便新泰华能及时结清债务,终止股权抵押。
而又要确保新泰华投资确实是将交付款项用于结清新昌钢贸债务,不会被陆家兄弟挪用他处或直接转移出去,最保险的做法就是将新昌钢贸也拉进来,将账款直接打入新昌钢贸的账户完成这次交易。
新昌钢贸图谋的就是新海联合银行的这部分股权,突然被他们横插一脚,又怎么可能会积极配合?
这时候就要进行一系列的司法公证,开设第三方托管账户。
总之程序复杂无比。
受委托的律师事务所跟会计师事务所,下午才接到委托。好在陈蓉、杨丽芳面子够大、人脉够广,两边都派出精兵强将,大体理出头绪来,夜里就要进行细节上的确定。
即便是她妈杨丽芳一手操持整件事,成希也不可能偷懒,在她妈办公室还没能歇口气,就被她妈一起拉到位于财大创业大厦里的木象资本;而余婧更是早一步被杨丽芳差遣过来当联络员。
“哥,木象资本这么一搞,不再是大学生创业项目,你亲爱的小妹我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继续赖在财大创业大厦里,”成希刚跟她妈走进曹佳颖的办公室里,就见她在给曹沫打电话,“新的办公地址,我跟成希姐刚刚挑选了几处,你有空亲自去看一眼?”
成希心说她什么时候跟佳颖去挑选新的办公地点了?
曹家兄妹说谎都不眨眼的吗?
“一处地方是吴中路曹古角有栋旧楼,是民国时的南浙商会旧址,面积不是很大,不到两千平方米,但也勉强够用了。比如可惜的,就是这栋旧楼,只卖不租,但要是直接买下来,好像需要七千万。这已经是算便宜的了,要不是这次经济危机,之前开价要一亿二。就是楼有些旧了,作为市级历史遗迹,还得照市里给的标准进行修缮,内部再装修什么的,怎么也得再添两千万进去才够。太奢侈了啊?是啊,是有点奢侈,但办公不就图一个舒服吗?你不心疼你这个没人爱的妹妹就算了,你不能不疼成希啊——现在新海市里停车有多难,你也清楚的,这栋楼庭院占地也有两千平方米,现在就有十三四个停车位,还可以增加一些车位,环境在新海市里还算好吧。要是你手里资金比较紧张,也没有关系,除了这个之外,我们可以直接从天悦总部划个角落出来办公也成,我们这几个人还能占多大的地方?啊,你觉得木象跟天悦还是分隔开来办公为好啊,但曹古角那栋楼不买下来,我们去哪里办公啊?你要考虑一下?你考虑什么啊,曹古角距离田子坊很近,距离成希家也近,我可纯粹是在帮你们俩考虑……那就这样说定了,我明天就去下定金,你不要出尔反尔,害我损失定金啊!”
曹佳颖挂了电话,走过来抓住成希的手,说道:“你可得记住,浙南会馆是你看上的,可不要给曹沫反口不认——”
“曹沫手里有那么多的现金吗?”成希迟疑的问道。
“现金就跟女人的沟沟一样,挤挤总会有的。”曹佳颖说道。
成希都想翻佳颖的白眼。
要确保成希跟她站同一条战线,曹佳颖又说道:“这栋旧楼环境真的超赞,要不是国内这次受次贷危机影响,真的很难想象这栋楼能掉回到三年前的价格——错过这村就没有这店了!”
“好吧!”浙南会馆是位于吴中路附近一栋民国旧建筑,挨着淮中公园广场,环境幽静却又紧挨着商业中心,成希自然是知道的,却没有想过有一天能将这栋建筑购置下来办公,她甚至都不知道这栋旧楼还能够交易买卖。
“一会儿我们去哪里吃饭?我哥这时候应该没有空,我们吃饭不用管他——我们是回田子坊,还是就在附近找一家餐馆,让我爸、蓉姨还有成叔叔他们过来?”曹佳颖问道。
“今天还能有时间吃饭?”成希还没能从畏难的情绪中彻底的振作起来,想到一堆事就头痛,就巴望着能缓一缓。
“今天不得把所有细节都敲定了?我看你们都要做好有不睡觉的心理准备,要不然合同里会有多少漏洞,还不清楚呢!我们也不要想出去吃饭,随便订些外卖过来打发一下!”此时的杨丽芳就像是渴望血腥杀戮的老将即将披挂上战场,振奋的说道。
“哈,”曹佳颖笑道,“杨姨你不要搞得这么紧张——我哥根本就不怕新泰华敢昧掉这笔钱,甚至恨不得陆家能直接这笔钱转移走,所以我们压根就不用担心合同会不会留有漏洞被陆建成、陆建超利用……”
“啊?”杨丽芳疑惑的看向曹佳颖,不知道为什么支付给新泰华的资金被陆家兄弟挪用走,他们得不到新海联合银行的这部分股权也无所谓?
在林家婚礼过后,杨丽芳虽然知道曹沫持有伊波古矿业,并跟新海金业在非洲合作开矿等事,知道曹沫在非洲这几年是真正发达起来了,但她对天悦投资、对伊波古矿业、对科奈罗水泥,以及对曹沫跟韩少荣、陆家在商业上的竞争及纠纷也不甚了了。
不要说找陈蓉、曹雄了,她都抹不下脸来将成希拉到跟前追问什么;而国内媒体对天悦的报道非常的有限,甚至在互联网上都找不到曹沫存在的痕迹。
很多细节,成希都完全不清楚——这却不是曹沫故意瞒着成希,而是很多细节成希之前并无必要搞清楚。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曹沫太忙,要么是陈蓉,要么是曹佳颖,就得负责解释清楚。
曹佳疑看成希她妈确是什么都不清楚,沏过茶后便从头解释起:“……事情要从卡奈姆隆塔地区的北部丛林里、伊波古部落以原始作业手段经营的一座金矿说起,伊波古矿业、科奈罗水泥都在我哥接手这座金矿之后陆续发展起来。之后又模仿东盛集团,将卡奈姆等国的可可豆、可可脂进口到国内加工销售,成立科奈罗食品集团;又组建天悦工业,以便将华宸摩托运往西非地区销售,随后相应在国内以及卡奈姆成立产品开发中心以及组装工厂。在这个过程当中,东盛长期以来都是合作者,所以这次也只是再次更紧密的合作,而陆建成、陆建超一直视我哥为商业的竞争对手进行打压不说,还试图在卡奈姆做原油走私生意并有意将在西非投资、闯荡的华商都推出来当挡箭牌,几次冲突,矛盾也日益尖锐。新海联合钢铁集团在卡奈姆投资的卡特罗钢铁厂项目,最初是我哥牵头推动,前前后后跑了小半年,但陆建成、陆建超知道我家跟韩少荣的矛盾,去年就联合韩少荣拉拢新钢联撕毁之前草签的框架协议,他们强势插手进去。陆建成、陆建超初衷是拉拢韩少荣打压我哥,却完全没有想到他们此举是引狼入室,为他们自己覆灭埋下祸根。我哥跟泰华这些年在卡奈姆,除了尖锐的矛盾,其实也有过合作——科奈罗能源目前控制隆塔以及泰华在海外的最大项目科奈罗滨海新城的电力供应,虽然目前我哥持股不高,但这家公司也是我哥推动下发展起来的,我哥也有着绝对的影响力。而为了确保科奈罗滨海新城能顺利建设,泰华曾先后以泰华工业园以及科奈罗滨海新城的名义,向科奈罗能源支付总计六千六百万美元的保证金——这笔保证金,也可以说是科奈罗能源欠泰华的债务。要是这次股权交易,泰华拿到钱却交不出股权,这笔资金完全可以从保金证金里抵扣,我们不会有丝毫的实质损失,而另一方面,我哥还是想亲手推动科奈罗滨海新城的建设,以免其沦为华商在海外的最大烂尾项目。所以,万一陆建成、陆建超兄弟耍什么花招,我们不需要担心会有什么实质的损失,反而能为我哥直接以债权人的名义,介入新泰华及泰华集团后续的破产重组工作之中提供充足的理由……”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