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q3r好看的都市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txt-第四百八十三章帝王的無奈鑒賞-z9uyq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九炷香冒出袅袅轻烟,缓缓弥漫在简陋的皇陵入口之中。
柳明志神色恭敬的对着李政父子两人的牌位磕了几个响头,这才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尘土。
老周目光欣慰的看着柳大少恭敬的举止,将手中的大氅重新给柳大少递了过去。
“王爷,天气严寒,赶快披上大氅吧,睿宗,武宗泉下有知也不希望看到你感染风寒。”
柳明志默默的点点头,接过大氅重新披在了身上,走到老周准备好的蒲团上跪坐了下来,老周见状,提起身边火炉上的粗瓷茶壶给柳大少倒了一杯热水。
“王爷,暖暖身子吧。”
“多谢!”
柳明志浅尝了一下杯中的热水,神色怅然的望着双鬓斑白,满头银丝的老周。
“真快啊,眨眼间就三年了,父皇跟皇兄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像昨天才发生的一般,本王一直以为他们才刚走没有多久,谁知道这一走就是三年了。”
老周闻言,目光沉痛的点点头,回眸望了一眼桌案上李政的牌位。
“王爷为了朝廷南征北战,每日政务缠身,自然觉得不觉得时间快,老奴在这里却是过着度日如年的日子。”
“这皇陵太冷清了啊。”
“护陵军把咱当成了一个怪人,除了送饭菜之外,几乎很少靠近皇陵入口。”
“除了当年先帝未入宫的皇后,云家小溪之事之外………..唉…….老奴口误,不想竟提及了王爷表妹的伤心事,还望王爷切莫介意。”
听到老周提到表妹云小溪的事情,柳明志目光有些复杂,眼底深处深藏着淡淡的愧疚之意。
“无妨,无妨,往事而已,过去了这么久,是该看淡了。”
老周望着柳大少说话时的神色并非那种敷衍了事的姿态,这才松了一口气。
“咱除了云家小溪的事情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皇陵了,要不是小海子这孩子不时地来探望咱这把老骨头一眼,长久不与人说话,只怕咱这把老骨头连话怎么说的都要忘了。”
“虽然孤寂了一些,可是比起当年在宫里尔虞我诈的日子,其实也挺好的。”
“没事的时候啊,回想回想一些当年的往事经历,一天一天的其实也就过去了。”
柳明志望着老周老态龙钟的样子,心里隐隐有些痛惜。
“老周,父皇跟皇兄毕竟已经大行了,逝者已逝,生者珍重,你的心意父皇一定会感受到的,只是你始终这样子守着又能如何呢?父皇始终没有可能再回人间。”
“我看,不如我给你安排一间院子,你也好住在里面颐养天年,真的想父皇了就定期回来看看,陪他老人家说说话。”
“皇陵外有护陵军把守,你又何必呢?”
“以后的日子还长久着呢!你难道真的打算守着父皇的陵寝直至终老吗?”
“你虽然以老奴自称,可是我知道父皇从来没有拿你当成一个奴才看待,而是当成了老伙计看待。”
“父皇在天有灵,见到你这个样子,肯定也会不高兴的。”
老周听了柳明志的话语,乐呵呵的笑了一声,昏暗的眸子流露出回忆的色彩。
柳明志静静地望着老周变幻莫测的眼眸,他从老周的目光中看到了孤独,无助,希望,激动,霸气,冷厉,杀意,以及最后一抹看淡世间一切的淡然。
柳明志心中默然,或许老周眼眸中表现出的这些情绪正是他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放下的一生。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明志感觉到杯中的茶水已经有了没有了丝毫的暖意,老周才回过神来。
转眸望了一眼桌案上李政的牌位,老周叹息了一声。
“当年要不是主人,咱这把老骨头说不定五十年前就化成了一抔黄土了。”
“从主人在冰天雪地中救了咱的那一刻起,咱就对天发誓了,主人给了咱一条命,咱别无所有,也只有用这条命来报答主人的恩情了。”
“咱从一个犹如路边无人问津的杂草,因为主人的缘故变成了人人巴结的大内总管,虽然是因为主人的身份,可是咱的荣耀也是因为主人才得来的。”
“当所有人都高看咱一眼的时候,咱就知道,这条命交给主人,值了。”
“虽然咱成了人人嗤之以鼻,背后称为阉狗的无根之人,可是咱………”
老周目光犹豫了一下没看着柳明志平淡好奇的目光,老周叹息了一声:“可是咱成为无根之人之前,主人让咱留下了一条血脉延续香火。”
“五十年了,这孩子咱只去偷偷地看了他一眼,就是他娘子产子的那一天,知道咱有后了,咱也就了无牵挂了,从此可以一心一意的报答主人了。”
柳明志愕然的看着老周:“你……你还有后?这也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老周默默的点点头:“这都是主人的恩赐,唉,说句大不敬的话。”
“主人身为夫君,身为父亲不可否认有些许的瑕疵,可是身为帝王来说,主人绝对做到了至公的地步。”
“有些事情有时候他也不想的,可是他除了是夫君跟父亲还是大龙的皇帝,他必须要为他的臣民负责。”
“无论他坐了多少与情不合,与理不公的事情,可是在对待黎民百姓的事情上他从来都没有丝毫的玩忽懈怠。”
“主人不是一个好父亲,不是一个好夫君,但他绝对是一个好皇帝,一个当之无愧的盖世雄主。”
“唉…….”
“换而言之,一个好皇帝,从来都不会是一个好人,自古以来从无例外!”
“为了江山社稷,为了黎民百姓,哪怕你明知道这样做是错的,还是要继续做下去。”
“哪怕亏欠了家人跟挚友还是要做的,皇帝哪有想象中的高高在上,更多的是远超常人数十倍乃至数百倍的难言之隐。”
“这就是帝王的无奈!”
“这番话还是王爷您在北疆担任两府总督之时,主人知道自己大限将至,躺在龙床之上回忆起往事说给咱听的。”
“虽然过去了三年,可是对于咱来说却是历历在目,因为只有咱知道,陛下为了做好一个无愧于天下的好皇帝,到底失去了多少东西。”
“纵观历朝历代,能像陛下一般的君王,属实不多。”
柳明志怔怔的望着神色感伤的老周。
一个好皇帝,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
回想起李政大行之初,十多万京师百姓自发涌入京城,满城缟素为李政送行的往事,柳明志目光有些复杂。
如此民心所向,天下缟素,谁敢说李政不是一个好皇帝。
可是回想起李云龙在御书房望着李政的画像那咬牙切齿,怨天不公的愤慨模样,柳明志无声的叹息了一声。
连自己的儿子都对其如此怨恨,谁又能说李政是一个好人。
这也许就是帝王的无奈吧。
柳明志将杯中已经变凉的茶水一饮而尽。
“老周,既然说到了这里,我也就不再遮遮掩掩了。”
“我此次前来,就是想向你请教一件被尘封的往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