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sh9都市言情 撿到一隻始皇帝 ptt-第一百三十七章 從今天開始當聖人,晚嗎?讀書-swcd4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魏无忌的院落里,他的门客们非常热情的迎接了马服君。
他们的家主成为了赵国的国相,在他们看来,这是多亏了马服君,如今他们各个显赫,还有几个能人被魏无忌举荐到了赵王的面前,甚至还在地方上做起了大夫。魏无忌与赵胜不同,赵胜对门客的标准是来者不拒,而魏无忌的标准稍微高了一些,他是能者不拒。跟随他的人里,有很多都是魏国的能人。
而让这些门客们惊讶的时候,赵括竟记得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热情的与他们寒暄,顿时,门客们将他挡在院落里,纷纷要与他问候,魏无忌笑嘻嘻的站在室门处,看着赵括与自家门客们叙旧,侯赢站在他的身边,笑着说道:“您要是再不开口,只怕您的宾客就要成为马服君的座上宾了。”
魏无忌笑了笑,并不在意。
赵括与魏无忌面向而坐,魏无忌无奈的对赵括说道:“如今我要观看的竹简,需要用三辆马车抬进来,我所书写的命令,需要六位门客才能举得动,因为您的缘故,让我如此的劳苦啊。”,赵括笑了笑,方才说道:“如今您受到上君的宠爱,大臣们尊敬您,赵人拥戴您,这也是我的缘故啊。”
两人笑了起来,魏无忌这才问起了赵括的来意,赵括问道:“我的门客们为出征的将士们赠送种子,农具,粮食的事情,您知道吗?”
魏无忌点了点头。
赵括面色凝重的说道:“李鱼说:乡野的官吏们扣押耕牛,百姓们必须要通过贿赂才能得到,他上前质问,遭受到了官吏的侮辱。我的门客幸,为人刚烈,因为遭受到侮辱的原因,他杀死了两位县田部吏,如今董成子正在审问这件事。”,魏无忌打了个哈欠,这若是对别人,就是赤裸裸的羞辱,可是对赵括这样的挚友,这就算不上什么了。
他说道:“区区几个小吏,敢侮辱您的门客,就是被杀死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会吩咐董成子一声,让他放人。”
赵括摇了摇头,说道:“我所要说的,并不是这件事。”
“乡野的官吏扣押耕牛,县里的官吏,则是将邯郸所分下的春种留下,用在了自己的耕地上。郡里的官吏,放任这些恶吏,接受他们的礼物馈赠,因为是自己好友家亲的缘故而不将他们问罪。”
“将士出征在外,他留下的父母妻子,竟是遭受到恶吏的欺辱…您觉得这是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赵括看起来有些生气,他说道:“我的门客可以杀死乡野的恶吏,我可以杀死县里的恶吏,您可以杀死郡中的恶吏,可是杀死了这些人,继承他们位置的还是跟他们一样的人,什么时候才能杀的完呢?”,听到赵括这么说,魏无忌沉思了片刻,方才询问道:“那您准备怎么办呢?”
“我想要改变底层官吏的选拔方法,乡野的官吏,都是县中官吏自己举荐任命的,这会造成他们彼此勾结,欺压百姓,可以效仿秦国,施行连坐,被举荐者违反律法,欺压百姓的,举荐者同罪。另外,我觉得以考核的方式来进行底层官吏的选拔,是最合适的,我想请您来帮我。”
魏无忌看上去有些迟疑,犹豫不决,这让赵括非常的惊讶,他所认识的信陵君,不该是如此啊。
魏无忌看着他,纠结的说道:“我可以帮您,但是有一件事。”
“请您说吧。”
魏无忌忽然笑了起来,“事成之后,您得陪我饮酒。”
魏无忌认为,想要做这件事,就必须要将中尉请来,虽然群臣都有向大王举荐官吏的资格,可这毕竟还是中尉的职责。故而,魏无忌派了人去邀请中尉前来。从前的中尉是许历,他为人正直,的确是为赵国举荐了不少的能臣,可是如今,接替他位置的,却是宗室赵豹。
平阳君赵豹,大哥是安阳君赵章,二哥是惠文王赵何,四弟是平原君赵胜。如今的赵王丹,正是他的犹子,赵王也并不是很喜爱这位仲父,平日里,赵豹的建议,也总是被赵王所无视,不过,这也不影响赵豹在赵国的地位,平原君看到他,也得恭恭敬敬的喊一声兄长,得将他当作父亲来看待。
昔日那位跟随赵括立下功勋的小将赵布,就是这位平阳君的儿子。在得知国相召见之后,赵豹虽然有些不悦,还是坐上了马车,前来魏无忌的府邸,作为赵国的大贵族,国相也应该来拜访他,不过,如今的信陵君,也是魏国的宗室,在身份上,两人并没有太巨大的差别,何况,两人还是亲戚。
信陵君的姐姐嫁给了平原君,而平阳君是平原君的兄长,所以平阳君也是信陵君的兄长,贵族之间的亲戚关系,是有些说不清楚的,赵括有些时候都会很懵逼,因为诸国互相联姻,形势看起来就像是一家人在争霸天下,互相攻伐。这又让赵括想起了后世的欧洲,似乎也是这么一个情况。
有些时候,赵括看着如今的天下,觉得这跟后世的欧洲非常的像。怎么说呢,严谨而古板的古典*****国家,会想到谁呢?这秦国跟普鲁士简直神似啊,唯独不同的是普鲁士没有完成的,被秦国给提前几千年完成了。一个走在时尚最前沿,连走路,语言都能成为时尚,被他人效仿的浪漫赵国,拥有强大的军队,却总是被隔壁那个严谨的国家吊打,这让人想起了谁呢?
没错啊,这赵国像极了未来的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降强国啊,只是他比法兰西更有骨气,并不曾举起双手。
一位老牌的强国,曾比那位严谨的国家更加的强大,是最初的霸主,嗯,征服者小白与他的齐格兰。
一位被当作蛮夷,非常的凶横,国土广阔,嗜酒如命,与严谨的国家长期争霸的国家…没错,彼得庄王与他的楚罗斯。
还有被夹在大国之间,被来回摩擦的韩兰。一位从强大帝国里分裂出来的,拥有强大军队却总是被邻居捶打的魏地利。还有一个趁着敌人最虚弱的时候发动进攻竟被败兵教做人的燕大利。
赵括想着这些,不由得笑了起来,可是,随即脸色又变得格外的严峻,若是自己的存在,真的阻碍了七国的统一,那么在未来,不会真的变成这样的混乱格局吧?想到这些,他又有些笑不出来了,长期的分裂,是会造成更多的死亡与毁灭。有没有办法可以平和的进行这统一的过程呢?让所有人都少流一些血?
赵括的看法,或许与所有人都不同,没有人会像他一样,将七国都当作是一家人。在秦国统一之后,也是将被征服者当作了俘虏与亡国者,若是能让这些被征服的百姓们也能尝到统一的福利,让他们免去战争带来的灾祸,免去苛刻的徭役,让他们能够安心的耕作…
赵括正在思索着未来,赵豹就已经赶到了。
赵豹领着一群宾客,走进了院落内,他的这些宾客大多也都是高傲的人,面对魏无忌的那些魏国门客,并没有亲近的意思,只是冷漠的看着,这倒是与赵括的门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若是狄在这里,他绝不会管这些魏人能不能听得懂,都会跟他们来寒暄一番。魏无忌与赵括起身迎接,将赵豹迎到了室内。
赵豹没有想到马服君也在这里,因为儿子的缘故,他倒是与赵括亲近,他的儿子赵布,因为在对燕作战时立下了功劳,如今已经担任都尉,统领精锐的士卒们守卫邯郸。赵豹笑着与两人寒暄,魏无忌并没有让赵括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反而是隐晦的提起了赵括门客杀人的事情。
赵豹听闻,抚须大笑,说道:“对这样的恶吏,就应该要杀掉,请马服君不要担心。”
赵括看了看魏无忌,不知道魏无忌为什么要说起这件事,魏无忌有些感激的说道:“多谢平原君的恩德,国中有您这样的贤人,这是赵国的幸事啊。”,听到魏无忌的恭维,赵豹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赵括恍然大悟,连忙也跟着魏无忌称赞了起来,等到赵豹挥着手,谦逊的说过誉的时候,魏无忌终于进入了主题。
“您身为中尉,国中有这样的恶吏,这是对您最大的不敬,赵人会说:没想到平阳君那样的贤人,都会提拔这样的官吏啊。平阳君既然帮了马服君的事情,那马服君也必须要帮您,避免您的名声受到玷污,我想,可以让马服君巡查赵国境内,找出这些败坏了您的名声的官吏,将他们处置干净!”
魏无忌愤怒的说道,仿佛就是在怨恨他们侮辱了赵豹的名声。
赵豹听闻,点了点头,看向了赵括,笑着说道:“不用劳烦您,我可以自己派人去清理这些恶吏。”
赵括说道:“您帮了我的忙,就请给与我这个报答您的机会,难道您觉得我没有能力来维护您的声誉吗?”,赵豹急忙说道:“好,那就劳烦您了。”
三人又聊了起来,赵括方才问道:“请问您举荐贤人的依据?”
赵豹傲然的说道:“我会看他们的相貌,相貌俊美,异于常人的,肯定是有大作为的贤人,如荀子,您,信陵君,都是相貌俊美的人,可见我的选择是没有错的。”
赵括呆愣了许久,方才问道:“那除了相貌呢?”
“还有他们的着装,以及言行。”,赵豹随意的说道。
赵括沉默了下来,强忍着没有再多说什么,送走了赵豹,魏无忌方才长叹了一声,坐在了赵括的面前,对他说道:“您不要生气,在魏国,也是这样的,我知道魏国很多的贤才,只是因为他们的出身不够显赫,没有贤明的先祖,又或者不够俊美,而得不到重用,魏国的大臣,有龙阳君那样俊美的,有段干子那样显赫出身的…真正有才能的人却很少。”
赵括长叹了一声,方才看向了魏无忌,说道:“您想要让我找出赵国里的那些奸贼?”
“是啊,等您将他们找出来,将这些事情递给上君来看,上君就会知道事情的严重,我也就能提议,免去地方官吏对底层官吏的任命权力….不过,您要做好准备,对底层官吏的任命权,是官吏最为看重的,他们依靠这样的权力,来拉拢贤才成为自己的宾客,安排自己的亲信,扩大自己的势力。”
“每当县令离开的时候,底层官吏都会被调动,与县令同去同留。”
“您要改变这些,您会成为他们的大敌,很多人都会想要谋害您。”
赵括笑了起来,看着魏无忌,说道:“我不怕。”,他又问道:“您觉得,我是该隐藏身份,向百姓打探情况,还是该光明正大的前往调查呢?”,魏无忌饮了一口酒,方才认真的回答道:“您应该竖起马服君的旗帜,带上您的门客们,敲打着战鼓赶往各地。”
“以您的名望,百姓们是不会欺骗您的,他们都会说实话,因为您的德行,那些奸贼都会望风而逃,不敢与您对质。”
“您这样的行为,会震慑各地的官吏,他们从此就会收敛一些,不敢行恶。”
魏无忌又说了很多事情,赵括都记在了心里,这个时代的贵族,并没有文武的划分,魏无忌可以带兵打仗,也可以治理国家,因为如今的大臣都是贵族,贵族出身意味着他们接受了骑马,驾车,射箭,搏斗,律法,文学,艺术等全方面的教育,是属于全能的人才,包括廉颇,赵王甚至有意让廉颇来担任国相,这是很合理的事情,国中就有不少人支持廉颇。
赵括与魏无忌定下了清查国中官吏的事情,赵括方才告别了魏无忌。他刚刚走出了府邸,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庞煖。
庞煖平静的看着走出门的赵括,俯身长拜。赵括大惊,急忙侧身避开他的大礼,从侧面将他扶起,说道:“您是长辈,我不能接受您这样的大礼。”
“我从前只是空捧着圣贤们留下的竹简,今日才知道自己的愚蠢,我愿意奏明上君,拔掉您前行道路上的荆棘。”,庞煖说着,猛地用拐杖狠狠的砸着地面,质问道:“荀子说:圣人是寻常人平日里的作为所积累而成的!!!”
“我从今天开始还算晚吗???”
赵括看着他,认真的回答道:
“不晚。”
“永远不晚。”
ps:今天会正常更新的,稍后就发第二章,昨天精神状态极差,写了一章,怎么看都不满意就删掉了,不想影响自己的质量,请谅解。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