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uw3w优美都市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討論-第五十二章 自貢之旅-qpw3r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赵晓卉还告诉了一个重要信息,四川能投最近正在搞一个四川生态园的项目,已经在自贡圈了一块地,正在寻找合作伙伴,估计是缺钱。
我思考过后,决定去会一会这个双国籍的企业家。看看他们有多能投?
刚好赶上自贡要举办一个花灯游园会,据说是十年一次的庞大盛会。这次花灯会耗资巨大,整个花灯会占据了半个自贡城区。花灯会当天,将会被中央三套现场直播,还请了众多大腕,影视明星,另外还请了一位著名的享誉海内外歌唱家来开一场演唱会。要知道,这位歌唱家可是在鸟巢开过个唱的,请到她可是很难的。这么大的盛会,吸引了国内外媒体的眼球,和一大批灯迷旅游爱好者。
临走的时候,赵晓卉还告诉了一个重要信息,四川能投最近正在搞一个四川生态园的项目,已经在自贡圈了一块地,正在寻找合作伙伴,估计是缺钱。
我思考过后,决定去会一会这个双国籍的企业家。看看他们有多能投?
刚好赶上自贡要举办一个花灯游园会,据说是十年一次的庞大盛会。这次花灯会耗资巨大,整个花灯会占据了半个自贡城区。花灯会当天,将会被中央三套现场直播,还请了众多大腕,影视明星,另外还请了一位著名的享誉海内外歌唱家来开一场演唱会。要知道,这位歌唱家可是在鸟巢开过个唱的,请到她可是很难的。这么大的盛会,吸引了国内外媒体的眼球,和一大批灯迷旅游爱好者。
在当着张总和赵晓卉面,我打电话给王鹤同,叫他带着他的团队,乘最快的班机赶过来,和张总的技术团体交流,看看到底能不能合作上。并商定好了,我从自贡回来就找他们。
他们才肯放我走,还送了我一堆绵阳的特产,梓潼酥饼,安县魔芋,北川茶叶……就差没送我米黄大理石了。我一个劲儿地和他们说,我暂时不回家,等我回家了再拿过来,他们硬是不听,生怕我不肯收,要了我家里的地址,直接给我快递回家了,这份热情我是真的收到了,这可比什么烟酒来的实惠且暖人心。
绵阳到自贡有300多公里,要开4个小时的车,这次我死都不叫小黑自己开车跟着,要他坐我们的车,张总怕我们路不熟,很体贴地叫了他们公司的司机开车送我们过去,但也有可能是怕我中途跑了,不回去和他签合同,不过我这是有点小人之心了。
司机的老家就是自贡的,对自贡是如数家珍,而且很善谈,从我们上了车,就和我们聊了一路,说他们老家怎么怎么好,天候宜人,冬暖下冷,平均暖度都是17,18度左右。说他们那里是恐龙的故乡,是世界三个恐龙产地之一。说他们还有大熊猫,各种稀奇古怪的动物和生物。
奎哥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故意问道:“你们那里产恐龙啊?怎么产的啊?一窝一窝地生吗?”
我瞪了奎哥一眼,替司机师傅解围道:“人家的意思是,自贡那里的恐龙化石很多,是世界上发现恐龙化石最多的产地之一,对不,师傅?”
司机师傅也不介意奎哥的揶揄,也没感激我的解围,继续夸奖他为之自豪的故乡:“我们那里的兔子也是很有名的?”
奎哥继续抬杠道:“怎么个有名啊?四只耳朵啊?”
司机师傅还是不生气地说道:“我们那里的兔子做的好吃,那个味道霸道的很,自贡兔巴适的很,吃过包你们上瘾!”
我嗯了一声道:“那我一定得试试,对了,师傅,你们自贡的灯会是怎么回事儿?以前怎么没听说呢?这次搞这么大啊?”
司机得意地说道:“不是吧?你这都没听说过啊?自贡的灯会和你们北方哈尔滨的冰灯有的一比,一南一北,都是很出名的!自贡啊,原来就有很多做花灯的厂家,不过,以前呢,都是给别人加工的,那个市要举办什么灯会了,就来我们这里加班。后来我们新来的市长呢,觉得既然我们能帮别的市做花灯,那我们为什么不能自己也举办一个呢?就做了一个全国,说不定是全世界最大的灯会呢!我们还申请了什么迪士尼记录呢!”
奎哥翻着白眼道:“那是吉尼斯世界记录!迪士尼啊,和你们差不多,都是做花灯的!不是老鼠就是狗的!”
我不满地对着奎哥低声地说道:“你犯病了啊?为什么和呛着人家司机说话啊!人家那么热情,帮咱们开车,你就不能说几句好话啊?”
奎哥哼了一声说道:“你以为他是好心啊?我刚刚都偷听到了,这家伙太不老实。那个张总叫他开他们公司的车,还给了他油卡和一沓钱,让他照顾好咱们。他呢,借着送我们的由头,自己可以回家,还不开他们公司的车,开咱们的车,油钱他都省下了,这一路上还都是咱们出钱,连个过路费都是咱们出!他便宜都占尽了,还说那么多废话,谁爱听啊!”
我微微地笑了笑道:“这很有什么好跟他计较的?人家帮忙开车就是人情,不帮咱们那是道理。占点便宜,咱们又不吃亏,再说了吃亏是福,这有啥的!你也别小肚鸡肠的!都是小事!你要是不想听,就睡觉,你别听就是了!”
奎哥哼了一声道:“我就是看不惯这些人的小人嘴脸!”
我哎了一声道:“这世上喜欢占便宜的人多了去了,你能看不惯多少啊?这种事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
奎哥仍是不悦地说道:“我这人啊,即看不惯别人占我的便宜,也看不惯喜欢占便宜的人。”
我摇了摇头道:“你没听说过,占小便宜吃大亏的道理吗?你以为他们张总傻啊?我剩了张总的情,张总自然高兴。但张总要是知道了,这位司机大哥,不但没开他们公司的车送咱们,还让咱们自己出费用,张总这个情,我没领到,张总会怎么处理这位大哥?”
奎哥傻笑着问道:“你打算把这事告诉张总啊?”
我轻笑了一声道:“我还没龌龊到那种地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早晚会知道的,咱们啊,用不着操这个心!”
奎哥还想说,小黑把闭上的眼睛突然睁开,正视着前方,奎哥知道有事,和我一起向前方看去。
我们的车被拦了下来,司机和车前面的一个村民争论着什么。
奎哥想下去,小黑用手拦住他,让他别动,我们就这么安静地走在车里。
前面一排车堵在那里,路中间横着一副棺材,司机转过头对我们说:“他们村里死人了,让我们出点帛金!”
奎哥不满地说道:“他们村里死人,关我们什么事?为什么要我们出钱啊?”
司机无奈地说道:“这是这地方的规矩,路过的都得给,不给不让过!”
奎哥瞪着牛眼说道:“不给!这不就是拦路抢劫吗还有王法了吗?报警!”
司机鄙视地看了奎哥一眼,手向前一指,我们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一辆警车刚刚从棺材旁边开了过去!”
我问道:“多少钱啊?”
司机伸出五根手指道:“五十!”
我啊了一声道:“这可比高速费还高啊?”
司机哎了一声道:“没办法啊!他们也是看车来收费的!好车就贵,不好的车就便宜!”
我好奇地问道:“那要是大客车呢?那不得几百块啊!”
司机笑了笑道:“那就得车上的客人给钱了!”
我们的车到了近前,村民伸手敲着车窗,一下子围过来好几个人,司机大哥纹丝不动,也没有要掏钱的意思,我看了看马上就要下车打人的奎哥,急忙掏出了50块钱,从车窗里递了出去。
一个领头的村民,接着钱,还客气了给了我一包糖和一块白手巾,然后挥手叫人把棺材抬开,放我们过去。
之后,一路上司机大哥也再不和我们说话了,我看着路边的风景,心里想着,这种事还是我们在万众电工第一次和送货司机去佛山的送货时候,见过的!不过,我们那时候的送货司机就生猛得多,一把大号扳手,就站在车门旁,叫嚣着拦路打劫的人,愣是没一个敢过来的!
本来4个小时的车程,愣是开了6个多小时才到。
一下车,小黑就对我说:“这司机的确是可恨,明明有高速可以直达的,他却偏要走国道,这是明显和那些村民串通好了的,我估计他肯定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不怪的奎哥看他不顺眼,我也觉得他有问题!”
我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小黑回答道:“人的眼睛可以反应自己的心灵!正视看人的人,心灵透彻,像那个张总一样,待人诚恳,有些人的眼睛看人都是斜视的,不敢与你正视,而且眼睛总是乱转,说话的时候,从来都不拿正眼看你!这种人不是心怀鬼胎,就是有事骗你!”
我切了一声道:“歪理!我看人,都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
小黑不屑地说道:“谁有你这功力啊?我早就知道你,要算计人的时候,眼睛都是眯起来的!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司机啊?”
我摆了摆手道:“什么怎么处理?不处理啊!不就50块钱吗?咱们办咱们的正事就是了!天下不平时,那么多,那轮得到咱们管啊?”
小黑不知道哪来的正义感道:“那就由得他继续这么害人?他留在张总身边迟早会害了张总的!”
我笑了笑道:“哎呦,都会替人考虑了!放心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自有天会收他的!咱们办咱们自己的事!”
小黑哎了一声道:“希望了!我其实和奎哥都是一样,就是看不惯这些小人行径!只不过,和你在一起多了,都不爱管闲事了!”
我嘿嘿地笑道:“这就对了!各人自扫门前雪!这些事,就交给老天去收拾他们吧!如果老天没收拾他们,就说明还没到时候!”
晚上,我们就去逛了下灯会,灯会还未正式开始,但已经初见雏形了,还没到门口,我就看见了一个圆圆大大的月亮挂在半空中,只不过这月亮离我们太近了,感觉随手站高一点,就能摘下来一样。等走近了,才看清,这月饼就是一盏大大的花灯,做的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里面很多灯都没开,但每一件作品都是精妙而巨大。整个灯会要从门口走上一圈,要花上小半天时间。
我们还在灯会的正中央的广告牌上看到了自贡国际生态园的布景图,下面就是四川能投公司投资兴建的。
我心里想着,这四川能投还是真肯下血本啊,这广告估计便宜不了多少啊!
四川能投公司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上面写着他们在自贡的办公地址。我偷偷地记录了下来。
安顿好后,我打了几个电话,第一个给胜男,每天必做的事情,向他回报了下这里的情况,同时听她抱怨着学习的各种不满和不适应。不过,我每次听都觉得,这是一种天籁,听她的抱怨,就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难事,彷佛她的事就已经是世上最难解决的事了。在胜男单纯的世界里,上课回答错了一个问题,体测不达标,就彷佛世界都要崩塌了!
第二个打给耀阳,问他古镇的事宜,耀阳也是总能让我高兴起来,他那种自吹自擂的架势,天底下就没有他搞不定的事,我都不知道他现在哪来的那份自信。
第三个电话打给袁志远,询问了下公司的情况,并和他说了长红集团合作的事宜。袁志远还是不长进,我说什么,他就做什么,永远没有自己的意见,我倒是觉得他在干区域总监的时候,还比较有自己的想法,现在当起总经理来,反倒畏手畏脚的,没了主见。他始终不是能接受万众的最佳人选。贺洁呢?她现在怎么样了?要是她在,我还能轻松很多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