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hcj精品都市言情 《1255再鑄鼎》-第650章 奈何大宋有高達推薦-dn2aa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2年,12月12日,新蔡县。
“轰轰轰轰轰……!”
一连串的炮弹从新蔡城南的炮阵中飞出,落向城门外扩建出来的一个三角堡。然而令高达失望的是,炮弹高的直接飞了过去,低的砸在低矮的夯土墙上,除了溅起一点土花,再无有效的战果。
这使得他不禁转头看向左前方的炮阵,那里面几十名炮兵正在焦头烂额地摆弄着他花大价钱买来的东海火炮。
这些火炮是东海军退役下来的龙吟炮,虽然用旧了,但仍然轻便且强力。龙吟炮本来很少外售,是友邦可遇而不可求的好东西,直到近年来东海国放松了武器管制,才使得蔡国得以购进了一批。到手之后,高达亲自带人验炮,威力果然不凡,令他视之如珍宝,轻易不拿出来损耗,直到现在这样的军国大事才请了出来。
但即使是这样的利器,面对厚重而倾斜的角堡,依然没什么办法,还真是——
“轰轰轰轰……!”
正在此时,新蔡城墙上的火炮开始反击了。元国铸造的这些火炮虽然技术含量不如龙吟炮,但是吨位和口径要大上不少,再加上有高度优势,所以射程要更长一些。
南墙的守将不知道是谁,但显然是个懂行的,之前蔡军刚出现的时候按捺住了没有开炮,静待蔡军把火炮推过来,现在打了一个突然袭击,轻松就打到了他们的炮阵附近。
不过他们运气不好,并未有效击中目标,虽说如此,但还是让第一次上阵的菜鸟炮兵们慌乱了起来。
“让炮阵后撤百步!”高达看着混乱的炮阵,无奈地下了撤退命令,然后看向新·新蔡城,倒吸了一口凉气:“棱堡果然如此坚挺,还真是名不虚传啊。”
没错,元国前线的这座新蔡城是进行了棱堡化改造的新型城池。
作为前线要塞,它不但将四角延伸出去形成角堡,还在四个城门外增建了三角堡,形成了一个八个角的“八卦城”,城上遍布大小火炮自不必说,防御力相比旧式城墙已不可同日而语。
高达对此并非不知,只是他这十年来一直在封地窝着,对于最新的军事技术进步只能道听途说,虽然知道棱堡不好对付,但他前半生什么坚城没守过?自认为对天下城池了如指掌,并未太过放在心上。直到亲自带兵过来,他才发现这东西真不是好对付的……这可就尴尬了!
说起来,这次他亲率六千新军向新蔡出征,打了元军一个措手不及。之前他们一路过来,遭遇过几支元军的小股部队,都战而胜之,现在到了城下反而遇到了难题——宋军长于野战,元军擅长守城,这世道怎么反过来了?
但他毕竟是一代名将,很快做出了应对:“于新蔡西、南、东三面安营扎寨,掘壕围城,徐徐图之!城中战兵最多千数,我军五倍于之,拿下此城十拿九稳!”
新蔡城北是汝水,现在冬季水浅难以行船,却也不好涉渡,让出这一面也无大碍,反倒能降低守军的斗志,正合兵家之理。
既然火炮难以倚靠,接下来,就是更传统的战斗了。
接下来的三天,蔡军在新蔡城外建设营地,挖掘壕沟。元军也曾试图反击和夜袭,但都被蔡军凭借充沛的火力击退。
第四天,蔡军准备了一些冲车楯车之类的攻城器械,对着新蔡城发动了一次传统的攻城。结果这些木制器械行动缓慢,被城上大炮接二连三点名,进攻的士兵也伤亡惨重,不得不停止了行动。
第五天,蔡军继续掘壕围城,并对城内行攻心计,试图劝降守将,未果。
第六天,高达视察掘壕工程时,突然心生一计,命令士卒改变掘壕方向,将战壕向城墙方向推进。这个举动果然命中了棱堡的弱点,守军试图用火炮干扰掘壕进程,但是面对窄窄的一条线,几乎不可能把炮弹打进去,只能眼看着对面一点点把壕沟掘过来。
壕沟日渐向城墙接近,守军感受到了危机,开始派出更多的敢死队,试图攻击掘壕的蔡军。然而蔡军早已在壕沟周边布置好了炮阵和火枪兵,守军无法接近,只能扔下几十具尸体败退了回去。
这样的胜利大大提升了蔡军的士气,等到年底的时候,已经有壕沟离城南三角堡很近了。新蔡城自恃棱堡无敌,并未挖掘护城河,这就意味着蔡军甚至可以一直挖到城墙根去。
“很好,就是这样。”高达看着士卒们通过壕沟不断把一些木制部件送往前线,很是满意,“关键时候,还是老法子好用啊。”
很快,士卒们在角堡死角的深壕内组装起了三台小型投石机……这就很有意思了。
这些年来,由于火炮技术的快速发展,投石机几乎被人遗忘了,但它能够以高角度抛射出物体的特性仍然有着一定的用途——虽然这个用途可以被低倍径的榴弹炮替代,但高达不是没有榴弹炮吗?
所谓没有坏武器只有用错了的武器,现在高达把投石机用在正确的地方,顿时就发挥出了超乎想象的作用。
一名老卒顶着盾牌,探出头去观察了一下角堡的位置,然后赶紧缩了回来,像模像样地调整了一下抛石机的角度,然后让人把一枚十斤重的石弹放了上去。
嗖——
随着配重物的下落,这枚石弹被高高抛了出去,划出一道抛物线,朝不远处的三角堡落了下去。
咣!
石弹砸在了角堡旁边的地面上,虽然并未砸到人,但显然证明了这条路是可行的。堡上的守军大张着嘴看着这枚石弹,一个个都心有余悸。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蔡军士卒们不断调整抛石机的位置,终于能比较准确地将石弹抛到堡顶了——堡顶的胸墙有一定高度,可以挡住绝大部分炮弹的直击,但对来自头顶的打击却毫无办法,只能任凭石弹落下来。
但是这还没完。
“拿震天雷来!”刚才那名老卒摩拳擦掌,兴奋地叫喊了起来。
很快,就有几名新卒提心吊胆地搬了一个箱子出来,将盖子打开,露出里面用稻草包装好的几枚铁球。
“好家伙,是好货!”老卒哈哈笑着从里面捡出一枚来,左右看了一遍,又像敲西瓜似地敲了两下,然后放到抛石机的一端,取出火镰将引火索点上,看它烧了一会儿,才猛地一下拉开了抛石机的机括,“放!”
震天雷是宋军的传统兵器,历史不下百年了,制造方法不是秘密。蔡国就开设工坊自造了一些,虽然不能与东海榴弹相比,但由于有高家亲自监督,比起朝廷产的还可靠些。
这枚震天雷重量与石弹一致,弹道特性类似,升上天之后,不偏不倚地朝三角堡落了下去,然后正好在半空中发生了爆炸。内装的铁砂和毒物就这么飞散了出来,直直地朝堡上的守军砸了过去,后者顿时发出了一片惊呼和哀嚎。
实际上震天雷的装药不多,造成的伤害不算大,但这仅仅是一枚而已。随着三台抛石机接二连三地将震天雷抛过去,三角堡中的守军再也坚持不住,向城内溃逃了过去。
“好!”后方观战的高达大喜过望,他虽然看不清壕沟内的细节,但通过望远镜,对守军溃逃的窘况可是看得一清二楚,“赏,重重有赏……先别说这个,击鼓,把那个三角堡给我占下来!”
随着鼓声的响起,早已在壕沟中待命的蔡军士兵们一拥而上,冲上了早已没几个活人的三角堡,占领了这处城下要地。
这时候就能看出这座八卦城的缺陷了。
一个优秀的棱堡,应该具备梯次防御的能力,即使外围失陷,内层依然能进行良好的防御和抵抗。换句话说,这个三角堡本应有着恰当的高度,使得城墙上的火炮能对其进行轰击才行,这样的话就算被敌人占了,敌人也没法站稳脚跟。
但元人建造这座堡垒的时候,并没有足够的几何学和工程学知识,无法做到这一点,三角堡比城墙低了太多,成了城头火炮的一个射击盲区。
这下就抓瞎了,周围的火炮即使对失陷的三角堡开炮,炮弹也只能从头顶上飞过去,打不到堡里面去,只能眼睁睁看着蔡军涌入里面……
守军没办法,只得调来火枪手和弓箭手,对着堡内进行直接射击。这确实给蔡军造成了一定的麻烦,但随后他们一边运来盾牌和厚木板进行防御,一边开枪回击,一边让投石机调换方向对城墙上扔石头和震天雷,最终挡住了这波反扑,在角堡内站稳了脚跟。
高达对此大喜过望,在派过去更多援军的同时,也直接送了一整箱的银元过去,让前线的有功将士分享。
同时,他确定了这种掘壕推进攻城法的有效性,对最终攻下这座坚城的前景信心十足:“很好,这样下去,不出十日,便可将新蔡拿下了。再给城里的刘国宝送封信过去,现在归正尚属识时务,不然顽抗到底,哪边都讨不了好!”
他旁边的一名副将趁机拍马屁道:“国公英明!啊,想当初,在下见此坚城,头疼无比,完全想不出应对的法子。没想到这才半个月,就被国公破解了,国公果然不愧为天下第一名将啊!那刘国宝不过一介庸人,也敢抗拒王师,实在是活腻了。”
高达对此也非常得意:“哈,这棱堡确实了不得,不过元人不得其法,只学了个皮毛,所以才漏了个破绽。等到下了此城,我再着人整理一番,便真可谓固若金汤,就是再多元军来也别想拿下了!”
“没错没错,此城必将成为我蔡国之一壁……咦?”
正当他们兴高采烈地讨论着未来的时候,却突然有几名骑兵从东方匆匆赶了回来,看样子正是蔡军派在外围侦察的哨探。别人可能注意不到,但站在高高的望台上的将领们可是看了个真切。
“这是?”高达顿时感觉不好,“赶快把他们叫上来!”
一名哨骑很快就上了望台,带来一个看上去模棱两可但让他心里一跳的消息:“秉国公,西、东两面出现了元军的游骑,数量……不知!”
“数量……不知?”
高达重复了一下这句报告,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他很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敌骑的数量和素质远远超过己方,使得己方哨骑一照面就被消灭,连一点具体的情报都传不回来!
蔡国人少又没什么特产,财政收入很不富裕,外购火器和编练新军就压得高达喘不过气来,就更不用想供养什么骑兵了。他手下现在就只有一个五百人的骁骑营,只能做侦察传令之用,很难正面作战,现在遇到蒙古铁骑败下阵来,也是应有之理。
只是这么一来,他们就又陷入了之前的宋军经常遇到的一个困境中,只知道敌人的骑兵出现了,但是骑兵具体有多少,后面又有多少步兵,在向哪运动,有什么意图,都完全不知道哇!
“是元军的援军到了?”副将紧张地用疑问句说出了真相。
高达点点头,叹道:“应当是如此,我们在此徘徊半个月了,口子也没堵死,元人若是有心来救,也就该现身了。只是,西边蔡州来兵也就罢了,为何东边也有?难道是李珣事泄了?”
副将更加紧张起来:“那,国公,现在如何是好,是否该先避其锋芒?”
高达眉头皱了起来,这波元军来的真不是时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就在攻城取得进展的时候过来。现在肯定是不能继续进攻了,但要就这么从好不容易夺下的三角堡上退下来,还真是不甘心。
想了一会儿,他说道:“这才半个月,元军即使来援,也不可能调集太多兵力,我们并非不能应付。让各营继续加固营地,三角堡也尽量运些土木上去遮挡起来,我们便以静待动,来一次围城打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