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gl09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星辰之主-第五百九十九章 血之源(上)閲讀-4qcdo


星辰之主
小說推薦星辰之主
“哇哦!”
瑞雯这一手很漂亮!
罗南知道,瑞雯是通过某种方式,将绘图软件里积存的那些画稿,转入到雾气迷宫之中,让那些领域碎片在短时间内具备了“活性”,成为了她绘画的载体。
这和罗南之前利用水汽做演示的情况差不多,但是难度还要远远胜过。
一来,领域碎片就是领域碎片,再怎么碎片,再如何封装,其本质还是一段法度规则的直观体现,其物质结构比罗南所操控的水汽要复杂无数倍。这样的载体,无论是物质能量还是灵魂力量的干涉,落在上面其效果都会大打折扣。
罗南在雾气迷宫中,从无到有开辟了树洞空间,对这里面的难度最是清楚。
二来,瑞雯在展现这组“动画”,亦即有序展示此前存放在绘图软件中的成千上万张画稿前后关联性和丰富细节的时候,罗南根本没看到她在操作。
是的,罗南没有看到瑞雯演示动画时的手动操作,至少是后续的操作,完全没有——瑞雯只给出个初始的力量,然后一切的变化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发生演化下去。
就好像瑞雯为这茫茫领域碎片,预先编制了程序,只要按动开关,所有的碎片就会按照预设的规矩运转。
好像有什么不对……
罗南隐约有些别扭感,想要再认真分析一下,不过这个时候,瑞雯展示的内容本身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呃,这个好像……”
罗南打了个响指,位于树洞空间二层最中心位置,“透镜星云”从微缩状态骤然扩张,如同镜头中逐渐放大的星空图景,显示出越来越多的细节。
细节太多也没用,罗南当然能看出来,瑞雯绘制的画稿,是做过相当程度简化的,便也将“透镜星云”缩放到类似的比例,这样更直观一些。
稍做比较,罗南就得出初步结论:“这片辐射区都还没监听,又靠内层……你不要命了!”
他不自觉提高了音量,并对着瑞雯瞪过去。
“你已经在监听了。”瑞雯回答。
“根本还没结果好不好?再往前跨一步,你怕不就撞到‘日轮绝狱’里面去了?还要命不要?”
“还远。”瑞雯回答更简单。
罗南就按她脑袋:“远近的概念在这儿合适吗?”
瑞雯闭口不言。
“……”
近段时间罗南只要有空,一定会到树洞空间进行“监听”,并做好相关记录,从无穷无尽的破碎数据中,也结合着瑞雯的搜索记录,慢慢描摹雾气迷宫的轮廓。目前还不敢说掌握通透,但也有个大概的了解。
雾气迷宫的整体结构,其核心地带,当然就是“日轮绝狱”,是秩序和混乱两种不可思议力量互锁的区域,既狂暴又平衡。
罗南不知道那边距离他有多远,“远近”这个概念用在这里根本不合适,他能感受到的,基本就是其强大存在度牵拉、辐射给出的信息——很可能他一直以来关注的只是个映射的投影,其本体还在无数光年之外;但也有可能,再往雾气迷宫中迈出一步,就会坠入其致命的“引力圈”中,再没可能爬出来。
半年之内,连续制造“极域光”和“白日梦魇”两次世界级事件的罗南,比谁都明白“日轮绝狱”的可怕之处。所以,也只能是敬而远之,连“监听”都要有意分辨、避让。
剩余可以“监听”并描摹的区域,也就是构形“透镜星云”的主体部分,基本上就是受到地球本地时空规则浸染的可感知地带。罗南给它们做了简单划分。
一类是“辐射区”。在这些区域中,好像是“日轮绝狱”两种背道而驰的宏伟力量,在不知多少年前碰撞产生的冲击震荡,还在顽强持续,没有消停……当然,更可能是受“日轮绝狱”强势又矛盾的辐射影响,导致持续冲击对撞,又进行着复杂的融合,好似在验证“日轮绝狱”的互锁平衡,又没有完全成功,这也正是雾气迷宫的主旋律。
另一类就是“安全区”。罗南承载“树洞空间”的“罗氏夹心领域”,就在这相对“安静”的外围,这些区域受地球本地时空影响较明显,是当初冲撞形成“云端世界”的主力,目前也可算是“云端世界”的底层架构。
这个结构分布,严格来说没有“上下四方”的概念,“内外”分际也很模糊,高度复杂也高度扭曲,有悖于人类的日常经验,甚至都不好描画——“透镜星云”所展示的,只是一个扭曲的映射画面,其本质上还是数据库,需要更深层解析来着。
罗南日常对雾气迷宫的“监听”,就像是被动雷达,处理的数据量虽大,杂音虽多,却能够较好地规避与“日轮绝狱”的接触,一点点地做那些基础工作,胜在扎实安全。
不只是他安全,瑞雯也能安全。
只要是有效监听过,以小姑娘“形神混化”的能力,在安全区,甚至是监听过的“辐射区”范围内,应该都能自由来去。
在罗南看来,瑞雯的侦察,本就不该抱着“冒险探宝”的心态,而应该是帮助他的“监听”进行验证——事实上正是有了瑞雯,让罗南少走了好多弯路,减少了大量的无效工作,以至这一个来月的时间里,罗南就迅速消化吸收了父亲当初的观测成果,并稳稳向前迈步。
如果不是“伪位面”的需求……
靠,说到底还是他的问题!
罗南懊恼之余,忍不住又在瑞雯脑袋上按了几下。
事情到这儿还没完,瑞雯跑到未经有效监听的辐射区,性质可称“危险”,却和之前的“别扭”关系不大。
罗南稍稍安定心神,脑子里面还在不停的回闪的瑞雯演示“动画”,就和“透镜星云”中那块刚开始监听没多久,熟悉又陌生的区域形成的对应。
抛开那些无法深究的细节,只锁定瑞雯简图中描绘的骨架——大约是几个较大“领域碎片”或碎片的重新融合。这些“大份量”的东西,在“透镜星云”上,就体现为模糊的光晕星团,中间散落着几颗略为明亮的星辰。而在它们重重掩映之下,就是瑞雯所指的最终目标。
只是这个“最终目标”,在目前的“透镜星云”中,似乎藏得太深了些?而且位置也不太对!
罗南突然有了一个猜测。
他瞄准瑞雯所展示的那块区域,甚至想拿手去丈量星图——这倒也不必,有关区域的监听和映射图像,都是他和瑞雯这段时间辛苦工作的结果,答案其实就在他心中盘桓,用眼用手,也仅仅就是确认而已。
是的,那块未实现有效监听的“辐射区”,严格来说,在“透镜星云”上的成像,和瑞雯演示结果的最终画面并不一致。
而且,和最前面的那一张也不尽相同。
罗南最早只是觉得瑞雯的画技还不成熟,简化不够得当,以致变形。但现在……
“那些画稿,给我看看。”
瑞雯当然不会拒绝,立刻调出工作区,把后台成千上万张画稿都显示出来。由于数据处理过大,刷新也不太顺滑。
罗南顾不得这些,直接上手,通过工作区,把这些画稿从前往后快速翻过去。
这差不多也算是动画的人工播送了。
但也没播多长时间,很快,在几千张按顺序排列画稿中的前半段——如果将这几千张画稿所展示的演变过程,形容为一段10秒的视频,罗南锁定的这张,就在半秒左右的区间。
虽然经过简化,却与目前“透镜星云”上所显示的那片星图结构高度对应,几无差别。
貌似这张才是“现在”。
那么……
罗南抿着嘴,回过头开始操控“透镜星云”。
毫无疑问,雾气迷宫的结构细节是在时刻变动中的,要精确观察就必须接受这一点,也必须适应这一点。
为此,即便构成星图的数据堪称海量,罗南也好,之前的罗中衡也好,都尽可能的保留了关键的过程数据,记录了雾气迷宫每个节点的瞬间面目。
模糊的也算。
罗南正是在追溯前面的记录。
他把星图所显示的雾气迷宫的架构慢慢往前推。其实他完全可以单独调取“照片”,就算映射出的“透镜星云”本质是扭曲不实的,可天文数字般的数据量摆在那里,要实现其动态变化,也很消耗心力。
罗南却觉得,很有必要。
如此,往前推了大概5天左右的时间,仍然是那一团明暗相间的光晕星团,但由其中“亮星”构造的主要骨架,在微幅的角度位置调整后,赫然与瑞雯的起始画稿形成了近乎完美的对应。
罗南也进一步确认了,这一个往回追溯的过程,简直就是瑞雯“演示动画”前面小半截的倒放。
“好吧,这是‘过去’。
“那么,还没有监听记录的那些……是未来吗?”
罗南停了手,额头脑后都微微见汗。一方面是消耗的心力所致,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忽然发现,他对瑞雯的天赋和实力……
由始至终没看懂过!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