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ttro精华玄幻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愛下-第0572章 步入正軌(三更1w2)分享-m66r8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赵爽虽然疑惑关平的这番言谈,这不该是一个忠臣应该说出来的话。
但同时他也听出来了,关平话里话外,没有丝毫担心的意思。
那他也就不在劝了。
像这种寄居情况,刘备的经验要比任何人都要丰富。
他以前没有地盘,一直游走打野。
作为客将,对付现在这种情况,那是手到擒来。
赵爽端起茶又饮了一口:“我妹妹在后院。”
关平闻言起身笑道:“那我去于她待一会。”
“嗯,我也去寻几个感兴趣的人。”赵爽也起身笑了笑。
有刘玄德作保,这件婚事就算成了。
天气越发的愣冷了,人都愿意所在屋子里。
周瑜躺在木榻之上,感觉身体越发的有些发虚了。
小乔在一旁仔细侍奉。
鲁肃摸着胡须一时有些感慨。
公瑾这番谋划落了空,也不至于气的吐血了。
以前的公瑾心胸是何等的宽阔,是如何的处变不惊。
即使曹操率百万之众来袭的时候,公瑾也无这般表现啊!
周瑜面色有些苍白,看着鲁肃道:“我大抵上是旧伤未好罢了,子敬不用担心。”
鲁肃知道周瑜中的是毒箭,创伤若是一直未好,那身体还能好的了吗?
他如何能够不担心!
“公瑾,此段时间,你还是要一直在家安心养伤,江陵那里有程老将军镇守。
想必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更何况前面还有关云长在顶着。
曹仁大败,短时间没不会南下,尽管修养。”
周瑜叹了口气,很是不甘心的道:
“子敬,分化刘关张之策未奏效,我心中十分烦闷。
将来还如何能够顺势取益州,勾连韩遂等人,共同对付曹操?”
曹操是个强敌,这是毋庸置疑的。
鲁肃摸着胡须说道:“虽然未能分化他们,但我们可以按照公瑾先前的策略,长久分离他们。
据线报言,刘备在府中每日皆是饮酒,观看歌舞,喝的醉醺醺的才回到房间睡觉。
甚至有一日看舞女跳到了天亮,才惊觉发现没睡觉。”
周瑜闻言也是笑了一声,刘备这辈子都没怎么过过什么叫醉生梦死的富贵日子。
江东的富贵生活,远不是他一个庶族能够抵挡的住的,若不是靠着家中长辈,他焉能读书。
对于刘备的这番表现,孙权等人皆是很满意。
“对了,那关平近日在做些什么?”周瑜想起这个人,顿时就觉得有些不爽。
“没做什么,天天往赵家里跑,去见他那未过门的夫人。”鲁肃也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周瑜脸色当即就变的难看了,这次没把关平套进去,反倒让他白得一个夫人。
当真是让他咬牙切齿恨得慌,心里就是不爽快。
连小乔都说服孙尚香依计行事了,结果半路出了岔子。
小乔听到这话,看了一眼自家的夫君,他知道夫君为这件事所生气懊悔,可又不能提醒鲁肃。
谁让自家夫君先问的呢!
这伯侄俩倒是有伴,天天美女陪着,不思进取的样子。
“咳咳咳。”
周瑜没忍住咳嗽了数声,摇摇头道:
“目前曹操断然不会出兵,南阳有臧霸曹仁,合肥有张辽李典。”
对于这几个悍将,周瑜都很重视,他们的战例已经证明了,他们的能力。
“如今我们向西受挫。”周瑜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想要西进必须正确解决孙刘两家的关系,是保持联盟,还是吞并刘备。
孙刘两家刚刚完成联姻,想要吞并短时间怕是不可能了。
为今之计只有把刘备安置在江东,多送美女、珍玩,用来娱乐他,让他忘记心中的大志。
反正他岁数也大了,每日被酒色掏空,还能有多少活头?
这件事是需要时间的,尤其是刘备不是常人,极难很快就制服他。
“故而我认为趁着刘备不在荆州主持,先拿下交州。”
周瑜又说出了自己的战略当中的一部分。
交州已经今非昔比了。
因为荆州的战事,又有一大批人士前往交州,那里也许多汉人,不再遍地都是野人存在的状态了。
而且听闻士家很是富有,只有降服了士家,那江东便算是拥有了交州。
士家与刘表私自派去的赖恭和吴巨皆是不和,这是可以利用的机会。
吴巨与赖恭皆是臣服刘备,可以挑拨一二。
可是周瑜又得知士燮派他的弟弟士壹前来与刘备进行接洽。
在刘备大汉皇叔的名头下,周瑜有些怀疑士燮会转投刘备。
毕竟士燮一直都是臣服朝廷的,这点还需要上心。
“拿下交州这件事,主公已经交给步骘了。”鲁肃摸着胡须说道:“公瑾莫不是忘记了?”
周瑜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是提起过这么一段。
当时的情况,主公与自己好像是有些隔阂,故而未曾找自己商议。
但周瑜也并没有继续纠结:“如今曹操退回北方,刘表已死,我们把手伸进交州的问题,应该不大。”
鲁肃也想要说一些让周瑜开心的事情,遂赞同道:
“却是如此,步骘已经在派人收集交州的消息了,最晚明年便会进入交州。”
周瑜点点头,他只是有些奇怪,刘备如此沉迷酒色,关平竟然没有劝谏。
可是一想到连关平都耐不住性子,天天往赵家去与赵敏幽会,还能劝谏他大伯父。
周瑜一想到如今自己的身体,就有些烦闷。
当初怎么就偏偏中了一支流矢呢?
可事实上,死于流矢的大将并不在少数,周瑜还恰巧捡了一条性命回来。
“对了,公瑾。”鲁肃摸着胡须说道:“主公昨日与我透露了一个消息,说是来年想要攻打合肥!”
“打合肥?”
周瑜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没有立即反驳。
他是知道原因的。
毕竟伯符是死于曹操之手,这点还是关平给无意间透露出来的。
至于真实性,周瑜也有所怀疑过,但是思来想去,受益人最大的就算曹操,待到曹操一来,江东世家全都投降。
说他们之间没有勾结,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他们脚踩几条船都正常。
主公他想要拿下合肥,疏通河道,便借机入侵许都,兴许就能再次拿到天子玉玺。
只不过曹操势力依旧强大,光凭借手中的水军,周瑜没有把握在中原站稳脚跟。
“取舆图来。”周瑜突然喊了一声。
自有仆人去把地图搬过来,小乔拿了个凭几,让周瑜靠着。
“打合肥要先拿下庐江郡。”周瑜指了指地图道:“否则我们会被前后夹击,拿下皖城。”
一听这话,鲁肃顿时觉得有些大喜。
因为周瑜一直谋划的都是荆州益州交州等地,根本就没有谋划先主孙伯符千里深入中原的策略。
他觉得太过冒险,还是需要积累一定的实力,方能与曹操摆开阵势一搏。
与庐江郡相邻的江夏郡已经全都投降了刘备,如今的江夏郡算是一分为二,江东只占据小部分。
可朱光他孤部突出,旁边领土皆是孙刘两家的地盘。
赵云也把江夏郡的治所,悄悄往呗移了,支援襄阳以及侵入豫州的距离都是更近了一些。
同时这也是向江东释放了一定的信号,他们并没有防备江东。
刘琦半死不活的领兵驻扎在夏口,对于这个人,江东的统帅都没怎么放在心上。
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直接病死了。
若是打朱光的时候,能调虎离山,把张辽钓来,支援皖城。
那合肥说不定就能被偷袭拿下来,还可以断了张辽的后路。
从而掌控淮南淮北,有了进军中原的资本。
唯一的变数,就是张辽是否会出兵支援。
周瑜分析了一遭,又把心中的想法与鲁肃说了。
鲁肃听完之后,连忙拍手称赞。
朱光并不是什么名将,他到任之后,一直在屯田,为坚守庐江,抵御江东做准备。
这里面最难对付的是张辽,张辽战功赫赫,白狼山一战,开始变得名声卓越。
今年都拿到假节的外姓将军,连曹仁都是八九年后才拿到假节,可见曹操对张辽的信任。
也足以见张辽的本事,让人不敢小觑。
即使周瑜以少胜多,在赤壁战胜了曹操,那也是江东水军战力强出曹军许多。
“我未曾与张辽交过手,但我知道他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
周瑜叹了口气,更何况他现在身体的状况,也不允许他上前线对线。
“公瑾尽管安心静养,待到明年,你的身体定能够恢复如初。”
周瑜叹了口气,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前几日吐血之后,他突然就有一种自己要死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异常烦躁。
鲁肃想了想,直接说道:“公瑾,伯符的仇,需要你亲手来报,主公他在领军方面,你懂得。”
这也算是鼓励周瑜赶快好起来,江东没了他,可就少了一把锋利的刀。
周瑜自然是清楚鲁肃话里的意思,自家主公在军事指挥方面,当真是一言难尽。
连小小的合肥城都拿不下来,还是十倍于敌的优势兵力,最后被吓得烧围自退。
这种事,周瑜自认为一军统帅做不出来,偏偏他家主公就作出来了。
“子敬,你还需替我向主公速说,造船之事。”
“公瑾勿忧,此事我已经记下来了。你身体为重。
我已经派人去寻华佗神医去了,一定要让他从中原回来一趟,给公瑾你医治。”
鲁肃坚定的说了一句,公瑾的这个病,也就只有华佗神医能够手到病除了。
周瑜也是点点头,他心中还有抱负,更加不愿意就此辞世。
谁不想活着啊!
鲁肃起身告辞,不在打扰周瑜休息。
周瑜看着舆图,陷入了沉思,只不过房间内,偶尔传出几声激烈的咳嗽声。
船材等东西,朱据自然是没有放在心上,重点是那十一石的蚩尤血。
他特地叫了一辆牛车,把东西捂得严严实实的,亲自护送到了堂兄的家中。
朱恒打开了一个布袋子,又拿出珍藏的仅剩下三两左右的蚩尤血一对比,真的不能在真了。
“大兄,这是诸葛孔明好不容易为我们凑出来的,他们并没有朝我们要钱,只是说了四六分。”
“我们占六分,这也太照顾我们了。”朱恒难得大喜。
“我们占四分。”朱据打破了自家大哥的幻想。
“嗯,也不错,四分的利润也是非常可观的。”
朱据瞧着大哥轻松的语气,并没有流露出暴怒的情绪,不禁哑然。
“十五,这财富本就是白捡的。”
朱恒哈哈大笑,只有还有后货,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进项。
他不贪财,只不过需要赡养的人太多了,所以钱财不够花。
但朱恒深深的知道,三吴地区有多少富庶之家,卖给他们一石蚩尤血,他们也会出手买,甚至还会争抢。
“这是一笔长久的买卖,我们还有赌坊的利润,切不可在这方面上,让旁人小瞧。”
朱恒拍了拍堂弟的肩膀,因为货源不在他们手上,朱家只是一个中间商赚差价的。
但诸葛亮并没有只是让他们赚差价,甚至还让出了一部分利润,来谋求更多的合作。
这样朱恒就不是单出打工,这里面也有他的股份,为了团体的利益,朱恒定然不会让他卖出的蚩尤血亏损。
若是想要维持住,就得好好干,因为中间商是可以换的。
“大兄放心,这些钱财利润,断然不会少了关平他们的。”
朱据对于钱财也很看得开,反正他们家中都有钱。
只不过平常大手大脚习惯了,现在能够自己为家族赚取利益,也是开心的很。
朱恒瞧着这些蚩尤血,心说足可以堵住家族那些老人的嘴了。
甚至朱恒在想,这下老家伙们说不准就要立即吃一吃蚩尤血,好重找年少时的雄风。
“大兄,那我去寻关平,与他好好说一说。”朱据觉得自己一点都不累,还有赌坊。
赌坊也赶紧搞起来啊!
“不用着急,铺子正在拆墙和打通,以及重新装饰。”
朱恒自从与关平接触过后,换了铺子早就开始着手准备了。
“那我也去找他说说话,想必他一个人在江东,定然无聊的很。”
“不用担心,他每日都会去赵家,寻赵姑娘的。”
“这?”
朱据一时不敢相信,他不是说不喜欢人家赵姑娘。
莫不是虚晃一枪?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