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m4fj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御用兵王討論-第5999章暫時安全分享-7y8n0


御用兵王
小說推薦御用兵王
是夜!
东方永元坐在府中大厅喝着茶,他目光看着外面,眼里泛起几分焦虑。
“爹。”
此时东方诛天快步走进来。
“诛天,情况如何?我们的人有没有全部进城?”
东方永元看到马上站起来问着,“有没有人阻拦?”
“爹,守城的人全部被我们买通了,怎么会有人阻拦。”
东方诛天得意地笑道,“全部人都进城了,他们都埋伏好了,只等你一声令下,他们马上发动攻击。”
“那最好。”
东方永元点点头说道。
“爹,我们的动静都不小了,南宫家族应该早就发现,不过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估计是放弃了。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发动攻击呢?”
东方诛天倒是带着几分不解问道。
东方永元则是沉吟着说道,“你不觉得一切都太顺利了吗?如果你是南宫家族的人,你会让我们那么顺利吗?”
“那爹你的意思是?”
东方诛天想想,好像是那么一回事。
南宫家那边好像没多少反应。
这好像有点不正常。
“我怕是计。”
东方永元沉声说道,“说不定南宫雄霸一点事都没有,他就等着我们动手,然后就有理由把我们铲除。”
“万一是他们放弃抵抗了呢?他们还想跟我们联姻呢。”
东方诛天又道。
“一切都等明天,我们去探过虚实再说吧。”
东方永元说道。
“好的。”
东方诛天点点头。
“东方少爷……”
也就在这刻,东方诛天的部下快步走回来。
东方诛天看到,他马上问道,“是不是找到南宫飞雪了?”
如今在东方诛天他们看来,只要捉到南宫飞雪的话,他们就多了一份筹码。
“少爷,我们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估计被他们逃掉了。”
部下弱弱地答道。
“饭桶!”
东方诛天听着直接破口大骂,“一群没用的饭桶。给我继续去找,再派多点人去找。”
“是!”
部下应着。
“没必要了!”
东方永元在这时说道。
“爹,为什么呢?”
东方诛天不解,“要是现在捉到南宫飞雪,我们必胜的把握又多一分。”
“我收到消息,南宫飞雪已经被人带回城主府了。”
东方永元说道。
“竟然有这样的事。”
东方诛天一脸不甘心地说道,“TMD,差一点点。”
“诛天,你早点休息。明天我们一早就去城主府。”
东方永元说道。
“好!”
东方诛天露出一个奸笑说道,“也不差这一晚,反正明晚过后,南宫飞雪就是我的奴隶。以后都得听我的。”
说完东方诛天笑着离开。
东方永元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他还是有点忧虑。
但都到这种时候,他已经没有撤退可言。
风波城外。
呼!
躲在某个山洞里的陈阳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花了半天时间,他终于把南宫飞雪的毒性给压制住。
现在南宫飞雪除了还没有醒过来以外,其它一切都正常。
“这毒性真够可怕的。还好压制住了。”
陈阳喃喃地说道,“也幸好那些人都进城了,没有人理会我们。”
陈阳觉得自己运气挺好的,刚好躲在这里的时候,那些强盗都纷纷进城,没有人理会自己。
“现在暂时是安全了。”
陈阳躺在一边说道。
“不过怕是城主府不安全了。东方诛天他们明天可能就会围攻城主府。”
陈阳看着一边的南宫飞雪,“我要不要带着她连夜离开呢?让她知道的话,她肯定会回去。回去的话,可能只有死路一条。”
奔波了一天的陈阳,此时已经有点疲惫,一想起这个问题,他就越发疲劳。
很快他就沉沉睡去。
咚!
不知道睡了多久,陈阳就感觉被人踢了一下。
“谁踢我?”
醒来的陈阳,第一反应就是还手。
锵!
可他话音未落,一把冰冷的长剑就已经架在他脖子上面。
陈阳一看,拿着剑的正是南宫飞雪,他就露出几分笑意说道,“原来是你啊。你醒了吗?感觉没什么了吧。”
哼!
南宫飞雪冷哼一声,“你有没有对我做什么事?”
南宫飞雪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衣冠不
整,而且旁边还有一个男人。她第一想法就是自己被那啥了。
所以她二话不说,拿着长剑就准备把陈阳的头脑给割下来。
“没有。”
陈阳马上说道。
“没有?”
南宫飞雪露出一个不信的表情,“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你都不肯说真话。”
说着南宫飞雪就要动手。
叮!
只是她长剑刚扫下来,陈阳就拿着大砍刀,把她的长剑击飞。
“我要跟你拼命!”
长剑虽然被击飞,南宫飞雪还是怒吼一声,直接扑向陈阳。
“我听我说。”
陈阳还想解释。
“我不听。你这个坏人,流氓……”
南宫飞雪还是认定自己被陈阳那啥了。
毕竟打小在风波城长大的南宫飞雪,除了家人以外,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好人。
孤男寡女,自己还中毒的情况下,肯定是被陈阳那啥了。
说不定自己先被东方诛天那啥,然后东方诛天玩腻了自己,再把自己送给陈阳的。
正是这样,南宫飞雪就显得激动无比。
“我救了你。”
陈阳还想解释。
“我不信。我要杀了你。”
南宫飞雪还是扑过来。
还好南宫飞雪中毒之后,实力还没有恢复过来。
她这样扑过来,攻击力倒不多。
陈阳看到她不听自己解释,还在疯狂地攻击着自己。
这样下去,他害怕会伤害到南宫飞雪。
最后没办法之下,他只能向前一步,接着捉住南宫飞雪把她按住。
咚!
很快陈阳就捉住南宫飞雪的双手,把她壁咚到一边。
南宫飞雪还想挣扎来着,但是陈阳这样死死地按住,他连挣扎都挣扎不了。
“流氓,你放了我。我要跟你拼命。”
南宫飞雪大声喊着。
“你听我说。”
陈阳无奈地说道。
“我不听。不听!”
南宫飞雪继续摇头,“你是坏人。”
“不听的话,我就将你就地正法,你信吗?”
陈阳只能带着几分狠劲说道。
南宫飞雪一听到陈阳这话,她倒好像被吓到了,这下子就安静下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