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pbh精彩都市小说 左道傾天-第二百七十章 淪爲玩具的左小多【第一更!】鑒賞-fjpcu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你跑了我还玩什么?好容易来个解闷的,怎么可以就走呢?!
在这里这么多年,我好无聊的好嘛?
一股妖力涌出,直接禁锢了左小多。
别走!
陪我玩!
等我玩够了,我再将你戳死!
左小多表示我不玩了,我不玩也不想被你戳死。
哥是来发财的,发死人财,不想沦为死人啊!
但是,再有万般想法,也难以付诸行动,彻底的动不了。
蜈蚣王将这家伙禁锢了一会儿,然后放开。
左小多感觉自己自由了。
刚想遁走,结果才刚一动,又被禁锢了。
左小多对于这一而再的变故都懵了,我擦,这到底是想要弄哪样?
玩弄我?恐吓我?还是想要折腾我,蹂躏我?
妖气又没了,左小多动,妖气又来了;又没了,又来了……
左小多胆子都快吓得裂成了八瓣。
大佬,您就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来了,再也不敢了……
但蜈蚣显然没听见左小多的话,听见了也不会放他走。
大家目的不同,自然以强者为尊!
嗯,强者为尊的表征,在此刻展现得淋漓尽致!
双方就呈现出一种僵持状态。
左小多不敢妄动,怕蜈蚣王动自己,而蜈蚣王等着左小多妄动,然后自己再动。
良久之后,双方谁也不动,蜈蚣王也是着急,于是示范一下。
一股妖气包围了左小多。
然后左小多就发现,妖力控制了自己的手,然后将手边一条断了的绳子,抓了起来,一动一动的伸出去……
勾住了一枚戒指。
然后……拖了回来。
看着面前突然自动自觉的多出来一枚戒指,左小多一脸懵逼:啥意思?不让我走是想要送给我?
然后就看到面前,还剩下四十枚的戒指,刷的一下子全都挪走了。
是的,就是挪走了!
挪到了一百多米之外。
仍旧是一堆。
而缠绕着自己的妖力也随之消失了。
蜈蚣王期待的注意着这边的动静。这个老鼠应该懂了吧?我都表示得这么明显了!
左小多愣了半天,抓着被蜈蚣王自己从绳子勾过来的这枚戒指看了半天,才终于明白了!
特么的……这是要我……再次用丝线这么偷偷的勾戒指?
您这是在……玩?
真不是左小多不聪明不智慧不懂事,这当口,换了任何人,也难以猜测到蜈蚣王的想法!
这也……太奇葩了吧?!
左小多欲哭无泪!
老子辛辛苦苦偷偷摸摸的过来,就为了给你做玩具?
这是变相的老猫抓耗子啊,不,是老猫玩耗子,摆弄出各种姿态,玩尽兴了,再一巴掌捏死?
这时,上空再现呜呜的破空声,又有两道身影一左一右,同时冲向地上那一堆戒指,隔着三十多米,两条若有若无的游线,同时甩出!
这次的出手之人学乖了,我们不下去,就这么一掠而过,用柔韧蚕丝搜刮一波就走!能刮多少就刮多少!
这俩人的配置可比左小多高得多,他们用乃是灵蚕丝,细致而微,柔韧至极,足可负荷千斤重量的极佳好物。
可是两根触须随之而来,端的比闪电更快,啪啪!
那两条一如寻常丝线的齐齐截断。
随即噗噗……
两条触须奔雷一般的同时插入了两人的腹部,鲜血猛地喷出来!
然后,仍旧如之前一般,那俩人也随着触须一道回去了。
再然后,啪啪两声清脆,戒指堆上又多了两枚空间戒指。
四十枚,先是变成了四十一枚,送了左小多一个,又变成了四十,现在,赫然又增加了两枚,变成了四十二枚!
左小多看到眼睛都直了。
因为,他又被妖力禁锢了,不仅禁锢了,而且还抬起手,啪啪的打了自己两个耳光,清脆响亮。
这当然是蜈蚣王打的。
小样儿的,你丫的快点开始啊,再不开始,本王还打你哦!
左小多欲哭无泪,不得不霸王硬上弓,继续开始捞戒指大业。
可惜,我有远虑却也有近忧,就算我准备的丝线不少;折腾了两夜一天,现在已经用掉一半了,剩下的这些,却又能支持多久?
于是……
左小多屏息静气,趴在原位,然后,装作聚精会神,鬼鬼祟祟的伸出了丝线,以灵力做出了最精妙的微操控制,向着百米外的戒指堆延伸了过去……
丝线游啊游,一点点往前延伸蜿蜒……
眼见好玩的游戏又开始,而且丝线过处更显灵动,蜈蚣王大表满意。
就这样,就这样的继续下去。
于是眯着眼睛,小山一样的身体蜷缩起来,摆出懒洋洋的之前的样子,似乎没看到。一派慵懒……
丝线不出意外的拉住了一枚,开始往回拖,拖……拖拖拖……
到了十米的地方……
啪!
断了。
蜈蚣王兴奋的扬天呼啸了一声,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再来,再来啊!
左小多那边却只有难以言喻的胸闷,半晌难以舒缓。
你麻痹,果然是这样啊……
我特么的都能听出来你这一声呼啸之中的兴奋与快活了。
整整四小时!
左小多就在这偷,然后被截断,中间,倒也不似一次没有成功的,反而是足足成功了八次;不过那也是蜈蚣王故意让他拿到的,算是给点甜头,没有甜头哪有继续的源动力。
而另一边,不断地有人过来,以各种各样的手法法门方式方法,希望可以拿到几枚戒指;可是所有尝试者,下场尽都如一,然后贡献了不少的戒指堆在了上面。
左小多这会的感觉奇异极了,充盈着一种近乎荒诞的感觉。
原本的四十枚戒指,自己偷来偷去,现在已经到手了九只,但是那堆戒指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十二只。
现在,变成了五十二只!
这小小的戒指堆,就像个聚宝盆摇钱树,不断滋生,自我增值……
蜈蚣王已经寂寞了太过长久的岁月,何曾玩过这么好玩的游戏,现在,只要一看到丝线就是全神贯注!
只能拖到十米的地方。
少一点,多一点,哪怕是一厘米,也算是我失败了。
失败的这一枚,自然要被那只小老鼠拿走。
但正好十米的这个位置切断,就是我成功了。
然后凑足了十枚,嗖的一下子,全都搬运回去。
如此周而复始,当真是充满了快乐的感觉,欢欣鼓舞,乐此不疲。
它是快乐了,乐此不疲了。
但左小多那边可是半点都快乐不起来,相反,他的感觉很不好,尽都是失控,难得自主的负面情感。
他对于这个蜈蚣王的玩法,一无所知,所有到手的那些,不错是所谓的甜头,甚至是虚幻不实的幻影。
毕竟以蜈蚣王的实力,只要一个动念,一个触角来袭,自己就要一命呜呼,身死道消!
被死亡阴影笼罩的左小多,完全就没注意,多一厘米少一厘米的事——现在是真的被吓破胆了,就以为对方是存心玩弄,让自己拿到那几个戒指,也不过就是多解锁几个招式而已。
左小多困在这里动不了了,周而复始、近乎机械的做游戏。
虽然收获越来越是丰厚,但人却是一动也不能动,稍有一点点的妄动,就会被禁制片刻,以示警戒。
蜈蚣王、小戒指堆这边固然有许多人觊觎,许多人以身犯险,但更多的人还是在致力搜寻左小多,只是大家越搜索寻觅,越是奇怪。
“这个左小多,到底藏到哪里去了?”
这个问题,不仅仅是杀手们在疑惑,连叶长青等人也都在疑惑。
以那小子那个搞事儿的性格,怎么可能这么安静?
他将七十六人引过去,一下子葬送了七十六个,那是多大的动静!
以现在的情况而论,至少到目前为止,他本身应该是没事的、安全的。
这一点,基本可以确定。
但是……他之后,乃至现在又藏在哪里去了?怎么就能藏得这么严实?
前后三天了都没半点动静?
这真真是……让我太意外!
但所有人都确信另一点,左小多还没有离开,他肯定还在这一片,这一点,同样的确凿无疑!
星芒群山,既然说是群山,那么就是一整片的山脉,方圆不下万里的地界,左小多随随便便往哪里一藏,就够大家找半天的。
现在找不到,其实也是一件太正常不过的事情!
又是一声惨叫,响起在同一个地方——那个地界,这段时间以来已经接连不断的发出来不少的类似惨叫声了。
“又是一个财迷!”
文行天啧啧两声:“都是左小多这小子造的孽啊!”
展小飞:“文头,您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这怎么能是左小多造的孽呢,明明是那些人为了悬赏,针对左小多,左小多为求自保,设局将那么多人送过去,让蜈蚣王戳死了。”
“如果不是他们生出贪婪之心,能够落到尸骨无存的惨淡下场吗?”
“还有现在的那些个死者,不也都是因为贪财,意欲收取之前死者遗落在地上空间戒指,这种东西,星兽也不会用,更用不着……就这么成了废品,想捡便宜的当然要去试试……”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