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5q4人氣都市小说 學魔養成系統討論-374 嫌學資太多了對吧?鑒賞-9qg1f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次日,一切似乎回到了搞课题之前的状态。
宿舍几人一同吃早餐,一起去教室,虽然每个人心里都还记得论文的那一通事情,嘴上却也都没再提。
明知有人做了,却又无法处理,说出来也只是徒添烦恼罢了,像个发牢骚的怨妇。
李峥自然也没再提,但他很清楚自己还在等待胡海波的表态,也还记得当时与周毅立下的三天之期,如果此事当真无法解决,也只能由它去了。
他的大学生活总不能被一坨垃圾堵在这里。
直至中午下课,李峥沉浸在学习中几乎要忘记这件事的时候,突然被莫念的惊呼叫醒。
“那个女生好帅啊……”莫念远远张望着后门口道。
李峥也才发现,出教室的队伍比往日都要慢了一些。
抓着莫念的肩踮脚跟一看。
竟然是Queen!
因为她的出现,连人流移动都变慢了,就像是流体力学中的阻抗增大一样。
作为吴数,她其实一开始并没有看到李峥,只是因为莫念太过显眼,才顺道看到了李峥。
这才抬手打了个响指,微笑扬眉。
“啊……在和我搭讪么?!”莫念一惊,左右四望一番后,慌忙理了理领口,指了指自己,老远做出口型,“我?”
就连其他同学也通通望向了莫念。
什么?
美女与野兽?
然而吴数却只匆匆摆手,笑着打了个向右的手势。
顺着这个方向望去。
妈的,还是李峥。
到头来还是李峥。
李峥也只是轻轻理了理领口,拍了拍莫念和杨军:“你俩去餐厅吧,我去应酬一下。”
众人愤恨的目光中,李峥背起书包一路小跑穿过人群,直接与吴数击了个掌,而后无情无义,转身就走。
“你这也太忙了。”吴数一路走一路笑骂起来,“怎么都该你到物院来拜山头的,还逼我找你来。”
李峥哈哈大笑:“物院?去过的,都很友好。”
“听说了。”吴数摇头道,“你俩,还有那个傻大个,把生物物理课给毁了……”
“唉,只是突发事件比较多罢了。”李峥问道,“这次是路过?”
“没,我老师让我来找你,想跟你聊聊。”吴数说着吹了口刘海,“楚佑华,认识么?”
李峥本来快快乐乐的,一听这个名字瞬间就不好了。
吴数见他突然止步,也是摸不清头脑:“什么情况?”
“你怎么拜他了?”李峥皱眉问道。
“他来找的我啊,每届大一他都会找一两个学生吧,我猜也快找林逾静了。”吴数依然不解,“怎么了,他挺好的啊。”
“嗯……”李峥仔细想了想,确实也说不出啥,只好自顾自叹道,“我尊重你的选择,不过我跟他见过一面,不太对付。”
“啊,见过?”吴数惊道,“见过干嘛还要我来找你?他看了你的论文很欣赏,说有个合适项目可以发你,我这才过来的。”
“合适的项目?”
“具体我也不知道,他还提了一个解什么的老师,说你们可以一起做,那个大仙儿我也是只听说过没见过。”
“哦?”
这送到嘴边的资源,李峥倒也难免咽了口吐沫。
楚佑华这号人的学力当然不足以支撑学资。
但若真是知人善用,大方挥洒资源,倒也不枉这份权力了。
当然,更可能的情况是见到化院与自己合作捞了大便宜,想稍微投资一下。
这当然也是可以的,稍微谈一下也无妨。
“我这里怎么都OK啊。”吴数见李峥犹豫,这便拍着李峥笑道,“不用考虑我,你不爱去就不去,楚佑华有啥黑料也欢迎告诉我,嘿嘿。”
“唉,走走走,去就是了。”李峥说着回手指道,“你看你这一出现,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别这样……”
“怎么,太生硬了?”
“不是……不要一上来就这么……”
“一上来就使出我的洪荒之力?”
“噗哈哈哈!!李峥你个!!!噗哈哈哈!”
班里人远远看着拍墙捧腹的吴数。
崩了,Queen崩了。
和李峥在一起,崩也是正常的。
只是没想到,她会崩的这么快。
谈“笑”之间,二人走到了约定的小教室门前,吴数缓了好久才敲响了门。
“请进。”
吴数提了口气,狠瞪了李峥一眼后才推开了门。
此时楚佑华正坐在讲台前办公,见二人来了也是笑着起身相迎。
“唉,还是吴数面子大啊。”
吴数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勉强问好。
李峥也礼貌性问好。
他本以为氛围会有些尴尬,然而楚佑华却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十分热情地寒暄起来。
“那个电镜的论文我第一时间就看了,非常优秀,难以相信是本科生的手笔,那些长江学者,千人计划出身的人都不一定有这个水平。”
“都是周毅院长那边指导有方。”李峥习惯性抬了一手成环,同时也注意到了楚佑华的变化。
【楚佑华】
【学力:817】
【学资:143625】
学力好像没有变化,学资似乎又多了一些。
太神奇了,这玩意儿也有给利息的吗?
楚佑华自己也是容光焕发,抬手请道:“随便坐,大家都是忙人,直接谈我们这边的项目吧。”
李峥刚要随吴数落座,却听敲门声再次响起。
这次进来的不是别人。
正是吴越和刘雨薇。
一见到他们二人畏缩的神情,李峥顿时就是头皮一麻。
艹。
自己想的还是太简单了。
怎么可能有把资源喂到嘴边的这种好事么?
楚佑华这边,还像接待李峥一样,微笑着请他们二人落座:“你们先坐那边等等,我跟李峥说完再说你们英培内部的事情。”
李峥的脸却彻底凉了下来,只与吴数道:“数姐,不是不给你面子,我得走了。”
吴数见两个不速之客到来,也意识到了楚佑华有所隐瞒,有种被利用的不爽感,脸上同时也荡出了寒意:“既然楚老师还约了别人,我跟李峥就下次吧。”
未等楚佑华发话,刘雨薇竟先抢上一步拦在李峥身前。
“李峥,差不多得了,我这边真的什么都没做。”她说着看了看楚佑华,“不然楚老师也不会请我们坐在一起。”
李峥只抬手一挥:“让开。”
“李峥!”刘雨薇反倒皱眉道,“我不是怕你,也不是心虚,只是不想闹得这么恶心,我知道你还在四处跑,你这样诬陷没有任何意义。”
“你就是在怕我,就是在心虚。”李峥冷笑摇头,“而且你都找到这里了,足以见得你有多么恶心。”
“…………”
“好了。”楚佑华气一沉,冲刘雨薇努了努嘴,“你们都先出去,我跟李峥谈5分钟。”
“不必了。”李峥绕过刘雨薇便向外走去。
楚佑华好像早就料到了这一幕,只沉声道:“我知道你大可不必,那解其纷的事,你也不想管么?你要知道,我比你要忙的多,5分钟,我们就互相给对方5分钟的时间。”
李峥一怔,回头望向楚佑华。
可以。
有点东西。
嫌学资太多了对吧?
僵持之间,吴越和刘雨薇已自觉离去。
吴数最后做了个“外面等你”的手势,便将门关紧。
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确了,有人想托大佬来平事儿。
只是你托谁不行,偏偏是他。
此时的楚佑华,也已完全放下了客套与礼仪,只冷冷点了点头:“不知道解其纷有没有和你说过,他开学后就调到实验中心了,连授课的资格都没有,只负责管理维护教学设备,和专科临时工干一样的工作。”
李峥还未答话,楚佑华便又摇了摇头。
“别这么看我,这是学院的行政安排,跟我没关系。”
“我也犯不上那么无聊。”
“我只是告诉你,这就是真实的世界。”
“解其纷在国际期刊上高谈阔论的时候,你可能还没有出生,那是何等的威风,谁能想到他今天会去做一个器材管理员?”
“我不是在劝说你,只是在告知你这个世界的客观事实。”
“你当然可以选择像他一样一意孤行恃才傲物。”
“但你会因此错失无数的机会与资源。”
“那些恨你的人,也会抓住每一个契机对你落井下石。”
“相反,你哪怕稍微、稍微接受一些你不喜欢的内容。”
“未来的科学界,会向你成倍地展开大门。”
楚佑华说着轻笑一声。
“我能看出来,你对我的厌恶已经写在脸上了。”
“但如果你做事纯凭个人喜好,你又比解其纷高明多少呢?”
“我先告诉你我能为你做什么。”
“预算150万内,只要量子相关,任凭你自由选题。”
“我的人会帮你做,只需要一个第二作者。”
“你可以请解其纷一起做,请林逾静一起做,请吴数一起做,随你的便。”
“需要的话,我还可以帮助你发表。”
“这对你、林逾静、吴数而言,或许算不上什么。”
“但只要成功发表,只需要我一句话,就可以让解其纷重回理论物理研究所。”
“而我需要你这边做的事非常简单——”
“放过外面那两个人。”
楚佑华指着门外道。
“你可以不在乎。”
“但林逾静的未来,解其纷的一生,这些看似一个人要毕生挣扎的事情。”
“往往就是一个大人物随便的一句话而已。”
李峥默默看着他,赞许地点了点头。
可以。
有点东西。
还是那句话。
嫌学资太多了对吧?
既然,已经到这个份儿上了。
那咱就上吧。
“林逾静的未来轮不到你操心,解其纷的一生也是他自己的选择。”李峥缓缓摇着头,微笑着打量起楚佑华,“如果老解在乎这个,他该做什么早就做了,还用得着我来帮他?”
“他是一个固执到积重难返的人,但你还有机会。”楚佑华说着拿起水杯轻抿一口:
“今天再次见你,也不仅仅是为了刘雨薇他们。”
“如果你愿意放下成见,我们可以成为最好的合作伙伴。”
“我可以给你自由的空间,充沛的资源,全力的推介,我可以让你几年内评上优秀青年科学基金和万人计划,甚至是将来的杰出青年和长江学者。”
“当然即便没有我,你运气又足够好,也许依然可以评上长江,但那怎么都是20年以后的事情了。”
“我知道你还有沈越岑以及你母亲。”
“但他们退休失势的速度会比你成长的速度要快得多。”
“而我始终都会在这里。”
楚佑华说着放下了水杯,再次指了指门外。
“那边拜托我的人情,远比不上我给你的这一系列好处。”
“我之所以愿意调停,是因为我还看好你,希望以此为契机,让你我都为物理学做更多的事情,而不是卷入某种内耗。”
又顿了很久,他见李峥没有反应,才轻轻点了点头。
“我说完了。”
李峥为什么没有反应?
他还在犹豫。
他本可以直接走的。
但……
正所谓。
来都来了。
谁让人家嫌学资太多呢。
李峥这便长舒了口气,走到讲台旁距离楚佑华很近的位置,才用只有他们二人才能听到的音量开口。
“楚老师,你这边道理说的是很通透的。”
“但你知道我嗅到了什么?”
“我嗅到了恐惧……”
李峥满眼魔性地看着楚佑华。
“你害怕我,楚老师。”
楚佑华一个哆嗦,刚喝进嘴里的水都险些呛到。
无论是这话语还是这眼神,似乎都在一瞬间扎到了他内心的最深处。
然而这才刚刚开始。
李峥仿佛更着魔了一样接着说道。
“你很清楚自己的斤两,也很清楚自己的量子帝国在做些什么……”
“因此你要一刻不停地游走于社会吸取资金,游走于校园招贤纳士,只为维持这个体系屹立不倒。”
“但你害怕我,因为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就看透了你。”
“你害怕我,怕我成为挑战你量子帝国的那个人。”
“你身为一代学术领袖,不惜低声下气,自取其辱一样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这在他人眼里,或许是爱惜人才,热爱物理学的表现。”
“但我,只看到了恐惧。”
“谢谢你,楚老师。”
“你的恐惧,就是对我能力与才华最坚实的认可。”
“我会承接这份认可,更自信地投入将来的学习与研究。”
李峥重重捶了捶胸口。
“谢谢你。”
如果说楚佑华最初只是惊讶,那么现在流露出的则是实实在在的恐惧了。
伴随着这样的恐惧……
【学资掠夺成功!】
【楚佑华→李峥】
【楚佑华学资:143625→143278↓↓↓】
【李峥学资:1210→1557↑↑↑】
李峥也是眼儿一瞪。
这尼玛也太虚了!
才是随便诈了一下而已。
虽然掠夺学资的事实已经发生,自信严重受挫,但楚佑华很快就压住了这一层恐惧,很不可思议地望向了李峥:“……你疯了么?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机会,你知道提前几年成为长江学者有多重要么?”
这里,本是很正常的辩解。
但由于李峥能亲眼见到许多数据,无论是那虚弱的学力还是被打击到的信心,都是如此的一目了然。
因此,楚佑华如此的嘴硬,从李峥的视角离,竟然……
竟然品出了一丝傲娇感……
就是那种特别嘴硬,明明已经哭了但还是不服输的那种傲娇感。
这一幕令李峥都感到十分魔幻。
明明是一代领袖级人物,如若不是学力太过空乏,又怎么会被一个学生三两句话逼成这样呢?
既然事情已不知不觉发展成这样了。
那也就不必再客气了。
李峥愈发赞许地点了点头。
“谢谢你的机会,楚老师,不过我是个学习好到流油的人,我这种人最不缺的就是机会。”
“我知道你认为自己在投来善意,突然被我如此对待会很委屈。”
“但如果就事论事的话,你还记得自己在请我帮什么忙么?”
“你希望我,为了你施舍的那点资源,纵容以我为受害者的学术剽窃恶行。”
“还什么早几年成为长江学者。”
“利益交换何时成为长江学者的评价标准了?”
“纵容剽窃何时成为长江学者的敲门砖了?”
“是我疯了?”
“还是你疯了?”
【学资掠夺成功!】
【楚佑华→李峥】
【楚佑华学资:143278→143009↓↓↓】
【李峥学资:1557→1826↑↑↑】
看着楚佑华涩红的双眼,李峥都有些不忍心了。
但他远比预想中的要倔强。
“我不跟你说了。”楚佑华低头坚强地收拾起东西,猛地朝外一指,声音都跟着尖利起来,“出去!”
李峥反倒有些不舍:“没事,你要不服,我们再说几分钟……”
楚佑华鼻头一酸:“出去!!!”
李峥正要硬聊再薅两把的时候,大门却突然被推开。
刘雨薇攥着手机死瞪向李峥:“你!你!!你找教务部???”
吴越更是真的哭了出来:“不是说还有机会的么……”
李峥自己的手机此时也才响了起来。
拿起一看。
【李峥同学,你好。】
【根据相关人员的举报,请携带论文相关的资料,于今日13点30分前往教务部三层会议室,作为学术剽窃受害者配合调查。】
【蓟京大学教务部】
【学术纪律办公室】
【王学礼】
李峥也是一滞,但又很快顺了下来。
“不是我。”他笑着晃了晃手机,朝外走去,“但我希望是我。”
刘雨薇再次红着眼睛拦了上来:“你这是诬陷,彻底的诬陷!!”
“喂,你脑子里在想什么?”李峥缓缓点了点自己的额头,“你越影响我的心情,我等等也就下手越狠。”
“是你在影响……”
“贱货,闭嘴。”李峥一抬手,顺势指向讲台:“下次,你爸爸有心情找有名的教授给你平事儿,不如直接来找我这个受害者请罪,庭外和解的规矩都不懂么?”
话罢,他推开刘雨薇,不住摇头嘟囔着向外走去。
“到底有多瞧不起我,才玩威权施压这一套?”
两步走出教室,他也不回头,只冲吴数指了指:“我刚刚骂太狠了,你老师现在很脆弱,不行你去安慰一下吧。”
“得了。”吴越推着李峥便朝外走去,“谁知道他找我是这种破事儿……莫名其妙的……这还啥都没干就开始坑我了,鬼还跟他……走走走,难得一见,约了老欧一起吃饭了~”
【学资掠夺成功!】
【楚佑华→李峥】
【楚佑华学资:143009→142755↓↓↓】
【李峥学资:1826→2080↑↑↑】
???
这也行?!这么多?
这算挖了对方的未来骨干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