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6t6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txt-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梵音傳魂熱推-6mktq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那声音,那语气,绝不是黄老邪所能发出来的,可偏偏又从他的嘴里说出来,饶是慕容复三人见过的世面不知凡几,也被这一幕给吓了一大跳,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见鬼了,这世上真的有鬼!
黄老邪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喉咙轻轻颤动,似乎说完那句话已经用光所有力气,再也发不出声音来。
张三丰不知想到了什么,猛地变了脸色,“快,慕容小友,快压制他体内的真气,否则黄兄要没命了!”
慕容复反应过来,北冥神功催动到极致,可这一次,那股奇异真气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已不似先前那般坚韧,只是轻轻一吸,便悉数被吸了出来。
慕容复举起手掌看了看,是一小团金色氤氲,极其精纯,甚为平和,一点都没有方才在黄药师体内那种诡异锐利。
张三丰急忙上前,替黄老邪输了一道真气,黄老邪脸上恢复一丝血色,渐渐平和下来,他又探了探脉搏,喜道,“好了,黄兄总算挨过这一劫,只不过伤势有点重,恐怕需要调养许久才能复原。”
郭芙喜极而泣,想也不想的扑到慕容复怀里,“慕容大哥,谢谢你。”
慕容复没理她,凝神看着掌心跳动的金色真气,忽的转头看向张三丰,“张真人似乎知道这真气的来历?”
张三丰脸上闪过一丝复杂之色,苦笑道,“老道也是刚刚才想起来,这门功夫传自天竺,叫做‘梵音传魂’,其用途与中原的千里传音差不多,不过它有一处极其玄妙的地方,能够借物留声。”
“借物留声?”慕容复听得云里雾里。
张三丰解释道,“老道曾听密宗高人指点过,其实说穿了不值一提,它的原理是将内力附在某物上,通过某种特殊办法让内力震动,从而令物体发出声音,震动的规律不同,便可发出不同的声音。”
说到这他皱了皱眉,“但声音的规律太过玄奥,死物是万万办不到的,只能借活人传音,而内力倾注到一个人体内无异于杀人害命,所以传音之人通常传完话就没命了,本是门极其歹毒的功夫,不想竟被人保留下来。”
“我靠,武学还能搞得这么先进吗?”慕容复顿时目瞪口呆,留声机的原理他当然知道,却万万想不到这个世界竟有人能将其用在活人身上,不去搞发明真是浪费了,话又说回来,那背后搞鬼之人功力当真不弱,至少不会比他弱。
细数蒙古那边的高手,霍山或许能够办到,但他的内力绝没有这种特性,也不是这个颜色的,莫非是那所谓的狼王?亦或是西域第一剑客,摘星长老?
想到这他朝张三丰问道,“张真人知道此人是谁么?”
张三丰摇头叹了口气,“这门功夫是最先传入密宗的,据老道所知,整个密宗有此功力的人只有一个,便是那早已退隐多年的莲花生大士。”
“莲花生!”慕容复脸色一凝,终于来了么?
不料张三丰话锋一转,“但莲花生大士是佛道高人,早已不问世事,更不会修炼如此歹毒的法门,此人究竟是谁,恐怕只有等黄兄醒来才能知道了。”
慕容复瞥了软塌上的黄老邪一眼,呼吸微弱而平稳,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但不管怎么说,可以肯定的是蒙古那边至少还有一个化生境高手,加上霍山便是两个,真是叫人头疼。
郭芙要留下来照顾黄老邪,慕容复交代等黄老邪醒过来便立刻通知他,随后与张三丰、王语嫣一道离开屋子。
屋外鲁有脚以及几个丐帮长老已经不见了,只剩程英、程迦瑶、陆冠英三人在此等着。
一见三人出来,程英立刻问道,“我师父他怎么样了?”
“没事了,你进去看看吧。”慕容复随口说了一句,程英匆忙进屋。
程迦瑶不敢看慕容复,自从他出现便一直低着头,倒是陆冠英笑容满面的上前打招呼,“慕容公子,师祖他究竟为何人所害?”
慕容复淡淡扫了他一眼,“现在还不知道。”
陆冠英自觉受到了蔑视,眼底闪过一丝怨毒,脸上却不动声色,悠悠叹了口气,“蒙古刺客真够卑鄙无耻的,竟然偷袭师祖他老人家。”
“哦?”慕容复忽的眉头一挑,“你怎的知道黄老前辈是被偷袭的?”
陆冠英面色微滞,随即惊异道,“难道不是吗?师祖他武功深不可测,若论单打独斗,怎么可能有人打得过他?”
慕容复深深看了他一眼,“是不是偷袭现在犹未可知,只能等黄老前辈醒过来才能知道了。”
陆冠英讪讪一笑,不再接话。
离开郭府,一路上慕容复双手负在身后,眉头紧皱,总觉得他似乎遗漏了一件什么重要的事,却又想不起来是什么。
王语嫣亦步亦趋的跟在旁边,见他这副模样,不由问道,“表哥,你还在想那打伤黄前辈的人是谁?”
慕容复摇摇头,“现在谁打伤的他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是有点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被我遗漏了。”
“遗漏?”王语嫣皱眉思索了一会儿,“我也觉得这件事有点奇怪。”
“什么奇怪?”
王语嫣答道,“有两点奇怪之处,第一点就是,那人明明可以取走黄老前辈的性命,却放过他,难道就为了传一句话?”
慕容复沉吟了下,“据张真人说,中了梵音传魂术之人,事后定然难以活命,或许是那人太过自信,觉得我救不了他。”
“不对,”王语嫣摇头,“他那话中明明说,‘能破了本座的真气,想必阁下就是慕容复’,说明他对你有所了解,也知道襄阳城只有你能破开他的真气,他是故意放黄老前辈活着回来的。”
慕容复对此不以为意,“可能就是故弄玄虚吧,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一些武林高人,总喜欢玩这一套,你刚刚说还有一点奇怪之处是什么?”
王语嫣蹙了蹙眉头,“怎么说呢,我就是觉得这件事来的太突然了。”
“太突然?”
“不错,想刺杀黄老前辈,出手之人必是一个高手中的高手,咱们日前遍搜全城抓到一些小鱼小虾,按理说那些大鱼即便藏在城中,也该等风声过后,大家放松戒备,才行那刺杀之举,怎会突然刺杀黄老前辈。”
“而且目标选的也很奇怪,他刺杀郭靖或是刺杀你不是更合适么?”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慕容复沉思良久,揉了揉有些发疼的眉心,“或许那人只是单纯的跟我宣战,只不过黄老邪运气不好,恰好撞到了,也可能是黄老邪发现了那个高手的踪迹,他不得已之下只好先杀了他。”
王语嫣还待再说,慕容复摆摆手,“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咱们这么空想只是白费心神,等黄老邪醒过来不就一切都清楚了。”
“那倒也是。”
慕容复走得几步,猛地脚步一顿,“郭靖……郭靖……我记得在黄老邪屋子的时候,郭靖是不是突然离开了?”
“是啊!”王语嫣点点头,“好像有个丐帮弟子找他,很急的样子,我也不知道什么事。”
慕容复眉头皱得越来越深,总觉得他快要想起来了,却又想不起来,这种感觉,真是叫人痛苦之极,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如果说襄阳城有一样东西让郭靖极其着紧,让他连自己的岳父都顾不上,你说会是什么事?”
王语嫣脱口答道,“以郭大侠的为人来看,那自然是关系到襄阳城生死存亡之事了。”
“不对,”慕容复摇头,“现在襄阳城并无危险,就算真有什么生死存亡之事,他定会不顾一切的跟我言讲。”
王语嫣想了想,“那便是他的妻子,江湖上都知道,他爱他的妻子极深。”
“对,黄蓉,”慕容复猛地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我遗漏了黄蓉,她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王语嫣不明其意,“那怎么了,她可能在忙别的……”
说到一半她也察觉到不对,有什么事比亲生父亲受伤还要紧的?
慕容复也不及多说,身形一闪折道返回郭府,王语嫣只得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二人来到先前的小院,陆冠英夫妇已经走了,不过屋中还有两道气息,正是郭芙和程英。
慕容复推门而入,“芙儿,你娘去了哪里?”
郭芙心情已经好了许多,听到这话也愣了一下,“是啊,我娘去哪了?我今天一直没见到她。”
慕容复又看向程英,程英也摇摇头。
“那郭靖呢?先前郭靖出去干什么了?”慕容复又问道。
程英仍旧摇头,“姐夫带着鲁大哥和几个丐帮弟子匆匆走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慕容复心头一沉,朝王语嫣说道,“立刻撒出所有人手,找到郭靖和黄蓉的下落,快去。”
王语嫣也不拖沓,身形闪动,转瞬消失无踪。
“慕容大哥,出什么事了?”郭芙见他如此,一颗心不由提了起来,外公还在床上躺着,难道爹娘也出事了?
“你好好照顾你外公。”慕容复飞快说了一句,身形也消失在原地。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