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3u1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女神的合租神棍 愛下-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奇門相相伴-9j3ro


女神的合租神棍
小說推薦女神的合租神棍
常三发誓。
如果可以。
他真的想让二妞丧父。
尤其是在被老李变着法的灌了两瓶白酒后,醉眼朦胧的看到老李将一把锃光瓦亮的杀猪刀交给二妞的时候。
他在一次发誓。
他真的不忌讳早上订婚,晚上丧父。
毕竟双喜临门的事。
不过闹归闹,老李也没真的太过分,让喝了两瓶白酒的常三在一旁候着给倒酒,没在找他的麻烦。
因为有段时间没久坐。
这一顿饭竟是吃了到了下午四点多,众人均是喝的醉醺醺的,然后方才是告别了改行当冯老板的冯老鸨,回天相阁继续搓麻将。
他们的酒量是久经考验的。
喝的虽然不少。
但麻将桌上的激情却更加热火朝天,不过赵平实在没坚持住,被赵晴雨给拖回家休息去了。
而他们几个搓麻将竟是搓到了大半夜。
等的确感觉到困意后,老李先打了个哈切:“不行了,今儿个到这吧,太困了。”
秦宁也伸了个懒腰,道:“睡觉,睡觉。”
只是几人刚起身要回屋休息的时候。
李老道的手机响起了起来,等掏出来一瞧发现是二妞大佬的,老李忙是接了电话:“二妞,怎么了?”
“爸,闹……闹鬼了……”二妞语气有些慌张:“你快过来……”
“娘希匹!”李老道骂了一句秦宁的口头禅:“哪个不知死活的小鬼,闹鬼闹到我女儿头上?”
“闹鬼?”秦宁也是一愣。
本来正在外面大厅坐着闭目养神的楚九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皱眉道:“没听说老三家那边有什么灵异事件。”
“先去看看,飞仔,老安,带上家伙事。”秦宁吩咐道。
老李着实担心女儿安危。
等这边准备后,由没喝酒的楚九江一路开车,直奔了常三前不久刚买的新房子那里。
赶到小区的时候。
秦宁在小区门口看了一眼,道:“还真有鬼气,快走!”
几人也不敢在耽搁。
急忙就是来到六号楼,等上了楼,刚出了电梯,就听见常三家里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好你个吊死鬼,闹鬼闹到你三爷爷家里,我看你是不知道死活是吧?”
伴随着骂声还有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
众人面面相觑。
等进了屋发现,醉醺醺的常三光着膀子,手里拿着一把桃木剑,正对着一只舌头快伸到了胸口的吊死鬼猛抽。
这桃木剑是在天相阁顺来的。
秦宁给开过光的。
对付鬼怪自然是有一套的,而且这吊死鬼显然也不是什么厉害的货色,此时被常三打的正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什么情况?”
进了屋后,秦宁便是问道。
“不知道哪窜出来的鬼。”常三淬了口唾沫,道:“我上厕所呢,从镜子里窜出来,把我吓的不轻。”
“二妞呢?”老李忙是问道。
“屋里呢,没事。”常三道。
老李忙进了卧室看了一眼,二妞此时惊魂未定,不过没有大碍,等安慰了一阵后,他才是在走出卧室,盯着那吊死鬼,道:“妈的,敢吓我女儿?本道爷我灭了你信不信?”
说着。
他掏出一方打印来。
那吊死鬼见到大印,吓的更是惊骇欲绝。
它也是欲哭无泪。
毕竟闹鬼的时候,谁见着都吓的魂不附体,可偏偏赶上这一家,似乎是一个比一个横。
现在这年头,鬼都这么不值钱的么?
其实主要是因为跟着秦宁混的久了,对一些神神怪怪的事压根就不怎么惧怕,而且他们也都见过鬼王,真在见到寻常小鬼,当真不害怕。
何况他们身上还真藏着不少好东西。
天相阁常年遭内贼,又不是什么稀罕事。
就常三还算厚道,就顺了一把桃木剑。
秦宁小舅子白洋,是各种顺眼的就想摸两个回去镇宅,要不是被老李等人抓了个正着,天相阁他都敢搬空了。
“别废话了,拉上来。”秦宁坐下来,倒了杯水喝了一口。
老李从兜里掏出一根绳子,直接套在了这吊死鬼身上。
吊死鬼疼的哭爹喊娘,被强拉到了秦宁面前,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什么时候死的?”秦宁问道。
吊死鬼也是真的怕极了,颤声道:“八天前……”
“死前干什么的?”秦宁皱眉,问道。
吊死鬼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开运输车的,因为不留神出了车祸,赔不起钱,就上吊自杀了。”
秦宁眉头皱的更深。
按照鬼王所说。
不是什么人死后都能变成鬼的。
生前没点道行,压根就别想,就这样还得有天时地利方可。
司徒哲变成鬼,就是在一处未完成的古墓中,而且人家死之前,可是实打实的御气高手。
但是现在一个普通的司机都能变成鬼。
秦宁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老李显然也了解这个情况,道:“死之前,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人接触过你?”
“没有。”吊死鬼老实答道。
老李又是问道:“死后跑这来就是吓唬人的?”
“我就是路过……”吊死鬼有些冤枉:“我也不知道我想去哪,就是冥冥之中有什么牵引着我,我路过这里,谁知道被这位大哥发现,然后就挨了一顿打。”
“我家十六楼,你他妈路过。”常三骂道:“忽悠谁呢?”
吊死鬼无辜道:“我是鬼……不用走寻常路。”
“嘿,你他妈还跟我玩这一套是吧?”常三骂道:“要不要老子我给你买一套美邦穿啊?”
“我这身就是……”吊死鬼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他妈的!”
常三顿时恼火。
抄起桃木剑就想捅死这个鬼。
旁边飞仔和安金同忙是拦着,安金同道:“别冲动,先审审。”
“对。”楚九江也道:“老三你先歇会儿,等我们在问问。”
等安抚了常三,楚九江问道:“按照你说的,被常三发现,你也预料不到是吗?”
“对对。”吊死鬼忙是道:“平常人都看不到我们。”
“常三还有阴阳眼吗?”飞仔疑惑的问道。
秦宁摇头,指了指常三手里的桃木剑,道:“多半是因为这玩意,这把桃木剑是赵平当时拿的雷击枣木所制作,放在屋里镇邪,寻常鬼怪还真无法隐匿行踪。”
顿了顿。
秦宁道:“你说你之前被牵引去一个地方,现在还有这种感觉吗?”
“有。”
吊死鬼忙是道。
秦宁起身,道:“带我们去!常三,你留家里照顾二妞。”
这个吊死鬼还真就怕了秦宁等人,压根也不敢在走寻常路,老老实实的顺着电梯下了楼,指向了北方,道:“就在那里。”
“带路。”
秦宁在他身上画了一道感知符咒。
以防这吊死鬼玩什么鬼把戏。
而老李则是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师父,会不会故意引诱我们的?”
“无妨。”
秦宁喝了不少酒,这会儿也有酒意,道:“龙潭虎穴,走一遭不就知道了?”
楚九江在旁边撇撇嘴。
后悔之前没喝点。
吊死鬼带路。
这一路走走停停,差不多有一个多小时,快走出了市区范围,等到了云腾陵园后,吊死鬼变得有些茫然痴呆,一步一步的向着里面走去。
秦宁等人也不含糊。
一路跟了进去。
等进了之后,却发现这四周走来竟然有不少鬼。
各色各异。
男男女女,老幼妇孺都有,大体观望一眼,竟然是有上百个。
只是一个个都像是失了魂了一般。
“这架势。”老李咂舌,道:“云腾的死人都给招来了?”
“跟上去。”
秦宁冷声道。
他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应该是有人故意在操纵。
等一路到了这陵园深处。
在里面,一簇簇鬼火正在围绕着一处法坛来回飘荡。
而一个穿着黑衣道袍的阴森男子正在跳着大神。
显然,这些鬼的异常,应该都是此人所做。
“嗯?”这阴森男子发现了秦宁等人,目光变得更加阴鸷:“秦宁!”
秦宁走上前看了两眼,冷笑道:“奇门之术,你是奇门相的人?”
一庄,三门,五家,十二相。
奇门相属于十二相之一。
实力不显山不漏水,但奇门遁甲之术却在玄门曾大放光彩。
这男子桀桀怪笑:“奇门相第八门,袁甲!”
“我听说过你。”秦宁晃了晃脖子,道:“八门之中,袁甲第一,你是奇门相最出色的天才弟子,不过现在看来,你应该是鬼相门的人了。”
“哈哈哈。”袁甲嗤笑道:“等到鬼相大人一统玄门,你们都是鬼相中人!”
“想让我改换门庭,你找死是吧?”秦宁冷笑。
袁甲却是双眼一瞪,随后双脚踏步,双手结印连连,而后他的双手竟是脱体而出,化为刀剑,冲着秦宁就是劈砍而来。
“雕虫小技!”
秦宁冷笑。
如果是奇门相门主出手,对于奇门相这些稀奇古怪的手段他还会有些忌惮,但是只是一个弟子,哪怕是排名第一的弟子,他当真不需放在眼中。
右手接续抓去。
将那刀剑捏在手中,只稍稍用力,这刀剑化成一阵白烟,变成了两张符纸。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