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ms6f超棒的都市言情 《南明洶涌》-第六十章 第一跳分享-gmalq


南明洶涌
小說推薦南明洶涌
吴王元年,十月初五,夜,天上无月,星斗漫天。
緋聞女人
聘則為妻奔為妾 錦瑟華箏
亥时二刻,即夜半十一点半。南明江西军将领胡永昌率领先锋三千人趁着天黑划着小船,悄悄在黄鹤坡登陆。
但是,让人意外的是,江西军前锋没有立刻整队朝武昌进发,而是就在黄鹤坡全体静默。
为了掩护东面的胡永昌,亥时三刻,王永昌率领两千人,在武昌城西侧的夏口城外发火枪攻城。
重生女配:至尊醫仙
清军听见火枪声,从惊慌中爬了起来,赶快组织抵抗。此时,在夏口城附近驻扎的是王进宝的经略右标中营。中营一共有一千人精锐披甲。此外,王进宝还率领一个协,五千六百多人。如此众多的士兵听见火铳打放的声音后慌忙起身。
王进宝怎么也想不到,明军竟然在晚上攻城。此时,绝大多数人都营养不良,患有夜盲症,晚上跟瞎子没有区别。而且,部队组织不擅,很可能混乱并产生炸营的情形。
但是,张勇早就说过,李存真的人马十分擅长夜袭,因此不论是张勇自己还是王进宝的披甲兵,全都加强了夜间防守。
此时虽然受惊,但是却并没有慌张和混乱。随着一声声号令的下达,经略右标中营所有披甲兵都已经准备完毕,只等王进宝一声令下便即出发。
然而,过了半天也不见有明军有什么动静。探子回报说,根本也没看清明军有多少人。
王进宝很是纳闷,追问探子:“你是没看清还是没敢靠前看?”
“回报军门,在下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我听见明军打放了三排火铳便抵近了查看,但是确实没有见到有什么动静。敌军显然是打放了三轮之后便按兵不动了。今天虽然星斗漫天,但是却没有月亮,旷野之中漆黑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我靠近之后,问道了刺鼻的火药味,但是天太黑,根本看不清硝烟。”
王进宝听罢点了点头,又问:“可有张军门的消息?”
回答:“没有。”
左右说道:“张军门的大军在武昌北面,此处只有我们。大人,现在该怎么办?”
王进宝沉思片刻便即回答:“敌军打放了三轮火铳便按兵不动,显然是打算引我军过去,然后来一个突然袭击。现在乃是深夜,我军不擅长夜战,去了就会吃亏。况且敌军也没攻城,我们何必自己吓唬自己?敌兵不动,我们也不动,就这么耗着。”
于是,经略右标中营和一个协的数千人马不为所动,躲在军营里不出来。只放出五十多探马打探消息。
王永昌见清军没有中计,便在半个小时后又朝着夏口城又是打放了一轮火枪。并且,派出三百多散兵,手持弓弩和刀剑,向夏口城周围三里范围内挺近。
丑时初刻,江西军散兵遇到了清军的探马,两方打了起来。一阵弓弩对射之后便是短兵相接。
在漆黑的深夜,杀喊声,叫骂生,惨叫声,零零星星响起,在夜空中回荡。
江西军的散兵都是多年征战的老海盗,技艺娴熟,凶狠残忍;清军探马也同样是老兵,却不如海盗们凶猛。江西军的老海盗在夜间更有优势。清军探马很快被打败,死了六个人,其余探马分散逃去。
王永昌派出散兵的目的就是为了袭击清军的探子,造成明军已经开始清扫夏口城外围的假象。
现在,目的已经达到,随着一声声口哨声,老海盗们纷纷撤退。
知道老海盗打败满清探后两个小时之后,王永昌部携带的四门三磅炮便推到了距离夏口城六百米的地方。
炮兵队长发出口令,炮手摇动着炮尾下巨大的手柄,一个手工制作的粗大带有螺纹的铁杆随着炮手的摇动迅速旋转,伴随着吱吱嘎嘎地声响,炮底的大铁珠被抬高,炮口被压低。装填手将一个棉布包裹的火药包塞入炮口,然后用推杆推入炮底。再将一颗炮弹送入炮膛,再用推杆压实。另一名炮手用一把三棱刺刀从火门刺入,刺破棉布火药包,再将火药从火门倒入,使火药一直堆积到火门外。
“装填完毕!”“装填完毕!”
明军的炮手训练有素,仅仅十五秒就已经准备装填完毕。
“开火!”王永昌向炮长下达了命令。
霸道總裁被我征服了
“开火!”炮长向射手下达了命令。
射手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火叉,火叉的弯钩上火绳已经点燃正呲呲地冒着白烟儿。听得炮长下令,立刻将火钩戳向火门。
“砰——”一声巨响。火炮的火车随后便是向后深深地一座。炮弹呼啸而出,飞向夏口城。
随即,另外三门火炮也依次开火。
炮手们不等炮车停稳,赶快上千将炮火恢复到原位。装填手立刻用沾了水了猪毛刷子清理炮膛,然后继续填弹。
三十秒之后,四门火炮再一次装填完毕。随着命令的下达,明军炮队再次打出四颗三磅炮弹。
“撤!”王永昌根本就没有心思查看炮击的效果,在第二次炮击后便下令撤退。
炮手们赶快清理好火炮,马夫牵过挽马,在炮手的协助下将炮车套好。然后在马臀上一拍,训练有素的挽马便使劲拉车而行,炮手们一起努力帮着推动炮车。
“火枪手放空枪,每人四发!”王永昌下令道,“用不着什么齐射,快点给我打,以旗队为单位,都给我打出响来。打完了就给我撤。”
此时,炮车已经走远,火枪手们装填了火药之后便朝天开枪。一阵噼里啪啦的枪声过后,火枪手也跟着撤退了。
清军这边,王进宝的部队已经用过了“宵夜”,全军整装待发。
“报!”探马大声回报。
“什么情况?”王进宝问。
重生之荊棘後冠
探马回答:“敌兵已经开始清理夏口城外围了,我们的人和他们交手,互有胜负。”
话音刚落,便听见夏口城方向一阵火炮轰鸣。清军吓了一跳。紧接着便是一阵火枪怒吼声传来。
“打得很激烈啊!”王进宝说道,“听声音,用不了三刻钟,夏口城就得给攻克。”
“咱们上吧!”手下七嘴八舌地说道。
王进宝想了想说道:“分成前后两队。前队两个汛,标营在后。其余的给我把守大营,如果前面吃紧,再行增员。给我上!如果前队中了埋伏也不要怕,后队会及时支援。”
絕世美人殤 紅塵迷燕
“是!”
武昌城东侧,芷兰岛头目鸡昌已经等好几个小时了,早就已经心痒难耐。比心痒难耐更让他受不了的是皮痒。虽然已经是十月,可是蚊子还是不少。胡永昌真希望自己是一只鸡,把蚊子全吃光。
“将军,将军!”
“妈的!”胡永昌压着嗓子,瞪大眼睛,恨不得要把大声说话的家伙一口吞下,“小点声,你他妈叫唤什么?”
那人赶快咽了一口口水,然后一脸兴奋地说道:“打起来了。夏口城那边打起来了。”
“我听见了,我又不聋。”胡永昌嗔怪一声说道,“什么夏口城,不过就是个大镇子而已。要是真打,搞偷袭是最好了。占据夏口城,能吓唬一下武昌的清军。就这么一个镇还需要火炮?清军要是中计,嘿嘿,那真是白痴。”
虎膽雄風
暮靄鬼語 舊時煙火
“将军,怎么办,现在干不干?”有人问道。
“当然干,开始吧!”胡永昌说道,“告诉弟兄们,干活,别哔哔,小心我大耳刮子抽他!”
“是!”
胡永昌率领的三千人马趁着王永昌将满清王进宝注意力全部吸引到夏口城的方向,赶快依托黄鹤坡这个小土坡构筑工事。
以黄鹤坡为中心,他们环绕着挖下三道马蹄形的大壕,大壕一直挖到江边,且大壕开口对着长江,以便能够从长江上补充物资人员,运送伤员,必要时从容撤退。
在第一道大壕外,插住尖木。在第三道大壕内,树起土墙。土墙连接处以木栅封之。三道大壕彼此之间留有通道,通道以木栅和陷坑封锁。
殺手王妃:爺,請笑納
天还没亮,工事就已经做好了。鸡昌下令伙夫做饭,其余人立刻休息。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