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w5w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撿漏討論-4451我記得你的酒量是……讀書-sfdqo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
葛芷楠也就做女战狼的时候时间长一点,然后转了地方做特勤。等到退休之后,那就是天马行空,什么都做了个遍,但什么也没做成。
这个废品站,估计也就是半个月的热度。
黄薇静在国际巡捕干得不错。已经熟练上手,有张丹的大姨姐帮衬,黄薇静干得有声有色。
说起来黄薇静的位置并不重要,但她也曾遭遇过好几次的绑架。这些都是李家干的。
他们绑黄薇静无非就是想要换李旖雪。
这些路数金锋门清,早就做了预防机制,反杀了李家多次绑票。还抓了好几个俘虏。
以前金锋没人没势力只能以小博大,现在则完全不同。
对于这些小打小闹,谛都山有足够的手段对付李家。
野人山一战受损最严重是大铁头。但大铁头的队伍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而李家在经过野人山大战过后暴露出青黄不接的严重弊端。
原本李家在神州还有十数万人马可以随时随地调动,但却是被叶布依一锅全端。
这也相当于端掉了整个李家的人员补给。
这是最致命的!
神州是李家的养马场。他们一直坚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传统。这也导致了现在无兵可用的困苦局面。
叶布依的天网收网,李家人马很多小孩和未成年被送进福利院。而李家虽然想把这些人接出国却又怕暴露底细。
这样一拉,李家彻底断了神州这巨大的养马场的补给地。
现如今,李家的传统地盘也就剩下都东桑高笠和本大洲寥寥不多的几个地区。
虽然有吴德安这个枭雄将分裂的天地红花整合,但短时间内成效并不大。
李家现在也只有牢牢依靠大铁头,更寄希望于借大铁头的力量打垮自己,从而获得那一线生机。
现在的李家全线龟缩,就是在做这个打算。
就连杨传福和陈瞳这样的后援力量都被李家提起来做中坚顶梁,证明李家已经没多少底牌可打。
夢魂所 卡羅納
李家的处境极为艰难,金锋这边也并非一枝独秀一骑绝尘。
人手同样是制约金锋的最大弊端。
所以,金锋采取的战略跟李家一样,依仗圣罗家族,联手阿克曼共同抵抗大铁头。
盎格鲁萨克逊人主导了这是两百多年来的秩序,金锋纵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改变这个格局。
胜利的天平到现在并没有倾向于谁。隐修会的没落不过只是揭掉了一块无足痛痒的皮下脂肪瘤。
这一场仗,要打到双方都承受不起的那一天,才会发生质的变化。
这几个月时间,还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变数。
昔年初相识,黄薇静不过才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一转眼黄薇静也长成为令人仰慕的大才女。
豪門蜜愛:首席的盛寵新娘
时光易老,不忘来路,不忘初心,黄薇静在和金锋碰杯的时候低低说了句谢谢。
这句谢谢,包含太多深情。还有太多太多说不出口的遗憾。
“我记得你当年的酒量是三瓶半啤酒,现在呢?”
黄薇静抿着嘴吃吃的笑,低低说道:“应该还是三瓶半。”
“不过,我很少喝超过一瓶!”
“你的话,我一辈子都记在心里。”
金锋重重碰了黄薇静的杯子朗朗说道:“今晚敞开喝。”
黄薇静笑眯了眼,情深如潮止不住满溢出盈盈浩瀚星眸,低低说了一一句。
“董事长,您和嫂子什么时候办酒?”
“那一天,我一定敞开喝。”
这话顿时引来全场瞩目。梵青竹蓦然回首凝望金锋,青依寒则露出最美姑射仙子的笑。
“我跟子墨已经领证了……”
后面的话被小贝打断:“哥。嫂子。领证归领证,可你跟嫂子还没办酒啊。”
“咱们神州人的规矩,领证其次,办酒可比领证重要。盼盼跟她老公就是先办酒再领的证。”
“你和嫂子也要办酒。要办得比今天更排场更热闹!”
我記得你 天若懸河
小贝的话让金锋笑着无言以对。这时候子墨送了块牛肉塞住小贝的嘴:“亲爱的小贝小姑子,我们金家不讲究这些规矩。”
小贝挽住子墨胳膊囫囵不清说道:“亲爱的嫂子,这个事,您说了可不算。”
靈魂擺渡
帝業無殤 萬滅之殤
醉态迷离的林乔乔跳将起来粗声粗气叫道:“还有我这个干小姑子呢?你跟我哥必须办酒。”
子墨起身举杯面向所有人娇声轻语:“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算我跟金先生办的酒宴。”
“感谢各位至亲好友光临。”
“子墨给大家鞠躬!”
林乔乔大声叫着不能就这样糊弄过去,小贝也跟着起哄。黄薇静也随即加入战团,没一会就连梵青竹也站队小贝一方。
欢声笑语回荡在废品站,每个人的脸上挂满了欢喜的笑容。
在这个即将重阳的日子里,这世间最温暖的亲情在金锋的心间默默流淌,驱散秋的寒意。
又是新的一天来临。一大早的金锋就被一阵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惊醒。
出门一看,金锋眼睛精亮,心潮澎湃急忙小跑过去。
“葛姐。你收到东西了?”
清晨六点多,消失许久的葛芷楠终于冒头。这一冒头给金锋的震动可是不小。
“看啥子看。龟儿子。MMP,还不快点过来帮忙。”
金锋嘴里迭声应承着,黑黑的脸笑得变形走样。
葛老大竟然弄了一轻卡的废品回来。
真是,出乎金锋的意料!
车子是月城那边的牌照,这说明葛老大跑了一趟老凉山。那边的废品站还处在七年前的阶段,很多东西都没有明确严格的分类。
指挥轻卡车倒进废品站,金锋戴上手套开始卸货。
玉仙
那轻卡司机本身就是废品站老板。原本他的货是拉到市里废品中转站卖了就完事,赚的也是那点辛苦钱。
背後的兇手
葛芷楠在两天前找到他,当场就买下了他所有的废品。他也把废品第一次拉到了省城。
去了一趟老凉山,葛芷楠变化不小。一身的迷彩服配短发,干练又泼辣。下货的样子像极了被背洋芋的勤劳少数民族大妈。直把金锋看得不住的傻乐。
下货花了一个多小时,中间也不知道被葛芷楠骂了多少回。怒不可遏的时候,葛芷楠还不客气的甩了金锋两飞腿。
旁边的轻卡司机实在看不下去,也上来帮着下货。诚诚恳恳的劝葛芷楠:“不要打你男人咯。他那么瘦遭不住你打。”
劝了葛芷楠,轻卡司机找着机会又对着金锋敦敦教育。
“你也是哦。只有最没得出息的人才收破烂。我就是最没得出息,但我好歹也是家里的顶梁柱。”
“你是男人还叫你去婆娘跑老凉山,那边的路烂得伤心。你婆娘那么漂亮的一朵花,万一在外面出了事咋办?你也太没本事了。”
“男人,就要撑起一片天,不要让女人出头。”
金锋频频点头虚心受教。转手给同行递上一支烟,那轻卡司机眼前一亮美滋滋抽着好烟,嘴里却是又教育起金锋。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你婆娘那么辛苦,你竟然抽这么好的烟。你太不懂事了。我们都是收破烂的,抽那么好的烟做啥子。”
“赚钱才是正道。一分一分的赚。”
下完货正值曾子墨做好了早饭,轻卡司机乍见曾子墨顿时惊为天人。一只眼睛看着葛芷楠,一只眼睛看着曾子墨,脑子都不够用了。
囂張特工妃 雲月兒
带着愤怒和嫉妒,轻卡司机开车出了废品站,嘴里一直骂骂咧咧个不休,只感叹世道炎凉人心不古。
太他妈不要脸了。
这个收破烂的黑钢碳竟然有两个老婆。两个老婆都那么漂亮。一个跑外地收破烂,一个在家做饭,他自己就吃软饭,简直不是人!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