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pqy精华都市小说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愛下-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揭穿展示-ljmzy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听到了这个奇怪的声音,感受着体内的气血翻腾,古丹楞了半晌,翻个身假装又睡去。
夜色苍茫,苦工们震耳欲聋的呼噜声掩盖了一切。
突然,一团鲜红色的液体包裹着古丹,转眼之间他就消失不见。
毒蛇神殿深处,瓦斯琪猛的抬起头,望向刀锋上的方向,目光惊疑不定。
泰雷多尔,一名萨满祭司跌跌撞撞跑入萨鲁法尔大王的帐篷,连连高喊道:
“大王,不好了,我们侦测到鲜血魔法的波动,就在奴隶围栏。”
萨鲁法尔大王猛的站起身来,一对儿獠牙锋利。
“奴隶围栏,哼,看来有人救出了萨尔,能侦测到萨尔的位置么?”
“刀锋山,血槌哨站的方向。”
萨鲁法尔大王思考着对策。
血槌哨站隶属于刀锋上的食人魔。
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兽人与瓦斯琪的娜迦处于敌对状态,若是再得罪了刀锋上的食人魔,必然腹背受敌。
萨鲁法尔犹豫了半晌,冷冷下令道:
“命人封锁刀锋山的入口,杀死所有从刀锋山来的兽人,若是有人冒充萨尔,直接就地正法,一切都是为了艾泽拉斯。”
血槌哨站的洞穴深处。
努波顿和缪恩都瞪圆了眼睛,盯着祭坛上传送来的兽人。
鲜血魔法医治了他脸上的伤疤,露出了真面目。
虽然与萨尔相貌一模一样,但努波顿却感觉到不对劲,疑惑的问道:
“缪恩,你是大地之环的首领,对萨尔非常熟悉,为啥我感觉他不是萨尔?”
传送结束后,古丹处在昏迷中,缪恩上上下下打量着,疑惑道:
“虽然与萨尔相貌酷似,但总是觉得有种陌生感,当年萨尔在大地之环小住,每顿都要吃掉一头萨满,所有人都对他非常熟悉。”
努波顿思考了半晌:“我听说环境能够改变人,最近奴隶围栏出现了一个残忍的监工,名为古丹,兽人苦工过得很苦。”
腹黑王爺的天價棄妃 南湖微風
缪恩想想也是:“救世主萨尔吃苦了,所以才变成了这幅模样,再说了,鲜血魔法是不会错的。”
这么一说,努波顿倒是释然了:
陰陽詭靈
戀上炫舞王子 景汐
“没错,魔法是不会错的,即使多么伟大的英雄,扔到奴隶堆中过上一段日子,也会从英雄变成懦夫。”
邪魅殿下不好惹 宿女
高校驚魂之四夜三天
两人达成了共识,眼前之人就是萨尔,趁着他还没有醒来,藏起了杜隆坦夫妇。
古丹从睡梦中醒来,惊奇的打量着四周,洞壁上遍布着水晶,绽放着幽幽的光芒。
“救世主大人,您醒了,您是否感觉到腹中饥饿。”
缪恩露出一副讨好的笑容,使了个眼色,一名洗干净的牛头人萨满主动来到古丹面前。
古丹感觉到了缪恩体内磅礴的元素之力,身为萨尔的替身,对萨尔的作风非常熟悉。
早年,萨尔吃掉了一半大地之环的萨满,古丹早有耳闻,可惜他做不到萨尔那般残忍。
“罢了,我的胃口不佳。”古丹坐起身来:“奴隶围栏的日子过得很苦,我需要时间适应,先拿些面食来。”
兽人的残忍是不会轻易改变的,缪恩的心中泛着嘀咕,讨好的说道:
“救世主大人,您稍等。”
由那名幸免于难的兽人拿来了面食,古丹小心翼翼的吃着,明白了大地之环将他当成萨尔救出来。
樹皇 一裏不留行
接下来需要做的是伪装成真正的萨尔,尽量不露出破绽。
虽然成功的救出了“萨尔”,缪恩很快收到了消息,萨鲁法尔封闭了刀锋山的入口。
帮助萨尔回归大酋长之位千难万难,需要历经千辛万苦,缪恩顿时有些失落。
努波顿想出了一个法子:
“如今有数十万冒险者聚集在沙塔斯城,只要我们把萨尔获救的消息传出去,冒险者们团结起来,拥护萨尔回归,就有了与萨鲁法尔对抗的实力。”
缪恩眼前一亮,连连点头,意识到这是一个好法子。
努波顿又建议道:“救世主萨尔最大的靠山是守护者麦迪文,何不找人与麦迪文联系,若是得到守护者的帮助,萨鲁法尔也不敢说些什么。”
“就这么办。”
缪恩决定双管齐下,一面以大地之环的名义宣布萨尔已经获救,一面命人寻找守护者麦迪文。
大地之环的萨满进入沙塔斯城贫民窟,当众宣布伟大的救世主萨尔已经获救,如今就在刀锋山。
心系救世主安危的冒险者群情激奋,热情的欢呼。
紧接着,萨满又讲述了萨鲁法尔大王倒行逆施,阻止伟大的救世主大人回归,成功激起了冒险者的怒火。
冒险者自发的组织起来进入赞加沼泽,不时的与兽人交战,双方冲突不断,数不清的冒险者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事情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缪恩和努波顿没想到的是,麦迪文来得太快了。
这天,两人照例向“萨尔”请安,只见洞内多出一个人。
穿着黑色法袍的麦迪文如同一杆标枪,站的笔直,比起兽人,牛头人,他的身材不算魁梧,但却给人一种山岳般的巍峨感。
获救的“萨尔”跪在麦迪文面前,身体如同筛糠一般,冷汗直流。
古丹只是萨尔的替身,面对高深莫测的守护者麦迪文,所有的勇气一瞬间消失了。
“他不是萨尔。”麦迪文头也未回,声音冷漠得如同诺森德的寒风。
努波顿与缪恩面面相窥,最后还是缪恩壮着胆子道:
“守护者大人,我们利用鲜血魔法,证明了此人的确是杜隆坦之子。”
遙遠的橋
“谁告诉你们,杜隆坦之子就是萨尔?”麦迪文冷漠的回答道:“萨尔是在卡拉赞长大的,只是一名低贱的奴仆,我可没有心思寻找他的出身来历,所谓的杜隆坦之子只是编造的谎言而已。”
努波顿与缪恩大惊失色,惶惶不安。
“你们的努力倒也没有白费。”麦迪文缓缓道:“留他一条性命,或许将来有些用处。”
麦迪文说罢消失不见。
两人都听出了弦外之音,毕竟就连麦迪文都没有能力救出萨尔,实在没了法子,假的总比没有要好。
缪恩眉头深锁:“虽然他不是萨尔,但他的确是杜隆坦之子。”
努波顿点了点头:“霜狼氏族酋长之子,价值斐然,是时候让他与杜隆坦夫妇相认。”
外人都以为杜隆坦夫妇已死,控制了杜隆坦夫妇,就等于控制了假萨尔。
缪恩来到假萨尔面前:“说,你是谁?”
古丹从地上爬起来,麦迪文一走,压在背上的大山消失了,倍感轻松。
“我是杜隆坦之子,奥格瑞姆给我起名古丹,后来机缘巧合做了萨尔的替身。”
嫡女郡主撩夫記 沒心肝
事到如今,古丹再也无法隐瞒。
“你怎么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努波顿怀疑的问道。
“我生而能言,知晓百事。”古丹骄傲的说道。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