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f9u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詛咒之龍》-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找礦而已,問題不大鑒賞-qx7fj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几百个地点啊,这么多的地方看的卡林内心都火热起来,潜行者除了搞刺杀之类的行动之外,更多的还有别的一系列的事情,像是寻宝就是其中的一种。
寻找元素矿脉?这也是潜行者能做的事情啊,虽然不如更专业的那么专业,但不少元素矿脉的发现,都能和潜行者扯上一些关系。
寻宝也是人生中的一环,现在看着这么多的优秀地点,说不手痒是假的,甚至这一份图纸泄露出去了,绝对能够引起一轮新的争抢,不过现在这玩意是他们专属的地方了。
“哥哥对我们的支持呢。”
“……”啥啊?看着莉莉的表情,卡林心里忍不住啧了一下,有点弄不清楚这小鬼的想法,明明是老板有着什么额外的需求了,可能是资源不够,亦或者是别的情况。
总而言之就是需要在这方面多开发一下了,怎么就变成了支持?
“赶紧准备,我们这边也要掌握一些矿脉了。”
哦咧,懂了,卡林点了点头,立即就知道咋回事了,老板要求的是优质的土元素矿脉,其他方面的元素矿脉可不就能够给这边留下来一些吗?
一个组织想要向大型化方面发展,而不是单纯的小打小闹,那就必须在某一方面能够自给自足,不然都从别的地方获得,难免会有一天被人牵着鼻子走。
就是魔药师协会那种组织,都有着自家掌控的元素矿脉以及一些别的魔药材料生产基地,圣堂教会和黑暗教会那种的就更不用说了。
人家掌握着这些资源,从开不怕有朝一日因为某些情况而被人卡了脖子,他们从来都能在很多资源方面自给自足,甚至还能弄出来一种独属于他们自己的独特资源产出,别人别说卡他们的脖子了,有的时候他们还能卡别人的脖子呢。
所以作为一个正当八经的组织,肯定要有自己这边能够掌握的资源来源的,现在几百个地点啊,准随便翻翻都知道老板不可能全部都拿走的,分过来三五个也已经能让他们这边超过大部分的组织了,卡林搓了搓双手:“那我们开始吧。”
他想起了自己之前弄出来的小组织,不过后来被一个小师妹给顺走了,虽说是在命运魔女的安排下完成交替的,他的那个小师妹……怎么说呢,有着正版的明与暗学习天赋,和他这种一体双魂的类型不一样,但是他也不认为自己的天赋会差了啊,明与暗秘技都已经学会了,接下来是他这边两分天赋发挥出来作用的时候。
虽说天赋这种东西不能相乘,可是他们却能够相加一下。
那个小组织也没什么好说的,发展方面就那样了,不像是莉莉这边这样的,一开始就是亲女儿,郑逸尘虽然没有提供太多的直接帮助,可是他的那些人脉关系,根本不是卡林以前弄出来的那个凑数的能比的。
毕竟莉莉是公开的和郑逸尘有关系的人啊,而卡林那个时候只是郑逸尘手下的头号打工仔,那些人脉关系跟他没有关系,现在不一样了,所以具体操作起来,莉莉的这个组织的潜力更大一些,卡林呢,曾经也有拉起来一个组织的经验,活脱脱的是组织内的三把手,现在有着这样的机会……没的说,行动起来吧。
“恩~从现在来说,找东西已经是稳了,一开始就中奖了。”郑逸尘伸手按在地上,一个魔法释放了出去,很快就确认了脚下的大地隐藏着一个元素矿脉,那张地图并非是只有土属性的元素矿脉的,别的属性也有很多,找找找,能找的都找,反正有着魔兵召唤书,找到了之后就开分矿,多简单的事情啊。
郑逸尘都已经开了不少分矿了,不介意多开几十个分矿,毕竟炼金傀儡这种东西他从来不嫌多,地下基地那边一直都有着充足的战争储备,就差真的来一场战争了,所以就眼下来说,几十个分矿他还是吃得下的,更多的?更多的同样可以啊!
确定了这个地方真的有矿之后,剩下的后手工作就简单了,他手里有很多工具呢,就算是未开发的地方,打个洞也就跳了下去,之后确认的就是这个地方是否被人暗中开发过了,有很多矿脉都是隐藏着的状态,就算是被人发现了,也不会公开,而是暗中悄悄的开发着,毕竟多掌握几个暗矿,就意味着别人难以对自己的底蕴进行估测。
就郑逸尘现在筛选出来的几百个矿点,说不定也有相当的一部分就是被人给暗中掌握着的状态,遇到这些,郑逸尘会先弄清楚对方的背后势力,如果是盟友的话,那就先不管,如果是圣堂教会的看情况动手,如果是和黑暗教会有关系的,或者就是黑暗教会的,那他就不客气了,直接对于一个矿脉进行毁灭性开发的方式又不是没有的。
只是那样会显得特别的大浪费,元素矿脉不像是铁矿金矿之类的地方,需要漫长的时间才能出现,元素矿脉是基于富饶的元素力量诞生出来的,比如说某个地方是一个‘气穴’,那个地方常年汇聚了大量的某种元素力量,那么那个气穴就会慢慢的变成元素矿脉,如果是元素力量特别充裕的地方,形成元素矿脉的时间会更短,所以对于元素矿脉开发的时候,一般都是正常的方式来的。
和挖铁矿铜矿差不多,特别的方式也不是没有,而是那种方式没有必要使用,正常的开发时,元素矿脉还能够继续的随着时间提升质量,用正常的方式在最终的收益上面比起那种快速的方式要能够多出来不少额外的收益,暴力开采不可取,但非要那么做也是可以的,反正亏得不是郑逸尘自己。
“我也学坏了啊。”嘀咕着,郑逸尘确认了这个地方是一个空白的元素矿脉,连正常的矿洞都没开发出来,一切都需要去建设,这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他轰出来了一个矿洞,留在这里一个采矿炼金傀儡之后,直接离开了这里。
采矿炼金傀儡有着‘几十年’的矿工经验,至于这种经验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当然是郑逸尘从虚幻世界里的某个资深矿工那边拷贝出来的啊,这个采矿炼金傀儡并非是人形,而是一个巨大的机器,完成后续的勘测之后,会根据需求,从连通的空间里面取出来对应数量的炼金傀儡进行辅助开发的工作,同时记录的数据也会导入到虚幻世界里面,在虚幻世界里面生成一个和这个地方的参数一模一样的元素矿脉。
然后根据这些参数进行别的修改,生成别的元素矿脉,当然最真实的原始版本数据肯定会保留下来,数据嘛,任何时候都是从一点一滴中积累出来的,郑逸尘才不会在这个小细节上疏忽大意。
“什么情况?伪神系那边居然对元素矿脉有兴趣了?”阿奇尔看着最新的一份情报,微微的诧异,伪神系那边一直以来都算佛系的了,恩,和邪神对比起来就是这样的,那些伪神对于物质方面的需求并不大的,虽说已经确认过了伪神的确是智慧生物,甚至能够显得和普通人一样生活,也有着自己的爱好。
但凭着她们的条件,任何好生活都已经能够过上了,只要她们想,去大部分的势力甚至国家那边,都能够成为座上宾,毕竟能够得到一个伪神的支持,就意味着他们那边能够得到大量高强度的属于伪神的力量种子。
虽说伪神教徒没有分出来个三六九等,大家基本上都一样的,但的的确确是有着被伪神重视的伪神教徒存在,魔眼奥斯就是其中的一个,之外别的伪神教徒中同样也有不少被伪神所重视的存在,这类的存在倒不是一开始就被伪神重视的,而是他们的表现让伪神重视他们了,说白了还是自己打拼出来的那种。
到也不存在一开始就显得特别不公平的情况。
圣堂教会的秘密部门也有人和伪神亲自接触过,得到了不少的情报。
“唔,我看看。”阿奇尔的疑惑让奥罗也有了兴趣,接收了一下他传过来的文件之后,认真的将那一份情报看了一遍,思索了一会后:“其实伪神系早就是派系了,以前的时候有些事情没有正式化,所以有些事情不会表现出来,随着时间的发展,渡过了最初的散乱期间之后,就算是那些伪神不管事,只提供力量种子,而得到她们力量的伪神教徒也会将一些事情正式化起来。”
他们不是原始人,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伪神对于很多事情的确是不在意,可不意味着她们麾下的那些伪神教徒不在意,伪神不在意利益,只在意人头的数量,可那些伪神教徒呢?那些人是教徒也是人,就是因为伪神不怎么干那种洗脑教义,所以那些人的想法才更加的自由。
然后自然而然的弄成一个集体很正常,他们或许不敢直接忤逆自家的伪神,可是在不忤逆的前提下,做出来一些能够给自己,给他们组建出来的整体带来利益的方式也是可以的,就像是猎魂人集团一样,他们的伪神就是霜之哀伤那个有着冰霜和灵魂属性的伪神。
猎魂人集团和平衡教派一直对着干,长久的有着外在的压力,所以正式化的速度更快,他们早就已经开矿发掘资源了,毕竟整个团体那么多人的需要吃饭呢,天天出门接任务打猎找资源?还干不干正事了?所以组织内的一个稳定的资源来源点是必须要有的。
现在别的和伪神有关的组织也开始这么做,很像是正式化后的结果,伪神虽然不在意很多事情,但有机会能够让自己得到更多的利益也是可以的,毕竟是掉在家门口的钱,干嘛不捡起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这没问题?”
“如果是单单的寻找元素矿脉,那问题不大。”奥罗说道,大陆上的元素矿脉虽然被开发了很多了,但对于地大物博的大陆而言,还有更多的尚未开发的地方呢,所以寻找元素矿脉这件事,从第一层上面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各个势力都在寻找,就看谁能先找到了,所以从眼下这一份的情报来说,没什么毛病:“稍稍的调查一下吧。”
圣堂教会的人力也不是无限的,不可能巨细无遗的将整个大陆的所有地方都给监控起来,某些方面的调查加强了,就意味着一些地方的人力要削弱或者是给调走一些,他们已经在魔兵伪神系上面投入了不少人力了,一个寻找元素矿脉这种行动就大动周折的调查起来,那才是浪费时间,做多就是之后他们等到那些伪神系的开发出来了元素矿脉后,了解一下那些元素矿脉的分布和数量。
“唉,这种日子真难受啊,要过到什么时候啊,我什么时候才能退休。”奥罗操作着魔机嘀咕着,自从出现了魔机这种方便的东西之后,他就觉得每天的时间变得短暂了起来,以前的时候每天的零碎时间特别的多,可现在零碎时间莫得了,魔机上需要处理的文件也越来越多的样子。
魔机这种东西自从出现后,发展的速度就特别快,圣堂教会的开发部也都开发出来了属于圣堂教会的魔机,同时市场上也因为魔机的兴盛,而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插件……换算成地球上的东西来说就是独立显卡,更强的CPU,更大的内存条等扩展插件,在异界这边表现的形式不一样,但总的来说功能表现方面差不多。
……
“这些该死的臭虫,全都烧了!”莉莉的小脸上带着杀气看着冲出来,衣衫褴褛的不正常人形,这些东西只是有着人样,身体已经严重的扭曲了,一看就是某个邪神力量的产物,莉莉的组织和邪教徒没少对着干,毕竟她是魔剑圣女,是那些邪教徒们眼中SSR级别的祭品,能抓到了马上就可以升职加薪,出任CEO,迎娶白富美。
连带着她身边的雪山圣女一起带走就更好了,这些都是邪神所觊觎的存在,至于雪山之主的影响力?能指望邪教徒的脑子想到那些吗?所以别看莉莉的年龄不大,对付邪教徒已经是很有经验的了,她呢,也是打算从对抗邪教徒这方面将组织给发展起来。
积极寻找一些被邪教徒迫害的人,至于天赋什么的,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有决心,作为伪神教徒,魔剑一系的,天赋?有着足够的意志和决心去砍更多的邪教徒就能迅速的变强,需要什么天赋啊。
他们的运气不错,之前找到了一些矿脉,虽说有一部分被人暗中开发过,早就给挖空了,可也找到了一些还有用的,对于那些,他们很不客气的就给接手了,当然最重要的优质土元素矿脉却没有找到,倒是找到了一个邪教徒隐藏的窝点,邪教徒隐藏的地方很多,某些地图上都没有记录的小村子都可能是邪教徒的根据地,像是这种矿脉也是如此。
邪教徒在邪神的力量影响下,身体早就发生了变异,有的甚至吃土都能够活下来,更别说啃一些元素矿脉了,这些跑出来的邪教徒身体除了扭曲之外,身体骨头上面还长出来了一些污浊的结晶体,刺破皮肤冒了出来,那些结晶都算是异化后的元素结晶,被邪神力量所污染,基本上不能二次利用,当然对这些邪教徒来说,却是‘美食’。
长出来的污浊结晶是他们的武器也是他们的盾牌,普通的攻击落在上面会发出来清脆的响声,同时结晶体还会发生定向爆炸,反噬攻击者,那种爆炸蕴含着邪神的力量,被爆炸伤害到了就等于是挂了一个邪神力量污染的BUFF,不及时清除的话要么精神错乱,SAN值狂降变成疯子,要么就是身体被邪神力量侵蚀的虚弱,坏掉。
这个元素矿脉八成也被邪神的力量给污染掉了,这也算是废矿了,也是记录中的一种让人卧槽的情况,邪神的力量侵蚀性太强了,职业者都难以抵抗,更别说是元素矿脉了,元素矿脉就像是水资源一样,可能是海可能是湖泊,但无论是那个,只要倒入一部分的污染物都可能带来全面的污染,邪神的力量是那种能够随着得到额外的能量增强的污染物,只要有时间,污染一个元素矿脉轻而易举,之后整个大地都会被污染掉。
他们找到的这个地方,内部散发出来的邪神气息,毫无疑问的,整个元素矿脉都被彻底的污染掉了,里面甚至还可能有着一个邪神的分身或者是本体,被污染的元素矿脉可是一个绝佳的主场啊。
“魔剑圣女!!!”一个邪教徒嘶吼着冲了上来,莉莉瞥了对方一眼,一滴血液从手指溢出,凝结成了一把大剑砍了下去,她平日里喜欢用拳头干掉敌人,但是对付邪教徒的时候,还是用武器比较好,不是说怕邪神力量的污染,她身体里就有着一位伪神,对上邪神本尊都不怕,更别说这种小喽啰。
而是邪教徒的身体被邪神的力量污染过,血液发黑发臭,有的还混杂着不明的粘液,沾上了能让人恶心半天,她没有洁癖,但也不喜欢这种污浊的东西,正常的血液莉莉并不在意,可是腐肉就算了吧。
本应该将对方劈死的一剑却被招架住了,一阵破布撕裂的声音,衣衫褴褛的邪教徒身体发生了剧变,从瘦弱的宛若是干柴的样子变成了一个石头人一样的东西,身上密密麻麻的生长着污浊的结晶,覆盖着结晶的脑袋硬是抗住了这把血红大剑。
“……”莉莉微微的扬了扬眉头,大剑的形态发生了变化,边缘变成了锯齿的形态,那些锯齿宛若是电锯一样迅速的旋转了起来,大量破碎的污浊结晶飞溅而出,飞溅出去的结晶碎片发生了连锁的爆炸,四周的魔剑教徒迅速的散开,不远处的泽尼娅看着这一幕,视线放在了别的地方。
和莉莉不变的身材对比起来,这些年她的身体已经长开了,吃得好营养好,变强的速度也快,身体发育方面自然就跟了上来,以前的时候她们两人站在一起别人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站在一起,谁是姐姐谁是妹妹的感觉一目了然。
这都是小事……泽尼娅不会在莉莉面前主动说这件事,而别人哔哔这件事会出事的。
总而言之,现在这些邪教徒里面出现了精英小怪隐藏埋伏,估计他们是找到了一个邪教的老巢了,说起来邪教,可能是最近伪神系怼邪神系怼的太狠了,外加伪神系那边更加受民众欢迎,虽说对于那些掌权者来说不管是伪神系还是邪神系都是不可控的力量,毕竟普通人被逼急了,直接投靠了某个伪神,然后本身的意志或者是某些隐藏天赋很不错,段时间变强,完成了一次复仇的事情不少。
直接导致了那些一些偏远区域的掌权者觉得权力不好用了,能被制裁的权力,他们用着当然不爽了,可怼又怼不过伪神,对于这样的情况眼下也只能默认,抗议?没用啊。
普通人对伪神没太多的排斥,但对于邪神依旧畏惧的宛若是遇到了老虎,出门在外遇到了邪教徒,第一想法就是‘啊我要死了’,遇到了伪神教徒的话,那想法差不多就是‘那没事了’或者是‘和遇到了职业者差不多’。
从这种态度上就知道邪神系对上伪神系有多么的被动了,可能也是这个原因,让那些贪婪混乱的邪神也开始变得有脑子起来,不怎么再延续以前的那种影响教徒的方式了,虽说对邪教徒的洗脑程度还很严重,污染性还很强,但邪神开始变得‘慷慨起来’,邪教徒当中有脑子的多了起来。
这也意味着邪教徒能搞事的也多了,变则活,邪神在压力下已经出现了变化。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