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任秋溟-第三十七章 分曉看書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在商九歌游刃有余地连绵压迫下,方别最终被迫出剑。
这里需要说明的一点就是,方别依然还是那个方别。
他用笨剑可以勉强击杀江湖榜上排名前十的角色,用改良过的一剑配合清净世界就可以有杀死秦的实力。
但是方别的真实实力究竟怎样呢?
只能说少年还是那个少年。
使用笨剑就可以压制商九歌的方别和展开了清净世界就能够用剑法戏耍方别的商九歌都没有错。
单纯论剑招的变化和反应,方别确实不是清净世界商九歌的对手。
因为这本身就不是方别的强项。
只是此时此刻,少年还是选择了出手。
在商九歌剑意袭来的刹那,方别变守为攻,一剑向着商九歌笔直刺去。
对于方别的每一剑,商九歌都不会怠慢,况且方别的这一剑也不是很快。
所以商九歌好整以暇地瞅准方别这一剑的破绽,信心满满地刺了过去。
但是长剑刺下的下一瞬间,方别的招数陡然变化,少年的剑瞬间几乎旋转起来,将商九歌的绯夜剑直接“缠”住了。
哪怕说缠住也只是一刹那的功夫,但是一刹那也就够了。
“缠”住对方的剑就等于说商九歌暂时无法变招,她清净世界下的精妙剑法便难以发挥,但是方别便是抓住了这刹那的功夫,已然贴身近了商九歌的身。
贴身便是擒拿,方别直接撞入了商九歌的怀中,手中的剑随即弃掉,弃剑的同时,少年已经上手扣住了商九歌的手腕。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明明说好了是剑法的比拼,但是少年在顷刻之间就把局势完全改变。
从尝试用剑法困住商九歌的绯夜那一刹那之后,方别就彻底改变了战斗的对局。
毕竟单纯论剑法,清净世界的商九歌堪称天下无敌。
但是如果单纯论近战擒拿,那这就是商九歌的绝对劣势。
“你在做什么!”饶是商九歌,这一刻也有些惊慌开口。
只一瞬间,她手中的绯夜已经被方别给卸掉,下一刻,少年就要向她施展分筋错骨手。
这种标准的关节技,在近身的情况下,就算是商九歌也非常难以应对。
“打架。”方别的回应言简意赅。
同时他手上的动作也丝毫不停,就算商九歌还在尝试负隅顽抗,但是两个人短手相接之下,一切的花哨都只是虚妄,方别一边关节技一边点穴,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到了淋漓尽致,顷刻之后,商九歌就已经傻傻站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
“我说了不要逼我的。”方别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说道。
商九歌此时就算想要开口反驳,但是也完全说不出话来。
只是少女的表情是很生气的。
说好了比剑,怎么突然就变成了空手搏斗了?
当然,方别有办法近身持剑的商九歌这件事情,确实是方别自己的本事和随机应变的能力,当然也因为商九歌的一身本事都在剑上面,没了剑也不能说是弱不禁风,但是毫无疑问肯定是实力大打折扣。
而很明显,都是打了折扣,但是方别的折扣毫无疑问要比商九歌小。
“认输的话就眨眨眼。”方别看着商九歌说道:“我记得你应该是不怕认输的人吧。”
少年话音未落,就看到商九歌眼睛拼命地眨了起来。
方别不由哈哈大笑起来,他上前轻巧地帮商九歌解穴接骨,少年的动作非常纯熟,真的就是怎么卸下来的怎么装上去。
等到最后一块骨头接好,商九歌也终于恢复了自由,她看着方别,张口就骂道:“野蛮人!”
方别摸了摸鼻子:“你别管野蛮不野蛮,反正只要打赢了就是好猫。”
商九歌点了点头:“好吧,是我输了,方才那一剑我没看懂。”
“那一剑就是一剑。”方别看着商九歌认真解释道。
是的,那一剑就是一剑。
当初张不平所说的,是一剑就能够击败的对手的剑,不需要出第二招的剑。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這個刺客有毛病-第三十七章 分曉鑒賞
对于商九歌而言,能够击败她的剑就是让她没有办法用剑。
方别之所以和商九歌纠缠那么久的时间,一方面是因为商九歌有猫捉老鼠的心态,另一方面则也是方别一直在观察商九歌剑招的破绽,只是说少女的剑法连绵不断,精巧绝伦,明明没有任何的招数套路,但是却能够将人压制地几乎不能呼吸,所以方别最终找到机会丝毫不敢怠慢,马上就和商九歌进行了一把一换一的较量。
而毫无疑问,这场一换一是他赢了。
“所以这就是一剑吗?”商九歌点了点头。
她原本以为方别的一剑就是他之前笨剑的进阶版本,也就是更加不可阻挡的通神一剑,就如同当时能够击败秦的那一剑一样。
但是现在看来,商九歌知道自己应该理解错了。
他的一剑应该是面对不同对手都有的最适合的一剑。
就好像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最适合的一剑就是能够让她没有办法用剑的招数。
否则的话,两个人不分生死却能够分出胜负的情况,实在是太难得了。
“是的。”方别点了点头。
这样说着,少年重新回头看向了冢原卜传。
所有人都几乎被方别与商九歌之间的较量夺去了心神,乃至于久久不能回转。
不要说之前两个人剑法的精妙较量,就算是说最后方别是怎样神乎其技地从商九歌的剑网中径直冲了进去,和商九歌玩起了近身肉搏的技巧,就让人感到有点几乎荒谬的可怕。
“冢原卜传先生。”方别看着冢原卜传静静道:“我已经结束了之前的这场较量。”
“接下来的战斗,就应该发生在你我之间了。”少年的声音淡淡。
冢原卜传不由长长叹了口气:“这位少年的剑法已经在我之上,本身比试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不过受人之托,终人之事,我既然来到了这里,就不能什么都不做就离开。”
“更何况如果今天不能够与您切磋一场,恐怕我的余生都会羞耻于我今日的怯弱。”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起點-第三十七章 分曉鑒賞
这样说着,冢原卜传缓缓拔刀,看向前方的方别。
“在下冢原卜传,应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