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線上看-412、【河邊小路】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方长忽然插言笑道:“我走南闯北时候,侥幸学过几手,倒是不怕妖怪,你们告诉我地方,明日我顺路去看看。”
同桌的几个汉子,只当他是喝了酒开始吹牛,并未太过当真。
不过白井还是说道:“从蘑菇屯往北走二里,能看到一条河,顺着河往东再走二里多,就是那座小庙了。原本河边有条小路,不过冬天雪大,什么都掩盖住了,应当是找不见。”
方长点点头记下。
而后旁边的武德带大家共饮一盅,又起了新的话题:“前几天我奉白老大的命令,去秋明镇招揽人手的事儿,倒是挺顺利。那里不少人表示,愿意偷偷过来,只是还需要时间安排。”
白井挟了筷子羊肉,边细细咀嚼边说道:
“到时候咱们哥几个盯着点儿,咱们伐木开出来的那几块地,终究是要有熟手过来耕种,才能利用上。蘑菇屯的人还是打猎与捕鱼厉害,种地这种事儿,没人带真的难整。”
方长听得有些好奇,于是问了问这件事情。
于是席间几个人七嘴八舌地给他解释。
原来这蘑菇屯常年以渔猎为生,偶尔种种菜和极少量粮食,在之前倒也活的很是滋润。
但是如今,随着蘑菇屯里人口的滋生,打猎越来越不好搞了,许多较大较为容易捕获的猎物,都跑到了远处,或者被捕杀的数量下降。即使蘑菇屯的猎人们,严格遵循了不捕哺乳母兽和小兽的规矩,也止不住这种颓势。
倒是河里的渔获,尤其是秋天洄游的鱼群,不受捕猎影响。所以如今在蘑菇屯里,秋天捕鱼的行动,已经成为了全年最重要的食物来源。
对于有些见识的白井来说,这种情况很是危险。
毕竟大批量食物来源越来越单一,即使在他主张下,屯里的人朝外面换了不少可以储藏的粮食,但若是河里的鱼群有什么波动,屯里依然会挨饿的。
于是他作为首领,找了村里面人合计后,便开始在蘑菇屯周围伐木。
几个汉子告诉方长,这里虽然生长着茂密的丛林,但是林木下的地都是好地,深厚肥沃,而且都很平坦,十分适合耕种。二里外就是小河,开条小渠引水也不算困难。
甚至他们砍下来的好木料,也卖出去些,当然,来收木头的商人给的价格,在方长看来有些过于低廉。运出去也简单,只需要扎成木排扔进河里,木排便能顺流入江海,据说商人们在某处会拦截木排,拆掉运走。
但是开垦出来的耕地,让蘑菇屯里面的人有些犯难。
毕竟大家打猎捕鱼是好手,平日里种植很少,对于侍弄耕地一窍不通。加上种子也精贵,屯里的人都不敢下手,没办法,白井只好打起了外面镇子的主意。
据说那里是官府治下,平日里耕种的收获,除了归田主外,还要上缴给官府一批,不像这里这样自由。
于是武德的招揽颇有成效,蘑菇屯承诺,只要来耕种,便和屯里人一视同仁。
他在外面秋明镇的承诺是,对于愿意逃佃前来的百姓,直接施行屯里的分配方式,决不使一人饿到。
虽然田里的收获会和猎物渔获一样均分,但是每家不会多拿。只要教会了屯里人种地,再开垦出来的耕地上的收获,也会均分,如此用不了几年,便能天天吃肉吃细粮。
这个条件对于秋明镇的农夫们来说,颇有诱惑力。
按照白井的计划,这个冬天便将愿意逃过来的人家接过来,春天让他们种地,同时屯里其它人渔猎之余,继续砍树开垦,扩大田地面积。
对于接下来几年的生活,在座的四位蘑菇屯成员很是希冀。
谈论到大家学习种地的话题时,他们的眼睛里面闪耀着光,白井甚至提议,以后蘑菇屯里田多有粮了之后,去远方请个先生来,教授下屯里孩子们识字,免得连庙里的神名都不认得。
…………
第二天,艳阳高照,雪面浮金。
方长和招待他住了一宿的白井告别,走出屯外。
昨天他们喝到很晚,于是进蘑菇屯刚碰到的武德,依然还醉着,所以方长只是和醉意不深的白井说了声,便走到了外面,他准备继续往北行走,寻找妖怪们最后一个训练堂。
当然,路上他计划先去那个小庙看一看。
从蘑菇屯往北,走了几十步穿过屯边密林,便是一片很彻底的开荒区域。
被翻起的土地仅经过了简单平整,显得坑坑洼洼,没有被雪彻底覆盖的缝隙里,能看到黑色的肥沃断面,上面残留着根须,朝向天空支棱着。
也不知道蘑菇屯的人,花费了多大力气,才将树根也都挖了出来。
当然为了开垦耕地,这也是必须的一个步骤,不然森林的树根扎在地下,根本没法耕作。这也是这片森林许多年来一直牢牢扎根此处,没有被百姓们恳为耕地的原因之一。
在靠近蘑菇屯的角落,有几小片地有耕种过的痕迹,里面残留了些萝卜缨之类,与积雪混在一起,看来这里便是蘑菇屯居民们种菜的地方。
这篇开垦出来的区域,一直延伸到小河边。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愛下-412、【河邊小路】讀書
许多树根高高地堆在河边上,由于空隙过多,积雪未能彻底覆盖,弯曲的树根错杂虬结,交织在一起。之前方长在蘑菇屯里,看到屯里面人用的燃料,很多便是这些树根劈开成。
砍下来的树干堆积成山,只是简单地去掉了枝叶,还有几副扎到一半的木排扔在那里,似乎是因为河水封冻,来不及做完放向下游。
方长附下身子,从地里抓了把泥土。
果然肥沃的很,用积年老农夫的话说,“简直能一把攥出油花来”,十分适合耕种。估计明年夏秋,这里便会是粮食遍地的兴旺景象,当然,前提是白屯主的招揽计划成功。
他给手上施展了个除垢术,继续朝前走。
小河冻得梆硬,由于河水浅,方长看到河底都被冻得很结实,完全没有冰下暗流。冰里面有游鱼保持着游动的姿势,被凝固在了原地,而不远处,甚至有只狐狸冻死在冰面上,左前腿还抬着,和下面的河水一般梆硬。
方长轻轻吹了口气,掀开河边一片雪面,下面果然有条小路,顺着河边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