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妖魔哪裡走-661.又一個唐銘展示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谭记震惊的看向谢蛤蟆。
徐大竖起大拇指骄傲的说道:“我家道爷的常规操作,不必吃惊不必吃惊!”
谢蛤蟆一个起落冲过去,挥手拍下顿时有石板在轰隆巨响中翻飞。
接着有水柱喷起!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妖魔哪裡走 txt-661.又一個唐銘展示
见此外面的黄鼠狼们便急眼了。
精华都市小說 妖魔哪裡走 ptt-661.又一個唐銘看書
它们显然知道地下有生机通道这回事,于是竟然不惧烈焰纷纷窜了进来——
就是死也得拖住你们!
这一刻王七麟见识到了黄鼠狼的复仇心有多么强烈!
不过他并不感觉吃惊,刚才黄鼠狼们宁可替命也要将他们堵住,这已经彰显出了它们强烈的复仇心。
现在黄鼠狼们进来就是送死,王七麟并没有管它们。
徐大更不管,他飞快跑过去准备跑路,可是往下一看急眼了:“干,道爷,这下面不是通道,是一口井?你不会又翻车了吧?”
谢蛤蟆喝道:“蠢货,风生水起,水能聚风!这风就是从这井道而来,井下就是生机所在!”
他们已经无暇讨论,这会老道士也开始急眼。
巽离燎天阵气势凶猛,毕方涎脂一旦燃烧起来便是火焰滔天。
仅仅几个呼吸间,塔内一半的地面已经陷入火海中了。
红通通的火焰呼呼的烧着,一点烟都没有,只有纯粹的高温和热气在升腾。
涎脂在短时间内就散发出了大量高热,仿佛能直接焚烧人的灵魂。
谭记一心想要逃命,他冲到风口后拿冥灯往下一照,看到下面碧波盈盈,水质清冽,于是便抢先一个猛子扎到了水里,脚底抹油开溜。
见此徐大就骂了一句:“狗日的跑的倒快!”
他也准备往井道里跳,哪知刚做好准备,一个浑身惨绿的影子惨叫着从水潭里冲了上来。
王七麟不用看仅凭声音也能听出这钻出来的正是先前不讲义气跑路的谭记。
只见这货面目狰狞浑身颤抖好像正遭受着什么巨大痛苦,王七麟定睛一看才发现他确实面目狰狞但其实并没有浑身颤抖,颤抖的是他身上咬着几条巴掌长短的三角形黑鱼!
这些黑鱼咬在它身上,它们突然离开水面遭受高温炙烤便疯狂抖动,但不管多痛苦多恐慌,它们都不撒口、都在死命的咬着谭记。
看到这些外表丑恶大嘴里利齿嶙峋的黑鱼,一个词浮现到了王七麟脑海里:“食人鱼?”
一个黄鼠狼身上燃火窜出来,王七麟一挥手放出开门剑,一剑将它给钉死在火里。
他起身飞掠过去往井口下一看,此时塔里赤红的火焰生疼,井下的水已经变成了赤红色。
这股赤红之下是一团团黑影,它们飞快的起伏游荡,如水下幽灵。
全是一条条食人鱼!
谢蛤蟆抓住谭记打眼一看,喃喃道:“黑獠猖?这地方怎么会有黑獠猖?明白了,难怪会有这么多黄鼠狼!难怪这地宫里头会有这么多黄鼠狼!”
他一巴掌拍在谭记身上,就跟一阵风从他身上刮过,所有食人鱼被冲击出去落入火里。
烤鱼香味立马出现,然后是焦炭的苦味……
谭记狼狈的发出哀声惨叫:“别下水啊下面好些黑獠猖,要不是我游的快娘的现在连骨头都剩不下一根了!”
但现在不下水也不行,塔内火势已经冲天而起,狂野的热浪简直要将人给烤干。
徐大浑身汗出如浆,可是衣服却是干的,因为汗水冒出后刚沁湿衣服,衣服便会被烤干。
王七麟捏剑诀以飞剑重击井水,六把飞剑如六根雷管落入水中。
“轰!轰轰!”
轰鸣声接二连三,一道道水浪冲天飞起,伴随着的是大量残碎的黑獠猖。
水浪飞出不会再落下,而是变为滚烫水汽。
这样塔内又湿又热又闷,众人更是待不下去。
王七麟见飞剑击水能轰死水下黑獠猖,便说道:“你们跟我身后,我给大家开路。”
谢蛤蟆长袖飞卷,扑来要纠缠他们的黄鼠狼都被他给抓了起来。
他又一甩长袖将黄鼠狼分别扔给三人,说道:“不必,一人带上一条黄贼耗子,下水!”
王七麟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但对他的话深信不疑,便抓住被扔到面前的黄鼠狼后深吸一口空气跳进水潭里。
空气滚烫,一路灼烧他的气管到身躯之中。
阴阳大道神功自动运转,奇经八脉中的真气变得冰凉,随着经脉快速环行身躯一周抵消掉了深入他身躯中的热毒。
水很清澈,他睁开眼睛向下看,看到井道之下是很广袤的水潭。
他向着水潭中潜泳,又在一个方向上看到了一道白蒙蒙的亮光。
以及,诸多的黑獠猖!
他先前以六剑轰死的都是聚集到了水面的黑獠猖,水下还有更多!
这些黑獠猖极其敏感,他刚入水便被它们所察觉,它们顿时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如同一片片阴云包裹太阳。
在王七麟手中慌乱挣扎的黄鼠狼突然间安静下来,它尾巴一翘、屁股一撅——
王七麟大惊,赶紧将它屁股掉转了方向。
顿时,水中开始冒绿色气泡……
乌云般围上来的黑獠猖就跟被狂风吹过一样,掉头就跑,顿时云销雨霁!
王七麟恍然大悟,原来这些黄鼠狼的臭屁不光能熏人,还能克制黑獠猖,他们受不了这股味道,黑獠猖更受不了!
谢蛤蟆显然早就已经知道这点,他一手抓着黄鼠狼一手拎着徐大,双脚飞快拍打水花,很迅疾的向着光亮处游动,如同一条削瘦的老鱼。
谭记也追在后面,速度竟然很快,牢牢的跟在谢蛤蟆屁股后头。
黑獠猖冲他们而来,谢蛤蟆手中的黄鼠狼在水下放屁,结果这股屁融入水中,谭记正好一头钻了进去……
王七麟见此便加快了游动速度,他没有徐大拖累,在水中速度更快,奋勇向前,冲着前面隐隐约约的白光就去了。
他猜测那白光便是地下水潭的出口。
因为四人和四只黄鼠狼的到来,不知道平静了多少年的水潭开始激荡。
越来越多的黑獠猖发现了他们的存在而赶来,然后又被黄鼠狼给驱赶的逃窜回去。
它们在水中纵横捭阖、狼奔豕突,最终搅乱了潭水。
王七麟见黑獠猖被黄鼠狼给克制,便放心的加速,但就在他要靠近水中那模糊的亮光之时,黯淡的水里突兀出现一个庞大的阴影。
这道阴影的庞大是相对于黑獠猖而言,以王七麟目测它应该跟人大小相仿……
出现之后,它身躯两侧有肢体伸展开来,如同人缓缓张开双臂、张开双腿……
见此王七麟的心底出现了不好的预感。
他一手抓住黄鼠狼的脖子一手将听雷神剑给抓到了手中。
在水下短剑要比长刀更便于操纵!
黑影落下、他从水中飘起,双方的距离迅速拉近。
随着与黑影逐渐靠近,他越发感觉这黑影就是个人影。
当靠的足够近的时候,他看清了这黑影的样子。
不是什么妖魔鬼怪。
就是一具死尸。
它不知道死了多久在水里泡了多久,身躯并没有膨胀也没有腐烂,甚至不是白色的,而是黑色!
黑色的皮肤外有淡黄的油脂,这让王七麟下意识的想到了十万大山里头很常见的腊肉。
这张黝黑而干巴的死人脸正好朝向他的脸,它的双臂展开,露出两只指甲比手指还长的大手。
王七麟持剑在胸口防备着它突然睁开眼睛或者张开嘴,但是并没有,这死尸看起来与寻常尸首一样。
它没有给王七麟带来威胁,倒是黑獠猖群威胁了它。
这些长着锋利牙齿的黑色小鱼蝗虫般席卷而来,包围住了这具尸首将它给推向了水下深处!
王七麟扭头看了一眼后便继续游动,随即他心神一动,隐隐感觉到有威胁出现在身下。
心头生出这股感觉之后他立马低头,看到又有几个黑影出现了。
与之前那黑影从头顶光亮处落下的不一样不同,这些黑影是从水底飘上来的。
王七麟一眼看出这些黑影的身形依然与人一样,他知道这些还是死尸,就没有放在心上依然向前游。
哪知这些黑影越漂越快,等他察觉不对的时候一个黑影已经张着手臂向他扑来了。
死尸靠近,寒意森然!
清澈的潭水陡然变得冰冷!
双方距离拉近王七麟看清了冲他窜上来这死尸的样子。
这不再是他先前看到过的那种完整尸首,而是一个浑身布满伤口、双眼空洞的死人!
它与先前那尸首有些相似之处,比如泡在水中可身体一点没有发胀而是干巴巴的,皮肤也没有被水泡成白色而是通体发黑。
可更多的是不一样的地方——
它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皮肉了!
数不清的伤口如婴儿小嘴般张着,而且这人的眼眶漆黑、嘴巴大张,鼻子、耳朵都没了,只剩下七个森然小洞留在他的脑袋上,面目有着说不出的恐怖!
其他黑影跟着漂来,都是一模一样的尸体,都是浑身上下布满伤口、脑袋只剩下七个黑洞的尸体!
这些尸体不光缠向他,也有的飘向谢蛤蟆和谭记。
谢蛤蟆看到它们后冷漠的扔出一张符箓,接着水流激荡,他的身影顺着水流消失了!
王七麟还想看谭记的情况,可是寒意已经透过冰冷的潭水笼罩了他的全身。
他现在已经用不着阴阳鱼玉佩来抵御这种寒气,阴阳大道神功发动,汹涌澎湃的真元像岩浆般在他身体里流淌,他这一刻气血鼎沸如同烘炉,将水中寒气一举逼开!
死尸张开双臂要拥抱他。
他运行阴阳大道神功以至阳至刚的太阳真气去迎敌!
真气喷涌,潭水呼噜噜的翻滚,竟然被这股真气给烧至沸腾!
热水兜头,冲他扑来的死尸等于是主动钻入他以真气焚烧至滚烫的潭水,当下它那破残丑陋的面容便古怪而疯狂的扭曲起来。
极尽狰狞!
不知道它是还有灵智或者还有本能,总之被王七麟以沸水包裹后它似乎是察觉到了对手的厉害,扑来的身躯有一瞬间的犹豫。
但它最终还是张开嘴巴坚定游来,双臂大张露出手上那比手指还要长的指甲,作势要搂抱王七麟的双腿。
王七麟踏水翻转身躯一剑劈出。
剑气特别大,纵横好几米!
潭水嗖然被劈开,尸首昂头以张开的嘴巴迎接气势汹汹的剑气!
它的舌头牙龈都没了,只剩下一个乌黑的空洞。
剑气刺破潭水劈入它口中,如泥牛入海,就此消失。
死尸脸上表情越加扭曲,但现在看上去不再像是痛苦的狰狞,倒像是得意的凶残。
王七麟冷漠一笑也冲它扑去,他身影更快,双腿拍打便出现在死尸跟前,这时候他陡然借水势再度翻身,听雷神剑被他一脚踢出!
死尸双臂交叉,但它失算了,王七麟借助踩水之力翻身而去,仅留给它一把神剑!
听雷剑一闪而逝轰在了它的胸膛,水下顿时有磅礴的巨浪向四方翻涌,激荡潭水滚滚如海浪。
熱門玄幻小說 妖魔哪裡走-661.又一個唐銘相伴
王七麟再度踩水,双脚踩在水浪上如同踩在弹簧上,一下子窜出去数丈之遥。
这时候他身侧远处再度传来水的波动感,他扭头一看发现也有一只同样的死尸缠住了谭记。
他正要过去帮忙,但随即一想便止住身形看向谭记。
谭记的修为很强,他只是一直在装疯卖傻!
显然谭记知道自己已经露底了,他不再装弱势,面对缠上来的死尸他选择重拳出击!
死尸环绕手臂去拥抱他,速度极快,带起水流冰冷几乎要结冰。
谭记闪电一样将过岭灯叼在嘴里,接着他身影在水中快速闪耀,移形换位般出现在死尸背后。
死尸环绕双臂扑空,而后头的谭记右手毒蛇一样探出去卡在它的脖子上。
与此同时他整个人缩着身子又猛然放开,潭水震荡,他的两个膝盖一前一后重重顶在死尸后背,出手狠辣又利索,将死尸后背硬生生给凿的塌陷!
见此王七麟便摸清了谭记的底细,他不再担心,转身快速游向水面光影。
他要赶紧离开这座水潭。
老话说的好,欺山莫欺水。
老祖宗们几百年前就搞明白一个道理,深山老林有百忌宜慎言慎行,但蓄水之处较高山密林更危机重重,稍有不慎,溺毙惨变水鬼的机会比被山中鬼怪缠死的几率更高。
真元在经脉之中激荡一圈,他终于靠近了光晕,接着双脚有力的踩水飞起。
他没有看错,这地方正是水潭的开口所在,水面之上就是空气!
如箭鱼般冲出水面,王七麟依然屏息静气先看向四周环境。
然后他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张毫无表情的死人脸正冷冰冰的对着自己!
“卧槽!”看到这么一个死人脸他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实在是太惊喜了。
而事实上这张死人脸只不过是道开胃小菜。
他一拳挥出将迎面而来的死人给砸飞,抬头一看一幕盛景出现在他面前:
只见在水潭上方,成百上千道手臂粗细的青铜锁链如蜘蛛网般纠缠交织。
这些锁链上下交错层层往上叠嶂,似乎永无尽头。
而在每一条锁链上都挂满了赤身裸体的黑色死尸,数不清的尸体吊死鬼一样垂钓在黯淡虚空中,如同梦魇!
谢蛤蟆和徐大已经在水潭岸上了,王七麟踏水飞上岸叫道:“这是什么东西?”
“垂宇之锁!”谢蛤蟆抖了抖道袍说道,“咱们碰到的那些黑色死尸都是水煞,而垂宇之锁最能镇煞,有人收集了水煞在此地,并以水煞喂养黑獠鲳!”
王七麟正要问他黑獠猖是怎么回事,这时候又是水浪翻飞,谭记的身影也从水下冒了出来。
他踩水冲到岸上,一把将手中黄鼠狼给扔掉了,跪在地上掐着脖子开始干呕。
帮助他们渡过难关的黄鼠狼竟然没有被淹死,只是一个个的让水灌得好像怀胎二十个月,它们被扔在地上后无力挣扎,只知道一个劲的翻着白眼吐苦水。
王七麟使了个眼色,徐大看到后立马抽出燃木神刀并将之架在了谭记肩头。
此时他们还在一处山洞中,但这山洞并不漆黑而是散发出灰蒙蒙的白光,这些白光是从石块上发出的,也就是说,这些石块本身竟然能发光!
正是因为有这些光,所以徐大才能看到王七麟的眼色。
谭记肩头被燃木神刀压得一沉,他抬起头对徐大讪笑着说道:“徐大爷,你要用这刀上的火给我烤一烤衣服吗?多谢多谢,徐大爷真是好人。”
“唐大人,都到了这时候你还要装疯卖傻?这有点没意思了吧?”
王七麟走上去摁住他另一边肩膀,伸手去往他脸上撕扯。
‘谭记’叫道:“七大爷你要干什么?你要撕掉我的脸吗?”
王七麟收起手冷笑道:“看来是我之前见到的你那张脸才是假脸,那现在这张脸是你的真实面目?”
‘谭记’愣了愣问道:“听你的意思,你已经见过冒充我的那个假货了?”
谢蛤蟆说道:“七爷,这个不是咱们遇到过的唐铭,看他额头。”
王七麟恍然大悟。
‘谭记’额头并没有针眼痕迹,谢蛤蟆之前给‘唐铭’定过魂魄,这种针眼在短时间内是无法消失的。
但这个人肯定是唐铭,之前逃离塔门时候他遭受黄鼠狼的替命邪术攻击放出了一个地行夜叉。
而听天监内部都知道,唐门第一银将唐铭所背镂神图中正是一个地行夜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