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38章 傳授“緒方流!”閲讀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抱歉……失态了……”
浅井熟练地清掉了洒在榻榻米上的茶水。
而琳也重新坐直起身,一边擦着嘴角残留的茶水,一边朝身前的绪方和阿町道歉着。
“我从小就不怎么能吃烫的东西……”
重复恢复回往日的那种面无表情、不苟言笑的冷漠模样后,琳接着道:
“虽说已决定和不知火里决一死战,但现在手头上关于不知火里的情报还是太少了呢。”
“幕府的统治中心在关东。”
“而不知火里原先的根据地,位于近江地区。”
“近江地区离关东有段距离。”
“既然现在不知火里和幕府展开了合作,那么不知火里极有可能已在幕府的要求下,更改了他们的根据地的位置。”
说到这,琳将视线转到了阿町的身上。
“阿町小姐,请问不知火里是否有更改根据地的位置?”
“这个……我不知道耶……”阿町尴尬地笑了笑,“在我于去年年底接到‘前往蝶岛’的任务后,我就再没有回过不知火里了。”
“我是在返回不知火里复命的半途中得知我被贬成‘垢’后,才急急忙忙叛逃不知火里的。”
“我也是直到4天前的那一晚,才从追兵们的口中得知了原来不知火里和幕府合作了……”
见没能从阿町的口中问出一些有价值的情报,琳的脸上也没有浮现出任何的沮丧之色。
只点了点头后,轻声感慨道:
“要是有个能知道不知火里目前详情的人在场就好了……”
听到琳的这句话,绪方和风魔的眉头双双一挑。
绪方和风魔对视一眼后,绪方偏转过头,朝琳说道:
“说不定知道不知火里目前详情的人……这里还真的有哦。”
……
……
京都,风魔的家,柴房。
昨夜被风魔的铁链术打断了左腿的平太郎,现在被重新用麻绳牢牢地捆死在了木柱上。
此时此刻,平太郎的眼中已满是绝望之色。
他现在心里头,已经完全没有了逃跑的想法。
那颗能够用来切割绳子的石头没了暂且不说。
就算是将绳子重新切开了,在断了一条腿的情况下,他也没可能再逃跑了。
在昨天深夜的时候,风魔拿了治骨头的药给他腿上的伤随便擦了下。
虽说的确算是有给他进行了简单的治疗,但这治疗也的的确确只能算是简单而已……
直到现在,平太郎仍能感到自己左腿的伤在发疼……连站稳都做不到,那就更别说是逃跑了。
就在平太郎绝望地思考着自己之后将会面临着什么时,柴房的门突然“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平太郎抬起头朝柴房的门口望去。
只见一大帮人顺着被打开的柴房大门涌了进来。
走在前头的一名个子相当娇小的女孩在上下打量了平太郎几眼后,说道:
“这人就是风魔大人你俘获的那名不知火里的上忍吗?”
……
……
在得知风魔竟然在4天前的那一晚抓住了一名不知火里的忍者,而且还是一名上忍时,琳立即请求风魔带她去看看这忍者。
在风魔的领路下,绪方和阿町,以及琳一行人进到了院子中的柴房内,见到了半死不活的平太郎。
在听到琳询问此人是否就是那名被他所俘获的不知火里的上忍时,风魔点了点头:
“没错,就是他。”
“这人真的是上忍吗?”琳确认着。
“他的确就是上忍。”这次换阿町说道,“我在不知火里有见过他。他的确就是上忍,名叫平太郎。”
“喂……”因为这几天的伙食不好,再加上身上的各种伤势等原因,平太郎讲起话来有气无力的,“你们都是谁啊?找我干什么?”
绪方蹲在平太郎的身前。
“平太郎,我问你——你们不知火里和幕府合作后,是否有更改你们不知火里的根据地的位置?”
听到绪方问出的这个问题,平太郎发出一声冷笑,然后把头一偏。
既没有去看绪方,也没有回答绪方的这个问题。
“看来你这家伙的嘴还挺硬的呢。”琳轻声道。
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平太郎一眼后,琳朝风魔问道:
“风魔大人,可以把这家伙借我一段时间吗?”
精品都市小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338章 傳授“緒方流!”閲讀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把他借走后要拿去干什么?”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338章 傳授“緒方流!”看書
“没什么,只是打算好好地审审他而已。”
“我这边可是有审问方面的高手啊。”
听到琳的这句话,绪方想起在4天前的那一晚,牧村审问那光头的那一幕幕。
猛地想起那光头后,绪方转头朝身旁的牧村问道:
“对了,那光头呢?”
“哦,那光头呀。已经被移交给官府了。”牧村耸了耸肩,用半开玩笑的语气接着说道,“据说他为京都府的官差门对‘掘墓人’的残余成员的抓捕中,做出了不小的贡献啊。”
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ptt-第338章 傳授“緒方流!”看書
……
……
在从琳的口中听到了“借”、“审问”等词汇后,恐惧之色立即攀上了平太郎的脸。
浅井和岛田给平太郎松绑、准备将平太郎给带走时,平太郎在强大的求生欲的作用下,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漱夢實-第338章 傳授“緒方流!”展示
为了让平太郎安分下,浅井不得不挥手将平太郎给打昏。
已经数不清这是这几天下来,平太郎第几次被打昏了……
让岛田负责背着平太郎后,琳便带着牧村等人,还有玄仁扬长而去,表示在从平太郎的口中问出了些什么后,会再来拜访。
在离开之前,琳告知了绪方等人他们所居住的旅馆的位置,让绪方等人若是有什么问题或需要的话,可以到他们的旅馆来找他们。
目送着琳等人离开后,望着琳她那消失的背影,阿町用感慨般的语气朝绪方说道:
“感觉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女孩呢……”
琳刚才那被茶水烫到的样子,以及那雷厉风行决定要和不知火里决一死战,并迅速向绪方提议结盟的模样,似乎给了阿町很深的印象。
在阿町的这声感慨落下后,绪方苦笑了下:
“阿町,你日后可要注意一下,不要在琳的面前谈及和性别有关的话题哦。”
“嗯?为什么?”
绪方简单地说了下他在离开蝶岛、前往葫芦屋的根据地那做客时,与琳之间所发生的事情跟阿町介绍了一下。
得知绪方和琳之间有这段过往后,阿町的美目瞪圆,呢喃道:
“看来她还是一个在某些方面有些奇怪的女孩呢……”
“哈哈哈哈……”就在这时,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站在一边旁听的风魔轻笑了几声,“小琳她之所以会这么在意性别,和她小时候的事情有关啊。”
说到这,风魔顿了下。
眼中闪过几分意味深长之色。
“小琳她……也是一个很可怜的女孩啊……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小琳和我很像呢。这大概也是我为什么这么偏爱小琳的缘故吧。”
说罢,风魔再次发出几声轻笑。
“小时候的事?”阿町疑惑道,“木下小姐小时候经历了什么很糟糕的事情吗?”
“啊,这个不可说,不可说。”风魔摇了摇头,“这是琳她的秘密,没得到琳的允许之前,我不能说。”
说罢,风魔背着双手返回了屋内,只留下绪方和阿町二人仍站在屋子的门口。
就在绪方和阿町打算跟着风魔一起转身回屋时——
“啊!师傅!”
一道响亮的男声陡然自绪方和阿町二人的身侧响起。
“近藤?”看清来者是谁后,绪方挑了挑眉。
这名高喊“师傅”之人,正是近藤内藏助。
近藤扶着腰间的刀,快步朝绪方奔来。
“你怎么来了?”绪方朝快步朝他奔来的近藤问道。
“前几天小太郎大人说你受伤了,正在静养!今天正好有些空闲,所以就想着来看望看望你!”
凑到绪方的跟前后,近藤用像是“查看自己的丈夫身上是否有占有女人的长发”般的认真目光,上下打量着绪方的脸。
“干什么?”被近藤的这目光看得有些起鸡皮的绪方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师傅,你原来真的是刽子手一刀斋——绪方逸势啊……”
“你直到现在才知道我是绪方一刀斋吗……”绪方有种无力吐槽的感觉,“我还以为你早在4天前的那一晚就认出我来了……所以你一直是在对着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喊‘师傅’吗……”
“4天前的那一晚,我在遵照你的吩咐,将稻叶馆主的妻女交给神山越之助看护后,才意识到我一直不知道你的名字。”
近藤一本正经地说道。
“只觉得似乎是在大街上的什么地方见过你的脸。”
“所以在将稻叶馆主的妻女还有那杆铁炮交给神山越之助后,我就跑到了大街上四处寻找我究竟是在何处见过你的脸。”
“然后我就在贴于大街上的一张通缉令上看到了师傅你。”
“再然后就知道了师傅你竟然完成了‘进攻二条城’的这一壮举……”
近藤的话音刚刚落下,绪方便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你现在知道我是凶名赫赫的绪方一刀斋了,还打算向我请教剑术吗?”
“绪方一刀斋只是在官府的眼中十恶不赦而已。但其实绪方一刀斋在民间的威望并不是那么地差。”近藤笑了笑,“最起码——我并不讨厌在广濑藩高举义剑、诛除暴君的绪方一刀斋。相反还很敬重他。”
“我一直认为——绪方一刀斋在广濑藩中所行的义举,足以和90年前的‘赤穗四十七义士事件’相媲美!”
“90年前的‘赤穗四十七义士事件’,和我在广濑藩所做的事情,性质不一样啦。”
绪方用无奈的口吻说着。
“90年前的赤穗四十七义士是为他们的主君报仇,而我是为我的师门、为那些遭受松平源内迫害的人报仇。”
“而且我现在的名声应该会开始变差起来吧。”
说到这,绪方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幅度。
“如果说,之前的绪方一刀斋在其他人眼中还是一个任侠的话,那自4天前的那一晚后,绪方一刀斋在绝大多数人眼中,可能就要变成一个‘进攻幕府要地的疯子’了。”
“可能吧。但某些人可能会更加敬重绪方一刀斋。比如——我。”近藤不假思索地这般答道。
“哦?”绪方朝近藤投去诧异的目光,“为何?”
“我为了修习剑术,背井离乡,四处游历,所以……也看到了许多在幕府治下,惨不忍睹的画面。”
近藤的脸上闪过几分追忆之色。
“在几番游历过后,我隐隐约约中产生了个想法:幕府说不定该进行一些改变了。”
“不可再这样抱着古法不放。”
“但对于幕府这样的庞然大物来说,‘改变’并不是说进行就能进行的。”
“师傅,你4天前对二条城的进攻,说不定能让幕府意识到——他们并非稳坐江山,说不定能让幕府在之后产生些……变化。”
“所以在我眼里——师傅你在4天前的那一晚所做的事情,从某些角度上来讲,说不定还是一件好事。”
“哈。”绪方发出几声轻笑,“幕府之后会怎么样,我不关心。”
优美玄幻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討論-第338章 傳授“緒方流!”推薦
“反倒是近藤你刚才所说的话很有意思啊。”
“没想到一副粗人模样的你,竟能说出这样鞭辟入里的话来。”
“鞭辟入里什么的,算不上啦。”近藤无奈地笑了笑,“刚才我所说的那些,只是我在游历四海时所体会到的一些小小感悟而已。”
“那么——我先告辞了。”
“嗯?近藤,你要走了吗?”
“嗯,我今日前来,只是来看看师傅你的伤怎么样了而已,看到师傅你这么精神,我就放心了。”
“近藤,不需要这么快急着走。兑现我和你之间的约定再离开也不迟。”
“约定?”近藤先是疑惑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汇,随后猛地想起自己与绪方之间的约定是什么,而面露喜色。
“跟我来。”绪方一边说着,一边转身朝风魔家的那小院子走去,“我来……传授你我的独门剑术——‘绪方流’!”
“‘绪方流’?!”近藤一脸惊喜,“师傅,这是你的自创剑术吗?”
“嗯……”绪方沉吟片刻,“勉强算是吧……我还在你面前展示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