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最初進化-第五十三章 交易推薦

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瓦登不说话,而这时候一直仿佛在闭目养神的布兰德哈登却忽然睁开了眼睛,握住了法杖吟诵了几个音节,然后对准了瓦登一指!
看得出来,瓦登对于自己这个弟弟非常忌惮,立即怒吼一声倒退了两步做出了防御姿态,可是哈登的这个法术并非是进攻,而只是一个小小的巫术而已。
立即就可以见到,瓦登的身体上,陡然显示出来了大量的血色气焰幻象,正在不断的汹涌翻腾着,而在其身后,则是形成了一条长长的血色气焰幻象,正连接通向在五六十米外的一处石室当中。
方林岩二话不说,直接就控制着哀木涕飞了过去,只用了几秒钟之后,那处石室中的景象竟出现在了众人面前,真的是令人头皮发麻。
原来,这石室当中,就是马格拉姆部族当中剩余的还活着的半人马,一共有四人,约旦也恰好是在其中的。
不过这些半人马全都生不如死,因为他们是被硬生生的钉在了石室的墙壁上!
石室当中则是到处都绘制着诡异的血红色符号和交错的纹理,将这些半人马流淌出来的鲜血汇聚到了一起,在石室的中央汇聚成了一个碗口大小的血球,正在咕噜噜的旋转着,为瓦登提供着力量。
“痛苦,欺骗,残忍,鲜血……”
看着这石室内的布置,联想到了瓦登的行为,方林岩的脑海里面忽然出现了这四个关键词。
这时候黑矛也醒悟了过来,厉声道:
“你竟然信奉了邪神萨麦尔?难怪你竟然会用族人的器官炼制魔器!”
瓦登这时候不说话了,猛然发出了一声怪叫,然后提着长矛就对准了那边冲了过去,因为这时候,山羊和秃鹫都对准了那个邪恶的石室冲了过去。
这两个人前去那个地方,总不会主动给自己两刀,然后去往法阵上面凑帮瓦登增加威力的,他们的目的只怕是用脚趾头都想得出来,那就是去救人!可是这就相当于直接断掉了瓦登的力量来源啊。
三人合作已久,方林岩将手一伸,已经是打出了一道龙嗽闪,直接劈在了瓦登的头上。
瓦登这家伙此时的实力可绝对不弱,至少也是BOSS级别的生物,一旦被他近身的话,那么秃鹫和山羊的小胳膊小腿可经不起瓦登的攻击!
中了这一电之后,方林岩发觉女神的幻象再次出现,这一次居然是其猫头鹰化身的幻象!
一只洁白的猫头鹰拍打着翅膀腾飞了起来,双眼却炯炯有神的盯住了下方的瓦登。
这样的一来的话,瓦登的晕眩时间居然达到了三秒!
要知道,龙嗽闪的晕眩效果说明是1秒到1.5秒,根据敌人的情况来决定晕眩的时间,可是在女神的化身注视下,这晕眩时间居然翻了个倍,就真的让人惊叹了。
同时也说明雅典娜的神力确实是对邪神有着明显的克制作用。
被方林岩这么一迟滞,旁边的三头淤美加之傀二话不说,直接冲了上来将瓦登给围住,然后就是劈头盖脸一阵乱打!
等到瓦登醒来,身上已经挂上了减速40%的负面状态,他怒吼连连,竭力想要冲破淤美加之傀的拦截。
但是,经过了狼王鬼嚎的强化之后,这三头家伙的生命值也是大幅度增加,并非是一碰就死的状态。
等到瓦登弄死了一头,又一发龙嗽闪劈下来之后,另外一头又“当当当当”闪亮登场。
瓦登此时焦急无比,偏偏又束手无策,不过这也正常,先前他距离杀死毕生大敌哈登也就是一步之遥,倘若真的能有什么底牌的话,那么早就拿出来了,怎么还会留到现在?
留底牌留到功败垂成的,那就不是老谋深算,而是傻逼了!
好不容易干掉了挡在面前的三头淤美加树傀,山羊和秃鹫都已经跑到了那一处密室门口,顿时就感到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味扑面而来,中人欲呕,甚至令人眼前都产生了重重幻象。
山羊二话不说就是一发火球对准了中央的血球轰了过去!一连串的爆炸燃烧之后,那个血球直接崩溃,连接到瓦登身上的血色光芒也随之消失。
瓦登顿时就像是被拔掉了爪牙的老虎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萎靡了下来,不仅如此,它召唤出来的那头泥土血傀也是痛苦的大叫着,浑身上下的泥土都开始迅速掉落。
很显然,战斗到了现在,无论瓦登还是这头召唤物都已是强弩之末,完全依靠献祭法阵当中汲取而来的力量支撑,而现在那献祭法阵一爆炸,瓦登立即就被打回原型,变成了那个风烛残年又老又伤的流浪者。
面对这样的境况,瓦登长叹一声,眼中居然流淌下来了两道血泪,然后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长矛,不过这一次则是对准了自己的胸口刺了下去。
顿时,血光闪耀……
一生都在输的他,
一生都在咬着牙抗拒,挣扎,
这一次是他距离成功最近的一次,
可是屡败屡战的他,依然还是败了。
这样的打击让瓦登再也没有了斗志,他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对它来说,生命就是一场痛苦的旅行,瓦登为之挣扎,痛哭,奋斗,沮丧,但最终还是敌不过命运的安排…….
很显然,瓦登一死之后,并没有掉落什么东西,因为对它造成的伤害大部分都是布兰德哈登与其亲卫军造成的。
而最后的那一下致命一击,则是瓦登自己捅的。
倒是樱龙之束这边认定它的灵魂是可以收集的,但在方林岩大喜,准备搜集的时候获得了一个警告提示:
“契约者ZB419号,你即将收集的灵魂充满怨念,并且在生前曾经信奉邪神,若是将之吸收的话,樱龙之束在被强化的同时,也有可能遭受邪神的诅咒,产生品质至少为罕见(银色剧情级)的负面属性,请问是否继续?”
见到了这一条提示,方林岩顿时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强化虽然很好,可是出现一条不可控的负面属性,那就十分尴尬了啊。
方林岩之前在逛市场的时候,就见到过类似的负面属性,一根德鲁伊法杖的主动技能是:使用后召唤出五只渡鸦,对敌人造成伤害。
但是,这法杖上还有一条负面属性叫做桀骜,其介绍是,你在使用召唤渡鸦的技能的时候,召唤出来的渡鸦有10%的几率带有桀骜属性,会反过来攻击召唤者。
倘若樱龙之束上出现了类似的属性,在平时的时候到也罢了,关键是在重点时刻,或者说是生死关头来上这么一发,岂不是要了亲的命了?
犹豫了半晌之后,方林岩还是选择了拒绝,因为这真的是风险与投资不成正比的,依照他现在的实力,已经没有必要依靠赌运气来提升即战力了。
这时候,山羊这边却直接抱着约旦慌张的跑了出来:
“头儿!帮帮忙,天哪,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她虽然还活着,但是药物对她根本就没有效果!”
方林岩此时发觉山羊的神情还是相当紧张,心道果然是一日夫妻百日恩,这家伙口味虽然重了点,估计恩情累计起来还是有几百天了,所以还是蛮有人情味的。
于是立即就走上前去仔细看了看,这一检查之后就发觉小母马的体征果然是相当不妙,用空间的名词来形容就是进入了濒死状态,便下意识的掏出了一瓶治疗药水给她灌了下去。
结果山羊见到了以后观察了一下,便绝望的嚷道:
“真的没用,我刚才已经给她喂过治疗药剂了。”
方林岩想了想,又取出了一条战地救护绷带出来,这玩意儿是军衔提升以后获得的医疗箱赠品,虽然是免费的,却绝对是不折不扣的精品,比市面上同类产品要好得多。
这条战地救护绷带给约旦扎上以后,果然…….还是没有效果。
这时候,旁边忽然有一个温和的声音道:
“她体内的生命力在之前源源不断的被献祭了出去,所以现在已经出现了衰竭现象,你们使用的药物除非是能补充生命力,否则的话,是救不了她的。”
方林岩回头一看,发觉说话的乃是布兰德哈登!这位在半人马当中堪称雄才大略的强者此时看起来有些虚弱,但盯着约旦的眼神却还是炯炯有神。
听了布兰德哈登的话,山羊顿时呆住了,颤声道:
“补充生命力的药?那可是传说中的可以延年益寿的药物,现在上哪里去找?”
有道是当局者迷,山羊脑海里面想的就是自己找不到这种药,方林岩却是在想布兰德哈登说这句话的动机,这样精明的家伙在这个时候,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应该是有其用意的。
沉吟了一下,方林岩转头看向了布兰德哈登:
“尊敬的酋长,虽然之前我和你们的部族有一点误会,但是我想,至少现在我们不是敌人对吧?”
布兰德哈登摇摇头,很坦率的道:
“没有你们出现的话,我今天会有大麻烦的,至少身边的戈尔谢和马利克的命是保不住的了。”
方林岩点点头道:
“事实上,我们和其余的贪婪人类并不相同,我们来到这里的最初目的只是为了营救一位朋友,然后就用自己的友善和努力与马格拉姆一族的半人马交上了朋友。”
“同时,我必须申明一点,最初的时候,我们并不清楚你们部族之间的纠纷,也想要尝试与你们吉尔吉斯部族的半人马朋友交流,遗憾的是,他们的回应是弩车和长矛。”
布兰德哈登还没有说话,他身边的两名精英侍从:半人马暴虐者则是开始交头接耳了起来,很快的,那名叫做马利克的大块头就瓮声瓮气的道:
“你们是在哪里遇到我们的族人的?”
方林岩就道:
“我们管那里叫做废矿区,曾经有人类在那里采过矿,还有一座形状像是拳头的山。”
很显然,半人马对这附近几百公里的地形比方林岩要熟悉得多,马利克听了以后立即道:
“那个区域是混蛋维罗戈的地盘,他们的性格暴戾,甚至喜欢将猎物活活摔死,我都很不喜欢他们。”
方林岩道:
“我只想说明,我们是带着友谊而来,无意与任何人为敌,并且我的朋友还很喜欢这位约旦女士,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话,大酋长您能不能救她?”
布兰德哈登犹豫了一下道:
“说实话,我拥有能救她的能力,但是我的力量并不属于我自己,而是整个族群!此时的约旦已经称得上是半个亡者了,要救她的话,我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方林岩深深的看了一眼布兰德哈登,然后指了指旁边道:
“我们可以私下谈谈吗?”
布兰德哈登还没有说话,旁边的马利克已经站了出来,凶神恶煞的道:
“小子,想都别想!”
方林岩道:
“我倘若想要对你们不利的话,在瓦登活着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时机,绝对不是现在。大酋长阁下,如果你肯给我两分钟,我保证你一定不会后悔的。”
布兰德哈登微微点头道:
“好,我们过去。”
两人在广场上走出了差不多十来米左右,布兰德哈登挥动法杖,制造出了一个隔音结界,然后道:
“你有什么话就可以说了。”
方林岩很干脆的道:
“你救约旦,我们负责说服马格拉姆半人马,让他们加入你们,这样一来的话,你就能将先祖留下来的部族重新统合在一起,重现先祖扎尔塔的荣光!”
布兰德哈登淡淡的道:
“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非常难,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
方林岩摇摇头道:
“在今天之前,这件事或许不可能,但是,这一次跟随约旦前来的,几乎都是马格拉姆半人马当中的实权份子,他们一死,剩余下来的都是普通的平民了。”
“在新的领导阶层形成之前,约旦的意见就能起到决定性的后果,如果我们再在旁边推波助澜一番,那么机会是很大的!”
布兰德哈登摇摇头道:
“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约旦这头小母马的威望还到不了那个程度。”
方林岩摇摇头道:
“不,在我们的帮助下,她是可以的!”
“因为我们之前已经仔细调查过,马格拉姆半人马的仇恨,其实绝大部分都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这个残暴的家伙给他们带来的巨大的创伤,同时,那个人也是酋长让你非常头疼的一个混蛋。”
布兰德哈登皱了皱眉道:
“你说的是…….维罗戈?”
方林岩笑了笑道:
“没错。”
布兰德哈登摇摇头,很坚决的道:
“维罗戈确实是一个很让人头疼的家伙,也给我带来了不少麻烦,但他是吉尔吉斯部族的人,我身为大酋长,不可能为了取悦马格拉姆部族来出卖他。”
方林岩笑了笑道:
“以后您就不用为了他头疼了。”
布兰德哈登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方林岩认真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
方林岩意味深长的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布兰德哈登眼中精光一闪道:
“维罗戈是怎么死的?”
方林岩道:
“我之前就提到过,我们是为了拯救一位朋友来的,这位朋友的身份在我们种族当中非常尊贵。嗯,差不多就和大酋长您的儿子的地位类似。”
“维罗戈之前有一头强大的宠物鬼嚎是死在了人类的手里面,所以,大酋长您应该很清楚,维罗戈放弃了一部分利益,将从丘陵巨人那里抓到的人类俘虏拿到了手。”
布兰德哈登道:
“是的,说实话,我当时的主张是放走这些人类,只可惜支持维罗戈的萨满不少,我也没有办法。”
方林岩道:
“维罗戈用残忍的手段虐杀他们,然后一支人类的拯救队找到了维罗戈的营地,愤怒的他们干掉了维罗戈,让他死得尸骨无存。”
“不过大酋长您可以放心和我们合作,因为维罗戈的死和我们并没有关系,这一点您可以随意求证,如果发觉我们说谎,您可以撕毁我们达成的任何一条协议。”
“事实上,当时我们是拿到了另外一条宝贵的线索,去了另外一个地方寻找一件对你们半人马来说很有意义的宝物,并且最后还找到了它。”
布兰德哈登道:
“我相信此事和你们关系不大,因为维罗戈自身乃是一位相当强悍的祭司,杀死他的人身上,会被其灵魂诅咒,出现复仇印记,你们人类是看不见这东西的,但是所有的祭司在很远的地方就能锁定身上有复仇印记的人。”
说到这里,布兰德哈登犹豫了一下,还是好奇的道:
“我能知道你们拿到的宝物是什么吗?”
方林岩点点头:
“当然,因为接下来我想说的话,就与它有关。”
说完了以后,方林岩就直接将那一把阿迦玛甘之锤拿了出来!
布兰德哈登虽然制造了一个隔音结界,却并不能阻挡众人的视线,立即就惹得远处看到它的半人马一阵惊呼!
不仅如此,大概因为这里已经非常接近祖陵的缘故,所以这把锤子一拿出来之后,居然不知道与什么东西产生了共鸣,发出了璀璨夺目的光芒。
其上还浮现了一名看起来就十分强悍的半人马的幻象,表情坚毅,正在眺望远方,隔了好一会儿才淡淡消散。
看到了这把锤子之后,布兰德哈登沉默了很久后道:
“这把阿迦玛甘之锤本来是维罗戈视若生命的宝物,我听说在数个月之前丢失了,就是你们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