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數風流人物 txt-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五節 戰前動員閲讀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游士任来到城头上时,冯紫英正在检查新建的棱堡状况。
新建的棱堡呈半弧形,如同一个个馒头向外凸出,这种用砖石与水泥结合起来的棱堡实际上比城墙更结实,寻常的撞城车基本上很难对其造成太大的损害了。
唯一可能构成威胁的就是火炮,但是根据冯紫英所了解到的,起码在内喀尔喀五部中,火炮的运用还处于一种极低水平状态下。
或许有,但是不会超过二十具,而且其是否会不远千里从草原上运入破墙入关运入内地来发挥其攻城威力,值得怀疑。
精品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 起點-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五節 戰前動員展示
在冯紫英看来,有那个精力,还不如多花些心思打造一些云梯攻城车这类的辅助性攻城武器来的爽利。
没有火炮单靠人堆来发起攻城的话,棱堡的威力就能发挥到极致,这也是冯紫英最大的底气。
迁安城墙上新建的棱堡每座大概距离相隔不到二十丈,这样近的距离,足以让棱堡的交叉火力发挥到极致,再加上在城墙外重新加筑了一道矮墙,使得火铳兵可以依托这道矮墙在第一波攻击时发挥最大的射击威力。
士气可用,冯紫英对左良玉的表现还是相当满意的。
这小子几乎是陪着自己一一把各部各哨走到,在蒙古人入侵家园和高额的战后奖赏刺激下,士卒们此时情绪饱满,热情高涨。
当然这是战前,等到大战一旦开启,周围伙伴们或死或伤,鲜血和残肢败体或迅速让他们的热情消退,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考验各部各哨各队带队军官们本事能力的时候。
冯紫英希望能通过这一战让一批优秀的军官涌现出来,这会是未来自己塑造新军的根基。
“大哥放心,这些士卒都是经过了咱们几轮苦训的,还别说,您说的什么机械记忆,生理反应,好像还真的就是这么回事儿,有时候越笨的人,经过苦训之后,他几乎就是命令一发,他就能没有任何迟疑的据枪瞄准射击,让他前行,便会按照口号前行,……”
左良玉对自己这位大哥佩服得五体投地。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數風流人物討論-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五節 戰前動員展示
他在拔山营时也训练过士卒,他这拔山营二部就是他一手一脚练出来的,时间比这帮民壮长得多,但是论射击精度,论应对能力,都要强于这帮民壮,但是论纪律服从性,这帮民壮却要比自己带出来的老卒要强得多。
这也迫使他不得不在训练中加强了自己老卒的纪律训练,否则你如何去带领这帮新丁民壮?
“无数次的训练形成的这种记忆定势,就会让他们下意识的按照命令执行,这就是集体作战的优势所在,当无数骑兵蜂拥而来,寻常士卒如果没有经过这种强化训练,瞬间就会崩溃,而经历了这种训练的,他起码可以坚持射击两三轮,而这两三轮里只要给敌人造成杀伤,敌人的鲜血就会让他们的勇气燃起,这就是新兵到老卒的蜕变,……”
冯紫英的话让跟随在一旁的侯承祖深以为然。
他的这一千五百人水兵营,虽然也是按照沈有容从冯紫英那里得到并结合水上作战特点而训练出来的,自生火铳更是让他们能比寻常火铳打出更快的射击效率,但最大的缺憾就是他们和这帮火铳新军一样,从未真正上过战场,未曾品尝过成功和失败的滋味,未曾经历过鲜血和伤亡的洗礼。
而这一次所要面临的战事可能会让水兵们遭受想象不到的残酷洗礼,但是侯承祖却很清楚,只有经历这一战,他们才能真正蜕变成为战士。
“所以大哥觉得这种在矮墙中近距离射击能够有助于他们迅速成长蜕变?”左良玉对冯紫英的信任度可谓爆表。
“差不多吧,这种平距离射击更能发挥集中射击的威力,近距离感受战争的滋味,也许只要一天他们就能漠视生死,成长成为合格的士卒。”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數風流人物 ptt-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五節 戰前動員分享
冯紫英泰然应道。
“怀玉兄,你的水兵营,打算以什么样的方式来介入这场战争?”冯紫英扭头问道。
“但听大人吩咐。”这个时候侯承祖也是拱手听令。
“嗯,昆山有一个部使用自生火铳,加上你的一千五百人,两千来人的自生火铳,足以让蒙古人品尝火铳药子的滋味了,先期你们轮流作为应急预备队,主要看蒙古人会一次性投入多大的进攻强度,我们根据情况来定,但到后期,我估计就会是哪里出漏洞,哪里你们就要顶上了,游大人倒是替我们又收罗了三千民夫,但是这些民夫恐怕也只能帮着清理战场,救治伤员,其他无能为力,甚至还可能带来一些混乱,……”
涌入迁安城的士绅们带来了不少家眷仆从,使得迁安城里人口暴增。
好在之前游士任就和冯紫英商议过对策,对县城里所有屋宅采取无条件征用,宽裕的房屋全部被腾了出来,以供这些进城民众暂时栖身。
人氣都市小说 數風流人物 線上看-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五節 戰前動員推薦
而这些人中的精壮便被无条件的征用组织起来,作为战事一旦开打之后的民夫备用。
“大人放心,若是有人敢生乱,我的人可是谁都不认识,只听命令。”侯承祖应声答道。
“倒也不至于生乱,就怕有些人大呼小叫,影响军心。”冯紫英摆摆手。
精品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 瑞根-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五節 戰前動員熱推
吴耀青在这边也给自己安排了几个暗子,随时盯着迁安城中的动静,游士任衙门中也有角色发布在城里各处,暗察民意,这一点这位知县大人还是很有些手腕的。
几个人一边沿着城墙察看,一边讨论着,也正好迎上了游士任过来。
一番寒暄之后,游士任也对冯紫英的态度更为热切了。
不管怎么说,多一千五百人的水兵还是让游士任心里踏实许多,毕竟这都是用火铳的新军,之前游士任的担心也慢慢消散,只要能确保迁安城这一战保留下来,整个迁安县的元气就能得到保存,其他都不在话下。
布喜娅玛拉站在城墙阶梯下看着几个下来的男子,当中那个青年气度雍容淡然,举手投足间那份无俦风姿更是让所有人目光下意识的就要落在他身上。
走下阶梯,冯紫英才看到一身具甲的布喜娅玛拉站在城墙边上,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赶紧招呼对方:“布喜娅玛拉,什么时候到的?德尔格勒呢?”
“德尔格勒和我们部族的勇士们在一起,所以就我过来了。”布喜娅玛拉收敛起别样心思,学着汉人武将的礼节,一抱拳道:“此番我就在大人身边,以便于我帮助协调大人和我们族中三千甲士。”
“那就有劳你了。”冯紫英也不在意,“那我也来和你介绍一下,昆山你认识了,这一位是迁安县知县游大人,这一位是登莱水师水兵营守备侯承祖侯大人,……,这位巾帼英豪乃是海西叶赫部布喜娅玛拉,其父是叶赫部前任贝勒布斋,现任贝勒金台石是其叔父,号称海西第一勇士的布扬古便是其兄。”
冯紫英的介绍让布喜娅玛拉心里很舒服,言语中对叶赫部的恭维推崇,对其兄的赞誉,都让她脸色顿时变得灿烂起来,虽然这家伙分明就是要利用叶赫部,但起码人家姿态还是很好的。
游士任和侯承祖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个身材高大雄健的女子身上。
这比起寻常女子几乎要高出一个头,在座几个男子中恐怕除了冯紫英比她略矮外,其他人也都要矮半个头,略显深凹的眼眶和油黑如钻的瞳眸,宛如刀削的鼻梁和颧骨,乌黑如墨的长发被随意的挽成了一个发髻,坠在脑后,左手环握着一顶带兽纹遮面的战盔,英姿飒爽,分外夺目。
加上她肩头兽环装饰,胸部乌亮皮甲裹罩,一袭灰白色甲巾半遮半掩,蜂腰圆臀,尤其是那双健美修长的大腿充满了力量气息,一直到膝盖的具甲战靴,和斜跨在腰间的那柄造型古朴诡异的弯刀,使得这个女子就像一头充满危险和诱惑气息的雌豹,欲待择人而噬。
“见过各位大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布喜娅玛拉还是很礼貌的一礼,这让几人都有些意外,甚至包括冯紫英,他印象中布喜娅玛拉可没这么好脾气。
几人还礼之后,布喜娅玛拉目光落到侯承祖身上,“抚宁阳河中的舰船可是侯大人带来的登莱水师?”
侯承祖一愣之后点点头:“正是,我们便是从抚宁登岸过来。”
“难怪。”布喜娅玛拉点点头,却不再言语。
冯紫英也习惯了这女子的古怪脾性,不在意,“布喜娅玛拉,你们叶赫勇士会暂时驻留兔耳山,和山海关过来的蓟镇军一道,如果能够确认蒙古人沿着青龙河以西下来,你们便需要进军到青龙河以东燕河营以西地区,集结待命。”
“若是蒙古人从青龙河以东南下呢?”布喜娅玛拉反问。
“那就简单了,我们迁安安全了,他们要直接进攻卢龙,我们就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了,不过我想卓礼克图洪巴图鲁和宰赛还没那么蠢吧。”冯紫英淡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