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綁定天才就變強-第九十二章    狀元之爭【第二更,求月票!】鑒賞

綁定天才就變強
小說推薦綁定天才就變強绑定天才就变强
夕阳下,倪雯被抬出了擂台。
西门羡仙亦是回过神来,神色间满是复杂,复杂之间带着几分肃然起敬。
坚持,有时候说容易很容易,说难,却又如登天般难。
到底是有什么刻骨铭心的经历,让少女这般坚持?
西门羡仙不知道,但不妨碍西门羡仙予以少女尊敬。
尽管倪雯最后疑似爆发了血脉天赋,但是……与他的差距实在太大,不过,西门羡仙依旧是选择解开了浩然气,与少女全力一战,表示尊敬。
西门羡仙本以为他至少要遇到魏胜,方浪或者姜灵珑的时候,才会选择解开这个积蓄了数年的枷锁。
掸了掸起了些许褶皱的儒衫,西门羡仙仰起头,望着西沉的骄阳,此时此景,他不禁想要吟诗一首,可惜,被旁边一直注视着他的方浪给盯的憋不出诗意。
西门羡仙笑着朝着方浪微微作揖,随后走下了擂台。
负责殿试武比的御医飞速赶了过来,给倪雯塞入一颗丹药,便命人将其抬下了擂台。
“她的伤势有丹药治疗问题不大,主要是灵念消耗透支,接下来的战斗,怕是很难了。”
姜灵珑恬静的说道。
方浪点了点头,倪雯能走到这儿已经很不错,她已经尽力了。
她做到了她所能做到的最佳。
三人走下擂台,至此,殿试武比第一轮的比试全部结束。
而第一轮结束,悬浮在太极宫前的诸多考生的铭牌,其中一半布满了裂纹,一半并无裂纹。
铭牌完好无损的学子们,将进入第二轮争锋。
没有经过太长的休息,铭牌再度开始抉择对手。
第二轮,强强遭遇的可能性就大了许多。
民众和赌徒们的情绪再度被调动了起来,所有人都期待的盯着更加精彩的武比。
两块完好的铭牌相撞,姜灵珑战吕泽。
吕泽脸都黑了,不过,倒是也没有惧战,毕竟,登临殿试武比,就要做好遭遇上姜灵珑等人的准备。
战斗结束的很快,尽管吕泽学吕太玄的醉剑,可是在姜灵珑的剑下,落败的没有太多的悬念。
吕泽倒是很痛快,畅饮着葫芦中的酒,笑着走下擂台,至少他败的比上一场赢了那柳不白来的舒爽的多。
接下来的战斗,亦是别样的精彩。
魏胜遇到了洛阳,洛阳作为南源书院的第一天才,倒是与魏胜亦是争锋了许久,最终,被魏胜一刀劈的险些斩下半边身子,遗憾落败。
幸而擂台外有御医时刻准备着救治,否则,以洛阳这个伤势,怕是得辅以丹药,也需进行好几日的修养。
方浪也上场了,这一次,他的对手倒是很平平无奇,文武金榜排名第四十七名,在第二轮中属于比较不被看好的那种。
杀入第二轮也是艰难战了许久,才是险险取胜,最主要的是……此人是个术师,八段术师。
遇到方浪,对方简直绝望至极。
最终的结果,没有太大的悬念,对方一上擂台,还没等方浪掏出飞剑,这位八段术师立刻就选择了认输。
比什么比?
难道要学李元真那样被挑上天,再抛下来吗?
大家退一步,给自己留点面子不好吗?
反正能走到第二轮,这位八段术师也满足了,毕竟,他本来也不是带着争状元的目的来。
方浪笑着朝对方作揖,两人分别下擂台,雷声大,雨点小的结束了方浪在第二轮的出场,倒是让民众和赌徒们满是遗憾。
随后西门羡仙再度出场,他似乎丝毫没有受上一场的影响,快速结束了对手。
当完整铭牌考生的战斗结束,进行的便是败场考生的比试,这一场开始,就有考生的铭牌彻底碎裂,按照碎裂的顺序决定殿试的名次。
从一百名开始,逐序后推。
李元真在败者战中表现的非常的优异,他的脸上没有了儒雅的笑容,出手果决而狠辣。
对手一个个被他碾压下擂台。
可是,有什么用,他已经失去了角逐状元的资格。
柳不白登场了,这一场他运气极好,遇到了在上一轮受伤极重的对手,对方十成实力发挥不出三成,被柳不白艰难击败。
柳不白成功跻身殿试前五十,不过下场他便败了,结束了他此次艰难的科考之旅。
最终排名殿试五十。
倪雯因为伤势不轻,最终只获得了殿试八十九名的成绩。
但是,对两人而言,这个成绩都不算太差。
温庭在底下开心的合不拢嘴,崔院长亦是在人群中笑靥如花,洛江书院……这下子怕是要出名了。
下一次书院报考,洛江周边几座城的子弟怕是都会赶赴而至,纷拥着入洛江书院。
甚至,等方浪的殿试排名出来,洛江书院还能更火,会吸引大唐天下,天南海北的学子前来求学!
简而言之,洛江书院接下来所得到的修行资源,将会比之前多很多。
……
……
殿试还在继续。
明月逐渐攀升,乌云蔽天,皎洁的月华,从乌云笼罩的缝隙投洒而下,扬洒在朱雀门后的辽阔广场,秋风肃杀,呜呜而吹。
御道两旁,玉石筑彻的火台点燃了火焰,一联排的点燃,将黑夜照耀如白日。
擂台上。
月华如霜,倔强的撕破乌云,扬洒在青砖铺就的擂台上。
姜灵珑娉婷而立,手持着季雪剑而立。
周围一片死寂,民众们都不敢大声说话,尽管观战了一天,很是疲惫,但接下来的这一场战斗,却依旧是调动起他们血液中流淌的热流。
在姜灵珑对面,站着的是留着寸发的魏胜,魏胜背负着黑色长刀,憨厚的摸着脑袋,满是笑容。
“没想到居然是提前遇到你,还以为会遇到方浪呢。”
魏胜说道。
姜灵珑戴着面纱,不曾言语,如星辰般的眸子,平静的看着魏胜。
“反正已经跟方浪打过一次,这一次对上你,正好……战个痛快。”
魏胜咧嘴,憨厚的笑容很有感染力。
姜灵珑微微颔首,高冷若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
淡淡吐字。
“请。”
嘭!
魏胜气血瞬间爆发,寸发根根倒竖,对上姜灵珑,他毫无保留的施展了全部的实力。
发丝逆流,血脉天赋狂暴开启,瞬间在擂台上化作一道残影,黑刀抽出,仿佛一刀劈开巨浪滔滔!
这一场战斗,让所有人都瞪大了眼,死死的盯着。
这场武比,不吝于方浪和李元真的那场!
同样可以称之为“状元之争”!
备战区中。
方浪认真观战,魏胜很强,老姜也极强,谁会胜还真说不准。
瞳孔中映照着剑影与刀光。
擂台上的青砖纷纷爆碎,被刀气和剑气给割裂的布满了裂纹,乌云似乎都被战斗的势气所卷动,被撕裂,被割开。
最终……
喧嚣落尽。
擂台之上,魏胜上身衣襟爆碎,黑色长刀插在坑坑洼洼的擂台中。
他盘膝而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布满了剑痕。
“我输了。”
魏胜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道。
姜灵珑依旧戴着面纱,不过面纱一角却是被斩落,轻飘落地,她微微颔首。
“承让。”
咔擦!
铭牌碰撞,魏胜的铭牌被姜灵珑的铭牌撞碎出裂痕。
当二人走下擂台,有专门负责修缮擂台的工匠将擂台上的青砖更换。
随着这一战的落幕,局势已经变得明朗了起来。
接下来一战,甚至不需要匹配,大家都能猜到交战双方。
因为如今还维持着全胜战绩的,除了晋级最后状元之争的姜灵珑以外,就剩方浪和西门羡仙二人。
虚空中。
当最后两块完好无损的铭牌碰撞在一起。
大太监还是照例宣布了下场的比试名单。
“下一场,长安书院西门羡仙战洛江书院方浪。”
两人之中的胜者将和姜灵珑争状元,败者将和魏胜争探花之位。
因此这一战的瞩目程度,并不亚于姜灵珑与魏胜之战,打盹了一晚上的吕太玄甚至都清醒了些,眸光瞥向擂台。
……
……
乌云飘荡,遮蔽了秋月。
擂台上昏暗了几分,有肃冷的风,吹拂而来,卷动擂台上的细碎砂砾。
方浪和西门羡仙分立擂台两端,作揖躬身。
西门羡仙很严肃,在私底下,他可以约方浪一起往教坊司寻花问柳,但是,在擂台上,就必须要全力以赴的交锋。
他要赢,而且要赢的漂亮,唯有如此,方能不辜负大皇子对他的期望。
他从不小觑方浪,尽管方浪明面上的实力表现出来只是一位六段剑师,但是,方浪武道和术道的修为,皆是达到了二品。
三道同修的学子,非常少见。
术师和武师修为境界,所提供的助力,足以弥补方浪的境界上差距,西门羡仙可以把方浪等同的看成一位九段剑师。
甚至,比传统的九段剑师更加的难缠,剑师只会剑,方浪会的……可不仅仅只有剑。
此子的战斗,出了名的花里胡哨!
“噹——”
交战开始的锣声响彻。
方浪眼帘微垂,却没有立刻动手,此刻,他正在探查系统信息。
“叮!羁绊对象倪雯数据更新结束。”
……
羁绊:倪雯
年龄:15
修为:二段术师(术修二品)
根骨:80(金)
修行速度:15下品灵晶/时辰
血脉天赋:灵瞳
……
方浪看着更新后的倪雯的羁绊信息,不由深吸一口气。
倪雯激活了血脉,根骨居然从黄品直接变异到了金品,不过,温庭曾说过,因为血脉而出现的根骨变异属于正常变异。
最让方浪震惊的其实是血脉天赋这一栏。
方浪意念一动,探查【灵瞳】的介绍。
“【灵瞳】:大唐皇族特有的血脉天赋,因血脉浓度稀薄,暂时只能开启‘灵瞳’态两项被动,一,可获得‘叠灵’效果,可作用于术法,增强术法威力;二,可获得‘灵爆’效果,在一刻钟内灵念总量将提升至基础十倍。”
“叮,友情提示:血脉天赋施展,将消耗宿主大量精气神,请节制使用。”
方浪倒吸一口气。
牛逼!
小雯子牛逼,稀薄的皇族血脉,那也是皇族血脉啊!
那位抛弃倪雯母女的男人……到底是谁?
方浪眉头微微蹙起,如果是皇族的话,那这里面的问题可能就更严峻了。
若是那个男人来找寻倪雯认亲,她该怎么办?
方浪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至少,血脉天赋的觉醒,对于这个倔强的少女而言,是件好事。
“叮!圆梦任务触发。”
“击败西门羡仙成为了羁绊对象倪雯落败前的执念,击败西门羡仙,并让其心服口服,替羁绊对象倪雯圆梦,将获得奖励【西门羡仙的浩然气】(注:浩然气的多寡与西门羡仙心服口服程度有关)。”
嗯?
触发任务了。
状元任务之下,又来了个小任务。
击败西门羡仙,要让他心服口服,可以获得他的浩然气?
方浪砸吧了下嘴,这系统……我喜欢。
这是把西门羡仙当成了纯粹的工具人啊,西门羡仙养了这么多年的浩然气,难不成就是为了方浪此刻摘桃子准备?
这个任务,接了!
……
……
擂台上,方浪骤然睁眼,眼眸之中精光闪烁,犀利非常。
远处,西门羡仙只感觉心神一凝,仿佛被什么饿狼给盯上了似的,面色骤然严肃。
一掌前推,一掌后揽,起手撼昆仑。
身上有股气,骤然攀升,似是化作白龙,席卷于周身,仿佛照耀亮了黑夜。
对于方浪,西门羡仙不敢有丝毫大意,一出手便释放全部的浩然气。
“浪兄,请。”
黑云压顶,山雨欲来。
天地间骤然有股逼仄感,压迫所有人的心口。
方浪没有拔剑,反而是一步踏下,身形瞬间如箭矢般飙射而出,青衫的衣袂抽打着虚空。
他一跃,周身有气流平升而起。
指间红色空间戒指光芒一闪,顿时流火飞剑浮现,方浪踩着飞剑,似是踏空直上云霄。
西门羡仙眸光一凝,方浪想要做什么?
方浪心头默默切换四羁绊状态。
抬起手。
嗡……
一柄冰弓浮现而出。
被方浪握在手中。
术法·冰弓,术师专精。
方浪身上的气息开始飙升,随着四羁绊状态开启,天地间的灵气都被若有若无的吸纳入体。
方浪踩着流火飞剑,不断的逼近。
西门羡仙蹙眉,抬起手一压,白蟒盘踞,咆哮间止住了方浪前进的身形。
九丈距离,便是方浪所能靠近西门羡仙的最近距离。
“灵瞳!”
方浪淡淡道。
下一刻,他的瞳孔深处,隐隐似乎有一抹金芒一闪而过。
叠灵!
灵爆!
瞬间,方浪感觉自己三段术师的灵念,在这一刻飞速暴涨,直接暴涨了十倍!
冰弓之上,一根冰晶凝塑的箭矢成型,灵念一股又一股的被方浪压制其中。
咻!
方浪松开手,冰弓霎时如一道银芒,撕裂了黑夜,朝着白蟒盘踞之下的西门羡仙激射而去。
这种感觉!
西门羡仙眼眸一缩,而不仅仅是他,太极宫前,大皇子面容僵住,这古怪的感觉……
他扭头看向了太极宫,仿佛在请示,在询问。
然而太极宫深邃不已,并无动静,大皇子长长吐出一口气,看来他感知错了。
而擂台上下。
西门羡仙猛地一抬手,下压之间,平地起风雷,一道龙卷,席地而起,撞碎冰箭!
与此同时,西门羡仙儒衫猎猎,习惯性的于战斗中诵念诗篇。
“落木萧萧起沧浪,江河涛涛……”
然而,他刚念出一句诗。
踩着火红色流火飞剑的方浪眸光一凝,张口打断。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
方浪张口一首诗连篇诵念。
西门羡仙未出口的半句诗顿时卡住,方浪诵念而出的诗词意境冲击而来,让他脑子的下半句,顿时难产……
而他满脑子都只剩下方浪所作诗词那扑面而来的意境。
方浪趁着这个时间,驾驭飞剑,逼近两丈。
冰弓高举,踩飞剑,弯冰弓!
一箭又一箭,射爆西门羡仙的周身龙卷!
西门羡仙回过神来,赶忙起手,龙卷再起。
西门羡仙咬着牙,再度诵念诗篇:“人生悲欢难得意……”
人字开头?
方浪眉毛一挑,张口就怼。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西门羡仙:“……”
仔细一思索,几欲吐血,你倒是念完啊!
艹!
此诗,竟残缺!
嘭!
盘踞的浩然气似乎受到了动摇,方浪借机再进三丈,叠灵再射一箭连破龙卷!
西门羡仙慌忙抬手,一道龙卷再起,挡下一箭!
西门羡仙面色苍白,不信邪,咬牙再度诵念。
“天地苍茫我欲仙……”
天地开头?
再怼!
方浪伫立飞剑,拉弓遥指西门羡仙,面容冷肃,高声开口。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西门羡仙闻言,顿时如遭雷击!
这诗……这诗!
浩然气如乱流汹涌!
而方浪脚踩飞剑,再度连破三丈!
距离西门羡仙竟只剩一丈之遥。
整个广场一片寂静,诡异至极。
擂台之上,白蟒冲霄,浩然龙卷起风云。
本该是一场龙争虎斗,却变成了一场诗斗!
西门羡仙张口念诗,方浪亦是张口便是一句诗回怼。
三首诗,竟是让长安风流才子西门羡仙哑口无言,心神失守!
却见擂台之上,方浪自飞剑之上一跃而下。
而方浪落下,贴临西门羡仙的身躯不过寸距。
青衫飞扬,方浪抬起手,拇指抵中指,如佛一笑拈一花,悬于西门羡仙的眉心。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方浪和煦一笑,最后诵念,收尾。
西门羡仙双眸茫然,咀嚼着方浪所念的最后一句诗。
随后,视线落在的方浪的身上。
此子……是怪物吗?
嘭!
弹指剑波爆发。
有血飞洒,西门羡仙瞬间脑袋后仰,整个人化作一根离弦箭矢,弹飞出了擂台。
西门羡仙,败。
遮蔽秋雨的乌云被吹散,月华扬洒。
方浪于擂台上铸剑而立,望向了备战区的姜灵珑。
月华扬洒下,和煦一笑,一如当初于千翡阁,时光重叠,少年眺望。
接下来。
老姜,该你了。
PS:这章可不短了,求月票,求推荐票!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