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愛下-1066、這天門開的爲何如此詭異?分享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关于轮回碑,郑拓拥有自己的执念。
对他来说,此时此刻,他可以放弃一切,见到那传说中的轮回碑。
问题是,他能不能见到轮回碑,这是个问题。
看赵家家主的样子,不像是能让自己跟他们家人进入天门的样子。
赵家人耗费了多少年心力寻找天碑的下落。
如今寻到七尊天碑,赵家人自己都还没进入天门,自己一个外人,十有八九不会让自己进去。
而对他来说,更要命的是。
赵家人十有八九会卸磨杀驴,将自己干掉。
至于大长老分身的誓言,他并不觉得可靠。
赵家这种修行杀气的家族,有点特殊手段,能够逃过天道誓言,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
他不会将这种事期盼在别人的身上。
究竟有什么方法,能够帮助自己顺利脱困。
郑拓端坐在七尊天碑中间,思考着对策。
至于第七尊天碑古法的修行,他并不着急。
刚刚看了一眼。
第七尊天碑是蓝金天碑,修行的方法与其他天碑一样,并未有什么特殊之处。
这种修行,他仅需几秒钟便能完成修行,所以并不着急。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郑拓思考之中。
反观赵家人。
一个个忙碌着,准备着,迎接天门的开启。
对于赵家人来说,天门的开启,乃是整个家族最为重要的大事。
传言中。
赵家老子,便是自天门之中而来。
他们在追寻赵家最为古老的血脉。
进入天门之中,他们将获得无上力量,那力量足以一统整个修仙界。
在这种忙碌之中,很快迎来三天后。
三天后。
赵镇天亲自出现在七尊天碑之中的郑拓面前。
“你的时间已经到了!”
赵镇天言语中的冷漠被郑拓感受的真切。
这个赵镇天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这种冷漠,郑拓能够接受。
毕竟。
他也不是什么小孩子。
“我已经参悟六尊天碑,还剩最后一尊,你若想让我停,我现在百年可停下。”
郑拓同样冷冷的回应赵镇天。
赵镇天作为赵家之主,实力自然没得说。
同时。
作为赵家这种家族的一家之主,与其他家族的一家之主完全不一样。
不苟言笑,杀伐果断,你永远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这就是赵家之主,赵镇天。
赵镇天看着郑拓,那一双眼睛宛若深潭,平静而深邃。
郑拓第一次面对这种目光。
纵然已为王级强者,还是感觉到脊背发凉,如被猛兽盯上。
这是赵家之主的气质,这种气质,让人感觉到心颤。
他仅仅只是站在那里,便让整个气氛近乎凝固。
郑拓保持本心,与赵镇天对视。
他并不畏惧对方,仅仅只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人,有被对方的气势所震慑到。
片刻后!
“多久!”
赵镇天口中吐出二字。
“三天!”
郑拓回应。
“一天,这是最后的底线。”
赵镇天说完,便是转身离去。
望着离去的赵镇天,郑拓长出一口气。
这就是强者的气质吗?
赵家修行杀气,这赵家之主的身上虽然没有杀气,但那种能够压死的人气质,当真比杀气还要恐怖。
他完全相信,这赵镇天,绝对是一位狠角色。
毕竟。
这赵家之主的位置,可不是选出来的,而是打出来的。
郑拓凭借自己的厚脸皮,为自己又争取了一天时间。
一天时间不多,但也不少。
郑拓继续思考着,完善着自己的计划。
自己这道身就算出不去,也要将这道身所收集到的信息带出去。
这对他来说很重要。
如果道身被斩杀后,信息还无法带出去,那对他来说将是非常难以接受之事。
郑拓已经退而求其次,不让自己离开。
至于石生与金蟾姐姐,他会尽自己最大努力拯救。
面对赵家全员杀来。
传说级的大长老,冷冰冰的赵镇天,还有暗中隐藏不知道多强的大佬。
他只能说尽全力搭救二者,因为他自身难保,最坏的结果就是他们三个一起挂掉。
当然。
最好的结果,便是他们三个一起离开。
这种事他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
一天时间很快到来。
郑拓趁着最后,将蓝金天碑参悟完成。
而就在他参悟完成蓝金天碑后,顿时有莫名力量降临在他身上。
郑拓顿时感觉自己欲要升华,体内竟隐约间出现七尊天碑。
天碑出现的很快,但转眼间又消失不见。
完成了!
郑拓看看自己双手。
除了刚刚那很奇怪的感觉,他并未感觉自己有何不同。
想来。
这参悟七尊天碑的玄妙,还需要以后慢挖掘。
而他参悟完成后,顿时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望来。
“你终于完成了!”
大长老道身出现。
看来那大长老的本体,还在参悟着那两尊天碑古法。
“用了很多时间,但我也没有办法,尽力了!”
郑拓这般说道。
“无妨,能够参悟七尊天碑就好。”
这大长老道身明显比本体更加好说话。
“过来吧。”
道身说着,前面带路,来到阵法之中。
阵法内。
大长老本体盘膝端坐小岛之上,正在参悟紫金与黄金天碑的天碑古法。
“不用怕,如刚刚一样,将你参悟到的天碑古法放出来吧。”
大长老道身这般说道。
郑拓看看那正在参悟的大长老本体,在看看自己面前的大长老道身。
这种情况下,他没得选择。
手心一动,出现了四尊天碑。
四尊天碑出现后飞出,落在了大长老本体身边。
共六尊天碑,围绕着大长老本体打转,被其所参悟。
“无面小友,不好意思。”
大长老道身说着,瞬间伸出手指。
郑拓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大长老道身的手指,便点在郑拓眉心之上。
郑拓只感觉他的神魂体一颤,好似有什么东西,将他神魂体锁死。
“这是魂锁,我赵家特有之物,魂锁不会将你斩杀,只不过会将你控制。之前,我曾发誓,不将你,长生,还有金蟾斩杀,所以,困死你们三者,成为我赵家囚徒,也不算违背誓言。”
大长老道身这般说着,叫郑拓面色十分精彩。
他万万没想到,这赵家竟然玩了这么一手。
魂锁将他困死,成为囚徒。
本来。
他并不担心自己被干掉。
因为大长老的天碑古法参悟还没有完成。
这种参悟,万一中间将自己凝聚的天碑用完,或者丢失,那便是阶段的损失。
如今看来。
这是打算将自己困在赵家。
一来。
把他当成天碑的经验宝宝,不彻底参悟天碑,誓不罢休。
二来。
有这魂锁在,他无法离开赵家。
离开赵家,自己必死无疑。
这种死亡与誓言的身死不同。
所以。
他竟然被困在赵家,成为赵家囚徒。
这么看,自己好像突然又安全了。
郑拓往好的方面想,顿时豁然开朗。
至于金叉与长生,如刚刚大长老所言,似乎也被以魂锁困住神魂体,成为赵家囚徒。
金蟾他可以理解,金蟾是正常生命。
而长生的话,应该是将神魂体剥离出了天碑。
郑拓希望如此。
所以他迫不及待离开阵法,来到外界。
“无面!”
金蟾的脸色看上去十分难看。
她对于自己成为赵家的囚徒,表示无法接受。
“金蟾姐姐,这就不错了。”
郑拓这般说道:“你看看周围,全都是赵家人,这群家伙若出手,十个你也不够打的,何况还有八阶大阵,还有传说级强者。你我能够活着,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郑拓开导金蟾。
不然。
以金蟾这种暴躁的性格,搞不好会跟人打起来。
无论与谁打起来,对他们三个来说,都是绝对不利的消息。
他们如今最应该的就是低调低调低调,保持低调。
最好让所有人都忽视他们三者。
只有这样,才能有机会逃走。
如果他们太过张扬,所有人都会关注他们,到时候还怎么逃跑。
“有什么希望,这魂锁你能解开?”
金蟾不爽。
这魂锁让她有一种被豢养的感觉。
堂堂天王境强者,被人家圈养,她的不爽,有理有据。
“不能,我可没有那个本事解开魂锁。”
郑拓摇头,表示我本事不够解开魂锁。
实际上。
并非如此。
他所掌控的所有力量中,有一种力量叫至尊之力。
这至尊之力很特别,能够接触任何种类的枷锁。
当初在灵山,便是解除了邪灵的枷锁,让他与紫衣姐姐脱困而出。
那邪灵别看实力只有王级,那枷锁可是相当霸道。
至尊之力连那种枷锁都能解除,相信他们神魂体上的魂锁,也能接触。
特别是他刚刚感受了一些。
这魂锁的力量比邪灵差远了。
锁死一般王级绰绰有余,但对他来说,分分钟用至尊之力解除。
他有手段,但不能告诉金蟾。
这金蟾有点神经质,这种事最好不要告诉。
一来隔墙有耳。
二来金蟾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说漏嘴,万一被搜魂,万一中的万一,便是只有自己知道,其他人全部知道。
待得关键时刻,皆出魂锁,逃之夭夭。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金蟾听郑拓没有办法,当即气的脸蛋鼓鼓。
毕竟是金蟾,做出这种动作,能够理解。
“金蟾姐姐,石生呢?”
郑拓询问,不仅石生踪迹。
“无面大哥!”
石生的声音传来。
郑拓询问望去。
在看到石生的模样后,顿时大度。
此刻石生竟然被困在一个小笼子中。
那笼子仅仅只够石生抱紧双头,看上去相当可怜。
“这是做什么?”
郑拓不爽,多有询问。
“无面小友多多理解。”
大长老道身出现:“石生小友毕竟是天碑所化,将其剥离,需要一些特殊手段。”
有这般解释,郑拓还是十分不爽。
他当即取出一尊傀儡。
“将石生放出来,我的傀儡也能帮助他与本体分立。”
郑拓这般说道,言语相当不客气。
大长老道身脾气倒是不错,出手,放出石生。
石生进入郑拓傀儡之中。
“无面大哥,这好有趣!”
石生虽然被剥离出本体,但仍旧活泼开朗,对什么都很好奇。
看着一脸好奇的石生,郑拓心中多出一抹无奈。
终究是实力不如人,无法保护身边的小家伙。
石生被剥离出本体,看似暂且无恙,实际后续指不定会出现什么问题。
因为石生的本体天碑可是用来召唤的,万一出事,这对于石生来说,恐怕是一种无言的打击。
小家伙原本那么强大,赵疯子都被其轻松镇压。
就是不知道,天碑被用来召唤之后,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
郑拓心里想着,实在不行,自己还有混沌母泥。
以混沌母泥重塑肉身这种事,他已不是一次做,无论怎样,他都不会让石生在受苦的。
这小家伙已经吃过太多苦,但他自己却不知道。
郑拓心中想着,计划着未来。
在他计划着未来之时,赵家人忙忙碌碌,准备着召唤天门的准备工作。
对于赵家人来说,召唤天门绝对是最最重要之事,这件事的重要程度,超过一切,这是必然的。
所以赵家人的脸上都带着言语,无与伦比的严肃。
他们做事都很小心,生怕错过一丝一毫细节,让整个召唤出现问题。
在这种一丝不苟的工作中,赵家的召唤工作终于完成。
但完成的召唤工作,并未着急进行召唤。
赵镇天这个人做事还是非常谨慎的。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还要进行检查。
好看的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1066、這天門開的爲何如此詭異?
同时。
那大长老本体还在炼化天碑古法。
这天碑古法对于赵家来说很重要,想来大长老若无法第一时间炼化天碑古法,赵家人是不会召唤的。
果然如郑拓所想。
安静的等待中,大长老本体,强行炼化了六尊天碑,成功修炼成功天碑古法。
不过这大长老本体的天碑古法,明显与郑拓的不同。
其修行的不过是郑拓的天碑古法,很低级,与真正的天碑古法相差甚远。
想来。
这已经是大长老能够修行的极限。
万事俱备,天门开启。
赵镇天眼看准备完毕,便没有任何犹豫,开始催动此地设置好的阵法与禁止,召唤天门。
这就开始了吗?
郑拓见此,多有不解。
召唤天门这种事,怎么看也是非常重要之事。
这赵镇天什么都没有说,一个战前动员都没有,就这般直接开始召唤天门,会不会太草率了一些。
郑拓心中想着,对此表示疑惑。
“这赵家应该是准备了好久好久,所有的一切早就准备完毕,就等待着此刻。”
金蟾抱着膀子,仍旧一副意难平的模样。
她金色的眸子,望着在那里召唤的赵镇天,满心的不爽。
“无面大哥!”
长生看上去有些不舒服的样子,看向郑拓。
“没事的,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郑拓只能这样出言安慰长生。
三者后退,来到边缘,望着远处赵镇天的举动,安静等候,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嗡!
赵镇天催动法门,整个赵家祖地,顿时有莫名波动传来。
但见那七尊天碑所在,有七彩的光爆发。
各种阵法与禁止此刻全部启动。
莫名力量降临,叫人感受到了一抹恐惧,涌上心头。
七尊天碑所在,各自爆发出无与伦比强大的光芒。
远远看去,像是一尊天神一般,屹立在那里,镇压着某种可怕存在。
“谁都逃不掉,一个一个来!”
赵镇天主持大阵,催动阵法。
那是八阶阵法的力量,此刻降临,将七尊天碑所在围困。
嗡!
七尊天碑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光芒,宛若七柄裂天神剑,当即爆发,试图戳破那将它们围困的八阶阵法,脱困而出。
“怎么回事?”
郑拓皱眉,感觉事情不对。
他拥有天碑古法,在此刻能够感应到七尊天碑的波动。
在他的感应中。
这七尊天碑没有开启什么天门的任何举动,相反,这七尊天碑传递给他的感觉,竟然是逃离。
它们想要逃离此地,不被八阶阵法所困。
问题是。
这里不仅仅只有一座八阶阵法,而是五座十座。
赵家为了今日,准备了无数年。
光八阶阵法就准备了十座。
在十座八阶阵法的加持下,七尊天碑动都无法移动,更别说逃离。
而接下来,更加让人惊愕的一幕出现。
七尊天碑之中,那黑金天碑疯狂颤抖,欲要挣脱束缚离开。
可下一秒,黑金天碑当场从中间裂开。
这是真正的裂开。
黑金天碑的碑体由下往上,呈现蛛网般碎裂。
这种碎裂蔓延的十分迅速,最后嘭的一声。
黑金天碑爆裂,化为无数碎块,撞击在八阶阵法之上。
八阶阵法疯狂颤动,近乎被这黑金天碑爆炸所摧毁。
黑金天碑爆炸后这种恐怖的冲击力让人惊骇,感觉不可思议。
“这感觉,怎么这么像是……自爆啊!”
郑拓满心疑惑。
刚刚黑金天碑爆炸所产生的力度,怎么看都不像是被打碎,而像是自爆。
黑金天碑自爆也要离开这里吗?
郑拓心里想着,继续观望。
黑金天碑自爆,露出最原始的黑金天碑。
那黑金天碑相对来说较小,只有卡车一般。
其宛若白玉,散发莹莹白光,上面的黑金天纹若隐若现,好像是会呼吸一样。
这种感觉很玄妙。
看着黑金天碑本体,像是在看一种另类生命。
其刚刚以自爆反抗,而此刻,不知又会有什么手段迸发。
嗡!
黑金天碑震动,爆发出阵阵黑金天纹。
黑金天纹肆虐,宛若一条条黑龙,咆哮着,冲出黑金天碑。
远远看起,那黑金天纹咆哮着,狠狠撞向八阶阵法。
轰隆隆……
赵家祖地震动,难以承受这种撞击。
黑金天纹竟自主爆发,攻击八阶阵法,欲要脱困而出。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黑金天纹持续撞击,整个赵家祖地疯狂颤抖,一副即将被毁灭的样子。
“这赵家人要做什么?”
金蟾抱着膀子,眼中满是不悦。
“奇怪,我也觉得奇怪?”
郑拓有些看不懂这赵家人在做什么。
不是说利用七尊天碑召唤天门,召唤这种东西他也见识过,甚至自己也用过。
从大体上来讲,应该不是这样一种召唤方法吧?
此刻看赵家这般举动,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召唤,而是像在……驯化。
没有错。
此刻赵镇天催动八阶阵法,开始压制黑金天碑。
二者有对决出现,让场中的气息更加风起云涌,难以承受。
这种场面,根本不像是在召唤,而是在驯化,驯化天碑。
好家伙。
这赵家真是古怪。
修行杀气不说,竟还有这种事的发生。
驯化天碑,他真是前所未见,闻所未闻。
轰隆隆……
赵镇天亲自主持八阶阵法,压制黑金天碑,不让黑金天碑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反观黑金天碑,作为天碑的它,从被炼制出的那一刻开始,便注定了他只能镇压别人,无法被别人说镇压。
嗡!
黑金天碑暴虐无匹,黑金天纹暴虐十足,堪称恐怖如斯。
黑金天纹的暴虐之中,八阶阵法疯狂颤抖,随后嘎嘣一声出现裂痕。
堂堂八阶阵法,能够困死传说级存在的阵法,此刻竟然被震碎。
且这种震碎的幅度还在家具。
“全部离开祖地!”
大长老开口,让众人离开。
祖地的面积本来就不大,他们若都在这里,怕是分分钟会出大事,全部被灭。
这群人可是赵家精英中的精英,是赵家积攒无数面的底蕴。
若在这里因为如此之事团灭,那对赵家来说,怕是绝对无法接受。
众人全部离开赵家祖地。
“无面,你留下。”
大长老突然开口,叫郑拓留下。
“这……不好吧。”
郑拓十分为难的样子。
开什么国际玩笑!
那黑金天碑爆发,能够震碎八阶阵法。
那可是八阶阵法。
作为一名阵法师,还是一名非常强大的阵法师。
他深刻的明白八阶阵法代表着什么。
这种级别的阵法布置起来十分困难,而效果自然是够顶。
这种八阶阵法足以困死传说级强者。
就是这种级别的八阶阵法,竟然被黑金天碑打碎。
然后。
你让我留下,这也太吓人了吧。
那黑金天碑的力量如果暴虐开来,只要擦到自己,分分钟将自己干掉。
他相信,面对这种力量,自己没有任何可能闪躲的机会,会被秒杀的。
“我让你留下,没听到吗?”
大长老本体性格十分冷漠,与赵镇天一个德行。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郑拓,以示警告。
郑拓心中对此十分不爽,却没有办法。
这大长老的实力为传说级,自己若不听话,分分钟能控制自己,将自己干掉。
“金蟾姐姐,石生,此地太过危险,你们两个先出去。”
郑拓回头,与二者说道。
“无面大哥,你与我们一起走,这里很危险的。”
石生感觉到了什么,那种危险让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家伙害怕。
“石生,跟我离开,不要打扰你无面哥哥。”
金蟾此刻很懂事,抓住石生小手,对郑拓微微点头。
没有说什么,二者离去。
二者离去,郑拓算是轻松了一些。
“大长老,让我留下,可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郑拓询问。
如果有忙,那就快点说是什么,帮完你我好离开。
这地方太过危险,处处透漏着可怕,他一秒钟都不想多待。
“暂且不需要你帮忙。”
大长老仍旧冷冷的回应道。
郑拓看着满是臭脸,跟自己欠他钱一样的大长老,只能选择不再言语。
暂且不需要我帮忙,那你叫我留下做什么,看风景,学技术吗?
郑拓心里想着。
咦!
你别说。
此刻黑金天碑全力爆发,那黑金天纹相当可怕。
他细细感受,他体内的天碑古法,竟然与其同源,有所颤抖。
郑拓心中一动。
当即盘膝端坐草地之上。
他小心翼翼放开心神,感受黑金天碑的震动。
恍惚间!
他那小心翼翼放开的心神,竟然感受到了黑金天碑的意志。
这……
这黑金天碑也诞生了自我意识吗?
与石生一样,这家伙难道也能幻化为生灵不成?
郑拓这般想着,便是继续探索。
反正现在也是无事可做,况且有这种机会多多了解天碑,他自然不会放过。
天碑这种东西的杀伤力无与伦比的强大,长期修行,大成后,或能镇压半仙。
这绝对是一门大法,好好学习,多多研究,对以后大有好处。
郑拓盘膝端坐,五心朝天。
恍惚间。
他周身有黑金天纹涌动,化为一层淡淡的光罩,将他笼罩其中。
同时他的身体也缓缓悬浮,距离地面半米左右。
这种场面很是玄妙。
远处。
八阶阵法之中,黑金天碑狂暴无匹,肆虐八阶阵法,打的八阶阵法颤抖,不断能出现龟裂。
在看郑拓所在。
他盘膝端坐,五心朝天,周身有淡淡的黑金天纹笼罩,安静而祥和,正在悟道。
一静一动,将整个画面分割,被人看在眼中,说不出的玄妙与非凡。
“这就是传奇吗?”
外界赵家人看到此处,忍不住这般说道。
“我听说这个无面乃是当代第一人,拥有镇压那神子姜维的实力……”
“何止如此,其手下有祖龙,乃是万龙之祖,曾斩杀姜维道身,堪称惊世一战……”
“果真是一位传奇人物,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静下心来悟道……”
赵家人对郑拓还是非常友好的。
其中。
可能是因为郑拓额头上那魂锁印记的缘故。
魂锁印记代表着郑拓与他们一样,都是赵家的囚徒,无法离开,只能效忠。
若是他们强行离开,必死无疑,之前,便是有过例子。
“悟道?”
大长老脚踏虚空,回头,没有任何表情的模样,看向郑拓。
他就这般观看片刻,最后没有理会郑拓,继续观战。
郑拓额头上有魂锁。
在他看来,郑拓在强,也不可能解开魂锁。
既然无法解开魂锁,郑拓便是赵家的囚徒。
其此刻修行,他自然不会打扰。
如果这郑拓不是赵家囚徒,他会出手,让其滚蛋。
大长老的想法还是很粗暴的。
这种粗暴的想法,郑拓并不知道。
如今的他,正沉浸在那黑金天纹的海洋之中。
这种感觉很玄妙。
他修行过黑金天碑的古法,按理说,他应该已经掌握其中关键。
但是此刻。
他继续修行,感悟黑金天碑的古法,竟另有玄机,让他收获颇丰。
天碑古法也是法门,不可能刚刚得到便是满意,也是需要他慢慢修行,熟悉,然后才能发挥出天碑古法的真正强大。
郑拓此刻便是在修行。
这种修行的提升很快。
因为那黑金天碑在爆种,试图破除八阶阵法时,竟与自己产生沟通。
这像是死前最后的传道,将自己所有的一切,全部传授给郑拓。
而郑拓作为继承了完整天碑古法之人,对于黑金天碑的传道,百分之百能够接受。
这种感觉让郑拓很欣喜,很开心,也有些悲伤。
黑金天碑是有灵性的,这一点,他完全可以确定。
或许给黑金天碑一些时间,其也能如石生一般,诞生灵智,成为另类生命。
可惜。
他传递给郑拓的信息中,很明确的告诉他,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这种感觉很悲伤。
郑拓在经历过喜悦后,深切的感受到了这种悲伤的情绪蔓延而来,将自己笼罩。
这种感觉很差。
黑金天碑明明什么都没有说。
但那种感觉,被郑拓完全接受,让他莫名的悲伤。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黑金天碑爆发,他燃烧着自己,试图挣脱八阶大阵,这将他围困的囚牢。
嘎嘣……
嘎嘣……
嘎嘣……
八阶大阵难以承受黑金天碑的如此冲击,看上去有无数裂痕,眼看既要难以支撑,被强行打破。
“哼!”
赵镇天冷哼出声。
他面若寒霜,没有任何表情。
全力催动八阶阵法。
嗡!
八阶阵法震动,瞬间恢复如初。
随后。
更是有无尽雷霆孕育而出,轰杀向黑金天碑。
黑金天碑被这般轰杀,看上去格外凄惨。
无数碑屑翻飞,洒落大地。
他像是一头被围困的公牛,疯狂挣扎着,但周围是铜墙铁壁。
这般疯狂的挣扎,受伤的最后,还是他自己。
但他对此毫不在意,仍旧疯狂的挣扎着。
郑拓能够感受到那种愤怒与悲伤,但他什么也做不了。
如今此刻,这不是他能够控制的局面。
他只能安静的端坐在远处,接受着黑金天碑传递个自己的道韵。
他只能这般安静的坐着,将那道韵吸收,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这是一种传承。
黑金天碑将自己的力量传递给郑拓,让郑拓继承下去他的意志。
而这也是郑拓唯一能做的。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黑金天碑这一头公牛不是那般好驯服的。
它疯狂挣扎,引动四方。
刚刚修复好的八阶阵法,在度被撞碎。
而赵镇天作为阵法的主持者,仍旧面无表情,继续修复着八阶阵法。
黑金天碑与赵镇天进入了僵持阶段。
黑金天碑爆发,破坏八阶大阵,试图将这八阶大阵打碎。
而赵镇天则是不断促动法门,将八阶大阵修复,然后对黑金天碑进行攻杀。
双方你来我往,打虚空震动,传遍整个轮回之海深处,引得无数生灵抬头望来。
这种持续的战斗,显然不会持续太久。
因为黑金天碑的爆发,依靠的是自己的力量。
他的力量是有穷尽的,终究会用光,终究会到达极限。
反观赵镇天。
赵家对于今天准备成百上千年,所以补给品相当充足。
赵镇天的力量消耗后可以补给,而黑金石碑无法补给。
但就是在这种状态下。
黑金石碑知道自己已无任何逃走的可能。
所以。
它选择释放自己最后的力量。
原本雪白如古玉般的天碑本次,此刻被黑金天纹包裹,转眼间化为一尊黑金天碑。
黑金天碑带着一抹魔性出现场中。
这显然是黑金天碑最后的力量。
它展开最后一次爆发,整个天碑化为一柄利剑,狠狠撞击在八阶阵法之上。
轰隆……
八阶阵法所在,虚空疯狂颤抖,出现无数波动。
那场面玄妙非常。
虚空像是平静的水面,被黑金天碑所震动,荡漾起无数水波纹。
而在黑金天碑这种恐怖的穿透力下,八阶阵法终于被戳破。
“该死!”
见此一幕,赵镇天口中咒骂出声。
他全力催动八阶阵法,试图阻拦黑金天碑的离开。
但他的手段,此刻已经无法压制黑金天碑。
黑金天碑最后的倔强,强势无比,远超赵镇天想象。
他本以为,八阶阵法已经能够压制天碑。
但他还是低估了天碑的力量。
不过对此他并不着急。
因为他有十座八阶阵法。
只是赵家人准备的底蕴。
你黑金天碑能够突破一座八阶阵法,还能一口气突破十座不成。
赵镇天这般想着,便要促动第二座八阶阵法,将黑金天碑阻拦。
“我来!”
大长老此刻突然开口,叫住了即将催动第二座阵法的赵镇天。
说着。
大长老出手,催动天碑古法。
他的天碑古法学自郑拓,此刻施展,同样玄妙。
天碑古法此刻在触碰到黑金天碑时,那黑金天碑竟然有被控制,难以继续挣脱。
这种场面看在郑拓眼中,不由一阵自责。
或许。
自己不将天碑古法传授给大长老,便不会出现眼前的局面。
不过他仔细想想,或许这不是根本。
就算没有大长老的手段,也还有九座八阶阵法。
黑金天碑的手段固然强横,能够强行突破八阶阵法,这种手段,绝对能够镇压传说级。
但你要说一口气突破十座阵法,这显然是不太现实的。
郑拓摇头,想通了其中玄妙。
远远的望着那卡在八阶阵法之中的黑金天碑。
在赵镇天与大长老二者的压制下。
黑金天碑正在缓缓退回八阶阵法之中。
可以看到,黑金天碑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其被压制会八阶阵法之中,已是定局。
但就在此刻。
黑金天碑之上,突然爆发出一阵明亮的黑金光芒。
“不好!”
大长老心中一动,却已经晚了。
黑金天碑自爆。
恐怖无比的力量瞬间爆发。
这种级别的自爆毁天灭地,八阶阵法在其面前宛若纸糊的一般,被瞬间摧毁。
“我靠!”
郑拓傻眼!
万万没想到,这黑金天碑的性格如此暴虐,竟然直接自爆。
恐怖的冲击波向他奔来,瞬间将他轰飞。
咣当!
郑拓整个人撞在八阶阵法之上,当场昏死过去。
而就在这如此混乱的时刻,一道黑金光芒,没有被任何人发现,瞬间钻入郑拓体内,消失不见。
就连郑拓,此刻都没有发现这种事的发生。
因为他真的昏死过去,不省人事。
沉睡之中。
郑拓感觉自己来到一片黑金空间。
在这空间之中,所有的一切都是黑金之色。
咋得!
这是做鬼也不放过我吗?
郑拓心里这般想着,迷迷糊糊,昏昏沉沉。
记不得什么,却又好像记得什么。
就这般,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日后。
他足足沉睡了三日。
放在平时,这是他不敢想象的事。
“无面大哥,你醒了!”
石生看上去有些担忧的询问道。
“痛痛痛……”
郑拓试图活动肉身,却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知觉。
“怎么回事?”
郑拓傻眼,第一时间查看身体情况。
查看过后,他惊愕的发现,自己的肉身,已经被摧毁的不成样子。
骨头粉碎,血肉化泥,还能保持人形,只能说他足够幸运。
“你能活着,真是一个奇迹。”
金蟾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郑拓。
甚至周围赵家弟子,看过来的眼神,都带着一种看怪物的眼神。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金蟾的声音很高,充满了什么鬼.
“那可是传说级强者的自爆,看到没有,直接摧毁了两座八阶大阵,而你在最内侧,承受了正面冲击,你说,你能活着,是不是一个奇迹。”
听闻金蟾所言,郑拓转头,看向赵家祖地所在。
这一看,顿时傻在原地,久久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