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46vb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南明洶涌 杜春秋-第卌六章 癡心妄想鑒賞-c41dp


南明洶涌
小說推薦南明洶涌
吴国贵这一句话说出来,吴三桂听后后背一阵发凉。
吴国贵继续说道:“若是王爷占据四川,李存真见王爷势大难敌,那个时候才能够让王爷永镇云贵。”
吴三桂看了看方光琛,只见方光琛正眯着眼睛笑着看自己。吴三桂心道:我记得以前你和我说过,天下人都要拉拢我,如今大势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了?
吴国贵侃侃而谈:“王爷得了四川也需要分兵把守,只要扼守咽喉要道再派猛将驻守,四川之地便为我所有。不过,四川如今人口稀少,许多城市差不多都成了空城。若言人多还是湖广。王爷需得派兵进入湖广,特别是湖南,必争之地也。湖南乃是产粮之所,人口又多,王爷完全可以以此为基,又可以做云贵藩屏。迁移人口到四川,假以时日,四川必然重新恢复生机。”
此时,吴三桂虽然想要永镇云贵,但是这不过是他的想法而已。到目前为止,吴三桂经营云贵还不足三年,云贵根本算不上吴三桂根基。四川虽好,奈何满清野蛮,屠戮四川,如今似成鬼域。纵观天下,肥沃之处便是湖广。以吴国贵的见识,仅此而已,他又不是后世的资本家,怎么能了解三吴地区的好?更不知道什么资本主义贸易,只是盯着产粮之所而已。再说,三吴乃为李存真所有,他心中岂能惦记?故而才和吴三桂说要取湖南为根基。
“若是兵进湖南,岂不是要惹出事来?”吴三桂担心地问。
“李存真岂会放弃湖广之地?”吴国贵说道,“王爷现在不派兵去夺,李存真夺了去后悔莫及。”
“湖广如今仍在朝廷手中,如何派兵去夺湖南?”
“便只说是对付李存真便是了。”吴国贵说道,“大明有多少次翻盘的时机,王爷比在下还要清楚。姜瓖、李成栋的事情王爷再熟悉不过了。谁能保证湖广忠心耿耿呢?”
一句话说到了吴三桂的痛处。没错,如果湖广的张长庚反正,湖广直接为李存真所有又该如何?想夺都没机会了。到时候,云贵直接暴露在李存真兵峰之下,颇为不秒。
“王爷你可不要忘了,在夔东的大山里还有十几万闯贼余部!他们会干什么?”
李自成这个名字,吴三桂永远也忘不了,这是一个带给他噩梦的男人。好在他死了。但是,他却还有那么多余部,阴魂不散。一旦借机做大,颇为不秒。
“李存真会进湖南?”吴三桂再次问道。
“会!”吴国贵斩钉截铁地说道,“而且,我认为会很快。大清朝廷怕是要在湖广和李存真有一场恶斗。”
吴三桂问:“方才国贵你说还有一条路是争雄天下?”
吴国贵听吴三桂这么问顿时兴致大起,但是仍然按耐激动,故作镇定地说道:“如果王爷想要争雄天下,在下以为非扶住明室不可!明室乃天下人望。想当年崇祯的时候,天下民心尽失,辫子军进了北京,老百姓本以为能过上好日子,可是却又赶上剃头易服,血洗天下。满兵肆意欺凌汉人,破门入物,牵牛拽马,奸**女,无恶不作,百姓这又想起了明朝的好。到如今快二十年了。天下民心已然发生变化,无不怀念故国。
王爷想要争雄天下,首先就要提出匡扶明室的口号。毕竟当年在山海关,王爷是为了给崇祯皇帝报仇这才引清兵入关的。至于后来的事情,不论是对付闯贼就是对付西贼,那也都是为了天下缙绅。这才是真的匡扶社稷。现如今,王爷为天下缙绅灭闯西两股贼寇的使命已经完成,正好打起明室大旗,反清复明,这可是正道。王爷兴明室,天下定然为之一变。满清陷入汉人汪洋大海,粉身碎骨,回不了长白山!”
其实,按照十七世纪的标准来看,吴三桂的举措还真难说有太大的问题。只要他能及时“反正”,此前的一切过往都会如风而去。吴三桂甚至还可以说是他用的是借刀杀人之计,而他自己则是一个忍辱负重,为了天下百姓不惜己身之人。一旦吴三桂举起义旗,定然名望大涨。
而且,此时的吴军根本不惧清兵。想当年,关内的汉兵都听说满兵厉害,怕得要命,“无奈跟从”。后来跟着满兵打了多年的仗,发现满兵根本就没有多厉害,也会死,也会败,就那么回事吧。对满兵的迷信被破除。如此一来,李成栋,姜瓖才敢赌上一把。否则吓死他们也没胆子反正。
就目前看来,满兵到底能不能打过吴军实在难说,毕竟吴军不怕清军,而且清军的招数吴三桂等人全都了如指掌。
到了今天这个时候,吴三桂若是反正,定然获取巨大政治资本。
政治其实全在民心。只要天下归心便是政治的顶峰。
后世的袁世凯在天津小站练兵,北洋六镇逐渐做大。满清朝廷特别是摄政王载沣感到了袁世凯的威胁,二话不说就让袁世凯回家养老去了。武昌首义暴发之后,载沣居然指挥不动北洋的军头们。军头们对摄政王的命令阳奉阴违,只有冯国璋一个人镇压起义军来劲,但是也被袁世凯按了下去。北洋的军头们为什么不听载沣的,而要听一个赋闲在家的“白衣”指挥?袁世凯凭什么指挥北洋军头们?凭借权威。
权威这东西其实是一种心理优势。正如同尤瓦尔·赫拉利所说,这东西全是想象出来的一种共识而已,本身并不存在。但是就是这不存在的东西让袁世凯控制了北洋军头。他的威望足够,军头们甘心臣服,只要他不死,军头们就不敢“造次”。
天下归心,这归心不是说的感情和情感,跟热爱也毫无关系。乃是共识——天下认为“非他不可”,别人不行。有了这种共识,这就是天下归心。
吴国贵说的就是这东西!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