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zm9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千秋不死人 愛下-第三百六十四章 鐵牛鎮江(完)熱推-ch6tm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
余元,虞七那个便宜的大哥。
余元修炼的是秘传功法—金刚不死之身,有无穷奥妙在其中。
当年虞七劫狱,在翼洲闹出好大风波,使得余元隐退,逼得余元自知失职,趁机逃离下落不知。
现在时隔十数年,余元自觉一身神通本事大有长进,于是欲要出山创一份事业。
这日听闻西岐有大事发生,所以特意想要来捞一份功劳。
凤鸣西岐的流言,他早就有所耳闻,此次出手若能斩杀黑水真龙,夺得龙元,他的修为必然将会更上一层楼。
他不能让九鼎镇压了黑龙逆鳞,一旦逆鳞被镇压,他如何盗取龙元?
“余元?我记得当年翼洲城镇守衙门的官差,就叫余元吧。与你有何干系?”铁兰山静静的看着对方。
“正是在下”余元笑了。
“呵呵,与朝廷做对,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出手。一旦出手,可就在无回旋余地,日后你面临的将会是朝廷追杀!”铁兰山静静的看他,周身人神之力开始流转。
“我若不出手,你可以分我一部分龙元吗?”余元看着铁兰山。
“痴心妄想,龙元归属朝廷,不管是谁,胆敢沾染龙元,下场唯有死!”铁兰山不出手,乐哉拖延时间。
“这位义士,不可再拖延时间耽搁下去,再拖延下去只怕那九鼎要落在逆鳞处了。只要阁下相助我等拦住铁兰山,事后老道士可以做主,分你一部分龙元!”大广道人开口。
黑水真龙被镇压,有一部分龙元被大商真龙吞噬,既然如此反倒是不如给眼前这个神秘青年。
“你听到了,可不是人人都像朝廷一样的小气”余元一笑,腰间长刀出鞘,向铁兰山斩来。
“不知死活!”铁兰山面无表情,周身化作铜皮颜色,面对余元一刀,不动如山仿佛扎根于大地,空手套白刃,无视锋芒向长刀抓来。
“滋啦~”
火星四溅,在铁兰山的手掌只留下一刀白色引子,相反余元的长刀却卷刃了。
“我了个乖乖,这铜皮铁骨不愧是蚩尤魔身的传承,我若能夺得铜皮铁骨,岂非将会无敌于天下了?”余元眼睛亮了,随手将长刀抛出,一拳向着铁兰山打来。
“砰~”
拳拳碰撞,黄沙卷起,铁兰山不动如山,余元却倒飞了出去。
“就这?”铁兰山笑了,眼睛里露出一抹不屑。
“好奇怪的力量。不过我修炼混元一气,有混元金身,你这一拳虽然古怪,但却伤不得我!”余元自黄沙中站起身,不见半分伤痕。
铁兰山面色变了:“你这厮什么功法?竟然能承受人神之力的攻击而毫发无伤?”
“我拦住他,你们速去阻止那老道士,莫要叫铜牛落入逆鳞处”余元没有回答铁兰山的话,而是向大广道人喊了一句。
大广道人点点头,手中番天印再次汇聚,向大地深处的大土道人砸了过去。
“找死!”铁兰山面色阴沉,眼睛里杀机流淌,然后向余元打去。
必须要先解决了余元,才能化解了场中的危机。
可惜,余元修成一气身,堪称是不死不灭,纵使在力道上及不上铁兰山,及不上人神之力,面对铁兰山落入下风,但却能将其拖住。
“小瞧了天下群雄”铁兰山面色变了。
“这小子的一气身看其有些眼熟”
山顶
椿看向山下的争斗,眼神里露出一抹思索。
“似乎是一位先天神灵的本源,而且还是哪位十分难缠的神灵”姬发停下了动作,他终于知道自己此时与老道士的差距了。
想要逃跑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似乎是涉及到了神魔时期的力量”椿嘴角一翘,下一刻一掌拍出。
“休想!”姬发欲要阻止,可惜却根本就不是老道士的对手。
下一刻一只亩许大小的手掌汇聚形成,凝聚在一处向场中拍下,锁定了大广道人与余元。
一掌之下,苍穹崩塌,众人毫无反抗之力,被拍入了地底。
“不要啊!”大广道人此时看向黑水河下那不断靠近的铁牛,一双眼睛里满是绝望。
众人这一番耽搁下来,只见那铁牛在大土道人的牵引下,顺着不断被掏空的大地翻滚着坠入了逆鳞所在之地。
“呜嗷~”
一阵悲催的呜咽响起,呜咽声音压抑极致,就像是嗓子被塞入了棉花、铁块一般。
亦或者,黑龙的逆鳞就像是被一颗钉子钉住,黑水卷起滔天巨浪,再也动弹不得分毫。
玄黄色的血液渗透而出,龙元精华在此时流淌了出来。
“龙元!”余元眼睛亮了,瞧着玄黄色河水,抛开铁兰山,二话不说一头扎了进去。
龙元内蕴含着无穷的奥妙,道不尽的气机在天地间回荡,无穷生机滋润着余元的身体。
黑水河面卷起千重巨浪,不断拼了命的挣扎。
可惜,那是铁牛!用九州鼎铸造的铁牛,岂是真龙可以挣脱的?
“铁索横江,捆束真龙!”铁兰山没有去理会余元,龙元对他来说毫无用处。
一声令下,只见江面上一座座大船内,数十条铁索抛入水中,捆束在了大铁牛上,防止大铁牛因为日后意外发生移动。
然后一根根粗大的楔子,不断坠入河水中,将铁链牢牢的固定住。
“成了,西岐输了!凤鸣西岐的大势,被破的一干二净!”椿静静的看着姬发。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怎会这样?”面具下的姬发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想不到西岐竟然还有你这等高手。你放心,过了今日,我鹿台盯上你了。就算挖地三尺,也要将你个找出来”椿一双眼睛看着姬发,脸上不见任何笑意。
西岐的真龙被定住,等于说凤鸣西岐的大势被破掉,但却有一个比凤鸣西岐更加恐怖的人物诞生了!
“你做了什么!你到底做了什么!”大广道人此时失去了拦截,猛然对着江水咆哮,怒斥着泥土中的大土道人。
“我做了什么?”大土道人眼神里满是迷茫,然后神智逐渐回归,一双眼睛骇然的看向河底,声音里满是凄惶:“不可能的!绝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大土道人慌了神,他明明是将大铁牛往大地深处去拖,怎么会忽然到了这里?
不应该是这样!
“莫要说了,赶紧撤!”
大广道人深吸一口气,猛然纵身而起,消失在了原地。
既然大势已去,那就要日后在做计较,此地眼下是不能再呆了。
转眼间场中西岐的人去得干干净净,黑水河中的余元也不知何时消失在了河水中。
“不应该啊!”姬发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过了一会才看向老道士:“大商在逆天而行,必然会遭受强烈的反噬,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大椿道人闻言不置可否。
“我要走了,你还想拦我吗?”姬发看向大椿。
“阁下自便就是”大椿收回神通。
姬发收拾心情,几个起落消失在了群山间,留下大椿道人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气:“人神之力!凭借自己本事修炼而出的人神之力!这不可能!太恐怖了,莫非凤鸣西岐指的不是真龙,而是此人不成?”
“真龙在沉睡中,就是死物,自然是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但人是活的,可以到处乱跑,想要降服何其之难?难办了啊!”大椿道人低声喃呢。
真龙被镇压了,但是大椿道人脸上却不见半分喜色,因为有一个比真龙更加恐怖的人物在逐渐成长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某处山坳内,大广道人面色铁青的看着大土道人。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明明牵引着铁牛向下而去,谁知道怎么回事,那铁牛竟然镇压在了逆鳞之上!”大土道人一副见鬼的表情。
“咱们被人算计了,鹿台这群老家伙果然手段不凡,不知不觉间竟然将咱们算计的体无完肤!”紫薇嘴角露出一抹苦涩。
“我去将那铁牛弄出来!拼了我这条命不要,也必须将铁牛弄出来!”大土道人面色苍白。
这件事是他办坏了,日后根本就没办法和祖庭交代。
“迟了!铁牛镇压了逆鳞,与逆鳞发生感应,除非有镇压真龙的力量,否则没有人能将那铁牛自逆鳞中拔出来!”大广道人来回踱步:“大商境内,并非只有一条真龙,咱们换一条真龙,未必没有机会。”
这话说得大广道人自己都不相信。
“不应该啊!不应该啊!”大土道人跌坐在地喃呢自语,声音里满是凝重。
就在黑水真龙被镇压的那一刻,天下间无数大能俱都是心有所感,无数修士齐齐抬起头,只见大商本来萎靡不振的真龙,此时竟然一声咆哮,重新恢复了活力生机,一股生机在其体内扩散,传遍了九州大地。
“不可能!”某一处深山老林内,烤着山鸡的刘伯温猛然站起身,手中烧鸡坠落在了篝火中。
ps:十八号爆更啊。最近实在是没有时间啊。绝不耍赖。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