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青春流火-第561章 牛人讀書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青春流火
许晖去了西海酒吧,付建平正在吧台后面睡大觉,大白天的不开门,除了睡觉,似乎也找不到什么可干的事情。
“都出去玩儿,谈正事。”许晖扭头一摆手,把店里打牌的服务员都给轰了出去,其实看到这种状态,他心里还是很不高兴的。
“卧槽,吃枪药啦?”付建平迷糊着眼睛,眼角上还挂着眼屎。
“老板睡觉,伙计打牌,干脆关门算了。”
“嘿,你看看,吹毛求屁吧?白天不上客,还不让人休息?”付建平被说的脸红,但嘴上不让。
“海青和单涛呢?”
“咦?对呀,这俩混蛋跑哪儿去了?”付建平左右看看,佯装不知道。
“算了,别打马虎眼了。”许晖也懒得较真了,其他的几处地方都好,无论良子的小批发门市,还是西郊仓库,就连谢三的游戏厅都干的有模有样,唯独西海,真的没法说。
关键还是上回谈的问题,得花钱重搞,但远远不够,许晖像把谢海青单独分出去,另弄一家店,跟付建平、单涛挤在一块,就是三个和尚没水吃的翻版。
“跟海青谈了么?”
“没顾得上。”许晖把银行卡掏出来拍桌子上,“三天到五天内找人设计,出样图,咱俩一块儿把关,设计图定稿后,一个月内装修结束,最多,最多再给十天时间采购物料设备,准备重新开业,前后加一块儿,一个半月。”
“卧槽,说急的来快的,你发达了?”付建平盯着桌子上的银行卡,不知道许晖抽哪门子疯。
“小半月前,咱俩就说好了,办事不能这么磨叽。”
“可是哪儿来那么多钱?”
“卡里都有,把装修带开业垫支的资金都减掉,你至少给我留一半。”
“啥?卧槽,没听明白,你知道上点规格的装修要花多少钱?尤其是酒吧,贼特么费。”
“我请人大概估算过,咱们这个面积,连楼上的包间重整,没有特别的要求,大概就三十万不到,添一点新物料,外加一个月的营运垫支,一共不会超过四十万。”
“你的意思是说,这卡里有八十万?”付建平瞪圆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你关心哪一头啊?跟你说西海的事情,你特么掉钱眼里啦?”
“不是……卧槽,这么多钱,你卖身啦?”
“滚!狗嘴了吐不出象牙!”许晖最忌讳这个,不过看着眼前的这张银行卡,他还真有种卖命卖身的感觉,但魏少辉这事儿,他不可能跟任何人说,就算邵强,他也只能说一半藏一半。
“谁吐不出象牙?我这是关心你,你不会跟人家贩大烟去了吧?”
“你就不会想我点好?这钱的来路没任何问题,老子在丁家村这个总经理也不是白当的。”
付建平还是不敢相信,拿着银行卡左瞧瞧右瞧瞧,就差对着外面的阳光照了。
“行了,抓紧时间吧,找到合适的设计公司我打电话。卡密码我发你呼机上了,对了,去买一部手机,否则联系起来不方便。”
许晖站起身急着离开。
“你干嘛去?”
“找海青,这货特么有家有老婆的,再这么浪荡,一家人等着喝西北风啊?”
“我跟你一块儿去。”
“不用,你办正事。”许晖摆摆手,转身快步离去。
付建平坐在沙发上愣了半响,今天的许晖实在是奇怪,交代事情极为干脆,而且口吻也是不容置疑,以前老七的摸样正在飞速淡去,越来越有了做老大的特征,这本该是好事,但付建平总觉过了点,有点交代后事的苗头。
啊,呸呸呸,真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付建平连向地上吐了三口吐沫,收好银行卡,抄起电话就给单涛一通留言,六句话中有五句半在破口大骂。
许晖跟谢海青打了一架,打架的地方居然就在谢海青家里,幸亏赵丽婷不在,否则场面很难收拾。
谢海青被打惨了,不但鼻青脸肿,而且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后就再也懒得动了,浑身疼,外加脱力,他绝对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单挑会打不过老七。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青春流火-第561章 牛人相伴
哥几个从初中时代就各种比,比学习,薛永军最烂,比交女朋友,自然非他谢海青莫属,比打架,许晖最烂,没想到今天被最烂给捶惨了。
这还不算,许晖的话太伤人,骂人废物是轻的,谢海青居然还被罩上了白痴加傻逼的光环,是可忍孰不可忍,别以为当了老大就敢在五哥这里蹬鼻子上脸。
谢海青自以为蓄积了足够的力量,突然跃起扑向许晖,没想到第二顿被捶的更惨,直接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今天这场架你记住,年底黑牛出来,你可以告状哈,我的话你听也好,不听也罢,反正西海你不要去了。钱给你准备了,干什么营生,跟嫂子商量好后,告诉我或者付建平。”
话撂下,许晖摔门而去。
今天这场架,许晖压根就没有心理准备,只是想着到要把事情交代周到些,所以对谢海青的话就重了,这王八蛋死猪不怕开水烫,所以忍不住动手了。
给这些兄弟有个交代后,许晖回了趟家,也没做什么,屋里屋外的转着圈跟奶奶聊天,很久没回来,他掐指算算,这一年到头,他在家里待了不足半个月,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过年的时候。
弟弟不知道野哪儿去了,也没等到父母下班,许晖便离开了,一则不忍心,二则听到了隔壁赵复的声音,像是在唱歌,哼的调子断断续续,几乎听不出什么味儿来,人莫不是傻掉了吧?
自陈东的案子接近尾声后,倍受打击的赵复就销声匿迹了,前段时间听姜小超说他跟梁斌混在一起,后来就没怎么露面了,一直猫在家里。
这样也好,安安静静在家修身养性,比混社会强多了,哪天顿悟了,精神焕发,找个工作上班,新的起点,新的人生。
不知为什么,许晖打心里羡慕,赵复这厮都能有机会重新选择活法,他却不能,自从踩进第一个大坑后,就一个坑接着一个坑的往下跳,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或许这回魏少辉挖的坑,他就跳不出来了。
想想也没啥遗憾,就是莽了点,学生时代无知,现在知道了,也特么泡缸里了,随遇而安吧。
次日下午,许晖西装革履、精神头十足的出现在了辉煌公司总部,他刻意避开了电梯,而是走消防通道的楼梯上来的。
见到许晖,保安非但没敢拦着,还略显慌张的朝他半欠身打招呼,“许总好!”
虽然许晖不常来,但他这张脸,辉煌公司上上下下都认识,保安最有印象,统共就来了四五回,两回参加董事会,两回弄出大动静,整的公司的几名大佬对其咬牙切齿,都以为许总死定了,没想到又来了,这回干脆变成了董事长,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