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2185好文筆的小說 斬月 ptt-第八百九十四章 再來一座山,如何?讀書-9h3pp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
“还不够近!”
策马疾驰中,耳边传来了希尔维亚犹如蚊蚋般的声音,声音虽小,但却十分清晰,在心湖中激起一片涟漪。
“阿飞!”
我一拽缰绳,直奔阿飞的位置,低喝道:“快,闪现过来!”
“来……了!”
阿飞急忙一个空间闪烁,瞬间挪移了40码,但身后的拓荒者瓦伦何等之快,脚尖一踏,身躯破风而来,拓荒战戟带着一道凌冽锋芒劈向了阿飞的背后。
“靠……”
阿飞的瞳孔猛烈收缩:“我觉得我不行了!”
“是的!”
我一个暗影折跃之下,依旧还是距离阿飞至少有20码距离,下一秒,阿飞一声闷哼,身躯在拓荒战戟的扫荡之下化为尘埃,就这么挂了,所幸的是没有爆出装备,而就在阿飞被秒杀的瞬间,我直接一个乌獬豸的奔掠技能,冲击拓荒者瓦伦的身躯!
“蓬——”
乌獬豸漆黑的身躯掠过夜空,带出一道澎湃气浪,但根本就无法眩晕这位君王级BOSS,就在我一个旋身双刃轰向对方的时候,拓荒战戟也裹挟着浑厚的湛青色光辉横扫在我的腹部。
“600182!”
太痛了!
血条几乎瞬间就没了一半,身躯在一戟爆轰的力道下倒飞了出去。
“给老子死!”
拓荒者瓦伦一个箭步就已经掠空而至,战戟浮现出凛冽光辉,眼中更是透着难以言喻的得意,笑道:“暗影修罗?荆云月的师弟?死吧,一个蝼蚁罢了!”
“嗡!”
就在对方扬起战戟的瞬间,我直接横起双臂,凝聚出一道浑厚无比的白龙壁,下一秒,拓荒战戟“当”的一声轰在了白龙壁上,发出了金石交鸣的声音,但只是将白龙壁轰得产生了龟裂痕迹,却没有攻破,甚至没有得以寸进。
来吧!
我趁势进攻,双刃扬起,整个人大开大合,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双放之后,直接业火三灾+猎敌之锋
+湮灭一套轰在了拓荒者瓦伦的胸铠之上,虽然造成的伤害不是很多,但已经足以让这些君王狼狈不堪了,迄今为止,这恐怕是玩家对瓦伦造成最猛烈的伤害了。
“大胆!给本王去死!”
他猛然扬起拓荒战戟,宛若抡起了一道青色明月一般,“蓬”一声势大力沉的落在了白龙壁上,这一次白龙壁再也没有能抵挡得住,直接破碎了,而就在白龙壁消散的瞬间,拓荒者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瞬间冲到面前,战靴重重的踹在我的腹部!
“轰——”
身躯倒飞而出,撞击在了一群左营的甲士周围。
“大人,大人!”
一众甲士怒吼,提着战刃笔直的冲向了拓荒者:“快点,救大人!”
“一群蝼蚁。”
拓荒者瓦伦一声冷哼,战戟横扫,将一整片甲士轰成了湮灭形态,一个箭步冲出上百米,战戟再次凌空而落,直奔我的脑门,杀机凛然!
不行了,只能无敌了!
我意念一动,瞬间身周浮现出火红色甲胄形象,整个人瞬即进入火神之躯的无敌状态,顿时拓荒战戟的这一击打在身上,只激起了一缕涟漪,并未造成任何伤害。
“秘技?”
拓荒者剑眉一扬,冷笑道:“即便如此,本王也一样可以杀掉你!”
说着,他扬起战戟,宛若发疯一般的发动了连番攻击,一道道戟芒在大地之上激射着,让一群玩家和NPC军队都无法近身,而我提着双匕首,处于无敌状态下,就这么冷笑着看着拓荒者瓦伦,道:“看来也不怎么样,你好像打不破这所谓的秘技!”
“畜生,休得猖狂!”
他脸色极为难看,早就已经恼羞成怒了,猛然双手擎起了战戟,身躯缓缓升腾,笑道:“荒芜因吾而生,感受古荒的力量吧,既然你一心求死,本王自然会成全你!”
一缕缕浑厚的青色气息升腾,以至于拓荒者的力量正在一节节的提升,让我有些担心,我的火神之躯真的能抵挡住这一击吗?恐怕……有点难了!
……
而就在这时,一直躲在人群后方念咒的希尔维亚终于出动了,策马奔出人群,双手猛然一分,顿时脚下无数银色规则符号冲天而起,化为一头身姿绝世的银龙,就这么张开血盆大口吞噬向了空中的拓荒者瓦伦!
“嗯!?”
瓦伦目光睥睨:“雕虫小技,还想困住本王?给我起!”
他擎着拓荒战戟,身躯再次暴走,飞向天穹。
但希尔维亚释放出的银龙也加速了,并且速度要比拓荒者瓦伦快了至少一倍,肉眼可见的直接追上,一口咬住了拓荒者瓦伦的双腿,龙头扭动,就这么硬生生的将这位强大的君王从空中给扯了下来,无数银色规则环绕,瞬间化为一座青色山峦,狠狠的压在了拓荒者瓦伦的后背上。
“蓬!”
承受重力之下,拓荒者瓦伦坠落在地,甚至引起了地表的坍塌,在大地之上砸出了一道大坑,他擎着拓荒战戟,目光中一片血色,恼羞成怒的低吼道:“银龙女王?!早知今日,当初本王就应该一戟送你归西啊!”
“迟了!”希尔维亚双手擎着规则力量,嘴角泛起一抹笑容。
“不迟不迟!”
拓荒者瓦伦浑身力量爆发,就这么一节节的提升,甚至引起了我的暗影灵墟的颤抖,顿时让人有些心悸不已,拓荒者瓦伦这货一次次的都能死里逃生,绝不像是表明上看起来这么弱,相反,他可能比塔林、霜王那群人都要略强一点,这次受到了禁锢,终于要拿出真本事了!
“蓬!”
就在众人的目光下,这位双肩上被压着一座虚影山峦的君王就这么全力以赴的纵身一跃,从深坑中跳出,目光中满是凶狞,低吼道:“希尔维亚,你以为这样就能困得住本王吗?!”
“是吗?”
希尔维亚也是野心十足的人,驾驭着绝对引力禁咒,嘴角已经有鲜血流淌而出,这龙血刚刚飘散在风中就化为一缕缕规则汇聚入了禁咒阵法之中,赫然已经开始用生命为代价了!
“你!”
拓荒者瓦伦擎着战戟,一步步走来,目光中凶厉无比,冷笑道:“为了困住本王一小会,你宁愿燃烧生命力量来催动禁咒,这值得吗?”
“值得!”
希尔维亚挺起酥峰,整个人傲然如女神,淡淡笑道:“岁月漫长,我的生命还早着呢,燃烧一点点又能如何,只要能灭掉你这个魔头,燃烧掉我一半的生命又如何?”
“哼!”
拓荒者瓦伦冷笑:“当年,龙族在三界之争中一直保持着中立,但如今你们居然臣服于人族,化为人族的附庸,可真是可笑啊!不过,你以为就凭你这点三脚猫的功夫,真的能困得住本王吗!?”
说着,拓荒战戟一扬,引动天穹之上的神秘力量,拓荒者瓦伦的气息不断攀升,几乎快要达到突破的地步,哈哈大笑道:“你压得住我吗?!”
“是吗?”
希尔维亚猛然吐出一口鲜血,持续燃烧生命力量,但俏脸上却满是兴奋的笑容,道:“一座山压不住你,再来一座,如何!?”
话音未落,“嗡”的一声轰鸣,虚空之中再次有一座暗青色的山峦从天而降,直接镇压在了拓荒者瓦伦的身躯之上,这么一来,他已经等于扛着两座山在战斗了,当第二座山降临的时候,他直接单膝跪地,勉强以拓荒战戟支撑身躯,仰起头,俊逸的脸庞早就已经扭曲,声音冰冷的说道:“这一遭,你若是无法杀我,我拓荒者瓦伦立誓,必定将你的头颅砍下!”
……
“你有机会吗?!”
我一个箭步上前,直接就是一套猎敌之锋+业火三灾+魔劫+凿击,双控制的双保险战术,结果魔劫就已经把拓荒者瓦伦给混乱了,接下来又是一套狂攻,当我爆发出冰刃回旋打完之后,马上飞身急退,大声道:“你们还在等什么?所有玩家,所有左营的人,轮番上,就算是我们全军覆没了也一定要把拓荒者瓦伦给我撸掉!”
“撸他!”
众人暴喝,一个个杀气腾腾,从四面八方冲向了这位被压了两座山的君王。
“一群蝼蚁!一群蝼蚁!”
拓荒者瓦伦连番被重装系玩家冲锋、回旋斩+追风刺突脸,已经完全恼羞成怒了,一边挥动拓荒战戟将玩家一一拍飞,一边怒吼道:“就凭你们也敢亵渎本王,简直是找死!找死!”
说着,他猛然抬头看向天空:“不灭者大人,你就看着他们肆意妄为吗!?”
……
“嗡!”
空中,一柄血色巨剑横亘,就这么斩向了大地,不灭者斯图雷姆终于动手了。
但也就在不灭者动手的瞬间,风中云师姐的身躯也动了,裹挟着漫天的金色剑海气境,踏着半空,手中白龙剑低垂,仰头看天的瞬间,一道剑气冲天而起,直接与不灭之刃撼动在了一起,顿时天地动摇,这动静,可比希尔维亚与拓荒者战斗的动静要大多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