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穿越從無敵開始 起點-第七百五十二章 早就認識展示

穿越從無敵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無敵開始穿越从无敌开始
“灵力波动,”李一然伸手在花落雨手掌上晃了晃,摇头道,“有嘛,什么都没有,你是不是太大惊小怪了,呃。”
只见花落雨右手一震,变化成实质的红色灵力打入一丝到那小小的肉眼几乎难见的蜘蛛体内,接着将蜘蛛往上一扔。
李一然刚想问后续,很快他注意到头顶上空有细微红光闪烁,是那蜘蛛在结网。
“你这是什么操作?”
花落雨解释道:“激发手段,这种的只会按本能行事,结网,不过作用得当的话,也能,嗯,看清网的形状没有?”
“我看看,……,呃,这横一下竖一下的没规律,也不能说明什么吧,有的蜘蛛就这样瞎结网的,不过你的红色灵力能在这小东西体内存这么长时间,是有蹊跷,一般的利用不了很快消散或者爆体的,看来被专门培养过,它这样的如何传递信息?”
“同声虫,子母蛊差不多,同类的互有微弱感应,这边结网,其他地方也会结相同的网,至于信息传递,就靠这无规律的形状……”
“那我们刚说的他全知道了?”
“不会,这种传递信息简单,估计只会知道只言片语,不过也算是比较隐秘的监视手段,刚才要不然凑巧看见,还真发现不了。”
“呃,说来说去还是凑巧啊,我还以为你感应敏锐发现的,非要吹,切!”
这时,船舱外忽然传进来一阵阵尖锐的鸣叫声,接着一手下进来禀报,有一大群鸟类靠近。
胜山主动站起,说道:“我去阻拦……”
“等下,”花落雨叫停道,“时间快到了,应该来的不少,今晚各家都是派你们年轻一辈过来,想必也有锻炼之意,这样,你们几个一起出去迎敌,小灵你也去。”
吕善欣然答应,眼神兴奋,老杨则有些迟疑,不过被花落雨拿眼一扫,无奈,只好跟随胜山等一同出去迎击敌人。
… …
很快船舱之内就只剩下李一然和花落雨。
花落雨右手一挥,灵力外放,不大的结界罩住他和李一然所在空间,接着从储物空间拿出一小盆花出来,放在腿上,说道:“刚才你是故意装糊涂?”
看着那不断重复张开闭合的黄色小花,李一然笑道:“这花有什么名堂?”
“干扰,回答我的问题!”
“不知道你说什么,往边挪点,”李一然挪动椅子,抵着结界,和花落雨拉开了些距离,捂着鼻子,说道,“你个男的身上搞这么香做什么,有狐臭你?”
“迂腐之见,香味是这衣服上的熏香,别转移话题,刚才为什么不接我的话?”
“什么话?承认我身上没有圣器?”
“对。”
“为什么要承认。”
“明知故问,这样可以让你免除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三长老明显想借你之手铲除异己,你不明白?”
“明白啊,我来本来就是要捣乱,这样顺便的事,多好。”
“不知道你脑袋想什么,非要过来,路上故意想放你们走,你没看出来?”
“有嘛,哦,好像是有那么几回,呵呵,不过我不太放心啊,你无缘无故的,对我那么好,谁知道有什么企图。”
“你!”说道这,花落雨情绪忽然低落下来,叹了口气,说道,“她还好吗?”
“谁。”
“别明知故问!”
“这话说的,哪个她,你要说清楚啊。”
“……,我的妹妹。”
“她啊,你不是老早大义灭亲把她杀了,”见花落雨快要生气,李一然急忙摆手笑道,“哈哈,你这家伙真不经逗,挺好的,吃得好睡得好,还长胖不少。”
“……,他对我妹妹好不好?”
“你当初不是死活不呃好好,咳咳,肯定好啊,要不然你妹妹长胖不了,哈哈!”
说着李一然在肚皮上来回比划了几下。
很快,花落雨反应过来,双眼大睁,声音颤抖起来:“你,你的意思是,她……”
“嗯,你快要当舅舅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哎哎,你抓我胳膊做什么!”
花落雨表情变得愤怒起来:“你这是在害她!他们结合本来,你知不知道生育会对她带来……”
“我知道,先松手你,嘶,没事留那么长指甲,真的是,先冷静你,……,咳咳,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一般他们那种生育是很困难,就算成功生产的时候母亲胎儿也都会很危险,不过呢,谁让碰到我,哈哈,都不是事,你就把心放回肚子,没事的,等他们俩服完役,我再找机会安排你们见一面。”
“多谢,嗯?你说什么,服什么?”
“服役啊,你想啊,当初我费力的把他们两个亡命鸳鸯从你手上救出来,又安抚你又伪造他们的死亡,回头还要安抚他母亲,还要给他们安排住的,吃的,生育也是我帮他们的,呃,这个你可别想歪,我是帮忙找药,可不是……”
“滚!我没你那么龌龊,你想让我妹妹提供这边的情报?”
“哦不笨啊你,呃又气什么?”
“哼!她真的背叛圣城了?!”
“气这个啊,放心,你妹妹个性不错,知道什么不该说什么该说,你松气什么,”李一然得意笑道,“对付女人我可是很有一套的,想不想听听。”
“说!”
“哈哈,女人嘛,都是顺毛驴,直接问她肯定不会说的,要他问他也不会听我的,所以呢,我迂回了下,把收集圣城的情报全部给了那小子一份,让他分析,并让他下命令,安排这边潜伏的探子,时间一长,什么消息都知道了。”
花落雨听得一头雾水,问道:“什么意思?”
“这都不明白吗,非要我细讲,好,咳咳,我开始说让他们俩一起看情报,不过那小子不想让你妹妹他的爱妻,哦,爱妻你听的不习惯是吧,哈哈。”
“哪那么多废话,接着说!”
“咳咳,接着说,那小子开始肯定躲着她,一个人看的,自己分析自己琢磨,嗯,接下来,我让他下命令,安排这边探子行动,他不愿,我就威胁他,于是他妥协,下命令,然后我完全按他的命令做,结果因为不熟悉,这边死了不少,我呢,把死讯做成详细影像文字给他看,那小子虽然不服我,但是对同袍之情还是很在乎,内疚自责,你妹妹很快察觉,为了心爱的男人,没办法,偷偷看了情报,怕心爱的再偷偷抹泪,难免会给点意见,一来二去,渐渐的自己知道的都透露出来了,怎么样,厉害吧!”
“……,你倒是心狠,用手下的命来……”
“呵呵,这算什么,做大事就要牺牲,我创立成一会就想到要牺牲很多,他们死了也算有价值,遗孀家人我有照顾,算是互不拖欠,还有什么想说的你?”
“懒得多说,承你的情,你的手下金三水我会想办法把他弄走。”
“为什么要弄他走,他在这挺好的啊。”
“你想牺牲他?”
“这话说的,来之前,占卜部的耗费大力气算了,老金那家伙过来是一帆风顺,屁事没有,那我还担心他什么,随便玩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