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0xf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託塔李天王 起點-第六百八十一章天上老君駕臨誅仙陣推薦-08za1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破阵之事还是不急,尔等速速执弟子之礼,迎接你们大师伯!”
“哞~~”
众人听了元始天尊的话,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听远处传来一声悠扬的牛叫,众人抬眼看去,只见一个道装老者,骑着一头硕大的板角青牛,自远方而来,起身前,一个头戴紫金冠,身着玄色道袍的道人给这老者牵牛。
待这老者近前,众人只觉得附近充满了药石之香气,众人此时如何不知这人是谁,赶紧对着这老者和牵牛的道人行礼,那骑着板角青牛之上的老者笑着把手一拂,众人便起了身。
“师弟原始,见过师兄!”
待到众弟子见完礼,元始天尊这才作个道揖,给天上老君行礼。而此时的太上老君却摆了摆手,开口道。
“师弟客气了,此次通天师弟却是过了,当初三教共签封神榜之时,却已经有言在先,如今却部署如此恶阵阻路,真是不应该,待一会为兄前去问话,问一问通天师弟到底为何如此,有违天道,必然被上天所弃,到时候悔之晚矣!”
听了太上老君的话,原始天尊只是点了点头,此时阐教众人之中,尽不敢抬头看太上老君,自三教都在昆仑山之时,太清圣人就是最缥缈的一个,很少给众人讲道,不仅如此,太清圣人门下入室弟子只有玄都大法师一人,而且玄都大法师也如其师父一般的性子,故此即使入门早一些的广成子等人对太上老君也是不敢不敢恭敬。
不过李靖却无知者无畏,要说李靖之前也算是人教的弟子,虽然只是旁系,但是也是有关系的,而后与太清圣人也是见过几次,而且李靖和太清圣人的一个分身还有过交集,故此对太清圣人没有其他人那般畏惧,此时李靖也在偷眼打量着太清圣人。
似乎感觉到了李靖的眼神,太清圣人飘了一眼李靖,李靖赶紧低下头,心中还是砰砰的跳了起来,待到李靖再次看向太清圣人之时,发现似乎对方对自己笑了笑,李靖见此,暗暗责备自己,忘记了后世有一句话,好奇害死猫。
李靖现在的身上的秘密有很多,后土娘娘当年也说过,她的封印可以保证,若是没有圣人故意的抵近探查,根本不能探查出任何端倪,但是刚才自己的举动,万一招来太清圣人的探查,那岂不是就暴露了?孔宣都能探查到自己有元神,何况这圣人之中,最为深不可测的太清圣人呢?
“哞~~”
就在李靖心情忐忑,不知如何是好之时,一声牛叫,李靖偷眼望去之时,太上老君已经骑着青牛,朝着诛仙剑阵的方向而去,只留下玄都大法师默默地站在阐教诸般弟子之前。
就在太上老君胯下板角青牛没有行至诛仙剑阵前之时,通天教主早已知晓太上老君前来,通天教主对自己那深不可测的师兄也甚为忌惮,直到对方前来,便让随侍身侧的多宝道人道。
“多宝,去敲玉磬,集合诸般弟子,去迎接你们大师伯!”
多宝道人听了通天教主的吩咐,踌躇一下,开口道:“师父,当年云霄他们……”
多宝道人想要说当年云霄等人部下九曲黄河阵,破阵的不仅仅是元始天尊,也有太上老君从中出力,可是还没等多宝说完,就被通天教主横了一眼,多宝道人要说的话,瞬间被憋了回去。
“休得对你大师伯口出不敬之言,见到你大师伯,要以师礼待之,明白么?去敲磬吧!”
多宝道人听了自己师父的训斥,叹息了一声,朝着通天教主所在的祭坛之下走去。
“铛、铛、铛~”
三声清脆的磬音回荡在整个诛仙剑阵之中,片刻之后,阐教此次前来的一众金仙都来到祭坛之上,此时的祭坛之上,可谓是大能齐聚。
教的首徒多宝道人在左侧,其身后有金光仙、乌云仙、毗芦仙、灵牙仙、虬首仙、金箍仙、长耳定光仙等一众金仙。而截教女仙之首金灵圣母居通天教主的左侧,其身后有龟灵圣母、无当圣母等女弟子。
通天教主略为打量你一下,发现一众弟子都已到齐,便开口道:“众弟子听令,随本座前往阵前见过你们的大师伯,无论何人,汝等对大师伯如对本座一般,万勿有不敬之言!”
“诺!”
阐教众仙应诺一声,随着通天教主,脚踏祥云出了大阵,此时的太上老君也真好来到诛仙剑阵前,似乎正在打量着这座大阵,通天教主见此,上前拱手道:“不知大师兄前来此处所谓何事?”
“师弟当真不知为兄为何而来?”
当通天教主明知故问之时,太上老君却反问通天教主,那似笑非笑的神情,让通天教主看的格外刺眼,不过通天教主也强自按捺心中的火气,在通天教主内心来讲,他是真不愿意与自己这个深不可测的师兄为敌,可是事已至此,通天教主叹了口气,盯着太上老君开口道。
“师兄,你也是来逼我的?”
“何来逼不逼,通天师弟,你、我与原始师弟当年在紫霄宫之中共商封神之事,你可还记得?当日我能当着老师的面,把封神事宜已经安排妥当,现在你却在此部下这阵法,岂不是违逆了老师,现在是为兄来阻拦你,若是为兄阻拦不住你,到时候若是老师出手,你了想过后果么?”
这太清圣人听到通天教主询问,却叹了口气说道。不过此时通天教主的神色却阴沉了下来,盯着太上老君半晌,沉默不语。
“哈哈~~”
不知道过了多久,通天教主却突然的笑了起来,笑声之中透露着苍凉之意,此时就算经常随侍在身侧的多宝道人以及金灵圣母等人也不知道通天教主在笑些什么,不过听着通天教主的笑声,众人没来由心中一揪,有着莫名的心痛。
“大师兄,你当真要偏袒他原始天尊么”
“师弟,为兄不存在偏袒不偏袒,不过是顺应天道,按照既定之计划行事罢了!倒是师弟,此时摆下如此恶阵,恐引来大灾祸,还是及早收手便是。”
通天教主深吸了口气,脸上的神色尽皆恢复,看着太上老君,开口道:“师兄,不是我通天不顺应天道,而是他阐教太过分了。”
“说是三家封神,各凭本事,阐教之人多次以众零寡暂且不提;阐教沟通三教之外人士,用钉头七箭书这种恶毒的手段害我弟子,我通天也不提;阐教以大欺小,用诸般手段对付我截教三代弟子余元,我通天也是不提;但是他阐教弟子广成子,来到我碧游宫指桑骂槐,损我大教面皮,却怎么忍得?是可忍,孰不可忍?”
面对通天教主所说,太上老君眼睑低垂,轻轻的叹息一声,开口道:“广成子做的是有些过了,不过你乃是其师伯,而且广成子身具教导人皇的大功德,故此此时就此罢了,师弟,这大劫无论如何都要继续,还望师弟莫要自误,若是师弟依旧执迷不悟,说不得为兄也要跟你做过一场!”
“哈哈~~~”
通天教主听到了天上老君的话,再次大笑,不过随着通天教主的笑声,其周身的气势猛的爆发,比之刚才对阵元始天尊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师兄,都说圣人言出法随,可是当年师兄以冒犯圣人颜面为由,夺取我云霄徒儿的混元金斗,而后以向圣人出示刀兵为由,镇压了我徒云霄,之前两位师兄给通天解释,通天也能理解,毕竟圣人的尊严不可亵渎。”
“可是为何到了阐教的广成子,却让通天大度?让通天放过他?”
“要说为天道彰显功德,我截教云霄等人不比他广成子做的少,我弟子赵公明也是具有大功德,为何不见师兄出手援助?”
“师兄,你告诉通天,这是为何?”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