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ywew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第0564章 朱恆心動(三更1w2求訂閱求月票)閲讀-y60sj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现在关平那里竟然有渠道可以购买,而且他猜测兴许就是从刘备手中那里流出来的。
否则赵爽为何一直不说来源。
朱据终究是想了想,随即问道:“蚩尤血这种精盐,产量很少?”
“嗯,有此功效的精盐,很难提纯的。”关平认真的给朱据科普道:
“像我们平日里吃的那些盐,如果有异味的话,说不准就会有毒。
尽管毒素不大,可日积月累之下,你可以收集一下这村落当中,那些百姓大多活到了多少岁就故去了。
再对比一下你们豪强等,家中老人都是多大岁数故去的。
我听闻把这些有害物质剔除出去,留下对我们身体有益的物质,要费许多功夫呢。”
“哦,竟然是如此!”
朱据听到关平的讲解,心中就清楚,关平指定是知道一些玩意。
“那这蚩尤血是如何出来的?”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听闻很是复杂,此乃人家家族不传之密,焉能随意打听!”
关平又开始写信:“就好像你觉得今日吃的这个鸡蛋美味,你一定要认识这只母鸡吗?”
“哦,也对。”
朱据听到这个比喻,连忙点头,是如此的一个道理。
“这样吧,我先让我家诸葛军师帮忙筹措十石蚩尤血,你差人随船运粮前往公安交接。
回来的时候也不要空跑一趟,我在看看诸葛军师那里还有没有什么可以卖的,继续与朱家购买粮草,你看如何?”
十石!
朱据被这个数字给惊的乐开了花,当即表示这都不叫事。
并且保证以后要是再有蚩尤血这种好东西,一定要留着,跟他们朱家进行合作。
关平也没反对,看来朱家如今也想要上位,与张顾两家在盐道上盘一盘。
那番话就是告诉朱据,这玩意很难得,所以卖出的价钱也高。
“对了,关兄,这十石蚩尤血你准备卖多少?”
朱据主动提问,不能人家不说价,他就不出钱了。
而且这批蚩尤血进入江东绝对算得上是头一份了,赵爽送的那些,估摸着算算,他们也早就该断顿了。
就算朱家少卖一些,送人维护关系,那觉得是拿得出手的重礼。
“具体的我不太清楚,你可以差人过去之后与我家诸葛军师商议,铁定是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关平放下竹简,这份竹简上很是诚恳的写了。
关平在江东与朱据一见如故之类的话,希望诸葛军师能够匀出一点蚩尤血卖给朱家。
总之就是一些礼节上的话,至少能让人看出来,是用了心的。
“这封信到时候你差人递给我家军师就可。”关平微微吹了吹墨迹,递给了朱据。
朱据大喜,连忙道谢,未曾想今日如此顺利,竟然真的会有这么大的收获。
“对了,那我堂兄那里?”
关平指了指一旁的竹简道:“那些是田契和商铺的地契,我想要与朱家合作,开个店什么的。
如果有意思的话,我可以把这些店拆了重建。
方才听闻朱家是有着赌坊与女闾,在这方面我有些生财小道,想要与朱家合作。”
生财小道?
朱据一时有些不理解,他还以为关平赢了这些铺子,会变相发卖,最终还是会被原先的世家给买回去。
没成想,他竟然真的存了做生意的心思。
这就让他有些不理解。
“关兄,你能做生意吗?”朱据放下手中的书信:
“就算你的铺子真的开起来了,难不成就觉得输了你铺子的这几家,他们会就这样算了?
不会的,他们就等着你发卖呢。
你发卖也就算了,可你若是真的做生意,那铁定是被围攻的。”
“我知道,所以想要寻一个合作者,先前是想要找我赵大哥,毕竟这种好事,还是要留给自己人。
可是今日你上门前来,粮食不仅准备好了,还要为我等运输到公安。
我觉得你这个人够意思,所以想要拉上你朱家一把。”
朱据哈哈一笑,他觉得关平说的话有些大了。
就在赌坊和女闾这方面,怕是其余三家加起来,都没有他们家做的大。
等朱据笑完了之后,这才说道:“关兄果然是心比天高,在下佩服。”
“赌坊我去过,女闾也进去看了看。”关平不屑的道:“实在是单调的很。”
女闾也没有什么才艺表演,连哄抬AC价格的戏码都没有。
都只是用手一指,然后就跟他进屋。
大家都很直接。
如今的赌坊里玩的大多数六博,两两对战,或者四人对战,玩的人大多都是士人。
单调乏味的很。
不过关平发现了,骰子不是曹植发明出来的,因为他在赌坊里面见到了。
而且他仔细一问,这种玩意从春秋战国就开始流行了。
只不过跟后世六面几个点是有着区别的。
是12个面或者是18个面,更趋近一个圆形。而不是正方形。
至于六博,就是下棋,一点都不刺激。
经过了市场调研,关平才觉得江东的精神文明建设,可实在是太过于单一乏味了。
连赌坊跟女闾这里,想要花钱当大爷的机会都不给备好了,那怎么能行。
生理上的需求不是总有的,但精神上的需求是总需要的。
任何朝代,都需要给人花钱当爷的机会。
钱和色永远都吸引人!
关平从架子的盒子里拿出一枚木质六面骰子,上面烫了几个点点。
“你知道,我算学很好的。”
关平把一旁的陶碗放在矮案前,随手就把骰子扔了进去。
朱据瞧着新鲜模样的骰子在里面转悠,发出的清脆响声,更加觉得新鲜。
“关兄,这是什么玩法?”
“很简单,一到六个点,用来比大小。”关平指了指笑道:“你来试试。”
朱据看见关平的三点,抓起骰子扔在陶碗当中。
骰子在陶碗当中哗啦啦的转,他期盼着一定要大过关平。
骰子慢慢静止,四点朝上!
朱据一下子就觉得心胸颇为舒畅。
“运气不错嘛。”
关平又抓起骰子,你来我往的扔了几圈下来。
朱据细细数着,绝对是自己赢的回合要多一些。
“如何?”
“好玩!”朱据衷心的赞叹了一句。
“而且你发现没有,这个玩法简单,无需士人,齐民编户也可以。”
朱据这么一想,顿时就乐了,照此下去,家族的赌坊,定能够日进斗金。
而且也是新玩法的革新。
六博几乎玩了上千年了,大家早就该腻了。
为何经久不衰,还不是因为对于新出生的人而言,都是新鲜事。
这也是为何有人年长你几岁,总是说这都是我玩剩下的。
朱据也发现,这一局一局的下来,可比完六博要快的多。
而且完全是凭借运气定输赢!
因为越简单,想要作弊的可能性就越低!
一定会大受欢迎。
朱据颇为惊讶的瞧着关平,难不成这就是算学好的原因吗?
发明新鲜的六博,竟然能用到算学!
“这只是其中最简单的一种玩法,还有更多的玩法呢。”
朱据明了,心中更加佩服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人。
瞧瞧人家这脑子,算学当真不是白学的。
连这种玩意都能玩出花样来。
至于女闾有什么生财小道的手段,朱据觉得已经不重要了。
光是凭借这个小玩法,就能迷倒许多人了。
关平所说的扩建,果然是没问题的。
“关兄,我回去定会与我堂兄好好说上一番。”
“好,若是朱家想要与我合作,那便在我大伯父婚宴之上,我们可以接触一下。
当然有言在先,为了防止朱家做大之后,把我踢出去,故而不介意我把赵家拉进来一起合作吧?”
“这是哪里的话。”朱据直言道:“断然不会如此做的,做人就是要诚信。”
“好。”关平冲着一旁陪坐的人道:“子鱼,拿着我的书信,找几个兄弟,去渡口,随船一同返回公安。”
“喏。”
周鲂站起身接过竹简。
“我也好安排一阵,便不在久留了。”朱据也起身告辞,他要赶紧回去禀告一声。
这一趟他想要亲自去一趟:
“关兄,还望你的这位兄弟能先随我回家一趟,待我禀告我堂兄之后,我们在出发。”
“如此也好。”
朱据在此拱手告辞,带着周鲂走了。
关平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这个娱乐城估摸着也只能在江东开起来。
毕竟商业气息属实浓厚,也更加容易接受。
至于荆州或者中原都没有这个基础,经历过战乱,民生凋零,那里会有精力搞这些,还是填饱肚子为第一位。
至于填补精神上的空虚,是拍在后面的。
其实关平觉得益州也可以搞一搞,但他还是觉得算了,毕竟将来也是自家地盘。
太多的精神娱乐,容易让人懈怠,益州大族同样也安于现状。
“关兄,我想了想,这个骰子我还是先拿走。”朱据去而复返,拿走了骰子。
关平笑了笑,让他尽管拿走,一会再让老邢削几个都行。
本就不是什么技术活,重点的技术是玩法的革新。
至少斗地主,麻将以及推牌九,什么德州扑克乱七八糟的,绝壁是没有出现过呢。
关平也不怕朱恒返回,而且这两样是打探消息的最好藏身之处。
将来的谍子也方便安插在这里。
朱据手里死死捏着这个骰子,急匆匆的往柴桑的家中赶去。
朱恒才刚刚三十多岁,正是壮年,赤壁之战,并没有参与,而是在镇压境内叛贼。
此时身着常服,盯着简易地图在看,既然曹操他大败而归。
襄阳又被关羽所得,这下子荆州倒是勿忧。
若是想要北上还击,就得走合肥一线。
可是接到奏报,张辽剿灭天柱山的叛贼后,已经被曹操派往合肥驻守。
张辽的大名他也听说过,定然是比温恢强上许多。
主公以多战少,面对温恢还仓皇而逃,现在曹操终于空出手来,派了猛将张辽,李典等人驻守合肥。
若是在想兵发合肥,都首先拿下江淮南部庐江郡皖城等地。
或者从芜湖前往巢县,进攻合肥,大抵上是这两条路线。
如今庐江太守乃是朱光,他领兵屯聚在皖城,不仅大开稻田,还勾结江东境内的贼帅叛乱。
朱恒便是为了平定这些人,没有参加赤壁之战。
上一次臧霸支援朱光的皖城,先是在夹石击败了老将韩当,后来屯驻舒城,听闻主公在舒口,夜行百里击败了主公。
臧霸一战名扬江左。
此人是个棘手的对手。
不过让朱恒放心的是,这个人目前已经调到了南阳,该他与关云长对峙去了。
“大哥。”朱据急忙跑进来堂内。
“何事慌慌张张的?”
朱恒对于这个笑了自己许多岁的堂弟抱有厚望,平日里不是挺稳重的吗?
今日见了关平,缘何回来就这副模样。
朱据先是说了十石夜里猛的事情,说明大哥的判断是正确的。
赵爽他就是从刘玄德那里拿到的货物。
朱恒点点头,得知这个结论是正确的,他并没有太过得意,意料之中。
然后朱据又拿出了骰子,仔细与他大哥说了玩法和前景,以及关平想要合作的意思。
朱恒拿着手里面的木质骰子,一时间颇有些感慨,若是真的普及开来,赌坊的人数必然暴增。
比大小玩法简单,传播也必定会更广泛。
六博说实在的,玩多了便觉得无趣。
“擅长算学,竟然还能有利于发明出新的六博玩法?”
朱恒拿着手中的骰子忍不住说出来,毕竟以前一直都是下棋。
可谓是自走棋的鼻祖了。
若是关平真能够利用算学搞出一些新鲜易懂的玩法,必将会取代六博。
利益也必定会很丰厚。
现在他拿下了柴桑县的铺子,可是江东其余各地的铺子呢?
还都是朱家的。
与他合作稳赚不赔!
赢了钱的人便可以直接去女闾潇洒一阵,横竖这钱都会进到自家的腰包里。
关平他除了找自家人合作,还能找谁合作?
“十五,你且亲自前往公安,搞定蚩尤血之事。”
朱恒把骰子扔给朱据:“至于关平,大婚之日,我会与他好好商议的。”
“喏。”
朱据大喜,急匆匆的带着在门外等候的周鲂走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