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zl6火熱連載小說 漁人傳說 愛下-第六三四章 船隊再啓航熱推-jl3cw


漁人傳說
小說推薦漁人傳說
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做为老板的庄海洋,也总算完成了年前的视察行程。各项工程进展顺利,又将今年的工作安排下去,剩下的工作也就用不着庄海洋太过操心了。
或许正映证了那句话,老板动动嘴,员工跑断腿。工作安排下去,剩下执行跟完成的事,自然交给聘请的员工去做。而庄海洋要做的,便是准备新年的首次出海。
根据这次的行程安排,船队将越过马六甲海峡,进入阿三洋实施捕捞作业。虽然阿三洋也没太多特别的海鲜,可有些海鲜,自然也是南洲周边海域所没有的。
最重要的是,船队几位核心骨干都清楚,庄海洋此番前往阿三洋,打渔或许只是顺带,真正核心的还是寻找沉船。不管怎么说,阿三洋在古代也经常有商船来往通航。
其次,在古代的阿三洋海域,也有爆发过海盗或海战。这也意味着,在阿三洋的某处深海中,也有可能存在价值不菲的古沉船。能捞到一艘,那也能大赚一笔。
正是缘于此次出海行程较远,回归农场的庄海洋,还是跟往常一样待在农场,好好陪了老婆孩子一段时间。直到所有准备工作完成,被召集的船员也陆续抵达。
临行前,李子妃也很关切的道:“到了海上,自己一定注意安全。知道你本事大,可你是船长,凡事也要小心谨慎一些。家里有我看着,你也不用太担心。”
“嗯!家里的事,就辛苦你多看着一点。要是忙不过来,可以把工作交待给其它人负责。你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多陪陪小家伙。我的话,也会尽量早去早回。”
都是老夫老妻,加上出海的次数也不少,自然用不着每次都难分难舍。真正心有不舍的,或许还是小家伙。对小家伙而言,有父亲陪在身边的日子,才是最快乐的日子。
三艘系统升级的远洋捕捞船,已经停靠保陵码头有几日。跟其它无人看管的捕捞船所不同,庄海洋的这三艘远洋捕捞船,停靠期间也有安保人员日夜看守。
望着停泊在码头的捕捞船,前来送行的王言明也很直接的道:“海洋,上半年我就不掺合,下半年的话,无论如何也要安排我跟船出海几次,让我也过过瘾。”
“行!只要嫂子同意,我自然举双手欢迎。这半年,你还是多陪陪嫂子跟孩子吧!”
随着儿子的出生,王言明也确实变得忙碌了许多。跟庄海洋儿子有所不同,他儿子从出生到现在,都显得比较折腾。以至夫妇俩,心思都花在照顾孩子上。
最后考虑到影响工作,夫妇俩不得不聘请专业的保姆,帮他们照顾孩子。时间一长,被家里事牵着的王言明,也确实想出海喘喘气放松一下。
正是知晓这一点,庄海洋也理解王言明所出海的想法。只是在庄海洋看来,王言明想出海的话,还是要等到儿子过周岁之后再说。要不然,嫂子肯定会有意见的。
至于大的女儿,眼下白天都送到幼儿园。有小朋友一起玩,小丫头也玩的蛮开心。类似这样的情况,在农场也比较常见。而这两年,相信新生儿会更多。
三期工程申请租赁小农场的战友,绝大多数都是新婚或有家室的战友。平时没事,夫妇俩都会待在家忙着造小人。这也意味着,农场常驻人口也会逐年提升。
目送船队驶离港口,回到车上的王言明也很直接道:“行,咱们回去吧!”
虽然很想随船队一起出海,去感受海风的滋味。但王言明也清楚,做为农场副总的他,依然是庄海洋最信赖的人。他出海,农场跟公司的事,他也需要兼顾到。
跟姐夫刘海诚相比,王言明平时还需要关注南山岛方面的事。至于沙苇岛牧场,有庄海洋从国外聘请的管理人员,反倒用不着他们太过操心。
站在船上的庄海洋,听着洪伟说出的话,也很直接道:“等你有了孩子,你就会知道,当父亲跟当老公,有时真的很累。你有爸妈帮忙,班长可没有!”
“也是哦!跟你两口子相比,我看其它人带孩子,还真没有说不累的。”
“那说明我家牧业是天才,这种事你们羡慕不来的。”
别人都说孩子不能太宠,可对庄海洋而言,那怕谁都知道他夫妇俩宠儿子。但小家伙长到现在,依然成为别人眼中的值得学习的‘别人家孩子’。
生意兴隆,家庭和睦,孩子还懂事听话,这样的家庭谁不羡慕呢?
来到驾驶室的庄海洋,看着已经结婚成熟稳重许多的周圣杰,同样笑着道:“圣杰,把你这个新郎官带出来,弟妹应该没什么意见吧?”
“那能呢!她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工作性质,真要不带我出海,她反倒要担心了。”
做为船队驾驶组负责人,周圣杰的收入自然不低。而他找的妻子,也是老家的同学,算是有点青梅竹马的意思。而去年三期工程,他也租赁了一座百亩农场。
不光家人搬迁了过来,妻子也跟着过来,并且在农场找到了一份力所以及的工作。在其它人眼中,读过大学的妻子比他条件好。可几年下来,周圣杰同样混的不赖。
资产过百万且不说,每年薪水收入也秒杀很多名牌高校的毕业生。最重要的是,庄海洋招募的这些战友,那怕家境都不怎么好,可做人的品性都非常不错。
嫁给这样的老公,只要守本份的妻子,相信都会家庭和睦。而周圣杰的妻子也知道,老公在公司很受老板器重。只要出海,老公都会随船一起出海。
真要没了这份工作,或者调去负责其它的事,她还真有可能担心,老公是不是不受重用了!结了婚,虽然要顾及家庭,却也不能丢了工作嘛!
事实上,很多结婚的战友,那怕请不到庄海洋亲自出席。可他们结婚时,都会收到庄海洋送出的结婚贺礼。一套名师雕刻的翡翠首饰,价值至少十几万。
加上很多战友大多都收藏了一些好东西,单单这些东西拿出去售卖的话,相信价值都不会太低。只是这些人跟庄海洋相处时间长了,也都明白低调是福的道理。
但对有见识的年长者而言,他们都清楚自家孩子,能嫁给这样一个品性且前途都不错的年青人,自然都不会拒绝。以至于,很多战友基本都是自由恋爱结婚。
真正靠相亲走到最后的,其实也不多。类似洪伟这些人,干脆直接在公司内部找。有找从部队退役招募过来的女兵,也有找从高校毕业的优秀女大学生。
还是那句话,对这些招募来的战友而言,他们已经不单单把渔人公司当成求职赚钱的公司,也将其视为大家庭一般的存在。加入其中,便成为这个大家庭的一员。
公司前途越好,他们的前途自然越光明。为公司的发展,他们也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看着海图的庄海洋,也很直接的道:“接下来,按照预定的航线,我们先通过马六甲海峡再说。等进入阿三洋之后,我们再寻找适宜下网捕捞的海域。
具体的航行规则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要触犯其它国家的海洋权益即可。如在海上遭遇麻烦跟冲突,所有人都必须听指挥,不许擅自乱来。毕竟,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
“明白!”
此番出海的船员,绝大多数都是老船员,他们都清楚庄海洋的行事风格。没什么特殊情况,自然不会违背庄海洋的要求。而这,也是庄海洋的底气所在。
为寻找最佳的航行路线,庄海洋也交待船队,跟在渔人一号身后快速航行。至于庄海洋本人,当船队进入公海之后,他便经常遁入海中,而后中途与船队汇合。
消失的这段时间,庄海洋去了那里,又究竟做了什么,其实谁也不知道。直到船队抵达马六甲海峡,庄海洋也没继续下海,而是待在船上观察四周。
望着通行这座海峡的各国船舶,庄海洋也很直接的道:“安保队,接下来打起精神来。这片海域,虽说近年情况很安全。可难保会有意外,提高警惕终归不是坏事。”
“明白!”
“另外通告各船,等船队进入阿三洋,我会找一座荒岛,到时大家上岛休整一下。后续的工作具体怎么安排,也要等我们到了那边再说。”
“是!”
有庄海洋在船上的时候,他的命令自然是第一命令。他不再的时候,则由洪伟担任总指挥。除了洪伟之后,那就是朱军红这些资格最老的骨干了。
做为团队中,磨合时间最长的一批人,他们都清楚庄海洋的行事风格。管理三艘船的船员跟日常事务,自然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通航马六甲海峡的过程中,庄海洋也有关注海下的情况。望着分布在海底的那些潜航探测器,庄海洋也觉得很意外。可仔细想想,又觉得这事很正常。
“黄金水道,还真是不一样啊!”
想到这里的庄海洋,也开始考虑着,将来有机会的话,或许也应该带着船队,前往世界其它的黄金水道转转看看。他的脚步,也将从这里开始逐渐延伸到世界各大洋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